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互联网时代下的个人隐私

互联网时代下的个人隐私

互联网时代下的个人隐私

——对人肉搜索的利弊思考

(新闻与传播学院2011级新闻一班何永霞320110933260)

【摘要】在互联网时代下,每个人可以利用的信息手段不断的丰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搜索获得你想获得的他人信息。搜索引擎的不断发展,互联网工具的不断普及,人肉索逐渐变成了一种信息共享和讨伐不道德行为的工具。本文通过对人肉搜索的案例分析,找到人肉搜索的利弊,探讨在互联网时代下个人隐私的保护该去往何处。

【关键词】个人隐私人肉搜索传播学

人肉搜索的界定

人肉搜索不同与百度、谷歌之类的传统的搜索引擎,传统的搜索引擎是利用机器自动化收集网络信息并有序化的一种技术。人肉搜索是一种网民搜索信息的方式,不同于传统搜索引擎的是,它更多的是利用人工参与来提纯搜索引擎,提供信息的一种机制。搜索引擎虽然高效快速,但是因为现在人工智能并不完善,还不能完全理解人们的自然语言,其搜索一些特殊信息的能力有所不足,人肉搜索引擎针对这些不足,更多的是利用人工把搜索引擎得到的信息进一步萃取,进一步有序化,同时汇聚众多网友提供的信息资源来满足信息搜索者的需要。

从人肉搜索的界定来看,它是一种信息搜集、有序化的过程,似乎这为人们提供了便利,对人肉搜索的合理利用为公共生活和公共利益的维护是大有裨益的。然而,人肉搜索在出现后受到了专家学者的口诛笔伐,原因主要集中于人肉搜索对个人隐私权的破坏。

人肉搜索对个人隐私权的侵犯

人肉搜索自开创以来,对个人隐私权的侵犯的案例有很多。从“海淀辱师门”到“虐猫事件”再到“贾君鹏”,每一次的人肉搜索都伴随着当事者的信息曝光,生活被扰乱。这个过程就像是将个人推到公众面前接受大众的展览、唾弃、潮水

般的谩骂的过程。

从最近的埃及“到此一游”事件说起。“丁锦昊到此一游”,这几个汉字出现在埃及卢克索神庙的浮雕上,一名中国游客为此感到“无地自容”,拍下来发到网上。网民们愤怒了,人肉搜索丁锦昊的个人信息,痛骂丁锦昊“给祖国人民丢脸”。

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下,每个人的个人信息就好像存在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室里。网民们的激情行动就可以将这些所有的隐私放在太阳下曝晒。对于一个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这样的攻击和谩骂势必会对他的生活带来影响,甚至是影响他的成长。丁锦昊的个人行为是停留在道德层面上的不合理,况且这种不文明的行为并不能只归咎在丁锦昊一人的身上。攻击孩子坏过玷污文物。网民们在占据道德制高点的同时做着不道德的攻击行为,甚至这种群体性的侵犯隐私权的做法是不合法的。

如果说在丁锦昊事件上人肉搜索还有道理可讲,那么贾君鹏事件就是网民利用手中的互联网工具纯粹恶搞的做法。2009年7月,百度魔兽世界吧发表了一条名为“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短短五六个小时被390617名网友浏览,引来超过1.7万条回复,并在接下来的一天时间内吸引了710万点击和30万回复,被网友称为“网络奇迹”。许多网友在百度知道、新浪爱问纷纷悬赏寻问“贾君鹏”为何人,导致了一场大规模的寻找“贾君鹏”运动。在“贾君鹏事件”中,人肉搜索扮演了娱乐、恶搞的角色。在互联网时代下,每个人都有被人肉的可能,谁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会撞上。

不论是对丁锦昊还是贾君鹏的人肉搜索都是一种对个人隐私不尊重的行为。一个人疯狂也罢,真正惊人和可怕的是竟然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网民不分事实,自愿参与到这场网络私刑中去。

人肉搜索的益处分析

人肉搜索由于侵犯个人隐私权而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但究其原因也是相关法律落后,造成了民众自力亲为的现象。通过人肉搜索可以使信息进一步的有序化,信息指向更为精确。这样的民众监督确实让公众公司和公众人物更加透明,让公

众利益有所保障。从技术角度来看,人肉搜索并不是邪恶之源,合理使用也可能是一次技术的革新。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由于通信、交通的大面积中断,失散的人们难以知道自己亲人的生死及下落。这时,谷歌的技术人员则率先制作出了专门用于寻找亲人的“人肉搜索”引擎。该寻亲搜索平台在短期内收集了大量的急救医院和震区安置点的消息,让急切寻找亲人的网友搜索。这样的技术利用无疑是成功的应用,这样的“人肉搜索”担负着人性的关怀。

华南虎事件的水落石出也有赖于人肉搜索的加入。2007年10月,陕西农民周正龙称在巴山拍到华南虎照片,陕西省林业厅召开发布会展示。数小时后,质疑“虎照”真伪的帖子即出现在色论坛上,此后网民不断从光线、拍摄角度、现实年画搜索等角度提出质疑。在2008年6月,所谓“华南虎照片”终于被认定为假照片,“拍照人”周正龙因涉嫌诈骗罪被逮捕。“人肉搜索”的强大威力让欺骗、伪造也无处藏身。

到如今对贪腐官员的监督,“人肉搜索”也发挥了很大的功效。从“表哥”到周久耕,一个个落马的官员,都有人肉搜索的参与。“表哥”事件中,网友公布的“表哥”的照片,都是他的工作照,官员在开会、参加活动往往会拍很多照片,这些照片是公开的,挖掘这些照片并不违法。此外,政府官员有接受纳税人监督的义务,他们的很多信息不能称之为隐私,而是必须公开。在涉及到公众利益时,“人肉搜索”充当了“公民警察”。

人肉搜索该去往何处

人肉搜索更容易引起的是对隐私权的侵犯,同时在进行监督的时候也会涉及隐私权的侵犯。在人肉搜索占领道德制高点的同时,却触犯了法律。我们并不能认为当人肉搜索的本质正义时,就忽略它的程序非法。当然,在台湾地区已经将人肉搜索合法化,这样至少在程序上保证了人肉搜索的正义合法。

类似人肉搜索这样的事例提醒我们,一个人可能猝不及防就会被拖到网络民众组成的法院跟前,在数百万人的审视和谴责中面对所有可能的控告,接受一场互联网审判。愤怒的网络民众,可能会抓起法律的武器,宣告审判,宣扬“正义”。他们可能通过网络上的中伤甚至现实中的骚扰来宣泄他们的愤怒和判决。至于被

审判的个人,他可能会失去安宁的生活、工作甚至生命。就像是电影《搜索》中告诫我们的一样,有人会因此而失去生命。

在大陆地区,在人肉搜索还不合法的情况下,我们要在每一次的搜索中具体分析是否侵犯个人的隐私,也就是网民公布的信息类型是否属于公开信息,或者属于被搜索者有义务公开的信息。是否侵犯被搜索者隐私权才是衡量“人肉搜索”合法与否的界限,如果涉嫌侵权,哪怕结果是正义的也不能定为合法。规范“人肉搜索”,重点在于加强对个人隐私权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