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基于共生理论视角探讨恩施州_清江山水旅游走廊_的构建_邓小艳

基于共生理论视角探讨恩施州_清江山水旅游走廊_的构建_邓小艳

随着“大资源、大市场、大旅游、大发展”理念的提出,湖北省相继作出了打造

“武汉城市圈”和“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以下简称鄂西圈)”的战略决策,这为圈层内各旅游地的共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共同发展就意味着各旅游地不再是孤立、

分散的个体,而必须渗透共生思想,打破过去“行政区划经济”模式的束缚,对区域内固有的旅游资源禀赋进行有效分工和系统化整合,加强不同层面的区域旅游合作,形成一个区域旅游综合体,才能构筑和谐的旅游空间,提升整体的竞争实力,并在一个有序的整体中实现双方或多方的共存共享和互惠互赢。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位于湖北省西南边陲和800里清江上游,占据着鄂西圈的重要一席,享受着这一圈域政策的辐射和带动。为更好地融入圈域,州政府审时度势地确立了“一个中心,两条走廊”的旅游发展布局,即以州府恩施市为中心,打造北线清江山水走廊和南线民族风情走廊。其中“清江山水走廊”覆盖恩施、利川、建始、巴东四县市,旖旎的清江孕育了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具有自然观光、休闲娱乐、度假疗养、文化体验、求知猎奇等多重旅游功能。但这一走廊的构建必然涉及多个行政区域的合作和多个利益主体的共谋,涉及多项旅游资源要素的配置和多条旅游产品线路的串联,实际上是一个区域旅游共生系统的打造,

树立共生观念,寻求共生途径,搭建共生平台,完善共生环境是其现实的路径选择。因此,

本文拟引入种群生态学中的共生理论这一研究视角,对“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构建进行一些初步探讨,以求抛砖引玉。

一、共生理论的内涵

“共生”一词来源于希腊语,最早缘于生物学,由德国真菌学家德贝里在1879年提出,意指“不同种属的生物按某种物质联系共同生活”

。20世纪50年代以后,共生思想渗透到社会诸多领域。从一般意义上讲,共生指共生单元之间,在一定的共生环境中按某种共生模式形成的关系。它由共生单元、

共生模式和共生环境三要素构成。其中,共生单元是指构成共生体的基本能量生产和交换单位,是形成共生体的基本物质条件。共生模式又称共生关系,是指共生单元相互作用的方式或相互结合的形式,包括寄生、偏利共生、非对称互惠共生、

对称互惠共生四种共生行为模式和点共生、间歇共生、连续共生、一体化共生四种共生组织模式。共生环境是指共生关系以外的所有因素,共生体和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通过

物质、信息和能量交流实现。[1](p104-109)

在共生关系的三要素中,

共生模式是关键,共生单元是基础,共生环境是重要外部条件。共生三要素相互作用的媒介称为共生界面,它是共生单元之间物质、信息和能量传导的媒介、通道或载体,是共生关

作者简介:邓小艳(1975—),女,湖北经济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讲师。

基金项目:湖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项目编号:[2009]087);湖北省教育厅青年项目《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空间结构及其发展模式研究》的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2009q101)。

邓小艳

(湖北经济学院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湖北武汉430205)

摘要:共生理论强调共生单元的协同与合作,在协同中激活各方,在合作中进化发展,为旅游共生体的打造提供了理论基础。湖北省恩施州“清江山水旅游走廊”是一个覆盖恩施、利川、建始、巴东四县市的区域旅游共生系统,具备良好的共生关系构成条件,在构建的过程中,要以树立共生观念为主导,以加强旅游资源多元化整合为核心,以培育共生机制和优化共生环境为两个基本点,实现优势互补,联动发展,共存共荣。

关键词:共生理论;旅游共生体;清江山水旅游走廊中图分类号:F59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8477(2010)01-0073-04

基于共生理论视角探讨恩施州“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构建

湖北社会科学2010年第1期

系形成和发展的基础。[2](p1-98)

共生现象是一种自组织现象,共生过程是一种自组织过程,它既具有自组织过程的一般特征,又具有共生过程的独特个性。共生过程是共生单元的共同进化过程,也是特定时空条件下的必然进化过程。共同进化、共同发展、共同适应是共生的深刻本质。[3](p101-105)这种合作进化不仅可以产生新的单元形态,而且产生共生能量和新的物质结构,表现为共生个体或共生组织的生存能力和增殖能力的提高,体现了共生关系的协同作用和创新活力。[1](p104-109)但共生并不排除竞争,它不是自身性质和状态的摒弃,而是通过合作性竞争实现单元之间的相互合作和相互促进。这种竞争是通过共生单元内部结构和功能的创新以及共生单元之间功能的重新分工定位和合作实现的。[4](p242-246)总之,共生理论强调共生单元的协同与合作,在协同中激活各方,在合作中进化发展,从而达到共生系统中任何一个单方面都无法达到的高水平状态。[5](p115-118)

二、“清江山水旅游走廊”共生关系构成条件分析

根据共生理论,共生关系的形成必须具备两个最主要的基础条件:一是共生单元之间必须存在必然的物质、信息或能量联系,即质参量兼容;二是必须存在某种共生界面使其具有某种时间和空间上的联系。[2](p1-98)因此,构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基础性工作就是对其共生关系构成条件的具体分析。

(一)从共生单元质参量的兼容性来看。

一般而言,反映共生单元内在性质的因子称为质参量,反映其外部特征的因子称为象参量。一组质参量中往往有一个质参量起主导作用,称之为主质参量。主质参量在共生关系中具有关键作用。[2](p1-98)“清江山水旅游走廊”是一个涉及多种共生单元的旅游共生体,质参量的兼容性要分别而论,这里主要分析两类:

首先,作为一个整体旅游产品,旅游资源单体是其核心的共生单元。在这一走廊所辖的区域范围内,各资源单体看似分隔独立,实则同系一条土家族的母亲河——

—清江,水同源,文化同根。清江发源于重庆万州与湖北利川交界处,流经恩施、建始、巴东、长阳等地,既孕育了如诗如画的清江美景,也孕育了独特的土家民族风情文化。旅游资源不仅存量大、品位高、特色突出、吸引力强,而且空间位置临近、组合优势明显,尤其是资源特质的内在关联性强,这一主质参量的兼容使其具备整合打造的“共生”基础,易产生资源整合的聚集效益。

其次,作为一个跨界旅游区,供应链上的各利益相关者是其主要的共生单元,即在旅游开发、经营和管理过程中拥有直接的经济、法律和道德利益,享有较大权利者,或者旅游发展与决策会对他们本身的利益产生较大影响者,具体包括各级政府、旅游企业、当地居民等。[6](p673-682)在这一走廊内,供给方在发展旅游的总体愿望方面是一致的:各级政府都看好旅游业的强大关联带动作用,都希望把其培育成经济增长点;各旅游企业也希望把旅游这块蛋糕做大,延长游客的逗留时间,构筑品牌效应;当地居民都将旅游视为增加就业机会和收入、改善自己和后代生活的有效途径。供给方在这一主质参量方面的兼容奠定了在合作中进行利益让渡和实现集体最优(即“共生”)的基础。

(二)从主要的共生界面来看。

构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首先必须要具备良好的区域空间关系和交通网络这一共生界面,这样才能实现旅游客流的进入以及在区域之间的流动,并带动其他旅游资源配置要素的流动。具体而言,这一走廊所辖区域以清江为主轴,地域相邻,贯穿四县市的主要交通干线包括陆路——

—318国道、2009年通车的沪蓉西高速公路和2011年通车的宜万铁路,水路——

—清江航道。另外,209国道连接巴东、建始和恩施,与318国道交汇(如图1所示)。随着区域内部旅游通道功能的日臻完善,州内基本形成了“3小时交通圈”,有利于跨区旅游线路的构架,促使客流的空间流动,达到客源共享的效果。同时,这一走廊是恩施州对外连接长江三峡、神农架、宜昌、重庆的黄金走廊。目前,以恩施市为中心的由铁路、公路、水路、航空构架成的放射状交通网络逐渐形成,具备了与鄂西圈域、重庆共生的交通界面,可以构筑与外部客源市场良好的空间关系,有利于为整个旅游地域综合体形成更大范围的市场。

其次,这一走廊所辖的区域族同裔、民同俗、语同音、文同系,人缘相亲,各种交往源远流长,有着良好的地缘文化融合机制这一共生界面,这为各类生产要素的流动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也有利于减少各个行政区划地旅游协作的阻力,降低合作成本,推进各利益主体的共生演进。[6](p673-682)图1“清江山水旅游走廊”主要交通干线及重要旅游资源

三、基于共生视角构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基本策略

基于共生视角构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实际上就是要树立共生观念,依托共生关系构成条件,突破行政区划的界限,加强旅游资源的多元化整合,培育共生机制,优化共生环境,建立一个优势互补、联动发展、共存共荣的区域旅游合作系统,其目的是为游客塑造一个和谐友好的旅游活动空间。在这一过程中,共生观念的树立是主导,旅游资源的整合是核心,共生机制的培育和共生环境的优化是“两个基本点”

基于共生理论视角探讨恩施州_清江山水旅游走廊_的构建_邓小艳

(一)主导:树立共生观念。

观念支配行为,行为体现观念;观念是行为的先导,行为是观念的后果。任何行为上的突破,都是以观念的更新为先导的。[5](p115-118)共生理论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构建提供了一种崭新的发展观念。因此,必须革旧鼎新,拓宽视野,树立共生观念。

1.微观层面:树立旅游资源共生观念。

这一走廊是旅游发展潜力比较厚实的“资源前沿区域”,也是恩施旅游业重点打造和成效显著的前沿阵地,目前集中了恩施所有的3A级(龙麟宫、梭布垭)和4A级(腾龙洞、土司城、神农溪)旅游景区,而且很多项目的启动和续建都入选了鄂西圈先期建设项目库。但这一带的旅游资源有着相邻、相似、衔接和交叉分布的特点,在以往的开发过程中,受行政区划的影响,资源分割严重。比如,八百里清江为一体,但四县市缺乏统一开发的意识,也缺乏与下游长阳“清江画廊”的整合,各陈其辞,各行其是,没能产生“资源共享、优势叠加”的综合效果,甚至出现某些河段水体资源环境的污染和破坏,影响资源共存共荣。又如,土家族文化是这一区域共有的文化旅游资源,但其开发没有从整个区域角度对其文化内涵进行凝练和整合,存在旅游项目和内容的重复现象。因此,要打造一个整体旅游产品,必须将旅游资源置于整个区域范围内,树立资源共生观念,调整重组,优化配置,通过各开发主体利益的共享和义务的共担,实现各旅游地的和谐共赢。

2.宏观层面:树立区域行政共生观念。

长期以来,切割、封闭、有界的行政区行政养成了各自为政、自成体系的习惯,在发展旅游业方面也是唯我独尊,视野狭窄,管理思想和行为理念等缺乏有效的兼容。纵然有些合作框架协议的达成,但在实质层面的具体合作没有得到相应的落实。因此,要打造一个区域旅游合作系统,必须树立区域行政共生的观念,站在区域整体利益、合作者的角度考虑问题,区域内的各共生单元通过合作、协调、谈判、建立伙伴关系等方式,达到“共有、共建、共管、共享”的协同目标。[5](p115-118)必要的时候成立良性互动的共同体——

—“清江山水走廊旅游发展委员会”,直接对区内各地方政府负责,按照“统一领导、明确职责、分清主次、相互配合”的原则,实施对区域内旅游业及其所涉及的公共事务的联合治理,从而实现整个区域内旅游经济的均衡协调发展。

(二)核心:加强旅游资源的多元化整合。

所谓“整合”,主要是针对共生单元之间的共生损益或共生利益非最优化等问题,从功能上和组织上进行整治进而达成互利协作,符合帕累托改进的复杂动态过程。尽管“协调”、“竞合”在很多情况下可以替代“整合”,但是“整合”一词更具有包容性、灵活性和力度,它不仅是被整合者的相互协调,还包括磨合、调控、约束甚至限制。[6](p673-682)旅游资源作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基础共生单元,对其进行多元化整合是构建的核心和关键。这一过程是一个共生单元合作进化的过程,不仅可以提升旅游资源的整体品位,创造出最大的旅游价值和经济效益,而且可以把彼此限制的不良竞争态势变为构筑竞争合力的态势,各旅游地可以凭借整体力量,求得更大空间上的发展。下面将从类型和空间结构两方面来阐述:

1.按类型整合。

主要根据资源赋存的类型,打造四类旅游产品:一是以水布垭高坝、清江景阳河段、野三河、神农溪等为主体,打造滨水娱乐旅游产品;二是以恩施大峡谷、梭布垭石林、利川腾龙洞、巴东格子河石林等为主体,打造地质观光旅游产品;三是以龙船调、女儿会、三峡纤夫节、恩施土司城、利川鱼木寨和大水井等为主体,打造巴土文化体验旅游产品;四是以枫香坡、福宝山、齐岳山等为主体,打造生态休闲旅游产品。按旅游资源类型整合可以形成合理的景观和产品结构:通过把具有相似性特色的旅游资源加以整合,将其原来的替代关系转化为彼此推动、互相辉映的互补关系,可以有效避免产品重复建设和产品结构单一的致命缺陷,[7](p34-37)满足旅游者对景观品质的追求;把原来互补性的旅游资源加以整合,可以通过不同的功能定位,展现出产品的丰富内涵和景观的多样化,满足旅游者对旅游活动内容的组合需求。同时,按类型整合可以突出每类旅游地价值链中最强势的部分,产生规模经济和集群效应,并形成区域内完整的产品体系。

2.按空间结构整合。

主要根据交通沿线旅游资源空间分布情况(如图1和表1所示),以点轴模式整合三条旅游廊道:一是以利川市、恩施市、建始景阳镇、巴东水布垭镇为节点,发展清江航道这条主轴;二是以恩施市、利川市为节点,整合发展318国道和沪蓉西高速公路这条主轴;三是以恩施市、建始县、巴东县为节点,发展209国道这条主轴。三条廊道在总体上形成以恩施市为龙头,以利川、巴东为“两翼”的旅游发展格局,依托廊道建设,逐步由核心、放射双向联系向网络化多向联系发展,建成核心——

—节点——

—网络的一体化区域旅游体系,并适时与长阳“清江画廊”、长江三峡、重庆、神农架等外廊区域打通链接,构筑一个区内一体、区外联动的旅游综合体。按照空间布局结构整合,有助于保持旅游资源在空间上的整体性和时间上的连续性,满足旅游者对旅游活动空间和时间序列的组合需求。同时,区域旅游地在空间形态上的聚集,可以成为各种旅游要素流动枢纽和旅游产品创新的孵化器。

(三)两个基本点:培育共生机制和优化共生环境。

1.培育共生机制。

机制是一个系统的组织或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过程和方式。为了保障“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良性协调发展和持续稳定发展,必须采取措施建立相应的共生机制:一是转变政府职能,建立市场主导机制。[5](p115-118)区域旅游共生体的构建过程也是区域旅游合作的过程,但是我国区域旅游合作演进轨迹表明,各级政府是推动这一进程的最重要力量。无论是旅游资源开发、旅游交通建设、旅游市场促销方面的合作,还是旅游信息服务、旅游人才培育方面的合作,都不乏各级政府活跃的身影。[8](p70-75)但是在现代市场经济环境背景下,这种

合作不是纯粹的行政行为,而是政府引导、协调和推动下的市场运作行为,应充分发挥市场在旅游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因此,政府要有效主导,有所为,有所不为,强化其社会职能和服务职能,为旅游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营造和谐、宽松、友好的旅游发展环境,建立市场主导机制,着重培育和引导市场主体,鼓励其合纵连横,进行跨地区的产权型合作,并本着“自主经营、互补互利、共担风险、共谋发展”的原则,成为实质性合作的主要推进力量和实施者。二是建立利益协调和补偿机制,力促供应链各利益主体的共生整合。区域旅游合作是区域之间的一种关系,而区域作为空间概念,本身并不存在合作问题,旅游合作乃是不同利益主体之间进行的合作,是利益主体决定区域关系的一种决策行为选项。[9](p110-114)在合作的过程中,难免利益失调或受损,必须要建立适当的利益协调和补偿机制,确保各利益主体的共生整合。共生整合并非是利益主体之间利益分配的绝对均衡或者“对称互惠共生”行为状态,而是一种多方愿意接受的、利益相对合理分配的互惠共生行为状态。[6](p673-682)这一机制可以通过设立一个旅游发展基金来实现,对区域内受益的利益主体征收一定的旅游税,用来补偿给受损的利益主体,以提高共生积极性。

表1“清江山水旅游走廊”主要交通沿线重要旅游资源

2.优化共生环境。

共生单元之间的共生关系不是在真空中发生的,而是在一定的环境中产生和发展的。共生单元和共生环境是相互影响和相互作用的,良好的共生环境能对共生关系起激励和积极作用。因此,应采取一些举措优化共生环境,为“清江山水旅游走廊”的构建提供更好的共生界面。一是优化政策法规环境,为共生单元的共生提供政策平台和法律规范。目前,恩施州提出这一走廊的构建还处于起步阶段,要取得实质性进

展,前提不仅要用足、用活、用好当前已有的国家、省政府和鄂西圈的相关政策,而且要基于项目本身制定相关政策,尤其是投融资的优惠政策和消除行政区划壁垒的相关政策。同时,要根据现实需要,修改、完善相关法律,或联合制定共同遵守的合作公约等,从法律上规制共生行为,保障共生关系的稳定发展。二是进一步优化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虽然目前交通网络这一共生界面已经具备,制约走廊内各区域旅游业发展的“瓶颈”得到改善,但要实现共生合作,还必须进一步优化交通界面以及邮电通信、信息网络、金融电子化等基础设施,加大共建力度。同时,要加强对共享资源环境的维护和环保设施的建设,确保资源的可持续性供给和利用,尤其是清江水域的交界地带,必须共同管理和维护,才能保障清江航道的畅通和共享。

参考文献:

[1]吴泓,顾朝林.基于共生理论的区域旅游竞合研究——

—以淮海经济区为例[J].经济地理,2004,(1).

[2]袁纯清.共生理论——

—兼论小型经济[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1998.

[3]袁纯清.共生理论及其对小型经济的应用研究(上)[J].改革,1998,(2).

[4]尹少华,冷志明.基于共生理论的“行政区边缘经济”协同发展——

—以武陵山区为例[J].经济地理,2008,(2).

[5]陈晓春,谭娟,等.基于共生理论的区域行政发展研究[J].财经理论与实践,2007,(6).

[6]王维艳,林锦屏,等.跨界民族文化景区核心利益相关者的共生整合机制——

—以泸沽湖景区为例[J].地理研究,2007,(4).

[7]刘连银.对营造大西南旅游协作区的构想——

—兼论协同整合理论在旅游协作区构建中的运用[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1).

[8]葛立成,邹益民,等.中国区域旅游合作问题研究——基于主体、领域和机制的分析[J].商业经济与管理,2007,(1).

[9]鲁明勇.基于决策主体视角的区域旅游合作分析[J].财经理论与实践,2008,(6).

责任编辑姜凤玲

交通线路旅游资源举要

318国道建始直立人遗址、土司城、朝东岩、甘溪山、腾龙洞、齐岳山、天下第一杉、鱼木寨、大水井

沪蓉西高速公路建始直立人遗址、柳州城、龙鳞宫、朝东岩、甘溪山、腾龙洞、福宝山

宜万铁路建始直立人遗址、龙麟宫、福宝山

209国道神农溪、巴人河、石柱观、朝阳观、梭布垭、龙鳞宫、柳州城、枫香坡、

清江线水布垭、野三河、红花淌、清江闯滩、柳州城、龙麟宫、土司城、大峡谷、腾龙洞、福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