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红会社监委称“不靠红会吃饭”“重查郭美美”无法律授权

红会社监委称“不靠红会吃饭”“重查郭美美”无法律授权

红会社监委称“不靠红会吃饭”“重查郭美美”无法律授权

郭美美事件再起波澜,社监委委员金锦萍表示,社监委没有法律授权,只有建议相关部门进行调查的职责,需要国家公权力机关进行调查,委员会并没有对重启事件进行表决,也不会垄断对此事件进行调查的权利,建议红会协调有关部门,在发现新证据的条件下进行调查。

据人民网、正义网和中国青年网等多家媒体的综合报道,6月14日上午,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下称“社监委”)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6月9日召开的社监委2013年中期会议有关情况,并针对是否启动“重查郭美美”事件、社会监督委员会是否与红会存在利益关系、社监委的工作机制改革等诸多公众关心的问题,进行了情况说明。

重查郭美美:社监委没有法律授权

会上,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声明,针对广受社会关注的“重查郭美美”一事,鉴于有关部门已对“郭美美事件”作出调查结论,委员表决决定,不再启动重查。

据悉,委员们一致表示,社监委没有法律授权,只能有调查建议权,“社会公众若能提交郭美美事件的新证据,社监委将督促红会协调相关部门对此进行重查。”

“我们没有能力大包大揽,只能呼吁公众一起参与监督,督促红会完善自身的不透明机制。”红会社监委委员袁岳表示,社监委的长项不是调查,而是通过发挥委员在相关领域的特长构建专业的防范体系,避免类似郭美美事件的再度发生。

据《北京晨报》报道,关于此前提出的重启“郭美美事件”调查,社监委委员王永透露,他一向主张重查郭美美事件,并先后三次在社监委提出。6月9日的年中会上,社监委讨论了这个提案,并在委员白岩松的提议下进行了表决。第一轮对社监委是否启动重查进行表决,只有王永和刘姝威委员赞成。

新闻发言人制度调整

由于近期舆论围绕红会和社监委的质疑声不断,这次媒体见面会吸引了大批记者参加,社监委则有黄伟民、杨团、金锦萍和袁岳四位委员参加。但此前曾多次提议重查“郭美美事件”并经常在媒体发声的社监委委员、原新闻发言人王永并未现身。

王永曾先后三次在社监委提出重查郭美美事件。

根据红会社监委此次对新闻发言人制度的调整,今后社监委将没有常设的新闻发言人。社监委秘书长黄伟民表示,以后将由其本人牵头协调,根据信息发布需要,组织所分管事务的其他委员参加新闻发布沟通活动。社监委应根据社会公众和媒体的要求,加大沟通频率,不定期召开信息发布会。

拷问利益关系:“不靠红会吃饭”

郭美美事件后,中国红十字会遭遇信任危机,而近来数位社监委委员也被接连传出与红会存在利益关系。知名爆料人周筱赟发文称,红会社监委实质就是红会养的公关部,此后有5名委员被质疑与红会有利益关系。

据新华网报道,对此,黄伟民介绍,为确保社监委的独立性和公正性,六月初通过的委员守则规定,担任社监委委员期间以及离任一年内,不得参与红会的项目,提供有偿服务。

据了解,2012年底,中国红十字社会监督委员会成立。社监委委员并非社会公选,而是受红会邀请,以志愿者身份提供建议及监督。@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的简介上写明: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是第三方独立监督机构,由16名委员组成。社会监督委员会委员是具有深厚专业背景、广泛社会影响、热心公益事业的知名人士和志愿者。所有委员和红会均无隶属关系,也不从红会领取任何形式的报酬。由此表明,社监委是独立的第三方监督机构。

袁岳指出,社监委不是独立法人,没有独立运行的费用,“不靠红会吃饭”。在进行评估时,第三方的评估费用,大概相当于项目总费用的5%-10%。而现实情况是,大部分捐赠人对捐钱做评估没兴趣,因此大部分项目是没有评估的。专业监督是有成本的,基金需要建立一个机制。

定位:专业桥梁

关于红会的定位问题,社监委委员杨团表示,社监委不是公众直接监督的组织,也不是单纯的专业性的监督组织,而是公众、媒体与红会沟通的专业桥梁。社监委只能用建议手段进行督促,不具备行政、执法权。

而王永认为,社会监督至少应包括专业监督、公众监督和媒体监督三个方面。专业监督一般通过顾问、咨询的方式进行,目标是防患于未然,形式上很像咨询委员会。公众监督通常指对贪腐违纪等个案的监督。社监委现有委员大都更适合专业监督。所以他建议社监委增加公众代表和媒体代表,以加强公众和媒体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