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当技术指南变成伦理问题

当技术指南变成伦理问题

N0.3 当技术指南变成伦理问题

《中国青年报》2011年9月9日冰点时评

(原文摘编)人们希望给助人为乐多些正向激励,但从有些人对“彭宇案”执著的道德审判中、对卫生部《老年人跌倒干预技术指南》的小心提防中,我们看到了滞后于社会现实的某种道德思维:希望人人讲道德,而方法是提倡、鼓励,不伤害人们的道德热情,此外就别无良策。

进入工业社会后,西方试图以市民社会重组道德资源,弥补传统美德的不足。西方伦理思想的现代转型,是从“美德伦理”转向“规范伦理”,过去讲骑士精神、助人为乐,现在则“法网恢恢”,规范成为自由的前提。但发达的民间组织向社会供给慈善和各种志愿服务,比如有环保志愿者、街头急救有“第一目击人”。这些志愿服务受到政府和民间组织的资助,定期开展培训和演习,助人被提升为专业化服务。

当前中国由传统农业社会发展到工业化阶段,如何进行社会的道德动员,需要一个现代转型。不培育市民社会,整个社会就一盘散沙。必须允许原子化的个体自愿结成各种民间组织,根据社会需求供给各种专业水准的志愿者服务。

市民社会动员的不仅仅是普通老百姓,它还能动员亿万富翁、政府官员,乃至领袖人物。美国总统奥巴马年轻时曾在芝加哥从事社区服务多年,每天做“助人为乐”的小事。犯轻罪的人,也可以用社区服务抵刑。有了“组织”,空洞的道德说教就显得多余,没有人整天提倡道德,但很多人在服务社会中获得了快乐。

【推荐理由】是的,中国道德有问题,但不是道德问题,至少不仅仅是道德问题,就像中国“三农”有问题,但不是“三农”问题,至少不仅仅是“三农”问题。形形色色诸如道德问题、“三农”问题的“××问题”时不时浮现,有一个基本的指向:让市场、社会和政府找到各自应有的位置,才是根本解决之道,否则只会是按下葫芦浮起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