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近代史论文

近代史论文

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论文

2011——2012学年第二学期

摘要:天津机器局创办于清末洋务运动时期,它是继江南制造总局、金陵机器局、福州船政局之后清政府经营的又一个规模较大的办军事工业。本文试就该局的创办、发展过程以及历史意义做个详细的介绍

关键词:机器局军事工业李鸿章火药洋务运动

(一)简介:天津机器制造局简称“天津机器局”。官办军用企业。清同治六

年(1867年)由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创设于天津。初名“军火机器总局”。开办经费二十余万两,规模仅次于江南制造局。九年由直隶总督李鸿章接办,易名“天津机器制造局”。常年经费由天津、烟台两海关拨用“四成洋税”,每年约三十余万两。自光绪六年(1880)起,每年又在户部西北边防饷内增拨一万两。十四年

后另从海军衙门拨支洋药厘金作为常年经费的补助。十九年增建一座炼钢厂。该局分为东、西两局。东局设城东贾家沽,以制造火药、枪炮、子弹和水雷为主。西局设城南海光寺,以制造军用器具、开花子弹及布置水雷用的轮船和挖河船为主。东、西两局所产军火除供应本省淮练各军、兵轮、炮船外,还按时拨给吉林、奉天、察哈尔、热河及分防在江南的水陆淮军。此外,东局还附设有水师、水雷、电报学堂。二十一年改称“北洋机器制造局”(又名“总理北洋机器局”)。二十六年,八国联军侵占天津时,被破坏。

(二)天津机器局的创办与发展

一、天津机器局根源于洋务运动

天津机器局是清末“同光新政”即洋务运动的产物。它是满清政府洋务派官僚在天津创办的军火制造厂。它始建于同治六年(1867),初成于同治九年(1870),后一直扩建,直到光绪二十六年(1900)被“八国联军”覆灭前,从未停止过扩建。它时为中国最大的军火工厂之一(其规模仅次于上海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拥有当时亚洲最大、最好的火药制造厂。它不但规模大,并且产品种类繁多,成为清朝末年重要的军事工业基地,并创下不少天津甚至全国近代工业、近代教育发展之最。天津机器局是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下产生的?他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从创建到扩建的发展过程?他到底有多大规模,有多少产品?本文主要就是探讨上述问题,从中战士天津机器局的面貌、性质及其历史价值。

(1) 洋务派和洋务运动

洋务派,是同治光绪年间满清政府大官僚集团内部出现的主张创办洋务的一部分人,主要代表人物有奕忻、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张志洞等人。其中,以李鸿章办洋务时间最长,开办洋务事业最多,在洋务运动中影响最大,是洋务派和洋务运动中的核心人物。李鸿章也是创办天津机器局最重要的人物。

洋务运动兴起于咸丰末年,决不是偶然的,而是中国近代历史发展之必然,洋务运动与太平天国、捻党武装起义,及第二次鸦片战争有着内在的联系。可以说,洋务派和洋务运动是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和英、法、俄、美等西方侵略者互

相勾结,镇压太平天国革命的产物。

第二次鸦片战争发生于咸丰七年(1857),它是地磁鸦片战争的扩展和延伸。英国利和法国发动战争的目的是逼迫满清政府开放中国沿海和长江沿岸更多的

口岸,扩大其鸦片贸易,推销其纺织品等工业品;是迫使满清政府同意其使节进驻广州和北京,以扩张其政治影响。第二次鸦片战争发生之前,值太平天国定都南京以后,清军与太平军血战而胜负难分之际。太平天国革命不但威胁着满清王朝统治,也同样威胁着英法俄美等西方列强在华的特权和利益。太平天国于咸丰三年二月(1853年3月)攻占并定都南京以后,英国公使包令于咸丰四年九月

(1854年11月曾向满清政府提出“英国修越说帖”,要求“修约”,并表示愿与满清政府共同设法“肃清海滨盗匪”(指沿海人民响应太平军的各种武装斗争),只是要价高而被清政府拒绝。英国为了打破满清政府闭关政策,到中国内地通商,最后借口“亚罗号”船事件。联合法国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战争始于咸丰七年十一月(1857年12月),结束于咸丰十年十月(1860年11月)。整个战役主要经过三次战事,满清军队尽管曾在天津大直沽重创国英法联军,然而还是三战皆败。当英法联军于咸丰十年八月(1860年9月)攻入北京时,满清政府完全为侵略者所征服。这次战争最终以满清政府签定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出卖中国更多的国土和主权而结束。战后,满清政府屈服于西方国家,接受英、法、俄、美军事帮助,与入侵者合作,共同镇压太平天国革命。这在恭亲王奕忻的“奏折”中说得非常清楚:“臣等子笼络英法以来,目前尚称安静,似可匿而就我。若乘机会,中外通信,以灭贼为志,不难渐次扫荡。”“失此不图,贼势既难逆料,即英法之笼络,亦恐无以善其后。”(转引自范文澜著《中国近代史》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满清政府立即勾结美、英、法侵略者,于咸丰十年(1860年)开始组织洋枪队。洋枪队是优美、英、法派遣大批军官充统领合格级军官,由中国人充士兵,使用洋枪炮,为镇压太平天国和捻军而组成的武装。它是外国侵略者武装干涉中国农民革命和满清政府借助洋兵助剿的产物,亦是满政府与英美法侵略者相互勾结,共同镇压太平在天国革命的历史见证。

恭亲王奕忻、湘军统帅曾国藩、淮军统帅李鸿章等人通过第二次鸦片战争看到西方各国靠“船坚炮利”横行于海外,通过配合洋兵同太平军作战,并在洋人帮助下创办军火制造局(厂),制造洋枪、洋炮、西洋开花炮弹,从此清朝政府办起了洋务。

(2)天津机器局产生于洋务运动兴起之初

洋务运动初期,以“自强”为标榜。何谓自强?恭亲王奕忻说:“自强以练兵为要,练兵又以制器为先”。李鸿章亦说:“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必尽用其人;欲觅制器之器与制器之人,则或专设一科取士。”可见洋务派所说的“自强”,就是“以练兵为要,制器为先”,“以练兵为要”,是说设局制造洋枪洋炮等军火器械,向军队提供“制胜之器”,为“自强”之先。可见,洋务运动初起时是创办军火工业和练军,以强化满清王朝的军事机器,镇压太平军、捻军等农民起义,巩固满清王朝的统治目的。尽管洋务运动中后期倡导“求富”,振兴商务,修铁路,开办电报,开矿山,开办纺织厂,然而“求富”的目的正如李鸿章在创办轮船招商局时所说得那样,“欲自强,必先欲饷;欲浚饷源,莫如振兴商务”,求富还是为了“欲饷”强军。以巩固和维护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社会进步的满清王朝统治。但是,洋务运动引进了近代科学技术和生产方式,开创了中国近代工业和教育,造就了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这又必将促进中国社会生产方式的变革与进步,从经济基础上瓦解了满清王朝的统治,这在客观上有其进步性。

咸丰十一年(1961年),清廷在北京设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简称“总理衙门”,

又称“总督”或“译署”)。它在恭王奕忻主持下,除办理外交事务外,还兼管各路军务、通商、海关、购置军火等事宜,成为满清政府办理各种洋务的机构,奕忻则成为洋务派在满清政府中的领军人物。洋务运动兴起之初。曾国藩率先在安庆设立“军械所”(同治元年即1862年);李鸿章在上海设立炮局(同治元年);李鸿章创办苏州洋炮局(同治二年即1863年,李鸿章攻下并进驻苏州后,将原马格里主办的上海炮局迁入苏州,易名苏州西洋炮局。后苏州炮局由一局扩为三局);曾国藩、李鸿章在上海设立江南织造总局(同治四年即1865年);李鸿章将苏州炮局移到南京,改名为金陵机器局(同治四年);左纵棠在马威慑福州船政局(同治五年即1866年)。天津机器局就是在洋务运动兴起之初,在上海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南京金陵机器局、福州船政局设立之后,于同治六年(1867年)在中国北方创办的第一座军火工厂。

(3)天津设局筹划始末

同治元年(1862年),三口通商大臣、兵部佐侍郎崇厚

在天津练兵,聘请英国军官薄朗、卢塞瑞克斯组建洋枪队,并仿制外国炮车,试铸炸炮。当时天津尚未设局,却早于上海炮局铸造炸炮。

同治三年四月二十八日(1864年6月2日),恭亲王奕忻奏请命京营(火器营),“于曾经学制军火牟兵内,拣派心灵手敏之弁八名、兵丁四十名”,到苏州炮局学习制作西洋炸炮、炸弹“及各种军火机器,与制造之器”。他设想待京营牟兵学成后,再“推之各省旗兵”,把李鸿章等在苏、沪设局制造西洋兵器推广到各省。半年后,李鸿章上奏京营官弁在苏州炮局学习“渐有成效”,他说:“该官弁等勤学讲求协同中外工匠依式仿造,破的门径”,“由此用心不懈,一半年后当能自出机杼,为他处设局制器之先导”。这说明选派京营弁并到苏州炮局学制外洋火器,是为在京畿要地设局制造军火和准备工匠。据《清史稿.兵志》记述,李鸿章曾“疏请在天津设机器局,自造枪炮,以供北方军队之用”,李鸿章在同治四年(1865年)五月十六日“筹调洋枪炮对赴津兼筹制造片”中,说道“遵筹制造火器人员拟赴天津设局”一事。他说:“臣仍饬潘鼎新到直隶后察酌情形,禀商崇厚等,如应设局制造,即妥议章程,再由臣饬商丁日昌酌派该局熟练之员,带领匠役器具,有轮船赴津,开局铸造炸弹,以资应用。”从李鸿章述说中可以看出:清廷在同治四年(1865)就已经考虑在天津设立机器局,并且开始运筹了。同治五年(1866年)七月,“总理衙门”就“直隶筹饷练兵事宜”上奏:一切机器尤应设剧募匠,先事讲求,或在都城、或在天津,派员专司制造。随后,兵部会议章程在“练兵需要军器”条内,有由直隶派员在天津设局制造之议。八月二十八日,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恭亲王奕忻等“公通商酌”,奏报“拟即在天津设局,总局专制外洋各种军火机器”。

为什么清廷最终选择在天津而不是在都城(北京),或直隶别的地方设立机器局呢?究其主要原因:一是练军需要。“练兵之要,制器为先”,当时,“直隶既欲练兵”,京兵“神机营现练威远队”,“自应就近地方添设总局”,制造“洋炸炮、炸弹与各项军火机器”,以期多方利用。二是天津地处“京畿”要地,为北京东南

之屏障,这种“北拱神京”的地理位置,且有通海、通河的交通条件,天津为直隶练军和设局制器及京营官弁就近学习制器的首选地。三是三口通商大臣、兵部左侍郎崇厚在津推行洋务,并为恭亲王奕忻所信任。

二、崇厚受命创办天津机器局

同治五年(1866年)八月二十八日,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恭亲王奕忻等上奏:“臣等商酌,拟即在天津设局,总局专制外洋各种军火机器。或雇何项洋人作教习,或派何项员弁作为局董,拣选何项人物学习,或聚一局,或分数据,教习学习等人名数若干,薪水若干,材料匠以及杂项用费若干,应由三口通商大陈崇厚悉心筹划,妥立章程,咨明臣衙门会商议定。其一切款项,即有三口通商大臣酌定支发,准于关税项下作正开销”。同治皇帝(穆宗载淳)御批:“依议”。崇厚受命创办天津机器局。

1、筹画设局办厂

崇厚受命后,即着手在天津设立军火机器总局,事先他在天津访询外国官商,了解西洋各国军火工业情况。同治五年九月,他得知“外洋机器有制火药者,有制枪炮器械个仰用物者,机器众多,需费甚巨”。为了弄清楚制造火药、枪炮器械机器价格和设厂雇工费用,他选聘丹麦国驻天津领事官英人密妥士“赴外国访询”,待查询清楚后量“经费之多寡”,再确定“次第筹办”。十月,密妥士查明了“外国专职或要起居并设厂雇工”办法和费用,崇厚决定设局首先制造火药,待制造火药“走上轨道”后,再立项制造枪炮。他奏请拨银8万两,委托密妥士在“英国购买机器,延聘技师”,筹备开局建厂。

崇厚决定设局制造洋火药,“足补南局所未备”。当时上海江南织造总局、南京金陵机器局能仿造洋枪洋炮机枪炮弹,但不能制造洋火药,天津设局造洋火药,为中国近代制造火药之先。

2、开局与局址

同治六年(1867年)四月,天津军火机器总局(同治九年改名天津机器局;光绪二十一年改名为北洋机器总局)开局,前奉天府尹德椿任纵班,密妥士亦“总办其事”(洋员总管);运同衔广东候补同知高从望充提调,协助总办处理局内事务;英人司图诺任局总工程师,监管厂房修建和机器设备安装;直隶候补同知黄惠廉充翻译,负责局总办与洋员间的语言沟通和交流。局总办下设委员,“视局务繁简定人数之多寡”,分别责以“方案收发、采办转运等事”。开局后,即“将择地设厂各事宜,妥为采定”;着手筹画“如何集备料物,开通河道(疏通流入海河的贾家沽道引河即今月牙河),建盖房屋等事,等待洋人到津后即可开工兴建”。天津机器局选址大直沽贾家沽(今东局子)。局基东西长计390丈,南北宽250丈。又局南勘定地基两块;一块长130余丈,宽17余丈,作为建盖洋人工匠住房之用;一块作为设立砖瓦窑用地。另在局北勘定地基一块,用来设立公所。局址西、南、北皆田地,东有一条小河(今月牙河)南六通海呵,可行船运送物料。局址计购地22顷30余亩。

民国二十七年(1938)刊刻的《天津政俗严格记》记述:天津机器局“在城东十八里,曰贾家沽道者”。贾家沽道在清同治、光绪年间属于大直沽地域,相关史料就是这样记述的。高凌雯在《志余随笔》中记述:“有既姚怀德当崇厚为三口通商大臣时,议设机器局,崇以其事属姚,大至谷地址即所采择,规模甫具。而李文忠来,姚遂引退。”此记述说明:游击姚怀德辅佐崇厚筹办天津机器局,为天津机器局选址大直沽,这里说的选址大直沽,就是选址大直沽附近的贾家沽道。1868年天津海关《关册》这样记载:“在白河东边对岸的大直沽,距此约三里半,清政府已开始建立一座火药、铜帽制造厂”。这里说的白河,即海河;距大直沽约三里半地方建立的火药、铜帽制造厂,就是贾家沽道建立的天津机器局。光绪十年(1884年)刊刻的《津门杂记》记述:“机器局”即制造局,一在城南三里海光寺;“一局在城东巴黎大直沽东北,人称东局”。这里说的东局,即是设在今东局子的天津机器总局。

3、天津机器局“规模粗就”

天津机器局东局(天津军火机器局总局)于同治七年(1868)春,破土兴建,由密妥是“总管其事”,按照外洋送到的局房图式,兴工建造。密妥是在1868年(同治七年)4月18日《致英国总领事摩尔根备忘录》中,记述了天津机器局东局开工兴建时施工盛况:“现在每天雇着1000至1200名中国小工和泥瓦匠、木匠在赶建厂房。大半的小工正在垫高四尺的地基,上面拟铺设轨道(铁轨),把厂地上的各个建筑和大门外的船坞联结起来,也有工人在挖大门外的船坞,泥瓦匠和木匠正在建筑一个仓库,以及外国技师与中国官吏的住宅。”历时三年多,到九年(1870)七月,“共建机器房42座,计290余间;大烟筒10座;洋匠住房160余间”,以及中国官员、学徒、住房、仓库等用房。所购制造火药机器(含淋硝、淋磺、研药、筛光药等器)、制造铜帽机器、铁木匠机器,“如式安装”

完毕。崇厚用时三年多,用费白银388178.822两,建成拥有新式火药厂和铜帽厂初具规模的天津机器局东局。

天津机器局东局“规模粗就”,制药机器仅一套,“日碾洋火药仅三、四百磅”。建成之初,“若以每年所用料物人工,较每年所出铜帽火药,比采买之价”贵了不少。密妥士称:“将来再添研药器三分,则每年所出之铜帽、火药,而人工所加有限,较之采买,即可节省。”正当崇厚考虑“为计久图长之策”时,发生天津教案,崇厚因收教案累及而调离天津。崇厚所创办的天津机器局,尽管“规模粗具”,但是它在发展空间和物质基础、人力资源以及局务管理经验等诸方面,为李鸿章接管后扩大机器局,把天津机器局扩建成时为亚洲最大、最好的火药制造厂奠定了良好基础。崇厚创办天津机器局,开创了天津近代工业和引进国外科学技术、引进国外智力的先河。

三、李鸿章扩建天津机器局

同治九年(1870)发生天津教案,清廷命崇厚以钦差大臣身份赴法国“道歉”。崇厚此行前,于十月五日上奏,请命直隶总督李鸿章接管天津机器局。同治皇帝采纳了崇厚的提议,于十月十二日上喻:“天津设立机器局”,经崇厚饬在事人员

度地庀材,随时监视密妥士等认真经理,现已一律告成”。“崇厚现在出差,就如何斟酌添制开拓之处,着李鸿章妥为筹画,奏明办理”。李鸿章继崇厚之后,主管天津机器局。

李鸿章接办天津机器局后,首先对机器局人事重作安排,调用秦新总理机器局。他奏调湖北补用道沈保靖到天津机器局任总办,津海关道陈钦任会办。他为确保沈保靖“雇用洋匠,进退由我”,直接“驾任中外名匠”,免受洋人把持和牵制,于同治十年(1871年)秋裁撤洋人总办密妥士。沈保靖亦从上海铁厂调来熟练可靠员工,“帮同照料”。这样扭转了崇厚创办机器局时由密妥士等购买机器,招募洋人工匠,管理洋人技师、工匠,这种有洋人监管的局面。

李鸿章初管天津机器局时,“该局规模初具,桓屋上虚假秀,机器尚须添制,火药尚未开造”,几代“添购机器,增建厂屋”逐渐扩充。李鸿章自同治九年(1870年)十月接管,到光绪二十亿年(1895年)正月调离天津福日议和,主管天津机器局长达24年之久。他在沈保靖及其后任者无赞成、刘汝翼、吴毓兰、周馥、张梦龙、付云龙等历任总办辅佐下,逐年“次第开拓,不断扩建”,“添造大厂十余座”将天津机器局扩建到时为中国规模最大的军火制造厂之一。

1、建成时为亚洲最大的火药制造厂

李鸿章接管天津机器局后肯定崇厚在津设局制造火药具有重要意义。他说:“总理衙门奏领崇厚在津购办机器设局造药,是补南局所未备。且隐寓防患固本之意,极为远虑深谋”。他非常重视制造火药,不但不断扩大其生产规模,而且瞄准西洋各国火药技术的发展,及时引进西方最新式的火药技术设备,设厂制造最新式的火药。

首先扩建火药制造厂。他解聘了洋人办密妥士,却以密妥是“再添严药机器三分,则所出火药可增三倍,较之采买即可节省”的建议,于同治十二年(1873年)四月购进“西洋药碾三分”,筹建第二、第三、第四座碾药厂。用时两年多,到同治十三年(1874年)是火药制造形成有四座碾药厂规模。同时,相应增添淋硝、磨磺、烧炭等厂及器具设备,增产硝、磺、少摊诸料,供四座碾药厂生产火药所需用料,火药日产量从崇厚时的三四百磅跃增到二千余磅。

其次,新建栗色火药厂。李色火药时为后膛炮炮弹专用火药。李鸿章自光绪元年经营北洋海防,筹建北洋水师,光绪十一年(1885),清政府设海军衙门,李鸿章着手组建北洋舰队。各海口炮台内新式后膛大炮,并铁舰、快船之巨炮,要用里色火药施放,才能及远制胜。李鸿章为了满足北洋海防需要,于光绪十二年(1877年)新建栗色火药厂。该厂由工程师英人约士设计并兴建,局总工程师司图诺安装设备,拥有汽炉房9间、汽机房4间、分磨房10间、压药房3间、筛药房2间、光药房6间、分药房14间。这是一座“使用大量水泥巩固地基和支撑墙壁”而厂房十分坚固,“极其庞大而复杂”,“以最新式的机器制造最新式的火药”的火药厂(见1887年10月27日《捷报》载文《天津通讯》,转引自孙毓棠编《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一辑)。光绪二十年(1894年),栗色火药厂又填沟栗药机器,扩建药房2座12间、装药房2座、存药房2座15间、硝库1

座7间,增加栗色火药产量,用以满足制造西洋新式长炮钢弹的需要。

第三,新建棉花药厂。光绪九年(1883),仿制棉花火药“已有成效”,盖造火药新厂房30余间,另盖火药房。十一年(1885),新药厂建造化学堂一座计房8间,烟筒4座;算学堂1座两层计16间,连墙烟筒4座,厢房3间,下房5间。

第四,创建无烟药厂。十九世纪九十年代,西方枪炮“尤以新出快式为利”,而“快枪快炮皆用无烟火药”。天津机器局为了跟上世界枪炮的发展步伐,于光绪二十年(1894)购买无烟药机,兴建无烟火药厂。转年,李鸿章调离天津,该厂继续“将次兴工”,于二十二年(1896)全部建成。此厂有制药水锅炉房、制药水房、焙药房、试药房、存药水库、存药料库等。

李鸿章经营天津机器局二十多年,他不断扩大黑色火药生产规模,并且跟上世界火药发展趋势,适时地修建栗色火药厂、棉花火药厂、无烟火药厂,制造出当时世界上的最新式的火药。他在火药厂设化学堂、算学堂,重视研究火药科学技术和培养科技人才。在他的主管下,天津机器局不但能够生产黑色火药,而且能够生产栗色火药、棉花火药、无烟火药,使天津机器局时为全国火药制造和供应基地,成为当时亚洲甚至“世界最大、最好的火药厂。

2、新建铸铁、熟铁、锯木厂

天津机器局为制造炮弹、炮架等军火,于同治十一年(1872)新建铸铁、熟铁、锯木厂,十二年(1873),又将原设海光寺西局铸铁厂移并东局。当时,“铸铁一事为军火之首要”,而铸造炮弹、炮架等,不但需要铸铁厂,并且需要有木样、熟铁、机器、铜引各厂与之协作。新建铸铁、熟铁、锯木厂,加上前已建成的机器房(厂),天津机器局已具有制造炮弹的能力。

3、开设造枪厂、枪子厂

光绪元年(1875),建洋枪厂,始制林明敦后膛枪,建枪子厂,自造车、刨、钻、锯等机床及购自外洋车床30余具,专制各种子弹。光绪三、四年,分别只造林明敦后门枪200杆、320杆。后因造价太高,“工费甚巨,较购自外洋者价几逾倍”,而停止造枪。枪子厂却持续扩大和发展。光绪七年(1881)时,日成枪子从建厂初时的不足2500颗增至1万棵。

4、添设电气水雷局(电报水雷雪堂)

李鸿章认为“水雷为海防要需”,于同治十三年(1874)在机器局仿制水雷成功;于光绪二年四月在机器局内设电器水雷局。他说:“延订西士,选募生童,九局内添设电气水雷局,教练一切,制成各种水雷。”可见,他所说的电气水雷局,既是制造水雷之场所,又是培训生童学习电报、水雷技术的学堂。

5、开设炮子(炮弹)厂

天津机器局于同治十一年(1872)建成铸铁、熟铁、锯木厂,铸造军火器械,

主要是铸造炮弹、炮架。从查到的史料看,光绪二年(1876)前就批量生产各种前膛开花炮弹6.8万余颗。后膛镀铅来福炮弹2千个。光绪十二年,周馥在

陪醇亲王亦澴阅视机器局总局的《日记》中,有机器局每年可制“大小炮子数万颗”之记载。

6、创建炼钢厂铸钢厂

李鸿章鉴于“北洋海军各舰所设新式炮位”需用“各种长式炮弹”,“外洋长式钢质跑单位后膛炮所必需”,于光绪十四年(1888)筹划在机器局东局间炼钢厂和铸造厂,以制造新式长炮钢质炮弹。为此,李鸿章在是年三月二十四日(5月4日)至六月二十六日(8月3日)期间,于中国驻英国公使刘瑞芬多次互通电报,商量购买铸钢机和雇用技师一事。从李鸿章六月二十五日给刘瑞分回电中,可知“东局拟订英葛来可力夫厂铸钢炉一,炼钢、熔钢匠各一;格林活厂水力压钢机、十吨起重机,连零件及建铁房,约共价三万三千余磅”。李鸿章于光绪十五年(1889)五月,一面“咨会海军衙门并咨户、兵、工部立案”,一面批准天津机器局定购“外洋铸钢机器全分”,兴建炼钢厂。

此炼钢厂是由机器局总工程师英人司图诺监督兴建的。对此,1893年5月19日《捷报》有报道:“两年前,总督已经铺准,令机器局东局建一个炼钢厂。炼钢厂的兴建,系由机器局的总工程师司图诺细心筹划的。一套从英国新南关机器公司买来的机器,包括所有西门子马丁炼钢法最新设备,已经安装起来;所有的专门技师、熔炼师、化验师都已到达,工厂即将开工。”炼钢厂于光绪十九年(1893)四月建成;经过两年多试炼钢,于二十一年(1894)。与炼钢厂,铸钢厂相配套,新建化学房1座9间。炼钢厂炼钢,铸钢厂铸造钢件,加上添增的制造炮弹机器和车床等设备,使天津机器局能制造出,当时世界上“最新型大炮”

用的,最新式的长炮钢质炮弹。天津机器局炼钢厂是天津最早建成的技术设备先进的近代炼钢厂。

李鸿章主管天津机器局达20多年,在李鸿章运筹和支持下,天津机器局不断扩建旧厂,创办新厂,由初时的小规模的火药、铜帽厂发展到拥有十几座大规模军火制造厂,制造各种火药、子弹、炮弹、水雷、军火器械及枪、炮,而成“为北洋水陆各军取给之源”,成为“供各省、各军之需”全国性的火药制造和供给基地。

7、创设北洋铸币厂

北洋铸币厂,又名天津机器局铸钱局,前身为天津机器局宝津局。光绪十三年(1887),天津机器局设立宝津局,从东局分出一部分机器设备,又购买英国格林活铁厂铸钱机器到局,开始铸造铜钱。十六年(1890),建成天津机器局铸钱局,又名北洋铸币厂。二十二年(1896),铸钱局“添购铸钱各项机器”,“筹办铸造银元”,是年,试铸银元。转年继二十三年(1897),“添建银钱厂”,正式开铸银元。它铸造的银元正面有“北洋机器局造”,背面铸有“龙”的图案。

天津机器局铸钱局,是中国第一座近代铸币厂。它比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在天津建成的“户部造币总厂”要早15年。

(三)、规模与产品

1、规模

天津机器局(冬菊)规模宏大,时为中国最大的军工厂之一。其火药厂,时属亚洲最大的火药厂。该局初战第22顷余亩,局基“环西南北皆民畴,东界小河而止”。后来,“遇河而东拓地四顷,其三隅拓地七顷,画为墙址,内墉外濠”,“延袤千有五百余丈”。一说,局“厂屋外缭垣周九里”(周馥光绪十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日记》)。天津机器局战地几乎与天津卫城占地(天津卫城城垣周4940米,近10年华里)差不多,可见其规模之大。同治九年时,该局“规模粗就”,仅建碾药厂、铜帽厂,建机器房等42座,计290余间,洋匠住房160余间,大烟筒10座。此后逐年扩建,到光绪十二年时,局之厂屋较同治九年时有“加数倍”之多。光绪十三年后又多次扩建,建成栗色火药厂、铸币厂、炼钢厂,直到光绪二十二年后,又建成无烟火药厂,添建铸钢厂、锅炉厂、卷铜厂,改建炮子厂、黑药厂,扩大铸币厂,增建无烟药厂等厂。天津机器局东局拥有制造各种新式火药、各式枪炮弹,水雷及步枪、镪水、钢铁、机器、电线、铅笔各种工厂十几座;拥有造船船坞,拥有电报水雷学堂、电学房、化学堂、算学堂、习艺厂等数学、试验设施;拥有员工2000多人,工厂规模之大为当时中国乃至亚洲所罕见。局厂区之大,在各厂、各部之间有“电报、电话和窄轨铁路相联系”,铁路直通局大门外的船坞。局门口上悬铜制名匾,下面墙上有“海疆藩卫”四个大字,门口左右各摆土炮一尊。局址周围筑有高墙,围墙外挖涌筑堤,植树成林。天津机器局“巨栋层栌,广场列厂,迤逦相属,参错相望。东则帆樯沓来,水栅坚闭;西则轮车转运,铁辙纵横。城? 炮台之制,井渠屋舍之观,与天津郡城遥相对峙,隐然还将一重镇焉”。

2、产品

天津机器局东局主要产品是火药、枪子、炮弹、水雷以及制造或药用的镪水、制造炮弹的钢材。此外,它还制造电线、机器和机器零件、轮船、枪炮等。该局建有船坞,光绪七年(1881)下制造“仙行小机船一号”;十三年(1887)九月,为海军衙门制造“昆明湖水操小火轮、洋舢板等船”。该局所产各种火药、枪弹、炮弹、水雷、地雷、炮架等各种军火,“常年供支北洋水陆各营及东三省(奉天、吉林、黑龙江)、热河、察哈尔,并协拨他省为数甚巨”;共创练海军,“为海军取给之源”;供战事之急需,在中日甲午战争期间,加工造办,“接济前敌各军”。天津机器局在光绪七年后,又扩建了镪水厂,新建棉花火药厂、栗色火药厂、铸钱局、炼钢厂、铸钢厂、化学厂等等工厂,产品品种增多,各种产品产量也随之增长。到光绪二十年(1886)时,“每年可制枪炮火要一百磅、铜帽五千万粒、大小袍子数万颗、毛瑟枪自五百万粒,其余各种水雷、电线籍轮船机器之属,无不兼制”(周馥《醇亲王巡阅北洋海防日记》)。光绪二十一年(1895),开始

炼钢铸弹。光绪二十四年,拥有制造黑药、栗药、棉药、吴烟药各种火药100

多万磅合毛瑟枪子400万粒、铜矛2800万粒的能力,能制钢质子母弹1200颗和数以万计的各种炮子(炮弹),并兼造磺、镪水、雷电器具,卷铜、炼钢和铸币。从众多产品及产品数量之大,可窥见到天津机器局东局规模之巨大。

(四)天津机器局兴建的历史意义

天津机器局从1867年创立到1900年,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成为中国洋务

运动的一个成功代表。虽然耗费银两达到了千万两,但它的成立部分改变了中国传统的刀枪剑戟的落后局面,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抵御西方侵略的能力,为中国近代培养了第一代的军事人才

(五)参考文献

1、河东文史资料第十六辑《清末北方的近代化基地——天津机器局》

2、《社会科学战线》1989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