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说文解字序原文和翻译

说文解字序原文和翻译

[标签:标题]

篇一:《说文解字序》及其翻译

〔原文〕

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易》八卦,以垂宪象①。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②。庶业其繁,饰伪萌生,黄帝之史仓颉,见鸟兽蹄箌之迹,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初造书契③。“百工以又,万品以察,盖取诸④。”,“扬于王庭⑤。”言文者宣教明化于王者朝庭,君子所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也⑥。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⑦。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⑧。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孽乱而蜪多也⑨。著于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⑩。以迄五帝三王之世,改易殊体。封于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11。

〔注释〕

①庖牺氏:也写作伏戏、宓羲、伏羲、包牺。传说中远古帝王之一,指导渔猎畜牧,创制八卦。观象于天、观法于地;观察各种天象地理。鸟兽之文:“文”指行迹。地之宜:宜者,仪也。即地理现象。八卦:古代哲学推理的符号化系统。用阳爻“-”和阴爻“――”,代表矛盾的两个方面,按照阴阳因素的多少和位置顺序,组成八种图形,代表矛盾发展变化的八种类型,叫八卦。即:乾卦、坤卦、震卦、巽卦、坎卦离卦、艮卦、兑卦、。前文“近取诸身”,据《说卦》的解释,就是:“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坎为耳、离为目、艮为手、兑为口。”“远取诸物”的一种情况,就是:“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以垂宪象:来显示事物变化的基本法则模式。宪:大法。②神农氏:传说中的上古帝王。发明农具,发现药草。结绳为治:上古无文字,结绳以记事。③书契:是由黄帝的史官仓颉(或作苍颉、仓精)创制的,古人认为书契就是文字。④百工以又,万品以察,盖取诸:(文字用于社会之后)百业有定,万类具明。仓颉造字的本意,大概取意于《夬卦》,《夬卦》说,臣子应当辅佐君王,使王政畅行。⑤扬于王庭:是解释卦卦象的一句话,意为:在朝廷宣布决定。⑥文字的作用就是在朝廷上作文化教育的宣传,君子凭借它给下面的不带来思惠,增修德政,明白禁忌。⑦依类象形:按事物的种类模画外形。故谓之文:因此把所画的形迹叫做文。⑧形声相益:表形和表音互相配合而提高了表意的作用。⑨文:即象形、指事的单体字。本:原本的形象。它:形声、会意的合体字。孽乳:繁衍增生。蜪:渐渐。⑩如也:字形就如事物的形状。11改易殊体:经过改变,字形不同了。封于泰山:在泰山封禅祭天地。七十有二代:泛言多数。

〔翻译〕

往古的时侯,伏牺氏治理天下,(他)仰观天象,俯察地理,观察鸟兽的形象和大地的脉理,近的取法自身,远的取于它物,在这个基础上,才创作了《易》和八卦,用卦象示人吉凶。到了神农氏的时代,使用结绳记事的办法治理社会,管理当时的事务,社会上的行业和杂事日益繁多,掩饰作伪的事儿也发生了。(到了黄帝的时代,)黄帝的史官仓颉看到鸟兽的足迹,悟出纹理有别而鸟兽可辨,因而开始创造文字。(文字用于社会之后,)百业有定,万类具明。仓颉造字的本意,大概取意于《夬卦》,《夬卦》说,臣子应当辅佐君王,使王政畅行。这就是说,仓颉创造文字是为了宣扬教令、倡导风范,有助于君王的施政。君王运用文字工具,更便于向臣民施予恩泽,而臣民应以立德为本,切不可自恃具有文字之工去捞取爵禄。仓颉初造文字,是按照物类画出形体,所以叫做「文」,随后又造出合体的会意字、形声字,以扩充文字的数量,这些文字就叫做「字」。叫它为「字」,是说它来自「文」的孳生,使文字的数量增多。把文字写在竹简、丝帛上,叫做「书」。「书」意味着写事像其事。(文字)经

历了「五帝」、「三王」的漫长岁月,有的改动了笔画:有的造了异体,所以在泰山封禅祭天的七十二代君主留下的石刻,字体各不相同。

〔原文〕

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①。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②,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見指撝③,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授,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注释〕

①周礼:周代的制度。所引文意,见《大戴礼记·保傅》。保氏:官名,掌管教育。国子:公卿士大夫的子弟。六书:汉字的六种造字用字方式。②诘诎:意思是弯弯曲曲。③谊:同义。撝:同挥。

〔翻译〕

《周礼》规定八岁的士族子弟进入初等学馆学习,学官教育他们,先教「六书」。《「六书」的名称,)第一叫指事,指事的含义是:字形、结构看起来认得,但须经过考察才能知道它所体现的字义,上下二字即属此例。第二叫象形,象形的含义是:用画画的办法画出那个物体,笔画的波势曲折同自然物的态势相一致,日月二字即属此例。第三叫形声,形声的含义是,按照事物的性质和叫法,挑选可相比譬的声符和义符组成文字,江河二字即属此例。第四叫会意,会意的含义是:比联起事理有关的字素,构成文字;掺合字素的意义,可以得知新字的字义或旨趋,武信二字即属此例。第五叫转注,转注的含义是:立一字为头、为根,创制类属字,类属字对根字的形音义有所承袭,与根字意义相通,考老二字即属此例。第六叫假借,假借的含义是:没有为某事某物造字,而按照某事某物的叫法,找一个同音字代表它,令长二字即属此例。

〔原文〕

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①。至孔子书六经,左丘明述春秋传,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说②。其后诸侯力政,不统于王,恶礼乐之害己,而皆去其典籍③。分为七国,田畴异亩,车轨④,律令异法,衣冠异制,言语异声,文字异形。

〔注释〕

①太史籀:太史,官名。籀,人名。与古文或异:与壁中书(详后)有些不同。②六经:儒家的六种经典。包括:《诗经》、《尚书》、《易经》、《仪礼》(汉代后换为《礼记》)、《乐经》、《春秋》。厥意可得而说:那些古文的字义还能解释。③力政:政通“征”。恶(wù):憎恨。害己:妨碍、损害自己。④异亩:一亩的面积不一样。如周制六尺为步,百步为亩,秦孝公规定二百四十步为亩。车涂:指车路的宽度。轨车轮间的宽度。

〔翻译〕

到了周宣王的太史籀整理出大篆十五篇,籀文同古文有了差异。(不过古文尚在通行,)一直到(春秋末年)孔子写「六经」,左丘明着《左传》都还在使用古文;古文的形体、意义仍为学者们所通晓。再往后(到了战国),诸侯们依靠暴力施政,不服从周天子;他们憎恶礼乐妨害自己,都抛弃典籍(各行其是)。中国分为七雄并峙,田亩的丈量方法相异,车子的

规格尺码不同,法令制度各有一套,衣服帽子各有规定,说起话来方音分歧,写起字来相互乖异。

〔原文〕

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①。斯作《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

也②。是时秦烧灭经书,涤除旧典,大发吏卒,兴戍役,官狱职务繁③。初有隶书,以趋约易,而古文由此绝矣④。

〔注释〕

①秦文:即小篆。②《仓颉篇》:已佚,现有王国维辑本《重辑仓颉篇》。中车府令:主管皇帝车马的长官。《爰历篇》已佚。胡毋敬:复姓。《博学篇》亦佚。汉人将三书统称《仓颉篇》或《三仓》。或颇省改:有些多多少少的省略变动。这种变动大约有减少笔画和调整部件位置两种情况。③官狱职务:行政和诉讼事务。④隶书:把小篆心圆多曲线的笔画,简化为平直方正的笔画。隶书是汉字形体变化的一个转折点。《汉书·艺文志》言隶书之名因“施之于徒隶也”。约易:简单易写。

〔翻译〕

秦始皇初灭六国,丞相李斯就奏请统一制度,废除那些不与秦国文字相合的字。(李斯等人负贾规范文字,)李斯写了《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写了《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写了《博学篇》,(它们)都取用史籀大篆的字体,有些字还很作了一些简化和改动,这种字体就是人们所说的「小篆」。这个时候,秦始皇焚烧《经书》,除灭古籍,征发吏卒,大兴戍卫、徭役,官府衙狱事务繁多,于是产生了隶书,以使书写趋向简易,古文字体便从此止绝了。〔原文〕

自尔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汉兴有草书。①尉律:学僮十七已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史②。又以八体试之,郡移太史并课,最者,以为尚书史③。书或不正,辄举劾之④。今虽有尉律,不课,小学不修,莫达其说久矣⑤。

〔注释〕

①自尔:从那时。刻符:专用在符信上刻写的字形。虫书:又称鸟书、鸟虫书,字中有的笔画的起始、结尾,画饰为鸟头、虫身之形,一般用于旗帜。摹印:用于玺印。署书:用于封签、题名。殳书:用于镌刻在兵器上。以上后六种,就文字体制来说,仍是小篆,但具有美术字的符点。草书:它实际上不是一种字体,是为便利书写的一种副书。②尉律:关于廷尉的规定。秦朝掌管刑律的官叫廷尉,简称尉。讽、籀都是读之义,指会认读。所以的是小篆。③郡移太史并课:郡县转送太史令,把认读小篆九千同八体字合并考试。④不正:不正确。举劾:举,提出来;劾,批评。⑤不课:不考试。小学不修:不研究文字学。莫达:不能通晓。

〔翻译〕

从这个时候起,秦代的书法有八种体势,第一叫大篆,第二叫小篆,第三叫刻符,第四叫虫书,第五叫摹即,第六叫署书,第七叫殳书,第八叫隶书。汉朝建国以后有草书。汉朝的法令规定,学童十七岁以后开始应考,能够背诵、读写九千个汉字的人,才能做书史小吏;进

一步是用书法「八体」考试他们。通过郡试之后,上移给中央太史令再行考试,成绩最优的人,被用为枢秘处的秘书。官吏的公文、奏章,文字写得不正确,「尚书史」就检举、弹劾他们。如今条令虽在,却停止了考核,文字之工不讲习,士人不通汉字之学很久了。

〔原文〕

孝宣皇帝时,召通《仓颉》读者,张敞从受之①。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亦能言之。孝平皇帝时,征礼等百余人,令说文字未央廷中,以礼为小学元士,黄门侍郎扬雄,采以作《训纂篇》②。凡《仓颉》以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书所载,略存之矣③。

〔注释〕

①从受之:跟着“通仓颉读(dòu)者”学习。②礼等:爰礼等。元士:魁首。《训纂篇》:

字书。60字为一章,34章,2040字。书已不存,清冯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中有辑本。《汉书艺文志》:“至元始中,征天下通小学者,以百数,各令记字于廷中。扬雄取其有用者,以作《训篆篇》。”③略存:大略保存下来了。

〔翻译〕

汉宣帝时,征召到一位能够读识古文字《仓颉篇》的人,宣帝派张敞跟着那人学习。(在这以后)凉州的地方官杜业,沛地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也能读识古文字。汉平帝时,征召爰礼等一百多人,要他们在未央官讲说文字,尊奉爰礼做「小学元士」,黄门侍郎杨雄采集大家的解说着了《训纂篇》。《训纂篇》总括了《仓颉篇》以来的十四部字书,计五千三百四十字,典籍所用的字,大都收入该书了。

〔原文〕

及亡新居摄,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①。时有六书②。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曰篆书,即小篆。四曰左书,即秦隶书③。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所作也。五曰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虫书,所以书幡信也。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④。又北平侯张苍献《春秋左氏传》,郡国往往于山川得鼎彝,其铭即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⑤虽叵复见远流,其详可得略说也⑥。

〔注释〕

①亡新居摄:指王莽摄政。王莽代汉后国号称“新”,“亡”指它被刘秀所灭。“亡新”犹言“伪新”。应制:奉皇帝之命。②六书:六种字体。与文字构制的“六书”不同。③左书:左即“佐”意。以“佐”相称,知当时法定的标准字体仍为小篆。④鲁恭王:汉景帝之子刘余,封国在鲁,谥号为恭。他为了扩大王府,拆毁了一些孔府房屋,在夹壁中发现一些前代藏书。字体头粗尾细,形似蝌蚪,称“蝌蚪文”,又称“孔壁古文”。实际是六国文字。⑤鼎彝:鼎是炊具,彝是酒器,泛指青铜器。铭:铸在青铜上的铭文用字。⑥汉字更远的历史状况虽不可再见到,但详情的大略可以做些解说。

〔翻译〕

到了王莽执政摄行王事的时候,他要大司空甄丰等人检校书籍,以标榜自己尽力于制礼作乐之事。这期间对古文字很有一些改动。那时有六种字体,第一叫古文,这种文字出自孔子住宅墙壁中收藏的一批古籍;第二叫奇字,它也是古文,不过字体又同古文有别:第三叫篆书,也就是小篆:第四叫左书,即秦朝的隶书,是秦始皇使下杜人程邈创制的;第五叫缪篆,是用在玺符印鉴上的文字;第六叫鸟虫书,是写在旗幡等物上的。鲁恭王拆毁孔子住宅,(无意中)得到了《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等古文典籍。(古文典籍)还有北平侯张仓所献的《左传》。一些郡县、诸侯国也往往从地下发掘出前代的宝鼎和器物。它们的铭文就是前代的古文。(这些古文字数据)彼此多相似,虽说不能再现远古文字的全貌,但是先秦古文字的情况却能知道大概了。

〔原文〕

而世人大共非訾,以为好奇者也,故诡更正文,乡壁虚造不可知之书,就乱常行,以耀于世①。诸生竞逐说字解经,醓称秦之隶书为仓颉时书,云父子相传,何得改易②。乃猥曰:“马头人为长”,“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③。廷尉说律,至以字断法④。“苛人受钱”,苛之字止句也⑤。若此者甚众,皆不合孔氏之文,谬于史籀。俗儒鄙夫,玩其所习,蔽所希闻⑥。不见通学,未尝睹字例之条,怪旧艺而善野言,以其所知为秘妙,究洞圣人之微旨⑦。又见《仓颉篇》中“幼子承诏”,因曰:古帝之所作也,其辞有神仙之术焉⑧。其迷误不谕,岂不悖哉⑨!

〔注释〕

①“大共非訾”句:大都是非议毁谤讲说古文字的人,认为都是好弄奇怪的人。故:故意。

诡更正文:弄假改变字的正确写法。乡壁虚造:向壁伪造。“乡”通“向”。不可知之收:不可理解的错字。②诸生:今文家博士们。醓字同喧,喧称,即嚷着说。父子相传:即一代一代传授下来。③猥:曲,卑贱。猥曰:鄙陋地说。马头人为长:长字的古文作,隶体变成,当时有的人按隶体说它的上部是马字的头部,下部是人字。斗字:金文作,篆体为。汉隶作,当时被分析为“人持十(升)为斗”的会意字。单体的虫音huǐ,即虺字的初体,指覆蛇。字形为。双体的虫虫是昆虫的昆字的初体。三体的虫,是总称的虫类义。“虫者,,屈中也”是说中字的长竖下部弯曲,就成虫字。许慎认为这三个字形体的解释都是不对的,是由于不知字形的演变所致。④廷尉解释法律条文,错到竟然用字形的误解来解释法律。⑤苛人受钱:汉代律令中有“诃人受钱”一条。是说诃责审案人接受贿赂。“诃”字用“苛”字作通假,当时的隶书俗体又写成“可(苛)人钱”句讲成:不再审理而钩取被审者的钱。⑥卖弄他们习以为常的错误说法,拒绝接受很少听到的正确解释。⑦通学:通达合理的学问。字例之条:字形的规律,即六书。怪旧艺而善野言:对传统的解释感到奇怪,喜欢道听途说。究洞:深知圣人深奥隐微的旨意。⑧幼子承诏:幼子指学僮:承诏谓师之教告。秦汉以前,“诏”字有一般的“教训”义,不专用于帝王的文书命令。神仙之术:指传说中的黄帝死时乘龙升天。既然《他颉篇》是黄帝所作,要“幼子承诏”继位,由此可知书中必记有黄帝升天的仙术。这是望文生义者的错误推理。⑨迷误不谕:执迷不悟。

〔翻译〕

世人无知,极力否定、诋毁古文,认为古文是好奇的人故意改变现行文字的写法,假托出自孔子住宅墙壁,伪造出来的不能知晓的文字;(认为古文)是诡变正字,搅乱常规;(认为拥护古文的人)是想借它炫耀于世。很有一些儒生(喜欢凭着臆断)争着抢着解说文字和《经》义。他们把秦朝才有的隶书当做仓颉时代的文字,说什么「文字是父子相传的,那里会改变篇二:许慎-说文解字序

文选:许慎《说文解字序》

〔题解〕本文选自《说文解字》。《说文解字》系东汉经学家许慎著作的一部文字学专著。在序言中,许慎对汉字的源流发展、体式作用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对我们了解古文字的发展情况有一定参考价值。

本文作者许慎,字叔重。东汉汝南召陵人。曾太尉南阁祭酒等职。师事贾逵攻古文经学。为正秦汉以来书体错乱和今文经派臆解经义之谬,积二十年之力撰写了《说文解字》。为我国古文字学的开山之作。

古者庖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易》八卦,以垂

宪象①。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

③。“百工以又,万品以察,盖取诸④。”,“扬于王庭⑤。”言文

者宣教明化于王者朝庭,君子所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也

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⑦。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⑧。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孽乱而蜪多也⑨。著于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

二代,靡有同焉11。

〔注释〕

①庖牺氏:也写作伏戏、宓羲、伏羲、包牺。传说中远古帝王之一,指导渔猎畜牧,创制八卦。观象于天、观法于地;观察各种天象地理。鸟兽之文:“文”指行迹。地之宜:宜者,仪也。即地理现象。八卦:古代哲学推理的符号化系统。用阳爻“-”和阴爻“――”,代表矛盾的两个方面,按照阴阳因素的多少和位置顺序,组成八种图形,代表矛盾发展变化的八种类型,叫八卦。即:乾卦、坤卦、震卦、巽卦、坎卦离卦、艮卦、兑卦、。前文“近取诸身”,据《说卦》

的解释,就是:“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坎为耳、离为目、艮为手、兑为口。”“远取诸物”的一种情况,就是:“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以垂宪象:来显示事物变化的基本法则模式。宪:大法。②神农氏:传说中的上古帝王。发明农具,发现药草。结绳为治:用缺一页③④⑤庭”是解释卦卦象的一句话,意为:在朝廷宣布决定。⑥文字的作用就是在朝廷上作文化教育的宣传,君子凭借它给下面的不带来思惠,增修德政,明白禁忌。⑦依类象形:按事物的种类模画外形。故谓之文:因此把所画的形迹叫做文。⑧形声相益:表形和表音互相配合而提高了表意的作用。⑨文:即象形、指事的单体字。本:原本的形象。它:形声、会意的合体字。孽乳:繁衍增生。蜪:渐渐。⑩如也:字形就如事物的形状。11改易殊体:经过改变,字形不同了。封于泰山:在泰山封禅祭天地。七十有二代:泛言多数。

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

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②,日月是也。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会意,会意者,比

类合谊,以见指扌为

武信是也。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授,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

〔注释〕

①周礼:周代的制度。所引文意,见《大戴礼记·保傅》。保氏:官名,掌管教育。国子:公卿士大夫的子弟。六书。汉字的六种造字用字方式。②诘诎:③谊:同义。扌为:同挥。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

,律令异法,衣冠异制,言语异声,文字异形。

〔注释〕

①太史籀:太史,官名。籀,人名。与古文或异:与壁中书(详后)有些不同。②六经:儒家的六种经典。包括:《诗经》、《尚书》、《易经》、《仪礼》(汉代后换为《礼记》)、《乐经》、《春秋》。厥意可得而说:那些古文的字义还能解释。③力政:政通“征”。恶(wù):憎恨。害己:妨碍、损害自己。④异亩:一亩的面积不一样。如周制六尺为步,百步为亩,秦孝公规定二百四十步为亩。车涂:指车路的宽度。轨车轮间的宽度。

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①。斯作《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也②。是时秦烧灭经书,涤除旧典,大发吏卒,兴戍役,官狱职务繁③。初有隶书,以趋约易,而古文由此绝矣④。

〔注释〕

①秦文:即小篆。②《仓颉篇》:已佚,现有王国维辑本《重辑仓颉篇》。中车府令:主管皇帝车马的长官。《爰历篇》已佚。胡毋敬:复姓。《博学篇》亦佚。汉人将三书统称《仓颉篇》或《三仓》。或颇省改:有些多多少少的省略变动。这种变动大约有减少笔画和调整部件位置两种情况。③官狱职务:行政和诉讼事务。④隶书:把小篆心圆多曲线的笔画,简化为平直方正的笔画。隶书是汉字形体变化的一个转折点。《汉书·艺文志》言隶书之名因“施之于徒隶也”。约易:简单易写。

自尔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

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汉兴有草书。尉律

僮十七已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史②。又以八体试之,郡移太史并课,最者,以为尚书史

③。书或不正,辄举劾之

〔注释〕

①自尔:从那时。刻符:专用在符信上刻写的字形。虫书:又称鸟书、鸟虫书,字中有的笔画的起始、结尾,画饰为鸟头、虫身之形,一般用于旗帜。摹印:用于玺印。署书:用于封签、题名。殳书:用于镌刻在兵器上。以上后六种,就文字体制来说,仍是小篆,但具有美术字的符点。草书:它实际上不是一种字体,是为便利书写的一种副书。②尉律:关于廷尉的规定。秦朝掌管刑律的官叫廷尉,简称尉。讽、籀都是读之义,指会认读。所以的是小篆。③郡移太史并课:郡县转送太史令,把认读小篆九千同八体字合并考试。④不正:不正确。举劾:举,提出来;劾,批评。⑤不课:不考试。小学不修:不研究文字学。莫达:不能通晓。

孝宣皇帝时,召通《仓颉》读者,张敞从受之①。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亦能言之。孝平皇帝时,征礼等百余人,令说文字未央廷中,以礼为小学元士,黄门侍郎扬雄,采以作《训纂篇》②。凡《仓颉》以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书所载,略存之矣③。

〔注释〕

①从受之:跟着“通仓颉读(dòu)者”学习。②礼等:爰礼等。元士:魁首。《训纂篇》:字书。60字为一章,34章,2040字。书已不存,清冯国翰《玉函山房辑佚书》中有辑本。《汉书艺文志》:“至

元始中,征天下通小学者,以百数,各令记字于廷中。扬雄取其有用者,以作《训篆篇》。”

③略存:大略保存下来了。

及亡新居摄,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①。时有六书②。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曰篆书,即小篆。四曰左书,即秦隶书③。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所作也。五曰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虫书,所以书幡信也。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④。又北平侯张苍献《春秋左氏传》,郡国往往于山川得鼎彝,其铭即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⑤虽叵复见远流,其详可得略说也⑥。

〔注释〕

①亡新居摄:指王莽摄政。王莽代汉后国号称“新”,“亡”指它被刘秀所灭。“亡新”犹言“伪新”。应制:奉皇帝之命。②六书:六种字体。与文字构制的“六书”不同。③左书:左即“佐”意。以“佐”相称,知当时法定的标准字体仍为小篆。④鲁恭王:汉景帝之子刘余,封国在鲁,谥号为恭。他为了扩大王府,拆毁了一些孔府房屋,在夹壁中发现一些前代藏书。字体头粗尾细,形似蝌蚪,称“蝌蚪文”,又称“孔壁古文”。实际是六国文字。

⑤鼎彝:鼎是炊具,彝是酒器,泛指青铜器。铭:铸在青铜上的铭文用字。⑥汉字更远的历史状况虽不可再见到,但详情的大略可以做些解说。

而世人大共非訾,以为好奇者也,故诡更正文,乡壁虚造不可知之书,

就乱常行,以耀于世

③。廷尉说律,至以字断法

“苛人受钱”,苛之字,止

句也

篇三:说文解字序注译

周大璞《古汉语纲要》[附录一]

许慎《说文解字序》译注(1)

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2),视鸟兽之文与地之宜(3),近取诸身,远取诸物(4),于是始作易八卦,以垂宪象(5)。及神农氏结绳为治而统其事(6),庶业其緐(7),饰伪萌生(8)。黄帝之史仓颉(9)见乌兽蹏迒之迹(10),知分理之可相别异也(11),初造书契(12)。“百工以乂,万品以察,盖取诸夬(13),”“夬扬于王庭(14)”,言文者

宣教明化于王者朝廷(15),君子所以施禄及下,居德则忌也(16)。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17)。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18)。文者,物象之本(19);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20);著于竹帛谓之书,书者如也(21)。以迄五帝三王之世,改易殊体。封于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22)。

【译文】

古代庖羲氏统治天下的时候,上则观察星象于天,下则观家现象于地,又看到乌兽的纹理和地理的形状,近则取法于身,远则取象于物,于是开始作了八卦,用它来表示法定的图象。至神农时代,用结绳的办法记录事物,诸事繁杂,饰伪的事情不断发生。黄帝的史官仓颉,看到乌兽足迹,知道纹理可以互相区别,始创造了文字。“百官以乂,万民以察,大概取象于分别,”“分别了,扬于王庭,”这就是说,文字是在王者朝廷里宣教明化的,是百官用以对下布施教化,增修德行,明白禁忌的。仓颉在开始创造文字的时候,大抵是依照事物的形象画出它们的图形,所以叫做“文”。后来形旁声旁相互结合就叫做“字”。“文”是表示事物的本然现象,“字”就是由文孳生出来而逐渐增多的。写在竹帛上的叫做“书”,“书”就是“如”的意思。到了五帝三王的时代,文字逐渐改变成不同形体。在泰山祭天地的有很多朝代,使用的文字竟然没有相同的呢。

【注释】

(1)许慎,字叔重,生于东汉,汝南郡召陵人,今河南郾城县东四十五里之地,相传郾城县尚有许慎墓。《说文解字》共十五卷,前十四卷是本书,末卷是叙目。全书是五百四十部。据许慎所说,全书收字九千三百五十三,重文一千一百六十三,解说字十三万八千四百四十一。

(2)法,法象,现象。

(2)文,文理;宜,犹言仪,谓形状。

(4)诸,之于。

(5)垂,示也。宪,法也;宪象,法定的图象。

(6)统,纪也。相传神农时代用结绳来纪事:“大事,大结其绳,小事,小结其绳。”

(7)庶,众也;其同綦,犹极也,程度副词;緐,多也。此谓事物特别繁。

(8)饰伪,巧饰伪诈也。“及神农氏”三句言神农时代以结绳记事,因无文字可凭而且事情又很繁杂,所以巧饰伪诈之事发生。

(9)史,史官,记事之官也。仓或作苍。

(10)蹏,古蹄字。迒,《唐韵》:胡郎切,念háng,兽迹。蹏迒,近义复合词。

(11)分理犹文理。

(12)书契,文字也。

(13)上三句见于《周易·系辞》。工,官也;乂,治也;品,类也。万品,万物也。察,明也。盖,或然之词。夬,《说文》:分决也,念guài。此言“百官因此治理,万物因此明白,大概取之于分别”。

(14)此句见《周易·夬卦》卦辞。

(15)文,文字。宣教明化,即宣明教化。此二句大意是:“夬,扬于王庭’,这就是说文字是在国王朝廷宣明教化的工具。”

(16)君子,王臣百官。施,加也。禄,恩也。下,下层庶民。居德,蓄德;忌,忌讳。桂馥曰:“则忌当为明忌。”此言“王臣百官凭它来施加思惠于庶民;增修其德,明白禁忌。”段玉裁说:“施禄及下,谓能文者则禄加之;居德则忌,谓律己则贵德不贵文也。”

(17)盖,发语词。类,物类。文,错画(非错误之错,交错其点画也)也。依类象形,不但指象形,而且包括指事,因为有事可指必有形可象。

(18)益,附也,加也。形声相益,不但指形声,而且包括会意。

(19)本,本然现象。

(20)孳,生也。孳乳,犹言孳生。浸,一作寖,渐也。段玉裁曰:“析言之,独体曰文,合体曰字;统言之,则文字可互称。”

(21)著,陟虑切,念zhù,明也。著于竹帛,谓明著于竹帛。如,谓如其事物之状。段玉裁曰:“古用竹木,不用帛;用帛盖起于秦。秦时官狱职务繁,初有隶书以趋约易,始皇至以衙石量书决事,此非以缣素代竹木不可。许于此兼言帛者盖隐括秦以后言之。”训“文”为“本”,“字”为“孳”,“书”为“如”,都是从语音的角度加以解释。

(22)迄,同讫,止也。到也。五帝指黄帝、帝颛顼(zhuānxù)高阳、

帝喾(kù)高辛、帝尧、帝舜。三王,指夏禹、商汤、周文武。易,变;殊,异也。封,祭天地。泰山,东岳泰山。有,又也。念去声。靡,无也。焉,语尾助词。

以上策一段,言周代以前文字之源流。

周礼:八岁入小学,保氏教国子先以六书(1)。一曰指事。指事者,视而可识,察而见意,上下是也(2)。二曰象形。象形者,画成其物,随体诘诎,日月是也(3)。三曰形声。形声者,以事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4)。四曰会意。会意者,比类合谊,以见指撝,武信是也(5)。五曰转注。转注者,建类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6)。六曰假借。假借者,本无其字,依声托事,令长是也(7)。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8)。至孔子书六经,左丘明述春秋传,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说(9)。其后诸侯力政,不统于王,恶礼乐之害已,而皆去其典籍(10)。分为七国,田畴异畮,车涂异轨,律令异法,衣冠异制,言语异声,文字异形(11)。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斯作仓领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爱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12),,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也(13)。是时秦烧灭经书,涤除旧典,大发隶卒,兴役戍,官狱职务緐,初有隶书,以趣约易,而古文由此绝矣(14)。自尔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日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15)。

【译文】

周朝的制度,儿童八岁入小学,保氏先用“六书”来教育王室的子弟。第一种叫做指事。所谓指事,就是一见就可以认识,细致观察就可以了解它的意义,==(上下)二字就是这样。第二种叫做象形。所谓象形,就是画成那个东西,随着它的形体而曲折,日、月二字就是这样。第三种叫做形声。所谓形声,就是根据事物造字,再取一个近似的声符配合而成,江、河二字就是这样。第四种叫做会意。所谓会意,就是组合两个以上的字,表示一个新的意义,武、信二字就是这样。第五种叫做转注。所谓转注,就是说造这种文字要统一部首,用一个同义的字展转注释,老考的关系就是这样。第六种叫做假借。所谓假借就是本来没有这个字,借用一个同音字来表示这个概念,令、长二字就是这样。到周宣王的时候,太史官名叫籀的作大篆十五篇,跟古文稍有不同。直到孔子编写六经,左丘明写春秋传,都用古文,字的意义还能够说明。此后,各国诸侯互相征伐,不服从周天子,他们讨厌礼乐妨害自己,于是都废弃旧时的典章书籍。当时天下分为七国,各国田亩划分的制度不同,车路轨道的宽窄不同,法律制度不同,衣冠形式不同,语言的声音不同,文字的形体也不同。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丞相李斯就上书建议把这些混乱现象统—起来,废除那些跟秦朝文字不同的书写形式。李斯作《仓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都是取史籀大篆,或者稍微进行一些改变或简化,这就是所说的小篆。这个时候,秦王朝烧毁了经书,废除了过去的典籍,大量发动隶卒,兴起役戍,行政事务,监狱案件一天天繁杂起来,开始产生隶书,以求简便,于是古文使从此不用了。自此以后秦国文字有八种体式:一叫大篆,二叫小篆,三叫刻符,四叫虫书,五叫摹印,六叫署书,七叫殳书,八叫隶书。

【注释】

(1)礼,制度。保氏,官名。国子,公卿大夫之子弟。六书:指事、象形,形声、会意,转

注、假借。

(2)指事,刘歆、班固皆作象事,象事即指事。识与意,古音同韵,以下各书之释语,皆为韵语。= = 二字表示在一之上者,在一之下者。视而可识,是说字形必须显明;察而见意,是说文义不可隐晦。这是造指事字的两个条件。《说文》中指事字,多注明“指事”。

(3诘诎,弯曲也。《说文》凡象形字,则言“象某某之形”。象形之别于指事者,象形谓一物,指事该众物,象形专,指事博。如上下所该之物多,日月只指一物也。凡指事、象形字皆独体。

(4)形声,刘歆、班固谓之象声。其字半主义半主声。半主义者,取其义而形之,半主声者取其声而言之。得其音之近似故曰象声、曰形声。事,象形之物,指事之事皆是。名,古叫字为名。段玉裁曰:“名者自其有音言之,文者自其有形言之,字者自其滋生言之。”为,成也,造也。譬者,譬近之意此三句,言以事造字,取文之譬近,加以组成,谓之形声。以事为名,谓半义也,取譬相成,谓半声也。江河之字以水为名,譬其声如“工”、“可”,因取“工”、“可”与水组合成字。其别于指事象形者,指事象形独体,形声合体。其别于会意者,会意合体主义,形声合体表意与声。《说文》凡形声字,则曰“从某,某声”。

(5)会者,合也。会意,合二体之意也。一体不足以见义,故必合二体之意以成字。比,比合,组合也。类,字类,字群。谊,义之本字,义乃谊之假借字。指撝,所指向也。二句言组合字群而会合其义,以表现所指向之物事也。人言比合必为“信”者。以人言会传信人之意,止戈比合必为武者,以止戈会制止战争为武之意。《说文》凡会意之字曰“从某某”或曰“从某从某”。若会意兼形声字,则曰“从某从某,某亦声”。

(6)转注者,展转灌注之意。建类,造字类也;一首,统一其部首也。受,加也。间意相受,以同意之字加给所造之字。如不同地域谓“父”曰“ba”,“ya”,“duo”,于是即于“巴”“耶”“多”之上各加同意字“父”而造“爸”“爺”“爹”三字。考老亦然。转注乃造同意字之法,其结构必为声形之合,其显著特点乃义符与字义之紧密结合。段玉裁解释说:“建类一首谓分主其义之类,而一其首,如《尔雅》释诂第一条说‘始’也。‘同意相受’谓无虑诸字,意旨略同,义可互受灌注而归于一首。如‘初’(衣之始--此为注者所加,下同。)、‘哉’(为才之假借字,树木之初)‘旨’(人体之始)、‘基’(墙之始)‘肇’( 之假借字,者。始开也)‘祖’(始庙也)??其于义或近或远,皆可互相训释而同谓之‘始’是也。”这是转注的另一种说法。

(7)托,寄也。事,义也。依声托事,谓托意于同音之字。假借有纯借音者;以难鸟之难、蜥易之易假借为难易字是也,有引伸借音者,如汉人谓县令为令长,而令之本义,发号也,长之本义,久远也,县令县长本无其字,而由发号之令,久远之长引仲展转而为之。《说文》凡假借字多言“以为”或“古文以为”。假借之含义有二:一是造字之法,一是用字之法,不可混同。此处之假借为造字之法。

(8)太史,官名。籀,念zhòu,人名。大篆之名,上别于古文,下别于小篆。“与古文或异”者,谓与仓颉之古文稍有不同。

(9)六经,指《易》、《书》、《诗》、《礼》、《乐》、《春秋》。以,用也。古文含义有二:(一)宣

王以前之文字,包含仓颉古文,史籀大篆;(二)东周初年六国之文字。厥,其也,指示代词;厥意,文字构成之义。

(10)其后,孔丘左氏之后,即东周后期战国时期。政,借为征;力政,以武力相征伐。典籍,书籍。

(10)七国,韩、赵、魏、燕、齐、楚、秦也。畴,田中沟也,田畴,近义复合词,田地也。畮,同亩。涂,同途。轨,车辙也。

(13)同,统一之意;“之”代天下之文字。中车府令,秦官名,主乘舆路车者也。太史令,

掌天时星历者也。胡毋,姓,敬,名也。《仓颉篇》、《爰历篇》、《博学篇》皆讲文字的书,以其开头二字为篇名。汉代合三篇为一篇,总称曰《仓颉篇》,以六十字为一章,共五十五章。

(13)或颇省改,或者略加省改之意。只言史籀大篆者,以史籀大篆即古文之省改,言大篆则古文皆在其中。小篆,与史籀大篆相对之名,又曰“秦篆”。

(14)隶书,卫恒曰:“秦既用篆,奏事繁多,篆字难成。即令隶人佐书曰‘隶字’。”趣,趋向。约,指形体之简化;易,指便于书写。秦行隶书与小篆,趋向简易,故古文大篆遂绝而不行。

(15)尔,犹此也。八体有大篆者,古文大篆虽不行,而其体固在,刻符,虫书又每每用之。刻符,刻于符信之体。虫书象鸟虫之形,书写旙信(即旗帜之类)之体。摹印,规摹印章之体。封检题字,题榜皆曰署,署书,题署之体。殳,兵器;殳书,刻于兵器之体。自刻符以下《汉书艺文志》谓之六技,其中除隶书外,大约都是大篆、小篆之艺术体。

以上第二段,言周秦文字之演变。

汉兴有草书(1)。尉律(2):学僮十七以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吏(3);又以八体试之。郡移太史并课,最者以为尚书史(4)。书或不正,辄举劾之(5)。今虽有尉律,不课,小学不修,莫达其说久矣(6)。孝宣时,召通仓颉读者,张敞从受之;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亦能言之(7)。孝平时,征礼等百余人令说文字未央廷中,以礼为小学元士。黄门侍郎扬雄采以作训纂篇(8)。凡仓颉以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书所载,略存之矣。及亡新居摄,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9)。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10),。时有六书(11):一曰古文,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12)。三曰篆书,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所作也。四曰左书,即秦隶书(13)。五曰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虫书,所以书幡信也(14)。

【译文】

汉朝初年,出现了草书。廷尉的法律规定:学童十七岁以上才得应考,能讽诵理解九千宇的文章才能允当史官;同时也要考秦代八体的写法。地方送到朝廷去会试,成绩最好的录取为尚书史。书写有不正确的就检举处分他。现在虽然还有廷尉的法令,可是不考试了,小学也不讲求,一般人早就不懂得文字的道理了。孝宣皇帝的时候,召集了精通《仓颉篇》的人,派张敞跟他学习;此外,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也能够讲授文字的知识。孝平皇帝的时候,征聘爰礼等百多人,在未央宫中讲述文字,封爰礼作小学博士。黄门侍郎扬雄采集他们所讲的编成《训纂篇》。合计《仓颉篇》到《训纂篇》共十四篇,合计五千三百四十字,各书所记载的文字大致都保存着。到王莽摄政的时候,派大司空甄丰等人校正文字。甄丰自以为奉命而作,对古文有些改定。当时有六书:第—种叫做古文,就是从孔壁中得到的文字。第二种叫做奇字,就是古文的异体。第三种叫做篆书,就是小篆。第四种叫做左书,就是秦时的隶书,秦始皇命令下杜人程邈所作的。第五种叫做缪篆,是用来摹刻印章的字体。第六种叫做鸟虫书,是用来写在旗帜或符节上的。

【注释】

(1)殴玉裁曰:“按草书之称起于草稿??其各字不相连緜者曰章草,晋以下相连緜者曰今草。”草书之特征有二:—简化,二连緜。

(2)尉律,廷尉之法律。

(3)讽,背文也;籀,紬绎理解之意。讽籀者谓讽诵理解也。有人说:籀书九千文,是用籀文所写之文长达九千字,也通。

(4)“又以八体试之”者,言试用秦之八体使之书写之。并课,合试也。最,成绩最优者。

(5)劾,以法纠有罪也。“书或不正”一语,谓吏民上书,书写如不合规格者,即(辄)举而纠之。

(6)小学,文字之学。文字之学谓之小学者,古代八岁入小学时所教所学也。修,讲究。达,明白。其说,文字构形之说。

(7)读,说解。仓颉读,谓李斯所作仓颉篇之说解。“从受之”谓从之受业。

(8)采,采取,采取会议讲学讨论之结果。

(9)亡新,指王莽。摄,摄政,指王莽代汉自立。大司空,官名。甄丰,人名。

(10)应制作者,谓应王莽之制(命)而作。

(11)六书,谓文字之体有六,与周礼保氏六书同名异实。

(12)古文,秦有小篆隶书而古文已绝,故惟孔子壁中书为古文。不言大篆者,因大篆包于古文、奇字二者之中。

(13)左,佐也,助也。左书者言其法简便而迅捷,可佐助篆书之不及。

(14)缪篆,颜师古曰:“缪篆谓其文屈曲缠绕,所以摹印章也。”即秦八体之“摹印”。缪念móu。鸟虫书,即秦八体之虫书。秦文八体尚有刻符、署书、殳书,此处未言,盖三体不离乎缪篆、鸟虫书也。

以上策三段,言前汉文字概况及其研究。

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札记、尚书、春秋、论捂、孝经(l)。又北平侯张苍献春秋左氏传(2),郡国亦往往于山川得鼎彝,其铭即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3)。虽叵复见远流(4),其详可得略说也。而世人大共非訾,以为好奇者也,故诡更正文,乡壁虚造不可知之书,变乱常行,以耀于世(5)。诸生竞说字解经(6),諠称(7)秦之隶书为仓颉时书,云:父子相传,何得改易?乃猥曰:马头人为長,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8)。廷尉说律,至以字断法,“苛人受钱”,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众(9)。皆不合孔氏古文,谬于史籀。俗儒鄙夫翫其所习

(10),蔽所希闻,不见通学,未尝覩字例之条,怪旧艺而善野言,以其所知为秘妙,究洞圣人之微恉。又见仓颉篇中“幼子承诏”,因号古帝之所作也,其辞有神仙之术焉。共迷误不谕,岂不悖哉(11)!

【译文】

壁中书,就是指武帝时鲁恭王拆孔子住宅而得到的《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又有北平侯张苍所献的《春秋左氏传》,各地又往往在地里挖掘出钟鼎彝器,上面的铭文就是前代的古文,它们的字体都相类似。虽然不能从这些材料看出文字的流变,但是造字详情还是可以大致说明的。然而当时的一些人对于这些古文,大加非议,认为这是好奇立异,故意变更正规文字,向着孔壁凭空虚构一些难以认识的东西,淆乱通行的文字来炫耀自己。。太学的学生都争着解说文字,阐明经义,妄称秦朝的隶书就是仓颉时代的文字。他们说,文字是世代相传的,怎么会改变呢?竞歪曲地说:“马头人”是“長”字,“人持十”是“斗”字,“虫”字是弯曲“中”字而成的。掌管法律的人说明法律,甚至根据隶书的字形判决案件,把“苛人受钱”的“苛”字说成“止句”,类似这种情况还很多。这些都同孔于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