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阿特伍德小说中的女性牺牲史

阿特伍德小说中的女性牺牲史

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11月,第35卷第6期,Nov .,2005,Vol .35,No .6

Journal of North west University (Phil os ophy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 on )

收稿日期:2005207211

作者简介:任惠莲(19712),女,陕西周至人,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英国、美国及加拿大文学教学与研究。

阿特伍德小说中的女性牺牲史

任惠莲

(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陕西西安 710069)

摘 要:传统的官方历史往往聚焦于男性精英的成就,迷恋于阐述历史发展的大趋势而忽略了历史边缘人群包括女性的声音;女权主义女性历史趋于描述女性创造历史的能力而无暇顾及女性的牺牲史。加拿大文学女王阿特伍德用自己的小说来记述女性牺牲史,向传统的历史挑战。

关键词:战争;经济危机;传统官方历史;女性历史;女性牺牲史中图分类号:I 1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022731(2005)0620137203 传统历史学家记载的历史往往是一种“必胜主

义者”的历史(triu mphalist his otry ),传统的“大叙事”

(grand narrative )往往聚焦于男性精英的成就,而后现代主义则提倡“小叙事”(m ininarratives ),突

显“非主流历史”(decentered hist ory ),聆听那些处于历史边缘人群包括女性的呼声

[1]

。现代女性历

史学家挑战的是只关注男性白人、忽视了女性而导致了女性从历史中消失的西方传统历史。她们通过记叙女性历史,使女性在历史中显现。女性主义史

学理论家琼?斯科特(Joan W.Scott )认为目前“大部分女性历史都把女性作为研究的客体,故事的主体,宣扬女性的独特性,谱写一种能为女权主义者代言、证明女性具有创造历史能力的女性历史。然而这些女性历史却忽略了女性的牺牲史(women ′s vic 2ti m izati on )。”

[2]

当代加拿大文学女王阿特伍德(Margaret at 2wood )并没有加入女性创造历史能力的讨论,而是另辟蹊径用自己的小说来记录“女性的牺牲史”。作为小说家,阿特伍德不像传统的历史学家那样从宏观的角度来叙述历史,而是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为切入点来阐述历史。她的两部小说《盲刺客》(The B lind A ssassin )和《抢新郎》(The Robber B ride )就是从女性的生活入手来讲述她们在战争、

经济萧条以及革命时期的牺牲史,向官方历史的准确性和可信度提出了挑战。

女权主义评论家埃莱娜?肖瓦尔特(Elaine

Showalter )评论道,“玛格利特?阿特伍德的新作《盲刺客》是一部描写不同历史时期女性牺牲的历史小说。”[3]

小说女主人公82岁的艾瑞斯的对话体回忆录与官方记叙的家庭史相抗争,为读者展示了一部非官方的、隐秘的家庭史。阿特伍德认为,过去20年来加拿大的小说家和读者对加拿大的历史小说感兴趣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渴望了解自己祖国的历史。她说,“加拿大历史上那些人们不愿提及的、神秘的、被隐瞒的、被封杀的和被忘却的事件对我们那个时代的作家充满了诱惑。”[4]

《盲刺客》是一部以女性主义角度为切入点的新历史小说,小说通过记叙产业世家蔡斯家族和新权贵格里芬家族的没落史,从而开启了一扇揭露家庭秘史的大门。

艾瑞斯的婚姻就是被刻意隐瞒的事件之一。在大萧条时期,为了挽救蔡斯家族濒临破产的企业,遵照父亲的旨意,艾瑞斯嫁给了多伦多的企业新秀理查德。经济和科技转型对男人和女人都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处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加拿大女性依然没有获得经济上的独立,因此对男性有一种经济上的依赖。在经济危机时期,妇女就很有可能被男性当作

7

31

商品来交换。再者,长期占主导地位的男权思想认为女性应该做出牺牲,并且经过男权社会对一代又一代的女性灌输,这种思想已经内化为根深蒂固的女性思想。艾瑞斯就是这种思想的受害者,当她的父亲为挽救家族企业危机要把她当作交换品嫁给理查时,她不但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反而劝告自己的妹妹要接受女人这样的命运。

在男权社会中,为经济、社会或政治目的而牺牲女人及其婚姻似乎由来已久。正如阿特伍德所言:“这就是欧洲的皇室处理自己儿女婚姻的方式,他们希望通过子女的婚姻形成政治姻亲和政治联盟。家族的地位越高,其子女的政治婚姻就越有政治意义。”[5]

对艾瑞斯来说,除了靠牺牲自己与伪善的企业家理查结婚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出路,她深深地陷入了自我牺牲的泥沼。没有经济来源的艾瑞斯为了家族企业和家人的生活牺牲了她的婚姻、幸福、自由和尊严。她忍辱负重,寄厚望于她的丈夫。然而,她的婚姻不但没有解救家族企业,反而却为理查德“吞并”蔡斯家族的生意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借口。理查德卑鄙的行为把艾瑞斯的父亲逼上了绝路,而其对她妹妹的性侵害则导致了她的自杀。对艾瑞斯本人来说,这种无爱的婚姻引发了她的婚外情。因此,艾瑞斯的牺牲不像她和她父亲期望的那样对家族有益,相反,它加速了其家族的衰败。

《抢新郎》则进一步体现了阿特伍德对传统历史的质疑。她运用多角度的叙述,借故事中的主人回顾自己家族的历史,揭露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1990年多伦多社会企图隐瞒的历史。

加拿大女性文学评论家玛丽?沃迪尔(Marie Vautier)评论道,“历史通常只关注谁嬴了哪场战争,而对战争给女性带来的影响却不予记载。”[6]阿特伍德希望用自己的小说来弥补传统历史的这一不足。战争的受害者不只包括那些在战场上浴血奋战者,事实上,女人亦是以不同的方式而沦为战争的牺牲品。战时的特殊环境滋生出一种战争心态,正如《抢新郎》的女主人公之一赞妮雅所言:“在战争这个特殊的时期,人们的道德意识处于崩溃的边缘,男人和女人们都认为自己即将走向死亡。即使在战争过后,人们依然不能恢复常态。”[7]这种战时心态改变了两性之间的关系。澳大利亚女性历史学家玛里琳?莱克(Marilyn Lake)指出:“外国军队进驻他国会给当地的女性带来性伤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澳大利亚军队把埃及、法国和英国的妇女当作他们的性物,而二战中驻扎在澳大利亚的美军也视当地的妇女为性物。”[8]事实上,根据调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有高达10万多名英国和欧洲的女人变成战时新娘。她们嫁给了来自加拿大,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参加联军的军人。仅仅从1940年到1947年这短短的7年,就有4.8万名加拿大的军人和他们来自英国和欧洲的新娘结婚。战争毁掉了传统的约束和纪律,面对未卜的明天,人们过一天算一天,及时行乐。此时,女人就较容易成为男人的猎物,像汤尼母亲安西娅那样成为战时婚姻的牺牲品。

加拿大战时新娘问题研究专家梅妮达?贾勒特(Melynda Jarratt)认为,“和其他的战后移民团体相比,加拿大的战时新娘极少受到历史学家的关注。”[9]他还对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1947年发布的关于战时新娘的报告(该报告认为绝大部分战时新娘的婚姻是幸福的)提出质疑。她指出这项报告是政府的刻意之作,因为当时越来越多的公众已经意识到许多战时新娘都是被加拿大士兵用甜言蜜语引诱到加拿大的,全国的报纸社论也在为不幸的战时新娘的命运惋惜。因此,关于这些战时新娘的生活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说法,阿特伍德的安西娅的故事则属于那种为了政治目的而被隐藏的非官方版本。

事实上,玛里琳?莱克认为沦为性的受害者只是女人受战争迫害的一种方式。《抢新郎》同时还揭露了战时的女难民问题。书中的女主人公赞妮雅虽然被人们当作是一个骗子,但她却是阿特伍德为女难民设计的一个发话筒或者是女性历史的一个代言人。赞妮雅和她的母亲是来自波兰的难民。身为女性难民,她们是非常脆弱的:“一个没有钱的女人,疲于奔命,无依无靠。那样的女人是男军人和男人的猎物。”[10]她的母亲,除贿赂他人之外,另一个谋生的手段就是充当妓女。虽然赞妮雅和她母亲均沦为男人的性物,但是她们的命运却是有别于《盲刺客》中的女主人公安西娅的。她们不是在寻找情感中失去自己;相反,是战争带来的贫穷逼迫她们出卖了自我。据网上关于英国女性的统计数字显示:“世界上大约有五千万的人在流浪漂泊,其中包括在异国他乡避难的难民和在自己国家的流离失所者。而在这样的人群中75%~80%是女人和孩子。”[11]赞妮雅的母亲因劳累过度而患上肺结核不治而亡,这进一步说明了女性难民悲惨的命运。

加拿大女作家莉萨?斯蒂尔(L isa Steele)认为在70年代早期,“回忆变成生存的一种方式:回忆

831

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母亲的生活,邻居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所知道的一切生活。在记忆消失之前,我们要记住。没有别的什么人谈论它:我们不得不自己记住它,因为历史是由第一个记录它的人

创造的。”[11]

《抢新郎》和《盲刺客》中的女性就是从记忆中讲述她们家庭和个人的历史,阿特伍德对女性牺牲史的关注弥补了目前女性历史研究领域的不足。通过这些女性的记忆,加拿大某些家族和国家历史的隐藏版流传了下来。这些被隐瞒或者被官方历史忽略的女性历史在女权主义者烛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与传统的以男性为主的官方历史相抗衡。

参考文献:

[1]Barry,Peter .Beginning theory:an intr oducti on t o literary

and cultural theory [M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1995.

[2]Scott,W.Joan .‘Women ′s H ist ory ’,Ne w Pers pectives on

H ist oricalW riting,ed .Peter Burk[M ].Ca mbridge:Poli 2ty Press,2001.

[3]Showalter,Elaine .‘V irgin suicide ’,Ne w States man,Oc 2

t ober,Issue,2000,(129).

[4]A t w ood,Margaret .‘I n Search of A lias Grace:W riting Ca 2

nadian H ist orical Ficti on ’,American H ist orical Revie w,1998,(5).

[5]D ′Souza,Irene (intervie wer ).‘Margaret A t w ood:Is This

the Path W e W ant t o be Seen on?’Horizons,2004,(4).[6]Vautier,Marie .New World M yth:Post m odernis m and

Postcol onialis m in Canadian Ficti on [M ].Montreal:

M cGill 2Queen ′s University Press,1998.

[7]A t w ood,M argaret .The Robber B ride[M ].London:V ira 2

go Press,1994.

[8]Lake,Marilyn .‘Fe male Desire and World W ar II ’,Fe m i 2

nis m and H ist ory,ed .Joan W allach Scott [M ].Oxf ord:Oxf ord University Press,1996.

[9]Jarratt,M elynda .’The W ar B rides of New B runs wick,’at ht 2

t p://www .canadian warbrides .

com /intr oducti on .

doc,1987.

[10]A t w ood,Margaret .

The Robber B ride .London:V irago

Press,1994.

[11]htt p://www .ivillage .co .uk /ne ws pol/camp /refuge /arti 2

cles .

[12]Steele,L isa .‘Comm itted t o Me mory:Women ′s V ideo A rt

p r oducti on in Canada and Quebec ’,Tregebov,ed .,Work in Pr ogress .

[责任编辑 柏一林]

W o m en ′s V i cti m i za ti on I n M argaret A twood ′s Selected Novels

REN Hui 2lian

(School of Foreign L anguages,N orthw est U niversity,X i ′an 710069,China )

Abstract:Traditi onal hist ory gives particular p ri ority t o the achieve ments of male elites and intends t o p r ovide us with grand patterns and overall sche mes .Consequently,traditi onal hist ory does not give voices t o the hist orically marginalized gr oup s including women .Fe m inist hist orians ai m t o carve a s pace in hist ory f or women .However,women ′s hist ory s pends less ti m e documenting women ′s victi m izati on and more ti m e affir m ing the distinctiveness of women ′s culture,thereby creating a hist orical traditi on t o which fe m inists could appeal f or exa mp les of women ′s a 2gency,for p r oof of their ability t o make hist ory .To challenge traditi onal hist ory,Margaret A t w ood documents women ′s victi m izati on thr ough her novels .

Key words:war;econom ic crisis;traditi onal hist ory;women ′s hist ory;women ′s victi m izati

阿特伍德小说中的女性牺牲史

on

传承文明 在象无形

(篆刻:柏一林)

9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