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THE VOID-DramaCDラブラブラメント学园(波多野和俊、羽多野涉、

THE VOID-DramaCDラブラブラメント学园(波多野和俊、羽多野涉、

【11/26新作在線翻譯】Lamento-BEYOND THE VOID-DramaCDラブラブラメント学園(波多野和俊、羽多野涉、森川智之、乃村健次、水島大宙、安元洋贵、大川透、中原茂、笹沼尭羅)

=V= MJ就是用来扒的,谁叫这年头流行裸奔囧

柯诺艾コノエ CV:波多野和俊

阿萨托アサト CV:春野風 (羽多野涉)

莱伊ライCV:森川智之

巴尔德バルド CV:舞幸運 (乃村健次)

托奇诺トキノ CV:木島宇太 (水島大宙)

拉泽尔ラゼル CV:犬野忠輔 (安元洋贵)

卡尔茨カルツ CV:小次郎 (大川透)

贝尔格ヴェルグ CV:オイリーはな (花田光)

弗劳德フラウド CV:笹沼晃 (已改名为笹沼尭羅)

修伊シュイ CV:中原茂

利克斯リークス CV:片岡大二郎 (松本保典)

Track01

LOVELOVE LAMENTO学园

柯诺艾:我是柯诺艾,刚进入火楼学园的一年级学生,对将要开始的学园生活充满了不安和期待。青梅竹马的阿萨托和托奇诺也和我在同一个班级里。

托奇诺:我是托奇诺,能和大家在同一个班级里,我也感到非常幸运。

阿萨托:我是阿萨托,能和柯诺艾在同一个班级里,我很高兴。

托奇诺:对了,你们听说了吗?刹罗学园的学生会长莱伊好像也转到我们学校了哦。

阿萨托:嗯,好像编入了二年级。

托奇诺:听说好像还有有趣的三年级前辈和有点不同寻常的老师呢。

阿萨托:诶,是什么样的人呢。

柯诺艾:充满梦想的学园生活,到底是些什么样的前辈和老师们呢,好期待啊!

柯诺艾:期待的社团劝诱,心跳不已的梦想。

柯诺艾:今天的课就到此结束了吗。

阿萨托:一直坐在椅子上很累呢。

托奇诺:喂——柯诺艾,阿萨托!

柯诺艾:啊,托奇诺。

阿萨托:怎么了?

托奇诺:我说,你们下课后打算做什么?

柯诺艾:没什么特别要做的事情。

阿萨托:我也是。

托奇诺:那么一起去参观社团吧?

阿萨托&柯诺艾:参观社团?

托奇诺:嗯,我打算参加社团,所以想四处看看。

柯诺艾:原来如此。

托奇诺:你们有想过参加社团吗?

柯诺艾:目前还没考虑过。

阿萨托:我也是。

托奇诺:是吗,那么一起去看看吧。

阿萨托:柯诺艾打算怎么办?

柯诺艾:听上去挺有趣的,我也想去看看。

托奇诺:好,那一起去吧。

阿萨托&柯诺艾:嗯。

阿萨托:话说,能参观的社团在哪里?

托奇诺:我听说体育馆后面有很多社团的活动室。

柯诺艾:那应该就在那扇门对面了吧。哇!

贝尔格:哦。

柯诺艾:怎么回事,门突然间……

贝尔格:怎么了?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

阿萨托:喂,你快向柯诺艾道歉!

贝尔格:嗯?好矮小的家伙啊。你是一年级的吗?

柯诺艾:我不是小矮子,是你太高大了!

贝尔格:哦,真敢说。

柯诺艾:啰嗦!你是几年级的?

贝尔格:我?三年级的贝尔格。

阿萨托:三年级,也就是前辈咯。

贝尔格:算是吧。

托奇诺:但是…总觉得…有点怪呢。

阿萨托:嗯。

柯诺艾:这个人为什么穿着腹肌全露的校服?

阿萨托:不知道,很热吗?

贝尔格:怎么,你们都对本大爷看呆了吗?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阿萨托:柯诺艾,这个人很奇怪。

柯诺艾:看上去是个怪人。

托奇诺:一看就知道。

贝尔格:一年级的小鬼们干嘛在这里瞎转悠?

托奇诺:那、那个,我们想参观社团。

贝尔格:哦~那么到本大爷的社团来看看吧。

柯诺艾:诶,前辈的社团?

贝尔格:嗯,因为有本大爷亲自出马担当部长,所以非常地有趣哦。

阿萨托:是吗?

贝尔格:嗯,有趣到让你不想离开,无法停止。

托奇诺:是、是吗?

贝尔格:嗯,只要做过一次就能让你沉迷到连睡觉也忘记的地步。做过这个之后,就会让你觉得没有它,你就活不下去。让你气血冲头,销魂的快感。

托奇诺:好、好厉害啊。

柯诺艾:但是觉得好像很危险呢……

阿萨托:能让人快乐到那种地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柯诺艾:既然是学生社团,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托奇诺:嗯……啊,我有听说过,一直跑步的话会觉得很舒服呢。

柯诺艾:是叫runner's什么什么的吗?

阿萨托:那么就是马拉松咯?田径部吗?

托奇诺:但是从前辈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应该是格斗类的吧?

柯诺艾:嗯,肌肉很厉害。

阿萨托:柔道或者摔跤吗?

贝尔格:喂,你们别在那里嘟嘟囔囔的,来试试看吧。

托奇诺:啊,但是…我体力不太好…

柯诺艾:阿萨托对格斗很在行吧?去试试看怎么样?

阿萨托:那么,我就试试。

贝尔格:哦,眼神不错,很好,我来当你的对手,把手伸出来。

阿萨托:诶,现在就实战吗?

贝尔格:很好,开始了哦。可别掉了哦。

柯诺艾:什么?

阿萨托:这是什么?

贝尔格:喂!掉了吧!不准打翻它!

柯诺艾:这是……黑白的石头?

托奇诺:那个……前辈?

贝尔格:什么?!

托奇诺:这个不是围棋的棋子吗?

贝尔格:嗯,是啊。

柯诺艾: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在这里?

贝尔格:啊?你说什么啊!当然是用来打的啊!

托奇诺:把棋子扔出去吗?

贝尔格:你们是笨蛋啊!连围棋都不知道吗!

柯诺艾&托奇诺:诶?!

柯诺艾:围、围棋?

托奇诺:和印象完全不符。

阿萨托:柯诺艾,围棋是一种格斗技巧吗?

柯诺艾:不是吧。

贝尔格:你在说什么啊。围棋,说它是脑力的格斗一点也不夸张,开始下棋后,脑子里不断涌出多巴胺,让人难以忍受啊!不能理解这种快乐的人,果然还只是个小鬼啊。

柯诺艾:不,的确,喜欢的人会很喜欢甚至沉迷于此……

托奇诺:这个和一般的围棋不一样吧?

柯诺艾:别说一般的围棋部了,有这种前辈当部长的围棋部……

阿萨托:柯诺艾,去别的社团吧。

柯诺艾:说的也是呢,托奇诺也去别的吧?

托奇诺:嗯,的确。

贝尔格:喂,你们打算怎么办?社团活动室里有围棋盘。

托奇诺:那、那个,前辈!我们还是打算去别的社团看看。

阿萨托:这个还给你。给。

贝尔格:喂,别突然间就扔给我啊!啊!棋子都散了一地!

托奇诺:柯诺艾,趁现在!

柯诺艾:我、我们先告辞了!

阿萨托&托奇诺:告辞了!

贝尔格:喂!给我等一下!把棋子给我捡起来!

阿萨托:真是个奇怪的前辈呢,柯诺艾。

柯诺艾:嗯。

托奇诺:打起精神来,我们去下一个吧。

柯诺艾:说的也是。

阿萨托:柯诺艾,那个是什么?

柯诺艾:嗯?那把巨大的伞是什么?

托奇诺:伞下面有红色的地毯,为什么内院里有这种东西?

阿萨托:有人在那里正坐着。

柯诺艾:嗯,血红的头发呢。

阿萨托:真显眼。

托奇诺:难道那个人也是前辈?

柯诺艾:谁知道。

托奇诺:但是,让人觉得很帅呢,好像玩乐队的人。

柯诺艾:嗯,的确有这种感觉。

阿萨托:但是为什么他在这里正坐呢?

拉泽尔:你们在那里说什么?

柯诺艾:啊,看向这里了!

拉泽尔:在人背后窃窃私语,一点都不美丽。

柯诺艾:对、对不起……

托奇诺:非常抱歉。

拉泽尔:到这里来坐下。

托奇诺:他生气了,柯诺艾。

柯诺艾:嗯……

阿萨托:没办法了。

柯诺艾:对不起。

阿萨托:对不起。

拉泽尔:你们不用那么害怕。

柯诺艾:嗯、嗯!对不起。

拉泽尔:我不是会为那种事而生气的人,只是想和你们说说话。

托奇诺:太好了。

拉泽尔:你们叫什么?

柯诺艾:我是一年级的柯诺艾。他同是一年级的————

阿萨托:阿萨托。

托奇诺:我是托奇诺。

拉泽尔:我是三年级的拉泽尔。请允许我在这里重新问一次,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阿萨托:我们在参观各种社团。

拉泽尔:哦,是吗。那么也来看看我所带领的社团吧。

托奇诺:前辈的社团?

柯诺艾:是现代音乐社团吗?

拉泽尔:嗯?不是那种东西。

托奇诺:诶,拉泽尔前辈不是玩乐队的吗?

拉泽尔:乐队?我对那种无聊的东西不感兴趣。

托奇诺:但是前辈的头发是红色的,长得又帅,总觉得很像视觉系乐队的————

拉泽尔:仅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是很失礼的,还真是些不懂规矩的家伙,到我的茶道社团里学习一下礼仪吧。

柯诺艾:对、对不起。!茶、茶道?!

托奇诺:前辈是茶道社团的吗?

拉泽尔:嗯,是的。

阿萨托:骗人的吧,怎么可能。

拉泽尔:你说什么?看看我的周围。

柯诺艾:周围?

托奇诺:巨大的伞和红色的红毛毡,这是露天喝茶时用的。

拉泽尔:你说的没错。如果感兴趣的话,我给你泡上一杯茶?

阿萨托:开玩笑的吧?

托奇诺:就、就是嘛,和印象实在是差太远了。

柯诺艾:请你不要看我们是一年级的就拿我们开玩笑。

拉泽尔:你们————

托奇诺:糟了,前辈生气了!

拉泽尔:哼,这种低水平的东西无法动摇我的情绪。所谓的愤怒,是退散与之相等甚至比它更厉害的东西时涌现出来的。尚不成熟的你们所说的话,对我来说如同儿戏。

柯诺艾:我们的确也有做错的地方,但是也没有你这么说话的吧?

拉泽尔:茶道的训练锻炼的是身心,将一切都一视同仁的平静心灵,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呵呵,为别人而搅乱自己的感情,太嫩了。茶道对你们这些小孩子来说正好呢。

柯诺艾:我们不是小孩子!

拉泽尔:这种方面果然还是小孩呢。喝点茶,平静下来。需要来点茶点吗?

托奇诺:柯诺艾,别闹了。他只是拿你开玩笑的。

阿萨托:你生气的话,就正中对方的下怀了。

柯诺艾:说、说得也是。

阿萨托:很抱歉,我们和前辈看来不是很合。

拉泽尔:哦?是吗,那还真是遗憾啊。

柯诺艾:对不起,我们再去看看别的社团。

拉泽尔:呵,改变主意的时候过来也可以,我会给你泡上一杯好茶的。

柯诺艾:走吧,阿萨托,托奇诺。

阿萨托:嗯。

托奇诺:嗯,我们先告辞了。

柯诺艾:搞什么啊,从刚才开始净遇到些奇怪的人。

托奇诺:的、的确如此呢。

柯诺艾:难道就没有些正常又有趣的社团吗?

弗劳德:你是在叫我吗?

柯诺艾&托奇诺:哇————!!

弗劳德:呵呵,真让我高兴,你们如此欢迎我。

托奇诺: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柯诺艾:绿、绿色?!

弗劳德:呵呵,今天天气很好呢,看来会发生有趣的事情哦,小猫咪~

柯诺艾:哇!别靠过来!

阿萨托:你在干什么!不准碰柯诺艾!

弗劳德:我吗?我是弗劳德,是这里的三年级学生哦。

托奇诺:诶,三年级学生?

阿萨托:又是前辈。

柯诺艾:这个学校里就没有些正经的前辈吗?

阿萨托:看来是这样呢。

托奇诺:那、那个,弗劳德前辈。

弗劳德:怎么了?

托奇诺:那、那个,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弗劳德:你在说什么啊,快乐的事情,有趣的事情,愉快的事情,呼唤我的人不是你们吗?阿萨托:我不记得有呼唤过你。

弗劳德:这种态度真不错~一脸冷漠的你心底到底在想些什么呢?哇——心头怦怦直跳!呵呵呵呵————

柯诺艾:搞什么啊,完全没在听别人说话。

阿萨托:而且穿得好恶心,像虫子一样。

柯诺艾:话说为什么要带着面罩?还是有角的!

托奇诺:而且还是鲜艳的紧身衣!

阿萨托:所谓的捆缚?

托奇诺:为什么要穿着那样的衣服到学校里来?

柯诺艾:他脑子是不是有点奇怪?

阿萨托:我觉得他全都很奇怪。

弗劳德:嗯————真好,真好,再多骂我,蔑视我,贬低我吧,自己能成为别人的话题真是太棒了!哈哈哈哈。

托奇诺:柯诺艾,那个人很高兴啊。

柯诺艾:太恶心了。

阿萨托:知道自己被当做笨蛋还如此高兴,太奇怪了。

托奇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萨托:喂,角那里好像有写着点什么。

柯诺艾:啊,真的,是什么呢?

托奇诺:嗯……上面写着“搞笑研究会用品”。

柯诺艾:搞笑?有那种社团吗?

托奇诺:我怎么知道,但是上面的确是这么写的,或许有的吧。

阿萨托:所以他才打扮得那么奇怪吗?

柯诺艾:但是丝毫不有趣。

托奇诺:简直就是让人感到恶心,好冷啊。

阿萨托:他一个人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柯诺艾:看来很不妙啊。

阿萨托:从各方面来考虑,他都不像是个正经的人。

柯诺艾:不想和他牵扯上吧?

托奇诺:还是从这里逃走比较好吧?

柯诺艾&阿萨托:嗯。

弗劳德:来吧,你们……和我一起做快乐的事情吧……

柯诺艾:准备好,快逃!

弗劳德:我会给你们准备好完美的衣服哦。哎呀哎呀,被他们逃走了。没有观众的艺人,没有比这更凄惨更滑稽的情形了。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柯诺艾:看来我们顺利逃出来了呢。

托奇诺:嗯。他没有跟过来。

阿萨托:不过,还真的都是怪人呢。

柯诺艾:的确,我们学校没事吧?

托奇诺:说的也是啊。

柯诺艾:别参观社团了,回家吧?

托奇诺:你说的也有道理。

卡尔茨:你们怎么了?一脸失望的样子。

托奇诺:啊,卡尔茨老师。

阿萨托:是谁?

托奇诺:三年级的班主任,卡尔茨老师。

柯诺艾:你好。

阿萨托:从没见过的老师呢。

卡尔茨:因为我和一年级的学生几乎是没有交集的。

柯诺艾:那个,三年级的班主任,也就是说……

托奇诺:贝尔格前辈,拉泽尔前辈,还有弗劳德前辈的……

卡尔茨:嗯。他们是我的学生。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柯诺艾:不、没什么,既然是那几位前辈的班主任……

卡尔茨:他们又做了什么吗?

托奇诺:与其说是做了什么……该怎么说呢……

阿萨托:太乱来了。

柯诺艾:因为总碰到些奇怪的前辈,所以我们正感到很困扰。

卡尔茨:是吗,对不起,都怪我的指导无方,居然给你们一年级的学生都带来了麻烦。

柯诺艾:不不!我觉得老师没必要道歉!

托奇诺:对、对!那些前辈们从最开始就没怎么听我们说话。

阿萨托:我觉得他们是本来脑子就很奇怪。

卡尔茨:的确,他们是无可救药的学生,尽管如此,我还是努力着想为他们做点什么,果然我的努力还是白费了吗。

托奇诺:卡尔茨老师,请你不要那么沮丧啊!

卡尔茨:我不需要鼓励的话语,这就是我能力的极限。一直都是这样,我的力量不过如此而已,即使怀抱着小小的希望,也总是被现实所摧毁。我心中有着反抗命运的力量,不,可是我本身却只是个毫无力量的人而已。

柯诺艾:怎么办,老师好像非常地沮丧。

阿萨托:明明是老师,还真是靠不住呢。

托奇诺:阿萨托,说这种话出来,卡尔茨老师岂不是很可怜!

柯诺艾:唉,我渐渐开始觉得参加社团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修伊:哎呀,大家好像很愉快呢。

柯诺艾:啊,爸爸——不对,嗯、修伊老师。

托奇诺:你好,修伊老师。

修伊:你好。话说,卡尔茨老师看上去好像很无精打采的样子,他怎么了?

阿萨托:他好像很消沉。

修伊:哦,那是常有的事,你们不用在意。

柯诺艾:是、是吗?

托奇诺:但是柯诺艾,社团该怎么办?

柯诺艾:也是啊。

阿萨托:但是哪个社团里都没有稍微正常一点的人。

托奇诺:说的也是呢。

修伊:你们在犹豫参加哪个社团吗?

阿萨托:是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托奇诺:但是呢……

柯诺艾:那种样子的前辈们……

修伊:那么,我的社团怎么样呢?

柯诺艾:诶?!

托奇诺:修伊老师的社团?

修伊:这个学期,我开始担任舞台剧社团的顾问。

阿萨托:诶……

修伊:但是没有部员。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能考虑一下吗?

托奇诺:修伊老师的社团啊,听上去很有趣呢。

阿萨托:而且顾问是修伊老师的话,我们也能放心呢,柯诺艾。

柯诺艾:嗯,话虽如此,但是我从来没有表演过啊。

阿萨托:我也是。

托奇诺:我也是。

修伊:没关系,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初学者,不用担心,最重要的是要玩得愉快。托奇诺:那我想参加试试看。柯诺艾怎么办?

柯诺艾:嗯,听上去不错。

阿萨托:柯诺艾参加的话,我也参加。

修伊:那么现在去活动室吧?

托奇诺:真让人期待呢,柯诺艾。

柯诺艾:嗯!

阿萨托:这幢建筑物真古老。

托奇诺:嗯,老朽得很严重呢。

修伊:就是这里,大家进来吧。

柯诺艾:打、打扰了。咳咳咳。

托奇诺:灰尘真厉害。

阿萨托:好脏的房间。

柯诺艾:阿萨托你没事吧!哇!

托奇诺:柯诺艾!阿萨托!

阿萨托:我没事。

柯诺艾:痛痛痛————

修伊:啊,因为没怎么整理过,大家当心点哦。

柯诺艾:我觉得这个已经超过“没怎么整理”的程度了。

阿萨托:简直就是垃圾的海洋。

利克斯:是谁?!

托奇诺:我好像有听到什么声音。

利克斯:你们为什么要进入我的房间?

柯诺艾:哇!是谁?!

修伊:啊,利克斯老师,你在那里啊。

利克斯:又是你啊。不要来妨碍我工作。

修伊:不要那么说嘛,你看,是新部员哦。

利克斯:嗯?新部员?

修伊:来,大家来打个招呼。

托奇诺:你、你好,我是一年级的托奇诺。

柯诺艾:同是一年级的柯诺艾。

阿萨托:我是阿萨托。

利克斯:哼,无聊,给我回去。

修伊:就因为你这么说,才没有部员的哦?利克斯老师。

利克斯:关我什么事,是你自己擅自开始的吧?别把我也牵扯进去。

修伊:但是说“随你怎么做好了”的人不是你吗?这样的话,一起做也可以吧?

利克斯:……!

托奇诺:那个,修伊老师,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修伊:啊,让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教化学的利克斯老师。

柯诺艾:你、你好。

阿萨托:为什么化学老师在这里?

利克斯:这里本来就是我的研究室。

托奇诺:诶?可我听说这里是舞台剧社团的活动室啊?

修伊:对啊,利克斯老师是舞台剧社团的顾问哦。

托奇诺&柯诺艾&阿萨托:诶——!!

柯诺艾:修伊老师不是顾问吗?

修伊:我是副顾问。因为我一个人很寂寞,所以和利克斯老师一起办了这个社团。

利克斯:哼。

托奇诺:那、那个,我听说利克斯老师被誉为学校第一怪人的危险老师啊!

利克斯:哦——那又怎么样?这和你们没有关系。

修伊:还好啦,他只是稍微有点奇怪,很容易被人误会而已,其实是个好人哦?不过新入部员还是会马上就消失呢。

阿萨托:这样岂不是很糟糕?

托奇诺:所以才会没有部员吗。怎么办,柯诺艾,阿萨托?

柯诺艾:那个……修伊老师,我们还是决定不参加舞台剧社团…………

修伊:柯诺艾是不会以貌取人的好孩子,所以一定能理解利克斯老师的吧!

柯诺艾:那个…这个…呃……

修伊:阿萨托和托奇诺也是吧?

托奇诺:不…那个…

阿萨托:虽然我不了解利克斯老师,但是我讨厌谣言和偏见。

修伊:那么大家就开始愉快的社团活动吧!

柯诺艾&托奇诺:呃……

修伊:回答呢?

柯诺艾&托奇诺:嗯————

阿萨托:我明白了。

修伊:太好了,利克斯老师,今后真是值得期待呢。

利克斯:哼,只有你一个人很期待吧?

修伊:你又说这种话,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呢。

利克斯:随你怎么玩吧。

修伊:呵呵。

阿萨托:柯诺艾,托奇诺,怎么办?

托奇诺:你现在才说这种话也太晚了吧!

阿萨托:柯诺艾,一起逃走吧?

柯诺艾:嗯,逃吧。

托奇诺:但是被抓住的话,会被利克斯老师如何调教,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可怕。

柯诺艾:的、的确……

利克斯:你们说了什么吗?

托奇诺:诶?!没、没什么!柯诺艾,阿萨托!

柯诺艾:唉,太过分了,爸爸!怎么办啊……

贝尔格:嗯…这里走这一步的话…这里…不、等等,这样走的话……

弗劳德:这件紧身衣怎么样?

贝尔格:都怪你这个混蛋,害我走错了棋!

弗劳德:或许还是这个颜色比较好呢!

贝尔格:你啊!

弗劳德:果然衣服还是更危险一点比较容易博得大家的笑声呢。呵呵呵呵。

贝尔格:喂!那里的虫子啰嗦死了,我会分心啊!

弗劳德:啊~果然还是这件衣服好吗?

贝尔格:啰嗦!恶心死了!不要来打扰老子的兴趣!

弗劳德:呵呵呵呵,被这么直接地一句话拒绝还真是无趣。真希望你能再取悦我一点啊!拉泽尔:嗯,今天的茶也很美味呢。

Track 02

秘密的教学参观爸爸也到了爱操心的年纪

托奇诺:起立!敬礼!坐下!

利克斯:那么,我们就接着上周的内容继续,打开教科书,从45页开始。关于某国的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首先你们要知道这位科学家伟大的历史功绩。

[周围:怎么这样啊~~太随便了说~~]

阿萨托:老师,今天一二年级的共同授课不是应该去做化学实验吗?

利克斯:我改主意了,你们只要乖乖听我上课就好。

柯诺艾:怎么这样啊~好随便……

托奇诺:说了也没用的啦……利克斯老师听不进别人的话的。

阿萨托:也是。

莱伊:哼,无聊。这样上实验课就完全没意义了。

托奇诺:是么?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跟二年级一起上课呢,好兴奋~对吧,柯诺艾?

柯诺艾:嗯!我也很期待跟莱伊一起上课呢。

利克斯:喂你们,安静点。现在开始念了,给我闭上嘴好好听。据传那国家的祖先是被称作“二杖”和“丽贝卡”的生物相融合所创造的,而那些先祖们继而又独立创造了自己的文化,然后,到了文明发达到某种程度的时代,某科学家对先祖诞生前的文化很感兴趣,于是他做了很多研究……

巴尔德:好痛痛痛痛~~!!尾巴……卡尔茨老师,你踩到我的尾巴了……

卡尔茨:啊,抱歉。

巴尔德:呼呼……啊~好痛~T T 居然踩得这么用力……

卡尔茨:真是抱歉,我完全没注意到……

巴尔德:真的,以后请多注意点哦。

修伊:嘘——你们两个都小点声。

巴尔德:啊!差点忘了……

卡尔茨:对不起。

巴尔德:没事。比起这个,学生们没注意到我们吧?

修伊:嗯,没有。

巴尔德:很好很好,那就按照预定,“偷偷参加教学参观”计划启动。

修伊:好。

卡尔茨:可是,为什么要偷偷地?有孩子在的话直接出席不就行了?

巴尔德:要是直接跟那几个家伙说“我要去参加教学参观哦”的话,绝对会被他们驳回的吧?修伊:我家的柯诺艾很怕羞,绝对会那样做的。

巴尔德:说起来,卡尔茨老师,你还没告诉阿萨托他是你的儿子吧?

卡尔茨:啊……是的。在那之前,估计阿萨托连我已经是当父亲的人都不知道吧。

巴尔德:但是你还是很介意吧?

卡尔茨:这跟我没有关系。

修伊:又说那种话了,明明一直都很惦记他的。

卡尔茨:难道……那就是我的软弱之处吗?

修伊:话说回来,巴尔德老师的儿子是谁呢?

巴尔德:啊,不是我的,是我一位故友的儿子。

修伊:那是谁呢?

巴尔德:那个那个,就那白色的大个子。

卡尔茨:啊~是二年级的莱伊吧?

修伊:从刹罗学院转来的学生会长啊……

巴尔德:没错,莱伊从小时候起几乎都是我在看护的,所以与其说是熟人之子,倒更像是跟我差了一轮的弟弟。

修伊:哦……原来如此。

卡尔茨:我听说莱伊他是个很优秀的学生。

巴尔德:嗯,头脑很好是没错啦,就是不怎么听话。

修伊:那样不也很可爱吗?

巴尔德:那倒也是。

卡尔茨:利克斯老师差不多要讲完了。

修伊:我看看我看看~

利克斯:以上就是关于科学家大概的功绩和历史了。好,看看你们有没认真听,现在我来提问。

托奇诺:不要啊~我不想被叫到~><

阿萨托:没错。

柯诺艾:真的,不要被叫到就好了……

利克斯:那么,柯诺艾!

柯诺艾:啊!……是!呜哇~怎么办~><

托奇诺:加油,柯诺艾~

利克斯:那么你说说跟科学家的经历关联很深的被称作“虚”的谜之事件以及它蔓延到整个世界的原因。

柯诺艾:那、那个……貌似是从明明不想自己的生活被打扰到的科学家偏偏被一个爱管闲事的音乐家莫名其妙缠上开始。

利克斯:哼,大体上是擦到点边了。行了,坐下吧。

柯诺艾:太、太好了~

阿萨托:柯诺艾好厉害啊~

柯诺艾:昨天有预习一下真是太好了。

托奇诺:柯诺艾好用功啊~

巴尔德:哦,柯诺艾干得不错嘛。还做了预习,真是上心。

卡尔茨:真不愧是修伊老师的孩子。

修伊:过奖了啦,那孩子本身就很自立的。

巴尔德:不过有时候也很孩子气就是了。

修伊:嘛,毕竟还是在慢慢成长吧。

卡尔茨:那也是作为父母的乐趣之一吧……

修伊:啊,卡尔茨老师快看!

卡尔茨:怎么了?

修伊:阿萨托好像在向利克斯老师提问哦。

卡尔茨:诶?

阿萨托:利克斯老师。

利克斯:什么事?

阿萨托:我对老师说的话有疑问,无法认同。

利克斯:哦~你对我的话有意见?有趣,说说看。

阿萨托:为什么科学家没有把音乐家赶出去?被打搅了他应该很困扰才对吧?

利克斯:那是因为就算赶走了那家伙他还是会一直跑来。

阿萨托:他不会假装自己不在家么?

利克斯:如果装作自己不在的话,那家伙就会在你家门前说着“我来给你唱歌吧”然后唱唱唱到你开门为止,唱的什么词也听不懂。麻烦死了就干脆随他爱干嘛干嘛,一律无视了。阿萨托:但是,如果真的是讨厌跟自己扯上关系的话,无论如何都不去开门啊或者不声不响地搬走就好了啊,为什么他不这么做呢?

利克斯:他可搬了好几回了都。

阿萨托:可是他不是还给音乐家开了条好认的路么?连家门都不锁。

利克斯:那……那是因为……

阿萨托:我觉得那是因为他内心还是很想见那位音乐家的……

利克斯:[拍桌]怎么可能!

阿萨托:不坦白地面对自己的心情可不好。

利克斯:别给我说多余的话!

阿萨托:那个,利克斯老师?

利克斯:干嘛?|||

阿萨托:老师你干嘛这么生气啊?这不是以前某科学家的事情吗?

利克斯:[摔书]够了!给我坐下!

卡尔茨:阿萨托……|||

巴尔德:哎呀呀……

修伊:嘛……我觉得他至少有在认真听课就是了……

巴尔德:感觉就是直球扔过头变成死球了。

卡尔茨:抱歉。都是我的错……

巴尔德:他是个很忠于自己感觉的家伙嘛,可能明白不了那些猫有点古早的爱情表达方式吧。修伊:可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总觉得是别有深意啊……

巴尔德:直来直去的性子是很好没错,但是……是说方向错了还是……?

卡尔茨:一定是因为像我的缘故。

修伊:是这样么?

卡尔茨:他妈妈卡亚明明是只很聪明伶俐的猫。一定是因为我……

修伊:卡尔茨老师,不用那么消沉啦。

巴尔德:没错,孩子就是要傻一点才可爱啊。

卡尔茨:是这样的吗?

巴尔德:我家莱伊一直刻薄过头一点都不可爱的说,你们看……

莱伊:哼,无聊。我要回去了。

利克斯:什么?

莱伊:本来听说是有名的化学老师上的实验课还有点兴趣的,看来是白期待一场了。

利克斯:哦?还真敢说啊。

莱伊:光听不动手的课听了也没用,不过就是在浪费时间。

利克斯:真不愧是学生会长大人啊,口气还真是不小。

莱伊:再说了,历史也不过就是先人们做的蠢事记录罢了,摆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讲来讲去有什么意思?

利克斯:你说什么?

莱伊:估计那科学家就是个钝感,音乐家是个爱管闲事的,想着是为对方着想一直纠缠在一起而已。怎么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地绕圈子。拜他们所赐,那之后的后代们全都面临着要互相残杀的困境。

利克斯:我怎么知道,又不关我的事。

莱伊:那应该是后来那些子孙们想说的话吧?“真是的,尽给人添些没必要的麻烦”什么的……利克斯:够了!给我闭嘴!

莱伊:哼,麻烦您多上点正经的内容。

巴尔德:看吧,一点都不可爱吧。

卡尔茨:是有一点……

修伊:很爽快地就这么一刀下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呢。

巴尔德:嘛,原先可不是这样不招人喜欢的小孩啊,小时候还蛮可爱的。

修伊:是么?

巴尔德:跟他玩的时候多少还是会笑笑的。

卡尔茨:莱伊他……会笑吗?

修伊:看着现在的莱伊可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巴尔德:就是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这么一张扑克脸了……大家会害怕的吧。

修伊:的确,向周围散发着一种不好亲近的气场,感觉很难接近……

巴尔德:相比之下,柯诺艾就是被大家喜欢着的呐……

修伊:好像是那样。

巴尔德:朋友也很多。

卡尔茨:那种柔和的感觉很修伊老师很像呢。但是……也很像利克斯老师啊……

修伊:虽然经常被那么说,但是跟他没关系。柯诺艾的眼睛、外形、耳朵的形状还有坚强的地方都很我妻子一模一样。嗯呵~

巴尔德:明明长着一样的脸……全都被这么一句带过了,利克斯老师也真不容易啊……啊……修伊:怎么了?

巴尔德:啊、不,没什么……自言自语自言自语……

卡尔茨:但是,还是好羡慕柯诺艾啊。我家的阿萨托也不怎么会跟人相处,真的是十分抱歉。巴尔德:没有那回事,阿萨托是个有男子气概的好孩子。

修伊:跟我家的柯诺艾也很要好,不用担心啦。

卡尔茨:啊……也是……能有朋友真是值得庆幸的事……

巴尔德:没错,有朋友真是好事。

卡尔茨:我是连当面跟他坦白身份都不可以的身份,所以如果他有什么事的话就只能在一边看着,也插不上手。但是,光是阿萨托他有朋友这件事就给了我很大安慰。

修伊:我家柯诺艾虽然有时候也很孩子气,但也是个正义感很强的好孩子,一定能成为阿萨托的好朋友的。

卡尔茨:那还真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巴尔德:喂喂,虽然我家莱伊不大招人喜欢又有点刻薄,可也是个很为同伴着想的家伙啊!一旦发生什么事的话可是超级可靠的哦~

修伊:哦呀?我家柯诺艾也很能干的哦~虽然身材娇小,但是运动神经很不错。

巴尔德:莱伊他也是啊!剑术方面不是我吹,那可是绝对的No.1啊!要救阿萨托和柯诺艾这样的一个或两个人完全不在话下……

卡尔茨:不,阿萨托好歹也是吉良的猫,战斗技巧应该也很出色……

巴尔德:不对不对,还是莱伊更厉害……

修伊:的确莱伊他是很厉害,可是柯诺艾也不会输给他的!

卡尔茨:阿萨托除了战斗很拿手以外,即使面对逆境也很坚强的!万一有什么事的话阿萨托一定是最靠得住的……

修伊:柯诺艾也是很努力的孩子!歌也唱得不错!

巴尔德:不过莱伊他头脑也很好哦!而且再怎么说也是学生会长啊~

卡尔茨:要、要是说这个的话……但是,别看阿萨托那样子,他也是个纤细又温柔的孩子。修伊:哦呀哦呀,柯诺艾也是个不输他的温柔的孩子哦!

巴尔德:莱伊他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也只是笨拙而已,本质还是个好孩子哦!

卡尔茨:阿萨托的性格很像他母亲,温柔这点绝对是没错的。

修伊:什么啊,柯诺艾也不会输的!

[#@%¥%%&*……%#¥……¥%& = = 开始吵了]

卡尔茨:总之!阿萨托是最好的!

巴尔德:不对!莱伊才是最好的!

修伊:不对!柯诺艾才是第一!

利克斯:烦死了!!!!

巴尔德:啊!

修伊:哦呀……

卡尔茨:被发现了。

利克斯:你们几个,在那里干什么?

巴尔德:啊……那、那个……这是……啊,你看,修伊老师~?

修伊:啊……啊,没什么事哦利克斯老师~你不用介意我们的~

利克斯:闭嘴。妨碍我上课了,给我退下!

阿萨托:啊,是修伊老师。

柯诺艾:诶?爸爸?啊,连巴尔德老师和卡尔茨老师也在!

巴尔德:糟糕,露馅了……

卡尔茨:露馅了。

修伊:怎么办?

莱伊:喂,你们身为教师偷偷摸摸地都在干什么?

卡尔茨:没什么事。

修伊:只是来看看教学参观……什么的……

莱伊:教师有什么必要要那么做?

巴尔德:嘛,就是有点父母心暴走之类的……对吧莱伊?

莱伊:我可不记得是被你养大的。

巴尔德:……!!的、的确是这样没错……修、修伊老师……说点什么啊……

修伊:啊……嘛~父母担心孩子那是理所当然的嘛。

柯诺艾:我说爸爸啊,别再做这种事了……好丢人……

修伊:唉,这个年龄的儿子真是难懂啊~

阿萨托:家长……是在说谁啊?要说我父母的话就只有卡嘉莉而已啊。

卡尔茨:阿萨托……T T 啊,也是……虽然明白,但还是好伤心……

三人:唉~~

利克斯:啰啰嗦嗦的碍眼死了!你们这群笨蛋老爹!赶紧给我回办公室去!!哼![关门] 修伊:啊……利克斯老师还是那么没耐性。

巴尔德:不知天下父母心……就是这样了吧。

修伊:没错~

卡尔茨:终归还是我们这些家长的自我主义吧。

修伊:才没有那种事~做父母的关心孩子是当然的吧。

巴尔德:嘛,这次就算失败吧。下次注意不要被发现就好了。

修伊:说的是!

巴尔德:那么下次去看体育课怎么样?

修伊:哦!这主意不错!

卡尔茨:体育吗……是阿萨托擅长的科目呢。

巴尔德:啊,不不,要不还是去看音乐课吧。因为想象不出莱伊唱歌会是什么样子,有点想看的说~

修伊:嗯呵~很有趣的样子。柯诺艾也很擅长唱歌的~

卡尔茨:阿萨托的歌吗……好想听听看……

[开门]

利克斯:你们还没走吗??!!

柯诺艾:爸爸!你适可而止点啊~!

莱伊:巴尔德,你这家伙跟我没什么关系吧!

阿萨托:所以说,为什么卡尔茨老师也在?

利克斯:哼![关门]

巴尔德:回去吧。

修伊:回办公室喝杯茶吧。

卡尔茨:啊,也好。

三人:唉~~~~

Track 03

舞台剧社团的心动一刻——动摇的Lovely Heart

柯诺艾:对不起,我来晚了。

利克斯:你好晚啊,在干什么?

阿萨托:真稀奇啊,柯诺艾竟然会迟到。

柯诺艾:对不起,阿萨托,今天轮到我值日打扫教室卫生。

修伊:那么,大家都到齐了吧?

托奇诺:是的,没问题!

阿萨托:啊。

巴尔德:哦!交给我吧。

柯诺艾:咦,巴尔德老师?

托奇诺:怎么回事?

利克斯:为什么连保健医的你也在啊……

巴尔德:哦,不要介意。

阿萨托:我介意……

巴尔德:来来来,别这样嘛。刚才经过这间房间的时候看见利克斯老师和修伊老师在,而且托奇诺他们也聚在了一起,就想着肯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吧……

修伊:就是说,你很闲,对吧。

巴尔德:唔……被发现了啊。

利克斯:哼,多管闲事的家伙。

巴尔德:作为保健医的我天天没事干的话,这可是好事哦。

修伊:好啦好啦,也挺好的。那么今天我就来宣布一下一个月后在文化祭上演的节目。

托奇诺:哦~会有什么呢,柯诺艾、阿萨托?

阿萨托:嗯,好想知道。

柯诺艾:我还是新手,希望别太难啊。

修伊:剧目就是——白雪公主。

众:诶?!!

修伊:怎么了?大家都这么吃惊……

阿萨托:好意外……

柯诺艾:嗯……

托奇诺:完全没想到过会是童话……

柯诺艾:感觉好幼稚啊……

利克斯:对小孩子来说这种程度刚刚好。

阿萨托:我可不是小孩子。

利克斯:那样的话演些更高难度的也可以哦。

托奇诺:呃……是利克斯老师的话,肯定会说出一些不得了的东西哦……阿萨托:那可就麻烦了呢。

修伊:而且,大家都是新手,一个月就能排练好的简单剧目会更好吧。托奇诺:哈哈,谢谢!

巴尔德:那么,角色怎么分配啊?要不就让我来演白雪公主怎么样?嗯?柯诺艾:虽然很想看,但是还是不想看……

阿萨托:不想看……

托奇诺:有一点点想看……吧……

巴尔德:交给我吧!!!我变身成为绝世美人给你看哦!

利克斯:笨蛋快点给我闭嘴。

阿萨托:但是,怎样决定角色呢?

修伊:角色分配的话,我们决定公平地抽签决定。

阿萨托:这是个好提案呢。

柯诺艾:明白了。

修伊:那么,请轮流抽出在这个箱子里面的签牌吧。

托奇诺:好的!那就从我开始。这个!

阿萨托:那,后面就轮到我。

柯诺艾:啊,我也来。唔……好了。

修伊:好,那么,利克斯老师也来抽一个。

利克斯:什么?为什么我也要?

修伊:如你所见,我们成员不够啊。

利克斯:我才不管……

修伊:就算是顾问,同是舞台剧社团的话大家就都是同伴啊。

利克斯:这算什么道理啊,与我无关。

修伊:别那样说嘛。我也会一起参加的啦。来,快点。

利克斯:没办法……我就听你这一次吧,就一次!哼……

修伊:那么,巴尔德老师也来~

巴尔德:诶?真的?

修伊:我不是说过人手不够嘛,而且,你不是很闲吗?

巴尔德:是、是倒是……啊好吧……反正挺好玩的,我就参加了。

修伊:那么大家都抽好了吧?

阿萨托:啊,好了。

修伊:那么,我的角色是……嗯……我是七个森林小矮猫之一呢……

巴尔德:哦,感觉形象很适合嘛……

修伊:是吗?那么,白雪公主的继母坏王后是谁啊?

利克斯:是我……

柯诺艾:哇……形象真的好适合……

阿萨托:还不如说,他就是……

托奇诺:嗯嗯,整天在化学室摆弄那些诡异的化学物品,做着些奇怪的研究呢……利克斯:哦,那待会过来我的研究室吧,希望你们能全身而退吧……

托奇诺:对、对不起!

修伊:好啦好啦,利克斯老师,别吓唬学生。啊,托奇诺,你的角色是?

托奇诺:啊,我和修伊老师一样是七个森林小矮猫之一呢。

阿萨托:啊,我也一样。

托奇诺:哈哈,好高兴啊~

修伊:那么,巴尔德老师呢?

巴尔德:呵呵呵呵……

阿萨托:为什么那么……高兴的样子?

托奇诺:难、难道说?!呜哇,还是不想看!

巴尔德:喂喂,你在想象什么啊?

托奇诺:我不要看到长胡子的白雪公主……

巴尔德:谁说我演白雪公主啦!我可是王子呀~

托奇诺:诶……

阿萨托:王子……

巴尔德:对,我?就?是?王?子。

托奇诺:诶诶诶诶……

阿萨托:大叔王子……

巴尔德:啊?什么嘛,不是很适合我的吗?是吧,柯诺艾~

柯诺艾:呃……

修伊:那么,白雪公主是谁?

柯诺艾:呃……

阿萨托:说起来,柯诺艾是什么角色啊?

柯诺艾:呃……

托奇诺:说起来,就只剩下柯诺艾了呢……就是说……

柯诺艾:上面写着……白雪公主……

众:诶?!

修伊:哎呀哎呀,柯诺艾是主角呀~

托奇诺:太好了呢,柯诺艾~

柯诺艾:才不好啊!再说,白雪公主是、是公主啊……

托奇诺:嗯,对没错。

柯诺艾:就是说,又要化妆又要穿裙子不是吗?

托奇诺:那当然啊~

柯诺艾:我不要!扮女装太丢人啦!

阿萨托:才没那种事!柯诺艾很可爱!

巴尔德:嗯嗯,肯定很可爱哦,真不愧是我的公主大人~

柯诺艾:鬼才是!修伊老师,我还是不能演这个角色的啦……

修伊:没问题,柯诺艾的话肯定可以的。

巴尔德:大家公平抽签决定的嘛,就别抱怨了。

利克斯:小孩子应该闭嘴乖乖听话。

托奇诺:加油啊,柯诺艾!

柯诺艾:怎么会这样……

托奇诺:好,终于整理好活动室了。

阿萨托:老师,准备好了。

修伊:那么就开始练习吧。大家都看过剧本了吧?

众:是~

修伊:首先我们就开始练习魔女送给白雪公主毒苹果那一幕吧。利克斯老师,柯诺艾,到前面来。

托奇诺:来吧,柯诺艾,到前面去。

柯诺艾:……好。

修伊:那么利克斯老师请开始。

利克斯:哼,虽然很麻烦,还是开始吧。来吧,让白雪公主吃下这个毒苹果,杀死她,嘿嘿嘿嘿……世界上最美丽的就是我啦,是我啊!

托奇诺:哇,感觉利克斯老师超入戏呢……

巴尔德:想不到他还挺乐在其中的嘛……

利克斯:来啊,有谁要吃苹果吗?如此美丽的苹果啊,我将它奉献于你哦……

柯诺艾:那个……老婆婆,给我那个苹果吧……

利克斯:你这家伙!那算什么演技啊?

柯诺艾:对、对不起……

修伊:不要紧不要紧,还是练习嘛。

利克斯:这种想法太天真了!算了,继续吧。呵呵呵,你想要这个啊?我这就给你。

柯诺艾:那个……谢谢你,老婆婆,真是漂亮的苹果呢。

利克斯:那个苹果,现在就吃了它吧。

柯诺艾:真的……看起来很好吃……我不客气了……

阿萨托:柯诺艾!不可以喵!

柯诺艾:呜哇……痛……

利克斯:干什么?

阿萨托:那个是毒苹果喵!所以不可以吃喵!

托奇诺:等等,阿萨托你在干什么啊?台词也不对啊?

阿萨托:但是,利克斯老师要杀了柯诺艾啊!

托奇诺:真是的,这是演戏了啦!

阿萨托:真的喵?

柯诺艾:真是的,怎么可能是真的毒苹果啊!

阿萨托:但是,看起来好逼真喵……

巴尔德:那是因为有利克斯老师在嘛……也不能说没可能哦。

利克斯:你说什么?

托奇诺:好啦好啦,收拾心情,我们继续练习其他几幕吧。

修伊:是啊。那么就来练习白雪公主和王子的邂逅那一幕吧。

巴尔德:哦,轮到我出场啦~

柯诺艾:老师,我要怎样做啊?

修伊:这一幕里面白雪公主只是在睡着而已。好,柯诺艾请躺下。

柯诺艾:是……是。

修伊:那么,巴尔德老师开始吧。

巴尔德:哦!为什么在这森林之中会有这么漂亮的公主?就像星星般闪耀的公主啊,为什么会睡在这种地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