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探究汉字部首的变化

探究汉字部首的变化

探究汉字部首的变化

文学院 2011级汉语言文字学李林青

摘要:从许慎《说文解字》到现代《新华字典》,汉字部首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演变,由最初的540部到现在的201部,这其中的简化依据大致分为三类,有形近而合,有义近而合,还有一部分则因为从简原则而消失。通过这些分类来探讨和推进汉字部首的简化和科学性。

关键词:汉字;部首;说文;新华字典

引言

在中华文明的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汉字的发展演变史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东汉的经学家、文字学家许慎编撰《说文解字》,将汉字置于一个以形系联的体系之中,因此《说文》也成为我国语言史上第一部分析字形、说解字义、辨识声读的字典。《说文》首创的汉字部首排检法,通过对小篆形体结构的分析归纳,以540部首统领9353个汉字。其部首分部,直至今天,基本上仍被采用,只是在分部上因语言文字发展变化,有所改进。汉字以形体为主,按形体分部首来分类,这个由许慎始创的分类原则,至今仍被保留使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而中国第一本按汉语拼音音序排列的小型字典《新华字典》,它的部首编排仍旧是建立在《说文》部首的基础之上,只是《新华字典》以简化楷体为分析对象,根据简化楷体实际据形归部,因此在《说文》的540部上进行了一定量的部首归并,将部首简化为201部。《新华字典》也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第一部以白话释义、用白话举例的字典,也是迄今最有影响、最权威的一部小型汉语字典,堪称汉语语文辞书的典范。

所以为了进一步的研究汉语言文字发展的历史,本文将对汉字形体中最重要的分支——部首传承的历史,通过古今两部最重要,应用最广泛的字典——《说文》和《新华字典》的对比探究部首归并原则,以期对汉字发展史贡献微薄的力量。

一、在与《说文》进行对比以后,现将《新华字典》精简部首的依据归为以下几类:

(一)形近而合,此类部首因为早期篆书书写其形体相近,因此在后

来的部首发展中合为一类。这一类部首合并以后,都是取其中笔画数较少的作为《新华字典》的部首,而省略了《说文解字》中笔画繁复的部首。

王,王(篆书)。《说文》解释为:“王,天下所歸往也。”

玉,玉(篆书)。《说文》解释为:“玉,石之美。”

玨,珏(篆书)。《说文》解释为:“二玉相合爲一珏。”

《新华字典》将这三个部首合并为“王”部,在现代汉字中以“王”为部首的汉字多数包含“玉”的意思,或者跟“玉”相关。例如:玎,形容玉石等撞击的声音。玒,一种玉。玖,一种像玉的浅黑色石头。

日,日(篆书)。《说文》解释为:“實也。太陽之精不虧。”

旦,旦(篆书)。《说文》解释为:“明也。从日見一上。”

《新华字典》将“旦”归入“日”部,首先只两部形近,其次也是遵循部首归并的从简原则。“日”本身是组成“旦”的一部分,且从《说文》对“旦”的注释可以看出,“旦”也与“日”义相关,所以将两部合二为一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夕,夕(篆书)。《说文》解释为:“莫也。从月半見。”

多,多(篆书)。《说文》解释为:“重也。从重夕。夕者,相繹也,故爲多。重夕爲多,重日爲曡。”

《新华字典》将“多”部省去,归入“夕”部所辖字。由于“多”也是由“夕”组成,按照从简原则,它们也可以归为一类。

在《说文》里有很多部首因为形体相近而在汉字发展演变过程中被简化合而为一的还有:

匕(匕)比(比)北(北);

尸(尸)履(履)尾(尾);

卩(卩)印(印)

(二)义近而合,此类部首因为其所包含的主要意义相近,《新华字典》在部首归类时,将其合并。这些部首所代表的意义几乎完全相同,因此从经济角度考虑也可将这些部首相合,取比划较少的部首作为代表。

屮,屮(篆书)。《说文》解释为:“屮,艸木初生也。象丨出形,有枝莖也。古文或以爲艸字。”

艸,艸(篆书)。《说文》解释为:“艸,百芔也。从二屮。凡艸之屬皆从艸。”

茻,茻(篆书)。《说文》解释为:“茻,眾艸也。从四屮。凡茻之屬皆从茻。”

以上三个部首都含有“百草”义,所以将其归并为“艹”部。这三个部首所辖的字都含有草本植物的意义。

半,半(篆书)。《说文》解释为:“半,物中分也。从八从牛。牛爲物大,可以分也。”

牛,牛(篆书)。《说文》解释为:“牛,大牲也。”

犛,犛(篆书)。《说文》解释为:“犛,西南夷長髦牛也。”

告,告(篆书)。《说文》解释为:“告,牛觸人,角箸橫木,所以告人也。”

以上四个部首都含有“牛”义,因此归并为“牛”部。在这里“半”字的归并又是例外,这个字从结构来看它是个独体字,因此《新华字典》并未将它归为“牛”部,而是将其归为“、”部,虽然这是从简考虑,但是我认为《新华字典》为“半”另找部首,忽视了部首代表汉字意义范畴的的作用,这种归并有失妥当。

口,口(篆书)。《说文》解释为:“口,人所以言食也。象形。

凵,凵(篆书)。《说文》解释为:“凵,張口也。象形。”

吅,吅(篆书)。《说文》解释为:“吅,驚嘑也。从二口。”

哭,哭(篆书)。《说文》解释为:“哭,哀聲也。从吅,獄省聲。”

以上四个部首,都含有“口”义,因而归并为“口”部。

辵,辵(篆书)。《说文》解释为:“辵,乍行乍止也。从彳从止。”

彳,彳(篆书)。《说文》解释为:“彳,小步也。象人脛三屬相連也。”

上面两个部首都有“行走”义,但是在长期的使用过程中,“辵”部使用频率低,逐渐消失,所以都用“彳”部替代。

足,足(篆书)。《说文》解释为:“足,人之足也。在下。从止、口。”

疋,疋(篆书)。《说文》解释为:“疋,足也。上象腓腸,下从止。”

上面两个部首都含有“足”义,“疋”在使用过程中消失,以“足”部替代。

采用义近而合这种原则归并的部首还有:

言(言)誩(誩)爪(爪)丮(丮)

臤(臤)臣(臣)殳(殳)殺(殺)

冎(冎)骨(骨)丯(丯)耒(耒)

林(林)木(木)米(米)毇(毇)

瓜(瓜)瓠(瓠)宀(宀)宮(宮)

衣(衣)裘(裘)毛(毛)毳(毳)

見(見)覞(覞)鹿(鹿)麤(麤)

大(大)亦(亦)兔(兔)萈(萈)

立(立)竝(竝)心(心)惢(惢)

素(素)絲(丝)土(土)垚(垚)

力(力)劦(劦)羊(羊)羴(羴)

刀(刀)刃(刃)

虍(虍)虎(虎)虤(虤)瞿(瞿)雔(雔)雥(雥)儿(儿)兄(兄)皃(皃)鬼(鬼)甶(甶)嵬(嵬)山(山)屾(屾)屵(屵);弓(弓)弜(弜)弦(弦)虫(虫)虫虫(虫虫)蟲(蟲)

禾(禾)秝(秝)黍(黍)香(香)

火(火)炎(炎)焱(焱)炙(炙)赤(赤)

堇(堇)里(里)田(田)畕(畕)黃(黃)男(男)

水(水)沝(沝)瀕(瀕)く(く)巜(巜)川(川)

泉(泉)永(永)

( 三 )已经消失的部首,这类消失的部首,它们所代表的意义,一部分因为所表示的意义逐渐消失而随之消失,另一部分形体较繁琐的部首则遵从简化原则,变为简单部首所领属的字。

1、因简化归入简单部首而消失

青归入月雲归入雨

凶归入凵癸归入癶

从归入人臥归入臣

易归入日幸归入土

奢归入大辰归入厂

珡归入王兮归入八

燕归入灬舜归入爫

鼓归入支思归入心

鼎归入目旨、能归入匕

麻、庚归入广放、教归入攵

筋、箕归入 冃、网归入冂

豈、豊归入豆号、邑、呂归入口

它、寅、宁归入宀亼、會、倉归入人

象、色、危归入

甲、申、且、曲归入丨喜、壴、壺、壹归入士

夭、先、勿、后、盾、爻、卯、卮、囟、丸、用、舛、乃、丹、重、午、壬、卵归入丿

亏、丌、丂、卅、左、死、巫、可、面、丏、去、井、嗇、來、丑、朿、帀、

東、而、不、夫、克、丁、巴、亞、豕、民、有、束、未、戌、戊归入一高、京、亯、畗、弟、齊、之、巿、玄、交、率、亢、亥、亡、辛归入丶2、因为所表示的意义消失而消失

禸、辡、甾、叕、幵、皀、尗、五、六、七、九、二、四、囪、氐、戉、彣、髟、冄、彑、囧、夲、夰

二、对《说文》和《新华字典》部首的认识

《说文》把9353个字划归540部,平均每部辖字17.3个,实际上各部所辖字数量悬殊。1—9个字的小部402个,占部首总数的74.4%.其中l一3个字的小部296个,占54.8%;10—79字的中部106个,80字以上的大部32个.其中100字以上的特大部25个,中部和大部加起来约占部首总数的1/4。121这种小部占优势的分布格局也是由于许慎按字形归纳部首而形成的。①通过对《说文》部首探究,我们可以发现虽然《说文》首创了部首编排法,但是其部首的创立仍有许多问题:第一,许慎的一些观点反映了封建统治的立场。许慎在《说文解字?叙》里说:“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既然是要维护封建统治,那么许慎在分析某些字体时,也必然包含了较为浓厚封建色彩的观点。

第二,科学的局限性。《说文》的语言资料来源于周秦文献,当时并未发现甲骨文,因此由于见闻的限制,所以许慎对某些字形、字义的分析难免有遗漏和缺误。

第三,归纳方法的缺陷。《说文》的“重文”是许慎归纳汉字的重要原则。但许慎所列举的重文很不完全,有的重文被列为了正篆。

第四,编排体制的紊乱。许慎首创部首编排法对后世字典辞书的编纂有巨大影响。但《说文解字》本身的编排并不严谨,没有彻底贯彻“据形系联”的原则。

相比之下,在经过几千年的汉字演变发展以后,《新华字典》根据科学简化的原则将540部首简化为201部,更有利于部首的传承,也更利于字典的普及,虽其中个别部首归并有待商榷,但是总体来说,确实更具科学性,特别是作为当代中小学生普遍使用的工具书,《新华字典》简化了的部首能更加科学、简捷地帮助中小学生识字解词。

三、对《新华字典》检字部首的一些建议

①姬娜《析<说文解字>部首的归纳原则》新疆石油教育学院学报,2004年03期第67-70页。

汉字作为表意文字发展至今迄今为止连续使用时间最长的主要文字,也是上古时期各大文字体系中唯一传承至今的文字,具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这与汉字造字之初就把其意义与形体密切相联不无关系。那么作为汉字发展强有力的支撑,我们应该保留汉字形体中代表其核心意义的形体,部首就是最要的。因此,在进行部首归并时,《新华字典》虽然因为简化和经济等原则为一些独体字的另外创设了起笔的部首,但是这却削减了部首表示汉字意义的作用,这将不利于我们对汉字这种表意文字的研究,也不利于汉字文化意义的传承。2009年2月,由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汉字部首表》和《GB13000.1字符集汉字部首归部规范》,《汉字部首表》规定主部首201个,附形部首99个。②这就对现代汉语字典词典中部首的数目有了统一规定,方便了人们查字。但是,部首的问题仍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所以,希望未来字书在进行部首归并时能更加科学,在汉字中保留更多的中华传统文化意义。

参考文献:

〔1〕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成都:成都古籍书店,1981.

②滕金丽《由“月”部字管窥汉字部首的变化》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6期,第132-135页。

〔2〕陆宗达.说文解字通论〔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1.

〔3〕唐兰.古文字学导论〔M〕.济南:齐鲁书社出版,1981.

〔4〕(汉)许慎撰,(宋)徐铉校定.说文解字(附检字)〔M〕.北京:中华书局影印.

〔5〕左民安,王尽忠.细说汉字部首〔M〕.北京:九州出版社,2005.

〔6〕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新华字典〔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