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上古音的韵部研究概况 论文

上古音的韵部研究概况 论文

上古韵部研究略说

孙瑾

(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云南丽江 674100)

摘要:上古韵部的研究是中国音韵学研究史上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不仅为音韵学之源头而且为中古音和近代音的发展提供了理论依据。全篇主要从上古音的研究材料和方法以及清代古音学家和近代学者对韵部的研究成果两方面进行综述。

关键词:上古音;上古韵部;古音学

提到上古韵部,首先要弄清楚韵部的概念。其实,韵部是针对韵而言的,韵是以声调为纲,以韵腹和韵尾为依据对汉字读音进行的分类。韵部则不区别韵头和声调。简而言之,归纳韵腹和韵尾相同的字就是韵部。对于上古韵部的研究状况,本文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论述,以供初学音韵者之参考。

一、上古韵部研究的材料和方法

上古韵部的研究材料主要是《诗经》、《楚辞》以及上古其它韵文的入韵字和汉字的谐声系统。

上古音的研究是从韵部开始的。如《诗经》的第一篇《关雎》的一章和二章头四句的韵脚“鸠、洲、逑、流、求”都是《广韵》尤韵字,到今天普通话也还押韵,但后面的就不押韵了,“服”和“侧”,“采”和“友”、“芼”和“乐”不仅主要元音不同,而且韵尾也不同。

梁末沈重的《毛诗音》提出“协句”说。如《邶风?燕燕》三章“燕燕于飞,上下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中的“南”字下注云:“协句,宜乃林反”。意思是“南”本读那含反,但在这里应改读乃林反,与“音”押韵。

对于上古韵部的研究,是从《诗经》感到不押韵的时候开始的。《诗经》产生在先秦。随着时间的推移,语音发生了变化。南北朝以后的语音已经与《诗经》时代的语音有了明显差别,到了唐宋以后,语音变化更大了。但是在南北朝乃至唐宋时代,人们还没有确立古今音不同的观念,用当时语音读《诗经》,遇到押

韵不和谐的地方,就临时改读成自己认为合适的读音,当时学者把这种做法称为“叶音”、“叶韵”(“叶”字也写作“协”)、“取韵”。叶音说盛行于宋代,吴棫《毛诗补音》是代表作,此书已经亡佚。从朱熹《诗集传》注音中可以看到吴氏叶音的大致情形(有人说朱氏《诗集传》叶音完全采自吴氏《毛诗补音》)。直到明末陈第才彻底批判叶音说,提出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古今语音不同说。《毛诗古音考·序》:“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

二、上古韵部的研究

在这一学说的指导下,古音学的研究真正走上正确的道路。陈氏著有《读诗拙言》,总述他的古音学见解;另著有《毛诗古音考》、《屈宋古音义》,这两部书是他古音学说的实践。他详细地考查了《诗经》、《楚辞》的每一个押韵字,凡是认为古今读音不同的,他都标出古音,并注出证据。但是,他对古韵的研究只是随字注音,而没有做古韵分部工作。

如果说陈第是古音学的开路先锋,那么顾炎武则是古音学的奠基者。顾氏在其古音著作《音学五书》中的《古音表》分古韵十部,初步确定了古韵分部的规模。即:

一部:(东)东冬钟江(平声)

二部:(支)支半脂之微齐佳皆灰咍尤半(平声)

质术栉昔半职物迄屑薛锡半月没曷末黠鎋麦半

德屋(入声)

三部:(鱼)鱼虞模麻半侯(平声)

屋半沃半烛觉半药半铎半陌麦昔半(入声)

四部:(真)真谆臻文殷元魂痕寒桓删山先仙(平声)

五部:(萧)萧宵肴豪尤半幽(平声)

屋半沃半觉半药半铎半锡半(入声)

六部:(歌)歌戈麻半支半(平声)

七部:(阳)阳唐庚半(平声)

八部:(耕)庚半耕清青(平声)

九部:(蒸)蒸登(平声)

十部:(侵)侵覃谈盐添咸衔严凡(平声)

缉合盍叶怗洽狎业乏(入声)

顾炎武的古音学说显然还存在着一些不足和缺陷,但他的草创成就为古音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使他成为古音学的真正创始人。

江永的《古韵标准》分古韵为十三部,平、上、去各为一卷,又有入声八部。他是修正顾氏的古韵分部的。江氏古韵分部的特点,是注重审音。他认为顾氏的真部应该再分出个元部,真部口敛(比较闭口)而声细,元部口侈(比较开口)而声大。顾氏的萧部应该再分出个尤部,萧部口开而声大,尤部口弇而声细。顾氏的侵部应该再分出一个覃部,覃部之声侈,侵部之声弇。这样,江氏的古韵分部就比顾氏多出三部。此外,江氏还从顾氏的第三部鱼部中分出侯部字,归入尤、幽部。因为没有另立侯部的名称,不影响十三部的数目。顾氏的入声韵部没有独立,实际上是四部,江氏的入声韵,则分八部。江永古韵入声八部表如下:

一部(屋):屋沃半烛觉半

二部(质):质术栉物迄没屑半薛半

三部(月):月曷末黠辖屑半薛半

四部(药):药铎沃半觉半陌半麦半昔半锡半

五部(锡):麦半昔半锡半

六部(职):麦半职德

七部(缉):缉合半叶半洽半

八部(叶):合半盍叶半帖业洽半狎乏

顾炎武只研究古音不研究今音,江永则古今兼顾,尤通等韵,故深明音理。他在《古韵标准?例言》中批评顾氏“考古之功多,审音之功浅”。意思是说,顾氏只知道根据《诗经》等韵文考证出古韵当分为十部,而没有从音理上辨明为什么会分成这十部。因此,江氏的分部就不但基于考古,同时注重审音。他主张数韵共一入,大部分阴声,阳声韵都有入声配合。

段玉裁继往开来,在总结、继承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探索。他全面考察、归纳《诗经》分韵,广泛搜集先秦有韵之文,分析了《说文》谐声系统,相互参验,得出六类十七部,古韵系统昭然若揭。段氏的十七部是:(只列平声和入声)

第一类第一部之咍 (入声:职德)

第二类第二部萧宵肴豪

第三部尤幽 (入声:屋沃烛觉);

第四部侯

第五部鱼虞模 (入声:药铎)

第三类第六部蒸登

第七部侵盐添 (入声:缉叶帖)

第八部覃谈咸严凡 (入声:合盍洽狎业乏) 第四类第九部东冬锺江

第十部阳唐

第十一部庚耕清青

第五类第十二部真臻先 (入声:质栉屑)

第十三部谆文欣魂痕

第十四部元寒桓删山仙

第六类第十五部脂微齐皆灰(入声:术物迄月没曷末黠鎋薛)

第十六部支佳 (入声:陌麦昔锡)

第十七部歌戈麻

段氏分部的特点有三:(1)支、脂、之分部。(2)真、文分部。(3)侯部独立。段氏十七部分为六类,第一部是之部,第二部是萧部,打破了《唐韵》"始东终乏"的传统次序。他说:“十七部次序出于自然,非有穿凿。”并分为六类,是按音的远近排列的。但他没有分出独立的入声韵部,如果把入声独立出来单立为一个韵部的话,则是25部,比现代学者王力29部仅仅少4部。段氏同时提出“同谐声必同部”的理论,同时应用这个理论对《诗经》韵字之外的所有汉字做古韵分部工作。

戴震《声类表》,分古韵为二十五部,其中有阳声九部,阴声七部,入声九部(戴氏当时尚未立“阴”,“阳”之名)。其阳,阴,入相关者为一类,二十五部共合为九类,自此古韵各部的性质与彼此之间的关系才清楚明白起来。戴氏是段氏的老师,但古韵分部晚于段氏。戴氏古韵分部的特点有:(1)把段氏的脂部再加剖析,使祭、泰、夬、废四部独立为霭部。(2)明确承认上古音有入声,使它独立。

孔广森《诗声类》,分古韵为十八部。与段氏十七部比较,孔氏从东部中分出冬部,从侵部中分出盍部,而把真、文(谆)又并为一部。他还主张段氏第三部(尤部)中从屋从谷从木等的谐声字(这些都是入声字)应归侯部(这不影响韵部数目)。孔氏的另一贡献,是他确立了阴声、阳声(以鼻声收尾)的名称,并建立了“阴阳对转”的理论,即阴声和阳声主要元音相同,可以互相转化。

王念孙《古韵谱》分为二十一部,有四个特点:(1)他从段氏第十二部(真部)中分出一个至部(称质部)。(2)王氏肯定了戴氏从段氏脂部中分出霭,遏两部的意见,而把这两部合为一个祭部(称月部)。(3)王氏又从侵部中分出缉部,从覃(谈)部中分出盍部。这样就较段氏十七部多出四部,共二十一部。

江有诰《音学十书》,分古韵二十一部:江氏不用王氏至部(质部)独立之说,而采用了孔氏冬部独立说。

章太炎《成均图》,分古韵为二十三部,从脂部分出入声队部.章氏二十三部,即夏氏二十二部再加上队部。

黄侃《音略》,分古韵为二十八部。即从支部分出锡部,从之部分出德部,从鱼部分出铎部,从侯部分出屋部,从宵部分出沃部。

王力在黄氏28部的基础上,又做了一番改易增补工作,确定周代《诗经》韵29部,战国《楚辞》韵30部。王力的古韵分部是今天学术界常用的,29部是把黄氏的灰部分为脂、微两部。29部与30部的区别主要表现在冬部独立与否,冬部

与侵部合并就是29部,冬部独立就是30部。我们所说的上古音是指两汉以前的语音系统,所以还是以30部为准好一些,但应该知道冬侵两部很相近。(另附十家古韵分部对照表,见下图)

十家上古韵分部对照表①

上古音的韵部研究概况 论文

上古音的韵部研究概况 论文

①本表参照 陈复华、何九盈《古韵通晓》编制,表中所列韵部加括号( )者为该部中少部分字与其他各家对应的情况,加外框 的对应,每部中的具体字各家还有不同。各家韵部命名实有不同,为了便于进行对照比较,故统一古韵部名称。在此特别注明:顾炎武定古韵为10部;江永13部;段玉裁17部;戴震25部;孔广森18部;王念孙21部;章太炎23部;黄侃28部;王力30部。

上古音的韵部研究概况 论文

上古韵部经过顾、江、段、戴、孔、王、江七家的研究,基本上已成定局。王国维曾对以上七家的贡献评论道:“古韵之学,自昆山顾氏、而婺源江氏、而休宁戴氏、而金坛段氏、而曲阜孔氏、而高邮王氏、而歙县江氏,作者不过七人,然古音廿二部之目遂令后世无可增损。故训故名物文字之学有待于将来者甚多,至古韵之学,谓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也。原斯学所以能完密至此者,以其材料不过群经诸子及汉魏有韵之文,其方法则皆因乎古人用韵之自然,而不容以后说私意参乎其间。其道至简,而其事有涯;以至简入有涯,故不数传而遂臻其极也。”王氏的话虽未免说得过于绝对,但基本上反映了经过顾、江等七人的相继努力而将上古韵部建立起来的这一事实。值得一提的是近代学者王力先生的上古音分部已经被大部分学者所接受,并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参考文献:

[1]王力清代古音学[M].北京:中华书局,1992。

[2]段玉裁六书音韵表[M].《说文解字注》后附。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

[3]胡安顺音韵学通论[Ml.北京:中华书局,2001。

[4]唐元发段玉裁古音学浅说[J].语言学研究,2003年第5期。

[5]李文段玉裁古音学的理论建树[J].镇江师专学报,1998年第2期。

[6]张柏青凿破混沌——试论段玉裁在古音研究七的贡献[J].安徽师大学报,1986年第2期。

The sketch of the study on ancient rhyme

Sun Jin

(Yunnan university institute of tourism culture Lijiang Yunnan 674100)

Abstract:The study on ancient rhyme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Chinese phonology history of Chinese Archaic Phonology. And it is not only the source of phonology but also providing the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ancient and modern Chinese phonetics .Moreover, this paper mainly from two aspects of the archaic Chinese phonology research materials and methods as well as the rhyme studies that had been further achieved by the phonology experts in qing dynasty and modern scholars will be reviewed in this article.

Key words:Chinese archaic phonology; ancient rhyme; ancient phonology

[收稿日期]2012-07-19

[作者简介]孙瑾(1984—12—28),女,河南南阳人,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教师,硕士,研究方向: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样刊邮寄地址] 云南省丽江市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教师公寓2栋203室,邮编:674100,手机联系方式: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