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夜

当乌云慢慢遮住湛蓝的天空,于苍烟中笼罩住整片大地时,夜,来了。

似乎是寂静的,又似乎传来一点虫鸣,或许是风声,或许还夹杂着树叶落下的哀鸣,在这个隐藏着人性中最深处的阴暗的夜里,总有些不同于白日的喧嚣和暖意,它带着独有的冷漠和神秘。

夜开始降临。月光从云层的缝隙中倾泻而出,皎洁的月色似乎是对黑暗中大地特有的独自。随着时间的流逝,月也在向着天空中至高的目标迎去,冉冉升起。不可否认,在这样黑暗的夜中,即便是一点寥若晨星,细若萤火的光,也足以让人欣慰了,何况这轮明亮的月光?它总能使人生出一点淡淡的感伤,为这黑乎乎的夜增色了不少。

“呼—”风来过,它像处于极度兴奋中的狂躁的年轻小伙子,摇起满身的张扬,它驱赶云,驱赶着光,驱赶着树,它使月亮渐居幕后,被那黑色的巷穹所吞噬,它使黑暗再次来临,使一棵又一棵的树在哀鸣,于风中低低地哭泣。风跑过窗前,窗上的玻璃被它袭卷而来的冷意震得哗哗作响,屋内的烛火摇曳了一下,即将熄灭之际又挣扎了番,终于是从生死的边缘逃了回来,亮起一室的烛光,屋内的人似不满的嘟噎了几句,而后便再无声息。风走了。

夜更深,屋外静得可怕,仿佛是一头雄狮即将苏醒前迎来的一段短暂的平静时光。再也没有风的嘶吼,树的哀鸣,一切静得超乎寻常。可空气中似乎正在酝酿一场前所未有的刺骨寒意,凛冽的让人心悸。风又来了,它来的平静,近乎温柔,唯有屋外那迎风招摇的树梢才能感觉到。此刻,那漆黑的苍穹仿若一张静静张开的大嘴,它似乎急于吞掉什么,又似乎要吐出什么。

夜太深了。窗户上倒映着屋内的影像,一个人影在靠近烛火,他吹灭了灯,然后摸索着到床上。不消多长时间,便从小窗外传来均匀而平静的呼吸声。他睡了。屋外还是静悄悄的,只有微小的风在游动,在奔跑。

突然,从那黑色的苍穹中有什么东西正在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它于半空中旋转,舞动,而后轻飘飘的落在了不远处的树梢间,低矮的园圃中和黝黑的地面上。雪,这是雪。这一切,所有的生物似乎都在为他的到来而沉默,连风也不例外。它停止了游动,奔跑,大地在沉睡,又于沉睡中接受这不同于月光的独白。雪花就像是沉默的精灵,代替了原本皎洁的月光,覆盖了这冷漠而又神秘的夜。

夜沉的愈发寂静了,再也听不见一丝响动。

夜,睡了。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