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雅歌书讲义

雅歌书讲义

诗歌书——雅歌书讲义

读雅歌,如果没有属灵的心思,就全部圣经,没有一本书比这本更难看的;好像是不能看的,是看不懂的。另一面,如果用属灵的眼光来看,如果是站在主的里面来看,如果真是爱主、追求主,与主要有更亲密的交通,就没有一本书,能够叫我们享受,比这一本书享受得更多。如果我们的心,真是爱主的,这一本雅歌,就要成为我们最欢喜、最快乐、最甜蜜的一本书了。

─ 俞成华《生命的信息》

全部圣经都是圣灵感动而来,将神的圣事圣言显示于人,为要成全神的永远的旨意。神为这一目的,因此,启示的方法不同“是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在本书里更是表现了神一种特别的方法,虽是人不易领会的,但却是神圣言的一部分。

——以色列每过逾越节第八天要读雅歌书,歌颂羔舍命的爱;五旬节要读路得记;亚笔月九日读耶利米哀歌,哀悼耶路撒城遭毁灭,住棚节读传道节;普珥节读以斯贴。

一:名称——歌中的雅歌;

雅歌是最好的歌。所罗门曾写过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王上4:32节),这首歌是从中选出的歌,称为歌中的雅歌。歌颂的不是别的,乃是歌颂主耶稣舍命的爱,歌颂耶稣是良人要迎接他的教会,他的新妇到荣耀里。

世上没有一个歌能歌颂主耶稣最美好的,最圣洁,最高尚的,最完美的,最动听,感动最大,吸引人心的,惟有此雅歌书表达了耶稣全部的爱。

# 每个时代,每个时期都有时兴的歌曲,流行动听的好歌,但时代过去了,歌也随之消逝了,不再被人歌唱,甚至被人遗忘了。但歌颂耶稣的歌永存在,越唱越爱唱,威力无穷,能鼓励人,造就人,溶化人,改变一个人。

二:钥节

8:6—7节中讲到爱情的团结与价值。2:16;6:3;节讲到了我属良人,良人属我。

三:作者

乃是所罗门的歌。亚伦代表耶稣为大祭司,摩西代表耶稣为大先知。所罗门代表耶稣为君王,为平安的王。这本书是代表信徒与王的关糸,与王的交通。

此诗歌是他老年悔改后所写,也就是说他多经历了人世间男女的爱,深深的知道与主的爱相比与教会的爱相比,真是无价值的。——书拉密女的经历,可代表教会,更可代表个人。

四:概要

约伯是患难;诗篇是祷告;箴言是智慧;传道书是虚空;雅歌是灵密。

信徒与主耶稣的爱的关糸;1:2节女子说愿他用口亲嘴,这是信徒的渴望,亲嘴是爱的表示,交流,一个母亲爱他的孩子只有用嘴亲孩子才能倾泻母亲的爱。亲嘴也是一种礼节,正像我们见面用握手来表达我们的欢迎,友好,默念亲密,信徒和主的经历也必须有的交流,接受主的大爱像孩子和母亲一样“愿他与我亲嘴”。

“主与我们亲嘴”——主的中品极其甘甜(5:16节)。主的口也是主的话,主的话如密。比金子可羡慕(诗19:10节)。主的话流入你的口,变为你的话,这是与主亲嘴的交流,你有了主的言语就会说出造就人的好话来,你的话就有盐调和在其中了,你也会流出活水的江河来。

五:提示

1:对于犹太人原是最有价值的,因为神从万国当中,分别犹太人归自已,并且与犹太人立婚约,表明他如何爱他们,自称是他们的丈夫(何2:16;19;赛62:4)并称他们为新妇为要他尽心尽力尽意地爱神。无奈他们竟然敬拜偶像,背弃神,作了淫妇。何西阿书论到以色列的淫乱之罪。

2:对于基督与教会更为恰当;因犹太人是在律法下,究不如我们今日信徒在恩典下,灵性更为活泼,在主爱中,更为自由。我们今日是否如贞洁童女,不为世俗濡染,不为虚浮引诱,不为罪孽玷污,而毫无瑕疵,在主的眼中,看为“全然美丽”呢?

3:雅各对于爱情的实际;

(1):可以转变爱情——把我们一切欲情的爱,肉体的爱,爱人的爱,都转变了;使我们的爱有了归向。有了圆满的对象。

(2):补偿爱情——我们都需要爱的,惟有基督的爱可以补偿我们的爱的需要。

(3):克服爱情——人很难克服爱情为极苦的事,时常有情之间的爱,世欲的爱的活动,而能自制,在本书里可以找到克服爱情的秘诀,因为爱主之心,可以胜过一切。

(4):满足爱情——惟有主的爱能满足我们的心,满足了,真享用不尽,主爱以外别无他求了。

六:爱情过程

爱情之美,之深,莫过于夫妻。圣经常常神视犹太人,如丈夫与妻子;主对教会,也如新郎与新妇。今日有智慧的所罗门把主与教会的关糸,写成雅歌书——歌中之歌。信徒应该每读此书的时候,默想自已对于主的爱情,是否不纯,是否专一,是否不足,而自责自渐,深深的检讨悔改。追求与主相亲;作一个爱主并被主爱的爱徒。

耶稣曾对彼得说过——“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信徒读这书时应当耳中,心中,灵中,都要听到“你爱我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一):良人属我——我也属他(2:16节)# 耶稣属我,我也属耶稣。

1:良人属我;这是最大最奇,最令人满意甚至不敢相信的一句话,“良人属我”耶稣属我,他属我。

(1)耶稣自身属我——他是我的。

(2)耶稣之所为属我——“神既不爱惜自已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地赐给我们吗?”(罗:32节)。耶稣所有,都为我所有。

(3)耶稣的生活为我——凡耶稣的生,死,复活,升天,再来,无非是为我。他是我的生命,我的能力,我的万有,我的满足。

2:我属良人;我是耶稣的,我何以属耶稣?

(1)为他所生——我们原是他造的,今又为他所生,他是我们的生命源头。

(2)为他所赎——他用宝血赎买了我们,从魔鬼手中,从罪恶里,死亡里,把我们救赎出来。

(3)为他所娶——他又用最深最厚,说不尽的爱,娶了我们。所以我们当然不是属于自已的人,乃是整个的属了耶稣,我的全身属他,心属他,灵属他;凡是我的,都是他的。而且惟属耶稣;全属耶稣,永属耶稣;没有留下什么不属耶稣。良人属我,我也属他,这是我说不尽,享不尽的恩惠,福乐与能力。

(二):我属良人——良人属我(6:3节) # 我属耶稣,耶稣属我。——这是进步的爱。

(1):爱有先后之别——第一方面讲道“良人属我,我也属他”这是把我放在先,把主放在后。可这第二方面是“我属耶稣,耶稣属我。”是把主放在先,把我放在后。——是进深的爱。

(2):爱有轻重之别:“良人属我,我也属他”是以我为重。“我属良人,良人属我”是良人为重。

(3):爱有隐显之别——本处所言“我属良人,良人属我”是在不见良人之时,虽是寻而不见,他却仍是我的良人;对于良人之爱,不凭眼见,而且对于不见的良人,爱情更加深重,故言我属良人,良人属我,我与良人之爱,是不能隔绝的,如保罗所说;“谁能使我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罗8:35—39节)。深信无论是生是死——都不能叫我与神的爱隔绝。

(三):我属良人——他恋慕我(7:10节)本处只说;我属耶稣,没说耶稣属我。

1:这是完全的爱;

第一次——主属我,我属主;是把我放在先,把主放在后,而以我为重,以主为轻。

第二次——我属主,主属我;是把主放在先,把我放在后,而以主为重,以我为轻。

最后言——我属我的良人,他也恋慕我;

(1)是不再提我,只提到主;

(2)再没有我,只有主;

(3)再见不到我,只见主;

(4)再不为我,只为主;

(5)再不要我,只要主;

(6)再不是我,只是主。也就是对主有完全的爱。没有自已,不见自已,不要自已,不为自已,不是自

已,方能有完全的爱主。

2:这是最深之爱;圣经中惟有此言,表现我与主,主与我之爱为最深。

(1):我对于主——在我方面说,我的生命已在主的生命里隐没;只有主,没有我。

(2):主对于我——在主方面说,主的生命,已被我的生命所糸恋。见(4:9节);信徒的一条金链,竟然夺了主的心,糸隹主的心,而令主恋慕我们。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糸住了(7:5节)。

3:这是得胜的爱;

(1)我已为主爱所胜:“我属我的良人,他也恋慕我”只有良人,没有自已,因为主已胜过我。

(2)主也为我爱所胜:“他也恋慕我”,希奇啊,真希奇啊!主何以恋慕我呢?主真恋慕我吗?主对我生发了恋爱,正是他已为我的爱所胜,他的心,已为我的心所夺,他的情,已为我的情所糸,——主也恋慕我。

七:追求主爱(1:1—17节)

“愿你吸引我,我们就快跑跟随你。

——令人最满意最快乐的,莫过于爱情。属灵的爱情更是如此,第一章,即先说到信徒如何追求主爱。

全章略分三部:一追;二求;三追求的结果。

(一):追随——心愿与满足;(1:2—4节)。

第一节是全书的序言,说明本书的著者——所罗门;书的性质——诗歌;与书的价值——歌中之歌。自2—4节,说明信徒如何追随主,愿进到主爱的深处,得到灵里的满意。

1:心灵的深处(1:2—3节)——这是心灵中的追求,且是追求最深的爱。

(1):最深爱的标记——愿他与我亲嘴。

“亲嘴”是最深爱的标记。全书的第一句里,已经灵交的地步,灵交的关糸,灵交的福气,表现出来了。这第句话可以概括全书。

“亲嘴”当然是犹太人见面时最要的礼节,却也是和平的表现,如以扫和雅各亲嘴,即是表明与他和好了。犹大与耶稣亲嘴...浪子的父亲“连连与他亲嘴”,是表明了饶恕了他的一切过犯,并且联带有许多好处,如袍子;鞋子;戒子;肥牛犊;等。更是为最深爱的标记,

彼此亲嘴,正是表明双方彼此接受了爱情。

(2)最深爱的称呼——“愿他...因你”如此不直接提到名,正是说明最爱之人所用的称呼。也正是表明爱情的深密;如同——爱主的抹大拉的马利亚,曾经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他”字称呼耶稣见(约20:15节)“若是你把他放在哪里,我便去取他。”

(3):最深爱的表宝贵——酒与膏油;这是用香与膏表明主的爱。酒是谷果的汁浆;膏是是香品的精华;

——爱就是生命的汁浆与精华。

酒能使人心中欢畅,使愁凄的人奋兴;膏能使人外面馨香。“倒出来的香膏”——预表主钉十字架,将爱倾出来。如同马利亚打破玉瓶,把膏倒在耶稣的头上。

2:显然的跟随(1:4节)这不但是心灵时时的跟随他,也是显然的跟从。

(1):跟随的能力——“你吸引...王带我”我们跟随主往往有心无力,急需主亲自带领。主吸引我,带领我;

一是用他的爱——慈绳爱索(何11:4节)。

二是用十字架上的能力——“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归我”(约12:32节)。愿你吸引我,带领我...

(2):跟随的态度——“我们要快跑跟随你”

不但是跟随主不偏不左右,且要快跑如保罗(提后4:7节;非3:13—14节)。这是因为被主所带领,有了新能力(赛40:31节)。这也表明一个快跑跟随主的人,不但自已快跑,而且,也必带着别人一同快跑。凡热心前进的信徒没有不带领别人一同前进者。

(3):跟随的结果——“进了密室...因你欢乐”

一要有我的内室(太6:6节)——主要进我的内室;

二要有王的内室——我进主的内室,王的内室非王亲自带领,有谁能进?有谁敢进呢?;

三要有灵中的内室(3:4;8:2节)——主我同在灵中团契。必是先进我的内室,继进主的内室;主与我,我与主密切相交。

# 进内室的原因有二;

一是因被主吸引;二是因有带领——王就是耶稣,主的内室非主亲自吸引带领,无人能进。

# 进内室的机会;

一是觌面的——面对面的见王。

二是单独的——无人在旁边搅扰。

三是不拘形式的——心灵形态,都完全自由解放。

# 内室的谈话;

一是安静的——可以安静你的心。

二是秘密的——可以藏在主的荫下,藏在主的隐密处,可以在他的翅膀底下欢呼。

三是倾心的——可以敞开心,与主倾谈,没有一物可以隐瞒他;没有一样罪可以不告诉他;没有一句密语,一件密事,可以不叫主知道;如此主的心也不向我们隐瞒,灵界密事也就可以显示与我们了。

# 内室的爱情;

一是亲密的称呼——这种称呼,只可秘密对主说;不是可公开的。

二是最深的情谊——整个爱情,都可作在主身上。

三是有最高的最高的献奉——全所有,主啊!我全所有,还有什么不是你的呢?因为你全是我的。

# 内室的快乐;一是惟主悦乐我心。二是惟主满足我心。主真是满足了我的心。而且“众童女都爱你...他们爱你是理所当然的。”此众童女是谁呢?是指今日的每个信徒。

(二):寻求(1:5—11节)

# 凡是被主吸引,被主带领,有分于主隐密处灵交的信徒,则不能没有更进一步的追求。

1:觉悟;“我虽然黑,却是秀美...不要因日头把我晒黑了,就轻看我。”

(1):自惭——“我虽然黑,却是秀美”(1:5节)。信徒的真相,常是自已越觉着黑,就越显得美。人看为黑,主看为美。属世的人看为黑,属灵信徒看为美。在自已一方面虽是美而不美;但在基督里,却是不美而美。人越亲近主,越觉得黑;其黑如基达的账棚,“基达”是黑的意思(创25:13节),是以实玛利之子,他的后代称之为基达人(创25:13节)所罗门的幔子,当然是美丽的。

一方面如牧人的账棚,随支随拆;一方面所罗门的幔子,却是历年不朽的。

(2):原因——“因日头把我晒黑了。”(1:6节)我之所为黑,并非天然,乃是因为日晒,受了摧残。日晒的意思,据耶稣所言,即忧患逼迫(太13:6,21)。或是为教会伤痛,以致面如黑炭(耶哀4:8)“同母的弟兄...使我看守葡萄园”。——同母的弟兄:或指同属一个教会中不属灵的领袖,圣经常以教会为信徒的母亲。(加4:24—26节)虽是同母的弟兄,却不是同父的弟兄,因为他们不是为父所生的。既受了他们不情的待遇,使心灵忧伤,就如被日头晒黑了。

——多少人因受不属灵的教会领袖所支配,所役使,为其看守葡萄园,或是野葡萄园,耽误自已属灵的工作,以致“我自已的葡萄园没有看守”,这是多么可怜的事!

(自已的葡萄园:或指自已的心;自已的家;自已的教会;自已的本分。)

2:寻觅(1:7—8节)

(1):求问(1:7节)

——“我心所爱的”当然是指着主说的;惟有主是我们“心所爱的”,一个自觉惭愧的人更觉主可爱。——“你在何处牧羊”我心所爱的,我不把你看为君王,以威严公义待我,叫我当不起;也不看你为主人,以奴隶待我,叫我不自由;你乃是我的牧人,是引领,慈爱,眷顾,扶持我的。晌午在何处使羊歇卧?诗23:——“我何必在你同伴的羊群旁边,好象蒙着脸的人呢?”

# 此处:所说的同伴,是越过圣职,以灵工为俗务的人。一个属灵的信徒,在他们当中,常被他们歧视!自已也因不能与他们表同情,如旁边的人;因而常自觉难堪,而难为情,“好象是蒙着脸的人”,却不真蒙着脸的人。

(2):回答(1:8节)“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在一个爱人的眼中看来,常是不美而美,也是无处不美。

“只管跟从羊群的脚踪”,历来多少爱主寻主的人所行之路,也是我们今日所行的。耶稣与众使徒,已经背起十字架来,在我们前面走,我们也极愿跟从,大胆跟从,快乐跟从。“把你的山羊羔牧放在牧人帐棚的旁边”即凡你所带领的小羊,也可一同得着牧羊。

3:相遇(1:9—11节)得主的称赞。

(1):称呼——我的佳偶。以上讲道,不为假弟兄服役的,主看她是“女子中极美丽的”。

在本处是言到,追随主与群羊的脚踪而行的,主看她又进了一步,即称她为“佳偶”这并非不通的称呼,乃是与主表同情,同一路,同心而同步,堪为主佳偶。

(2):状态——“法老车上套的骏马”法老是埃及王,埃及为产马之地,法老车上的骏马,当然是极勇敢有力的。神要使他的子民,“如骏马在阵上”(亚10:3节)。人看她软弱可欺,主却使她有力。

(3)装饰——“你的两腮因民辫而秀美;你的颈项因珠串而华丽。”按“发辫”可译为珠串。或指排例的珍贵饰品。“珠串”宜译为金链是指各样灵恩,不只仅有慈爱诚实可以糸在颈项上(箴3:3),并有各样灵恩可用爱心联络一起,因爱是联络全德的(西3:14节)。“金链”是表明信心。

——可见信徒的脸——两腮——因爱的全德而秀美,颈项是因信链而美丽。以信爱为装饰的信徒,主更要加添他的装饰,编上金辫,镶上银钉。金辫——是金制成辫是由于最细的神工。

(三):享受(1:12—17节)

1:爱筵(1:12节)圣经中有三次提到我们的耶稣坐席时,有女徒以膏浇他。

(1)在西门家坐席时——有个妇人以香膏浇主脚(路7:38节)。是悔改罪人对于她的救主。

(2)在伯大尼坐席时——马利亚以香膏浇主头(可14:3)。是爱徒对于夫子。

(3)就是本处——未说到用膏浇主脚,或浇主头,只说到“哪哒香膏发出香味”必是浇了王的心。

是指着新妇对于良人。

2:相悦(1:13—17节)

(1):新妇对良人(13—14节);

没药是香品,是珍贵药品。常在我怀中——是以此为良药,医心灵中种种的忧苦病痛,惟有主才能消除。风仙花——原文是救主的意思。是表明福音的香气。

隐基底——可译为快乐之源。主救赎的福音,实在是我们快乐之源。

(2):良人对新妇(1:15)此处不但称为佳偶,且是美丽又美丽。

“鸽子”是表明驯良,真诚,圣洁,平安,和平。

眼——是表明人的智慧,信心,与仰望主的心。也就是说;信徒的属灵的“慧眼”与“信眼”里,充满着驯良,真诚,圣洁的态度。是何等可爱啊。

(3):新妇对良人(1:16—17节)此二节是表现于幽静处之灵交,更觉良人的可爱。常有信徒在幽静之地读经祈祷,与主心交,灵性中的快乐,是不可言喻的,青草——床榻——房屋。是话语上的养育——安息——与荫庇。由天然美景而来的意义,不能不叫我们想到诗篇23:。

八:灵中交通的地位(2:1—17节)“良人属我,我也属他”。

第一章,看到了信徒如何追求主爱,并如何如愿以偿。那么本章说到信徒与主灵交的关糸,与彼此关糸的地位。这是信徒最满意的一章。

(一)主的地位;本章论到了主有数种地位,使合起来可以看出来主的全德。

1:是沙仑的玫瑰花(2:1)沙仑是迦密山旁靠海的一片大地,该处玫瑰甚多。主在此处即藉以自表,“我是沙仑的玫瑰花。”其意是言主的美德——福音的利益。

(1):是人人可以采取的——因为是长久在大平原,不是在关闭的园囿中。

(2):是随时可以采取的——人得福音的机会,是极方便的。

(3):是足够供人采取的——沙仑的玫瑰花,不但美,且是多,可任人采取。主的“恩典够你用的”。

2:是谷中的百合花(2:1节)。百合花是香而美,更是洁白的;主的美德,真馨香俊美,且是洁白的百合花,实足令人可爱。花在谷中,是在卑下之地,非谦卑人不能采取。且是在超绝尘世之地,非有超世思想与眼光,不能看出主的可爱来。

3:是林中的平果树(2:3节);圣经常以大树,喻属世的权荣。所以少有地方以树比耶稣,虽然称为葡萄树,究竟不是大树。有地方称为耶西的本所发的枝条,却未称他为树。

本处称他为“苹果树”,正因苹果树不是那些高大繁荣的树林,不过是叶子茂密,结果累累,堪以象征生命树的果树而已。耶稣与众子相比,有如“苹果树在树林中”。乃因世上的先知能与耶稣相比;众天使也不能与耶稣相比;真是如同苹果树在树林中。不但有树果可以供给人灵中的需要,且有树荫,可以使疲劳的人得安慰并休息。眼看满树金黄果子的美丽,闻芬芳的香气。何等欢喜愉快。

4:是墙壁后的观窥者(2:8—9)良人的来虽然如小鹿羚羊,行走敏捷,纵有高山峻岭,都不能阻碍他。耶稣来到我们心中,正是翻山越岭,胜过种种的阻难而来。及至来到我们中间,在我这一方面却发生承阻碍,有如墙壁,或是教会的规例,魂里的成见,心中的罪过,以及肉体的障碍等,都作了主与我们的中间的墙(弗2:14节),以致主不能与我们相通。幸而我们灵中尚能透光,如窗户主照我们。

5:是进到福乐中的导引(2:10—13节)

...凄冷寒风苦的“冬天”或指律法下的教会;百花开放,百鸟呜叫的春天,是福音恩典中的教会。有多少人在新约时代仍作旧约时代的教徒,——所以良人特别说;“我的佳偶...起来与我同去。”

“冬天”可说是不奋兴,无生气的教会,

“春天”是比方灵恩充沛,活泼快乐的教会。多少人愿意作五旬以前的信徒,不肯作接受灵恩,所以主特别说——“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

“冬天”也可以比方个人灵性寂苦的景状,未能进到主的丰富快乐中,所以主特别说;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来,与我同去!不知你愿意去不?

6:是百合花中的牧人(2:16节)主自已是百合花,新妇也是百合花。其在百合花中作牧人,是将自已的美德灵恩,藉着与信徒同在,表现于信徒,使他们都受了百合花的馨香妙感,显百合花的荣美。

7:比特山的羚羊小鹿(2:17节);这是新妇盼望主快来,所用的比喻。

“天起凉风,日影飞去”,可译为“天破晓,阴影飞去”正如羚羊小鹿,行走甚快,说来就来的。主就快要在分别为圣的山上显现了。(比特)是分别之意。

(二):信徒的地位;主有七种地位,信徒也有七种地位。

1:如百合花在荆棘中(2:2节)

(1):信徒为百合花——是表明属灵的人的俊美,洁白,馨香,实令人可爱。

(2):信徒为荆棘中的百合花——表明信徒所处的环境常是在荆棘地中。信徒在世,常比世人多遭苦难。一个属灵的人比一个属肉体的信徒,也是多遭艰苦。——也表明信徒的里面的人常处在肉体的荆棘中;保罗说;“他肉体的刺,使他异常地痛苦(林后12:7节)。——主对信徒在荆棘中更显美丽。

(3):信徒都在肖谷中的百合花——主为百合花,信徒都为百合花,就是与主相肖了。

2:常休息在苹果树荫下(2:3节)——我的良人象苹果树,与我的关糸最要的有二个方面。

(1):在树荫下休息——就是我在疲乏的时候,被世间的罪孽人俗务的纷扰惫时,可以“安坐树荫下”,得着休息。

(2):可在树下食果——可以随时吃果子,“尝他果子的滋味,觉得甘甜”。这种福乐,真令人欢喜满意。所以“我欢欢喜喜坐在他的荫下,尝他果子的滋味。”这种灵修的境界,真觉得滋味甘甜。时或时因思慕的迫切,有如成病,可以给我葡萄干,即经过日晒受过痛苦的葡萄干,增补我力。并给我苹果,欢畅我心。葡萄苹果,都是主生命的结晶,可作我生命的补品。

3:时被带领至筵宴所(2:14)筵宴所可指属灵的查经会,复兴会或灵修会。人独自祈祷查经,常有时灵里干枯,饥饿!一到灵恩沛降的集会中,心灵内即饱饫肥甘,如同赴丰盛筵席了。

4:被掩护在爱旗下(2:14)

(1):旗是荣耀的国微——天国的国微就是爱。爱是我们的荣耀。

(2):旗可以用在号召——作引导,信徒惟有被主的爱所号召,所引导。

(3):旗可以用掩护——信徒最大的保障,就是被主的爱掩护。

(4):旗可以用为占有——或属权的表明,何处有我们的国旗,即表明何处属于我们,或被我们占领。主“以爱为旗在我以上”,正是表明主已把我胜过,把我占有,我完全归于他。主是以爱为旗,这旗上所绘的是十字架,所写的就是爱,爱,爱。

5:被稳抱在主怀里(2:15节)

“他的左手在我头下,他的右手将我抱住”。

(1):他的左手可说是信,使我这疲惫的头,靠在他的信上,得了安慰休息;因为他的应许是确实的,他的恩典是可靠的,他的能力是无量的;主用信实有能力的手,在我头下,把我抱住,使我可以安然靠在其上而仰望他,注视他。

(2):他的右手可说是爱,是恩典慈爱的手,将我抱住,使我在他的怀内如同小儿面对面地被抱在父怀中,心愿已足,再无他求了。我已投靠在他的怀抱里。

6:如鸽子在岩石穴内(2:14)

(1):信徒善住岩石穴中——“岩石穴”有人指在基督以内说,因基督是万古的磐石,是人不易攀登不易到达的境地。有人指世外艰苦之外,因属灵信徒自然有能为世俗欢迎,常是处于艰苦的坏境中;却是为俗人所不认识的,也是俗人有能扰害的。

(2):因而面秀美声柔和——一个信徒越住在“岩石穴中,在陡岩的隐密处”。其灵性就越发高尚,容貌都格外秀美。

(3):主求见其面闻其声——虽然她自已觉得“黑面”主却看她“秀美”。她的声音,虽如鸽子哀呜)赛38:14节:主却听着柔和好听;其哀呼祈祷的声音,主是最欢喜听的;她那超尘悲苦的容面,主是极乐意看的;所以主“求”见主乐听。

7:擒拿狐狸在葡萄园中(2:15节)小狐狸是指人的小罪过,小嗜好,小试诱,或信仰上的小污点等。人所不注意的事,以为无甚关糸,殊不知狐狸虽小,为害甚大,如小罪过不慎,必累大德。信仰上若有小污点不纠正,或终至信仰破产。“况且葡萄园的景况不堪设想,不久小狐狸长成大狐狸,再要擒拿即更不易了。不论信徒之心,或家庭,团体,教会,最怕有小狐狸进来,这是我们应当时时警醒的。

——总之;主的地位,无非是为了信徒,表明“良人属我”;信徒的地位,也无非就是为了主,表明“我属良人”。良人对于我的爱情,是出于自然,所以“不要惊动...等他自已情愿。”我对于良人的爱情,也是出于情之自然,不得用血气的方法去“激动爱情,可以等其自发”。所以本章的七节与十六节,可为全章的关键;可用为良人对于我,更可用为我对于良人。

九:床上交通的地位(3:1—11节)

“我夜间躺卧在床上,寻找我心所爱的。”

在这三章书里,有两次用“床”字:第一次即是第一节,是言信徒在床上思慕主。第二次是第七次节,言及所罗门的轿子。

此轿子与第一节的床字,原文是一个字,即是床字;这第二个床字,是表明主的床。

——本章的要义:即“表明”我的床与主的床如何相关。

(一):我的床——夜间的信心(3:1—4节)本章是紧接着上章未节,“日影飞去的时候”——日影可译阴影:在信徒的生活中,历程中不但常有阴影,将义日遮蔽;且常有经过夜间的时候,即经过多少黑暗忧苦,凄凉可怕的景状。所以可庆幸的,是此黑暗的夜间的夜间,不但未将信徒的信心淹没,反倒因此更有觉悟。1:夜间寻主

(1):在夜间床上的呼求:——夜间床上是最美好的灵交时间。

——指人忧苦黑暗时:人当夜间,即在黑暗中,好像不见恩光,多有忧苦的时间。如用信心,靠着主的慈爱,信实,与能力,在主怀里,有完全的信托;如同身子躺卧在床上,完全信靠,绝不怀疑这张床靠不住,或把我塌下去,有审样无虑的信徒,他的灵性即必长进了。

——指清闲安静时:此“夜间”二字,也是表明清静无扰的时候。“床上”是表明将诸事谢绝,心中安然的态度。人的灵交,莫过于找一清静的时间,把一切事务都抛开,如同雅各在毗努伊勒,把妻子儿女,牛羊,仆婢,都渡过河去,独留一人与主角力,就祈祷得胜了。

——指夜晚躺卧时:“夜间躺卧在床上”,自然也是指着我们平常睡觉时。人在床上躺下的时候,即思慕主的最好时间。如一到床上即把万事卸给主,把身灵交托主,这样在梦寂中,都可以与主亲密。一觉醒来,第一句话当说:“哈利路亚”,赞美主的眷佑护卫。在这万赖无声之时,清心专诚仰望主,静默祈祷,在灵中与主相通,你的床即变成毗努伊勒了。(箴6:22,诗63:6节)

(2):在街上游行的寻找:“在街市上,在宽阔地”或指众信徒会集之地。人当自已思慕主,未能如愿以偿时,多半即到灵修会查经会去,,即到属灵的耶路撒冷,盼望得到灵里的帮助。常有信徒在这等聚会中,得到了灵里的奋兴,如在圣殿中找到了耶稣(路2:26节)。但这未必是必然“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好像约伯前后左右都找不到(伯23:8—9节)。

(3):向巡罗看守的询问:“城中看守的人”是指人灵性警醒的人,或即教中职员等,或在灵道中有阅历的人。在大众聚会是二十五未能得到满足心原,往往与个人谈话时开了灵窍。

2:与主相通:——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我一“离开他们,就遇见我心所爱的。”有时人的办法用尽了,主就显出他的办法。但所为与主相遇,并非巧遇,正因我曾“尽力”寻求,主看我尽了我的力量,就显出了他的体恤。所为“我刚离开他们”,就遇见了我心所爱的。既已遇见,即再不让主离去“我拉住

他,不容他走,领他入我母家,到怀我者的内室。”

——母家...怀我者:人常指教会,但实际说来,我们不是教会生的。“是从圣灵生的”一个属灵人的生命,是从灵生的。信徒几时看见主,即领其进入母家,意即与主更求在灵里有最深的相交,且在心中与主有深交,再不轻易让主离去。

(二):主的床——旷野的造就(3:6—11节)

上章讲到,信徒与主在母家,即在灵里相通相爱,是在床上思慕主的效感。在本处中论到了信徒化为主的荣耀,都在于床上的成功。“所罗门的轿”宜为所罗门的床。

1:旷野上来的烟柱(3:6节)那从旷野上来,状如烟柱的是谁呢?是“谁给我生这些...。”好像耶稣末次进耶路撒冷时,全城的人都惊动了,说;“这是谁呢?”当以色列人从旷野上来,才有进迦南的资格;摩西从旷野上来,才配作会众的领袖;以利亚从旷野上来,才作了主重用的仆人;所罗门也是从他那失败的旷野上来,才成为传道者;连我们的主耶稣也是从旷野上来,才去传报天国佳音。每一个基督徒也要从旷野上来,方能灵性高尚。

此烟柱——所表明的

(1)威严可观

(2)香气宜人。即乳香,没药,以及商人——大商人是耶稣——的各种香料的香气,这正是香坛上的香所表明的香烟——祈祷的香气往上升,就成为烟柱。

2:夜间防守的床(3:7—8节)

所罗门代表耶稣,也就是说;

所罗门的轿,是指主的床。

耶稣在世上原无“枕头”之地,究竟何处是他的安息所呢?

(1)主的安息所——圣经说;

A信徒的心是他的安息处(弗3:17节)(加2:20节)正可表明主的床。

B马大,马利亚的家是主的安息处,

C一个属灵的教会,都是主的安身处,可以使主耶稣得着安慰与休息,即是主的床。——主的床所以可在其上安息,因为有六十个善于争战的勇士,手中拿刀在四面护卫“防备夜间有惊慌”主的床不仅有这些护卫,而且,有千千万天使护卫。

——以利沙说“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王上6:16节)

# 主如何安息在信徒里面,信徒的心也如何安息在主的里面。

(2)主与我的安息所——本书有三等床。

那就是我的床,主的床,主与我的床(1:16节)主与我的床,就是我与主同心同情的相爱,安慰与满意的喜乐,使心灵都得安息。“我们以青草为床榻”——我在于主,主在于我。16节说明;在彼此极度的喜爱

满意的时候,即彼此心灵中得了极度的安息,如在床上了。

3:美丽的华轿(3:9—10)九节中的“轿”与七节中“轿”原非一字。

七节中可译为“床”但九节中可译为“战车”,这是一个特别的字,圣经只用一次。

柱子是银的——表明救赎;

轿底是金的——表明属天。

坐垫是紫色——紫乃是血的深色,表明牺牲与王家之尊贵;其中所铺的是众女子的爱情。银子贵重于木;金贵重于银子;爱情更贵重于金。这尊贵华美的轿——战车,是得胜的象征,或有人以此表明耶稣的身体,耶稣的降世为人的身体是神的工作(来10:5节)耶稣即藉此身体,成全了他的事功。此身体也可说是他的教会,因教会也称为教会。

4:母亲所戴的冠冕(3:11节)

此荣耀冠冕,原是在复活的日子,他母亲给他戴上的,说;“ 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诗2:6—17节)

但耶稣还有一个极荣耀的荆棘冠冕,是在他受死的日子,也是在舍命流血娶教会的日子,他的母亲——犹太教会——给他戴上的。他还有一个特别荣耀爱的冠冕,是他的真教会,属灵信徒给他戴上的。

他也自称这是他母亲说;“看哪,我的母亲...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母亲了”(太12:50节)。

每一个属灵的信徒,心中让耶稣为王,即显他戴了冠冕。每一个教会让耶稣居首位,即是给他戴了冠冕。并且每一时,每一事荣耀了主即是为主戴了冠冕。到他第二次再来时,要显为万王之王,天上地下,就要为他加冕。称他为天地的主宰。

十:美丽夺主的心(4:1—5:1)

——“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夺了我的心。”

本章是最美妙,最有滋味的一章,表现教会——或每一个信徒——如何令主满意,主如何喜爱教会。第一节言;“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在这三句话中已经表现教会在主的眼中价值。七节又说:“我的佳偶,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更见到教会在主的眼内是如何的满意。九节言“我妹子,我新妇,你夺了我的心。”更显出了教会在主心目中的地位与能力。

# 本章论信徒的成圣生活,且是冠军全成圣的生——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一个有成圣生活的信徒,就是夺主心的信徒。

(一):美丽夺了主的心(4:1—5节)

本处是以可见的肢体,表现属灵生命的美丽。“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甚美丽!”有

谁配作主的配偶呢?又有谁配为主的佳偶呢?更有谁在主眼里,看为甚美丽呢?——在本处只藉着首部与胸部,共言七种美丽即表现信徒的完全。美丽:所有美丽,都是恢复原人的美丽,是照神像所造,不是人可自夸的。于七章一至九节即信徒的全体无处不为主所悦了。

1:眼的美丽——鸽子眼是表明圣洁,和平,时刻仰望主。

报平安传喜信的传道人是教会的眼睛,为教会作守望人(赛52:8节),应当驯良如鸽子(太10:16节)能看透属灵的事。“眼在帕子内”是不外视,不乱视,独仰望主。

2:发的美丽——圣经有许多地方表明神注重信徒的头发:如“头发也都被数过了”(太10:30节)你们虽被人怨恨,然而“你们一根头发也必不损坏”(路21:18节)。信徒不易编发为装饰(提前2:9—10)圣经又用头发:

(1)表奉献圣别的表号——如参孙的长发,(拿细耳人)。

(2)为女人的荣耀——“女人有长头发乃是她的荣耀”(林前11:15节)。

# 此处主看信徒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羊群”是柔和,合群,可爱的。基列是:坚硬的意思。头是人的思想意志的发源处,人的思想意志等,理所当然坚强。

3:牙齿的美丽——信徒领受了属灵的粮食,当有属灵的牙齿,把食物嚼细。有人称传道人为牙齿,因为有多少幼稚信徒,如同小儿,应母亲嚼给他吃。如“群羊洗净”是称赞牙齿的洁而白。“个个都有双生”是指其能代小儿把食物嚼细,育养小儿。

4:嘴唇的美丽——“唇好像一条线”,唇红不但是美,而且是强壮的表现,“朱红线”是救恩的象征。“唇也秀美”因为信徒常有嘴唇的果子,即赞美感谢献给神。(来13:15节)。并常说主的救恩,当然他的嘴唇,是红而美的。

5:两太阳的美丽——是指两腮“在帕子内如同一块石榴”一个石榴分为两半块,即露出红子来,且子最多,表明生命的丰满。每一粒都红而甜,信徒的两太阳,常是于仰见主面时,因为惭愧,带着红色。或想起罪来,因为惭愧懊悔,带着红色。对主种种赞美,深觉不配,发出红色。不过这红色,是被帕子遮掩,只叫主见,不让人知。

6:颈项之美丽——4节颈项常是表明信心,因为主是头,我们是身体,身体与头是藉着颈项连起来,信徒与主,都全是靠着信心连合为一。这信心原是我们重要的兵器,保罗常称信心为盾牌(弗6:16节)。本处所说的颈项如藏军械的高台,其上悬挂一千盾牌,正是此意。

7:两乳之美丽:

——保罗曾经对哥林多教会的信徒说;我是用奶喂你们。奶是母亲的生命,母亲先将食物消化了,成了自已的血液,养育了自已的生命,再藉着爱心,从生命里流出来,方能乳养小儿,使小儿得着满足(赛66:11节),

“一对小鹿”可指信心与爱是并重的,是一样大小不可有轻重之别。

百合花中,耶稣原是“在百合花中牧放”(2:16节)。这正是表明信徒先在百合花中,受了耶稣的牧养,以后方能从个人的生命中流出灵奶来。

信徒如此美丽,怎能不夺了主的心呢?但这美丽都是在主内美丽,并无表面可夸之处。

(二):美德夺了主的心(4:6—14节)

1—5节是说明信徒的美丽,也就是灵命的完美。有了完美的生命,不能没有完美的生活。所以本处,接着说到信徒刑的生活完美,此完美生活真是夺了主的心。

1:有完全的跟随(4:6—9)

(1)主的目的(4:6节)主说“我要往没药山和乳香冈去”。没药是苦的,乳香是甜的,信徒的真喜乐的境界,就是主的圣山上表明的,也就是苦与甜的互相效力而成功的。主虽然今天在天上,却常与在没药山乳香冈度生活的信徒同在。信徒若不到这个圣山上,他的灵性生活不能高尚;若不到这圣山上,就不能与主相会。信徒到这圣山上须经过相当的时间“天起凉风,日影飞去的时候”回来——“天起凉风,日影飞去”可译为天破晓,阴影飞去,意思是:等到天破晓,阴影飞去的时候也正是耶稣再来之时(彼后1:19节)不到主再来时,不能免除没药之苦。

(2)信徒的跟随(4:8—9)

——要离开现在以为快乐的境界:8节如此重复地说,是恐怕新妇舍不得离开黎巴嫩,

北---黎巴嫩是白山之意,即是雪白的,圣经常称为佳美的山(申3:25节)为荣耀的黎巴嫩(赛35:2节),为满有香气的黎巴嫩(何14:6节)。也许有的信徒在灵道上达到了这种的境界——到达了黎巴嫩了。可惜,有的信徒在灵道上,或灵恩上稍有所得,往往即不肯再求进步,所以主请求新妇要起来同去。——要经过不怕苦难的境地:8节下,这是说到与主同去,不免有艰苦,但是与主同去,苦又何妨呢?按所经过之地的灵意说;

西--亚玛拿是:真理或自信与盟约之意,信徒必须在真理上有最深的经验,坚定了信心。

南--示尼耳是:军服铠甲之意,信徒从主,须穿上全副军装方能胜敌。

东--黑门山是:毁坏之意,——信徒必须洞察真理,而有信心,又穿上军服,并完全奉献,方可从主,毁灭仇敌。

——要经过各方面的境地:黎巴嫩在北境,亚玛拿在西境,示尼珥在南境,黑门在东境。这是表明我们跟从主,须经过各方面的境地。总之,我们信徒在灵道中,决不可以在现有的地步为满足;须跟从主往前走。如同亚伯拉罕东西南北观看(创13:14节)这样不至于有片面眼光而有怕偏误。主如此呼唤我们起来与他同去,可达到那更高的山,不仅可以遍视迦南美地,还可望天上的迦南。

2:有完全的信爱(4:9—11节)

本处所言新女夺了良人的心,最大原因就是颈项上一条金链,这是定婚时良所赠的。“金链”是比方信心,

圣经每以信心为火炼的精金(彼前1;7节),而且在本处特别称赞的是新妇的爱。“用眼一看...夺了我的心。”眼所传的就是爱情。“我的妹子,我的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见4:10—11节是指言语的甘美。所说如奶如密的话,都是从爱心发出来的。因为爱主所发感谢赞美的话,主以为甘美;因为爱人所发一切关于救恩真理的话,人以为甘美。

“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衣服常指人的品行说,所以衣服的香气是指由于信心与爱心一切的行事而言不能不夺主的心。

3:有完全的圣别(4:12节)

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是指信徒圣洁分别的生活,此园中有井,井中有泉,井中泉即是心园的深处;一切都是为主关锁封闭,再向着世俗。所以信徒真正的生活是:

(1)是分别归主的生活——惟属于主,将心园关锁,钥匙交在主手里。

(2)是超然的生活——入世而超世。

(3)是安静的生活——世事不能纷扰。

(4)是世人认识的生活——藏在基督里,世人不认识。

4:有完美的结果(4:13—14节)园内花果,共分四类;

(1)好吃的——可作食物。

(2)是好闻的——有香气。

(3)是好看的——悦人灵目。

(4)是好用的——有贵重的用处。

13—14节所言园中之花果,共有九种。是圣灵的果子(加5:22节)本处所言就是圣灵在心园中,彰显其能力的效果。

(三)美感夺了主的心(4:15—5:1)

第一处:美丽夺了主的心。是言其生命的丰盛,各方面显出美丽。

第二处:美德夺了主的心。是言其生活的高尚,处处令主喜悦。本处美感夺了主的心,是言其效果之佳美,极令主满意。

1:灵源处溢(4:15节)当日伊甸园的河流,不但“滋润那园子”,且是从那里“分为四道”,流往各处,此处所言园中的泉,虽是封闭的,外人不得侵占,但从此园内涌流而出,成为黎巴嫩的溪水,使旷野地得着滋润。表明心徒的心园,按精神上说;在基督里向着世界是关闭的;按着效果说,对于世界是极有感力,极有供献的。

2:香气宣扬(4:16节)园虽关闭,所发的香气,却是顺风而宣,宣扬于外,“北风”是凉的,喻艰苦逆境;“南风”是暧的,喻快乐顺境。信徒心园中发出的香气,正是逆境与顺境;艰苦与福乐互相效力所表发的。风——表灵风的能力,使信徒心园内,发出香气来。

3:园果供主(4:16—5:1节)

(1)新妇的供献(4:6节)这不但是把果子献给主,也是把园子献给主。原主进入自已的“园内”,吃“他佳美的果子”。是的,我一切都是主的,不但我所不的属于主,我自已也属于主。我与我一切所不的都是主的。

(2)主的接受(5:1)新妇将自已的心园,并果子都献给了主,主也说完全收纳,看为自已的。所以说;进了我的园...采了我的没药和香料。在这节中,主连连说了九个“我”字。这是表明完全看为自已所有,的确看为自已所有。不但自已来享用,也是带了朋友与新妇一同享用(1节下)。不但接受了新妇的供献,且是带着酒,奶与密来,共同享用。

实际我们所供给的是果子共同享用;但主另外又加有酒;奶与密;可见,我们共给不仅能主快乐,我们自已也不吃亏,更要丰丰富富地与主一同享用灵中的快乐。这样的生命与生活,怎能能不“夺了主的心”呢?十一:不见之主(5:2—16节)“我身睡卧,我心却醒”

信徒在灵道上能始终不懈,一直往前奔趋,本不容易。未免时而敬醒,时而打盹;时而进步,时而退后;时而灵极密切,时而灵交很平淡;时而与主很近,时而又与主很远。

——不过虽然打盹,仍然惊醒;虽是后退,依然前进;这些都是在灵道中追求进步的人常有的事。

本处正是表明似睡未睡的信徒,对于主的态度。

(一):对于耐心叩门的主(5:2—4节)这几节表明信徒因错过了接待主的机会,而有的后悔。

1:睡而未睡的态度(5:2节)

这正如耶稣被卖那夜,门徒在客西马尼“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太26:41节)。又保罗所说;“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罗7:22—25节)连聪明的童女,到主来时也是打盹睡着了(太25:5节)。不过虽然睡卧,心里未尝不明白(5:2节)“我身睡卧,我心却醒。”有多少人在灵道上疏懈时,他岂不明白吗?岂不自已不该困睡懈怠吗?“我心却醒”表明他在道中,心灵里仍是清楚的觉悟。是神的恩,主的爱,并未收回,因她心中仍然醒悟。

2:主来叩门的请求(5:2)

(1)主的声音——“这是我的良人的声音”,我身虽睡,心灵中仍能听见主的声音,能分辨是主的声音,不过未能像童子撒母耳一听见主的声音,立即起来。主的声音,每藉圣灵感动,或是苦难,或是良心,更有时是直接的。

(2)主的称呼——此时信徒虽睡,主喜爱她的心却毫未改变,所以用最亲爱的称呼说;“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这四种称呼,每一种都表现了最满意的爱情。

(3)主的请求——即来叩我的心门说;“求你给我开门”,主来“求”我,不是吩付我,主对于我是何等体

恤眷爱。

(4)主的形状——5:2下;爱我的主曾为我经过了痛苦的夜间,曾为我头上流出血汗。这位爱我最深的主,夜间在外为我受了痛苦,头发都被夜露滴湿,在门外用最亲爱沉痛的声音叩门说;“我的佳偶...求你给我开门...我的头满了露水。”哦!哪有一个为妻子的,听见她的良人如此叩门,还不急速开门呢?我们曾经待何人像这样不情?这样忍心呢?可怜信徒对于主竟常硬着心,令其许久站在门外。

3:迟延不开的原因(5:3节)

岂有此理啊!良人在外叩门,怎能推辞不开呢?此时新妇谅来并非不原意为良人开门,只因胜不过自已的怠惰软弱,即消极地推辞说;“我怎能...我怎能...”这是信徒常用的口气,说;“我没有工夫,...我没有力量。”等语,虽不直接推辞,却已令主最伤心了,可惜此心门必须个人自已开,因门闩或钥匙都在里边,无人可以代替。此时新妇因自已的懈怠,竟怠慢了主,真是可惜。

4:门孔探手之爱感(5:4);心门虽已关闭,幸而尚有门孔,因为“心尚未睡”,灵中仍有孔可以透入。所以主“从门孔里,伸进手来”。主手中原有开人心门的钥匙(启3:7节),他能开人心窍,使人觉得自已的失败。新妇迟延不开门,主仍耐心自已伸进手来,这事不能不令新妇受感,所以说;“我便因他动了心。”(二)对于转身而别的主(5:5—9)主之所以转身而别,并非待新妇不情,或忍耐不够;乃是使新妇心灵中,藉着追悔惭愧,受更深的感动。

1:起而开门手滴没药(5:5节)此没药是由主而来,以主由门缝中伸进手来开门,他手所开之处,都有恩典随着,手虽撒回,恩典仍留;新妇开门时,手触到了主手开门之处,随即沾了主的恩惠。此没药汁是为新妇所备。信徒几时起来为主开门,几时也就有信爱发出,如同没药汁滴在门闩上,使心门极易开启。2:开门以后不见良人(5:6节)所不幸者,是开门以后,良人已转身而去。但心灵中对于良人的关糸,并未改变,我的良人虽已转身而去,然而仍是“我的良人”。此时,想起良人所说的话来,觉得神不守舍。“我的妹子,我的佳偶,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蒙良人如此称呼,怎能当得起呢?更是良人所说;“头满夜露”等语,良人不知为我受了多少劳碌痛苦,我竟如此怠慢他,真是惭愧无地。

3:起而寻找竟寻不见(5:6节)此时,虽不见良人,却不再到床上去睡了。遂即起而寻找,起而呼叫。主虽然应许我们;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何以此时“我寻找他,竟寻不见,我呼叫他,却不回答呢?”失去机会的后悔也可奈何的。

4:守城巡罗横加虐待(5:7节);守城的巡逻,当然是指教会的不懂属灵的负责人或老信徒。见了新妇夜间在街上行走,殊属不规巡逻者竟将其打伤,守城者又将其披肩夺去。——披肩或译面帕。披肩是犹太妇女出门时,用以遮蔽头面及上身的围巾。夺去披肩为极大的羞辱。

教会的新信徒,于听道后悔改时,或有热情过急,或有不适度的态度。虽然态度不宜,其心是可嘉的。负责人或老信徒,自以为是竟显出种种不情的对待,夺去面帕即彰显她的羞辱,失去了她的体面。这是教会中的不懂属灵的人,不会体恤安慰受伤的信徒,只会伤人,打人,侮辱人,论断人。

5:托人找寻因爱成病(5:8—9)巡逻的守城的靠不住,即问为新妇伴女的耶路撒冷众童女,但也未能有相当的邦助。 5:9节此时在自已的一方面的方法都用尽了,呼之有答,寻之不见,思爱之心,不容或已,遂因思爱而成病。人寻求主的诚切,几时到“思爱成病”的地步,几时主也必为他所遇,他的病也就立时痊愈了。思爱成病;他的病就痊愈了,奇妙。

(三)对于寻而未见之主(5:9—16节)本处论到新妇虽一时不见良人,但其良人之心,有加无已,在其答复众童女之言,藉一金像的华耀,表明主是何等的可爱。

1:论到色彩——白而且红,白而且红是美观的色彩,这是指耶稣灵性的本色。

白色是指公义圣洁,一尘不染(来7:26节);红是指其慈爱怜恤,肯为人牺牲,死于十字架。

白是指其神性中的光明正直;红是论其人性的忠诚信实(亚当为红人)。

白色其对于信徒是如何可爱;红色对于敌人如何严厉。这二色合起来,正是表明他如何为人流血,洗净我们的罪,使我们有分于他那圣洁的性情——红与白。

2:论其首部——“他的头像至精的金子”基督的头就是“神”(林前11:3节)。全能的神是我们的金银(伯22:25节)。所以他的头像金子,神一切的丰富,都在他里面(西2:9节)他的头是指着他的权柄能力。正如尼布甲尼撒是金像的头,这头表明他的权能胜于全国。

“他的发厚密累垂,黑如乌鸦”——圣经有时说他的头发是白的(启1:14节),是指为永在的主。本处说黑如乌鸦,是指其健壮活泼。“眼如溪水旁的鸽子眼”——是贞洁良善之意;“水旁”是洗净之意;“奶洗”是白嫩之意。“两腮如香花畦”腮是面部突起之处,如香花畦,喻悦目可爱之意。

3:论其手脚——14节“金管”或译“金戒指”,在金戒指上镶嵌水苍玉是极贵的宝石,这个戒指是多美观,多有价值,

“手”是表明工作,表明给人或从人接受。

主的手上有镶水苍玉的戒指,表明他的工作能力,与施予的能价值。“腿好象白玉石柱,安在精金座上。”如白玉石柱的腿,所安精金的座,当然是指脚说的。——腿安在脚上,如白玉柱安在精金座上。

# 尼布甲尼撒所见的大像,头虽是金的,脚却是半铁半泥;上重下轻,站立不稳,正是表明他的国权的靠不住。那么在本处表明基督的像,头与脚都是金的,是坚固不摇,坚强有力(诗68:23—24)。

4:论其心肠——5:14“他的身体如同雕刻的象牙,周围镶嵌宝石。”“身体”二字与第四节“因他动了心”的“心”字,原文是一个字。英文译“腹”也可译“心肠”。这个字在圣经他处译为“心肠”(赛63:15节)(耶31:20节)。是指主的慈爱怜悯,对于我们极其贵。

如象牙镶上蓝宝石;“象牙”指光润而宝贵;“蓝”是属天的色彩。“宝石”是它本身的价值;那也就是说;主的心肠对于我们,真如光润的象牙,显有属天的价值。

5:论到言语—— 5:13节下;还有16节“他的口极其甘甜”这两节合起来,即表明主的言语是苦而甜的。他的嘴像百合花,是言其品是甜的;又说滴下没药汁,是论到其口是苦——主的话能令人知罪恨罪,心如刀扎,实在是苦的。但主的话比密更甜,叫人吃了还爱吃。凡伤心忧苦的人,一听主的话,可立时得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