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_歹羊_字考辨

_歹羊_字考辨

2(旧4年9月
第24卷第3期
“殊”字考辨
叶贵良
(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浙江杭州310028)
摘要:“样”,或作“样”,早见于先秦古籍《墨子)).
通过字形、异文和词义证明:“样”其实就是“祥”
关键词:样;俗字;考辨
《山海经》。“祥”为何字,后人众说纷纭。
字的异体.
中图分类号:H124.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一1263(2004)03一0096一03
《墨子·非乐上》:“上帝弗常,九有以亡;上帝不顺,降之百样。”《山海经·东山经》:“凡东次三
经之首日尸胡之山,北望祥山。”两句中的“样”字,也屡见于道经和佛经。然而“祥”为何字,却多有
异说:或以为“祥”字(详下文):或以为“殃”字,如《汉语大词典》“百殃”条云“亦作‘百祥,’,;
或以“鲜”为“解”字,如《敦煌遗书总目索引》将《洞渊神咒经》卷六《誓样品》(5.930号)录作《誓
解品》川P442,那么,“祥”究竟是什么字呢?
让我们先看看“祥”字的实际用例:
I)若有宅中故羔,四面殃样,一切恶鬼,山林池泽之鬼者,一一收之,付三天地狱,鬼律女青诏书
治之。(P.2444号《洞渊神咒经》卷七)
2)至今以去,若有奉此经者,天护人民,及有殃祥之鬼、一切邪精,吾当与誓:至今有法师所救之
人,令官事者解,疾病者磋。(《太上洞渊神咒经》卷第六,《道藏》第6册,第20页上,省作
6/20a,佛经仿此)
例l)、例2)皆为“殃’,、“祥”连言,说明“殊”非“殃”字。然“拜”亦非“解”字,这可从《洞渊
神咒经》各卷品目得到证明,以敦煌十卷本《洞渊神咒经》为例,卷第一《誓魔品》、卷第二《遣鬼品》、
卷第三《捉鬼品》、卷第四《杀鬼品》①、卷第五《禁鬼品》、卷第六《誓样品》、卷第七《斩鬼品》、卷第
八《召鬼品》、卷第九《逐鬼品》、卷第十《煞鬼放人品》,除《誓魔品》、《誓祥品》外,其余各卷之品目
皆用“鬼”字,说明“鲜”应与“魔”、“鬼”词义相近,由此可以肯定“祥”不是“解”的俗字。
“样”为何字呢?毕沉认为“祥”为“祥字异文”,《山海经·东山经》“北望祥山”下,毕沉注日:
“音详.沉日:样字,《说文》所无,见《玉篇》云:女鬼也.山则未详.”毕沉《墨子校注》“降之百祥”
下云:“此祥字异文.”
毕沉之说是。我们可从下面几方面证其说:
1
.
字形汉字“示”、“歹”两个偏旁有相通之处,如《玉篇·歹部》:“蜗,与祸同。”《玉篇·示部》:
“挟,古文殃.”明田艺薪《留青日札》“古奇文平声”亦云:“袂,殃。”江淹《符·尚书符》:“山陵不
崩,移殃为庆;践柞无贺,按剑称予.”其中“殃”,丛刊本作“袂”,其实

,“袂”即“袂”的残缺字。
从汉字构形理据方面看,凡从“歹”的字皆有“不祥、灾祸”义。而“祥”的本义为“福”,《说文·示
部》:“祥,福也.”段玉裁注:“凡统言则灾亦谓之祥,析言则善者谓之祥。”“祥”既有“灾祥”义,又
有“福、善”义,后人为了将二义区分开来,于是将“灾祥”之“祥”写作“祥”。这也就是“样”的来
历。说明“殊”是“样”的一个换旁俗字。
作者简介:叶贵良(1962一),男,浙江庆元人,浙江大学汉语史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
①敦煌本《洞渊神咒经》卷四品不祥,今依《道藏》本作《杀鬼品》.2.异文
3)麟兵者,不祥之器:严观者,无厌之主。(R3675号《失题道经经典类)))
此句承《老子》三十一章:“夫佳兵者,不祥之器。”可知“不祥”就是不祥。
失译佛经《陀罗尼杂集》卷八:“众邪万物精气妖样,各还所属佛道巨当。”(21/628a)其中“妖祥”
之“祥”,有本作“样”。
3.词义及其词义引申“灾”、“样”常连言,道经常见:
4)若其国分,五星失度,七耀差移,廿八宿不依分野,日月勃食,阴阳不调,我当与南上司食(命)
韩君丈人、周天/\极君、长生司马,调政漩矶,复于分位,灾拜变异,皆使消灭。(P.2392号《本
际经》卷第一)
“灾祥”为同义连言之词,“祥”即“灾祥”之义。
“祥”从“灾祥”义中又引申出“妖怪”义,《玉篇·示部》:“祥,妖怪也。”伪古文《尚书·咸有
一德》:“毫有祥,桑谷共生于朝。”伪孔传云:“祥,妖怪。”孔颖达疏:“祥是恶事先见之征,故为妖怪
也.”“歼”亦有此义,因此,“祥,,常与“妖”连言,如:
5)未至一日更见白光,鲜明晃暇,无可取譬;不盈一时,而复隐没,如此前后,六时光明,王意自
念,谓言妖样,顾问臣下,已沾利益,重疾蒙轻,深灾薄歇.(P.2419号《太玄真一本际经》卷
第六)
“妖祥”或倒文作“样妖”,如:
6)汝等鬼王,收汝小鬼,一切未令犯此主人,当为和喻中外之神,家亲样妖,分别解绝,使令病人
得差,官事解脱。(R2576va号《太上洞渊神咒经》卷第一)
从“样”的“妖怪”义又引申出“鬼”义,如:
7)自今以始,若有奉受此经者,三天护人,及有祥鬼、一切邪精,吾当与誓;今法师所救之人,令
官事解散,疾病蒙差。(5.930号《洞渊神咒经》卷第六)
8)有病之家,道士为转(经),转经之时,先作八符,符置八方门户上,乃为经行之家,鬼贼外样,
一切诸鬼,闻此神咒,自然散灭,善神助子,万福归身,护经力士,自然佑人耳。(P.2752号《洞
渊神咒经》卷第五)
9)自今以去,若有病人危厄困笃之者,大魔王断其家样.(《太上

洞渊神咒经》卷第二,6/9a)
10)玉京山上有一桃树,树高三百九亿万里,东枝覆东方,南枝盖南国,西枝荫西方,北枝盖北国,
四十九亿万年一花,八十亿万年结一子,子熟大如车轮,人一食之,三千年无饥也,鬼见此桃
树则自死矣。天人各各持此桃木,下以杀疫鬼,一切众祥.(((太上洞渊神咒经》卷之一,6/2c)
11)或被邪祥相逮,先殃诊气相钟,厌鬼所杀,奄忽而死。(《太上洞玄灵宝宣戒首悔众罪保护经》
卷中,6月o3e)
12)一切魔耶(邪)、百千万媚(魅)、不政(正)之样,来病痛主人之者,一一为主人等收捕打煞
之.(P.2444号《洞渊神经》第七)
例7)的“样鬼”是同义连言之词,《道藏》本作“殃祥”(6/2Oa).例8)“外样”就是“外鬼”之义.例
9)“家祥”就是“家鬼”,即魏晋以来所说的“家亲”或“亲鬼”.例10)“众祥”为“众鬼”之义。例
11)“邪祥”指“邪鬼”,亦即例12)的“不政(正)之样”。
道经还有“强鲜”一词,如:
13)道言:自今有病者,及转此神咒经之处,当遣万和册万人、百舌吏册万人,为此主人疾病之家、
刑狱囚徒之人,和喻家亲、太祖、父母、内外强拜及祠之者、不应祠者,悉为分别遣之,悉令
了了。(P.2444号《洞渊神咒经》卷七)
14)若有急事上章,当上请天昌君黄衣兵十万人,亦可人静东向口请,令收家中百二十殃怪,中外
强祥,十二杀鬼。(陶弘景《登真隐诀》卷下,6/6Zlc)
“强样”犹言烈鬼,《大藏经》又见“蛊祥”一词,如:
17)今我治般若波罗蜜威神,及首楞严威神,救某甲咽喉、胸堂、心腹、胁胃、膀光、五官、六府、
三焦、五藏,寒僻、宿食、下痢、众痛、祸殃、非尸、鬼注、妖魅、蛊祥、铿结、痈肿、疥癫、
恶疮,随水消除.(失译《陀罗尼杂集》卷八,21/628a)“蛊”亦为“鬼”义,《说文·虫部》:“袅碟之鬼亦为蛊。”段玉裁注:“《史记.封禅书》索隐引乐
彦云:《左传》‘皿虫为蛊。袅碟之鬼亦为蛊’。……强死之鬼,其魂魄能冯依于人以为淫厉,是亦以人为
皿而害之也.此亦引申之义。”“蛊”指的是“强死之鬼”,“蛊祥”与“强祥”义同。
道经还有径以“祥”为鬼名的,如5.986号《道要灵抵神鬼品经》:“六月温鬼名祥。”
从上可知,“歼”有“鬼”义,但是《玉篇·歹部》、《广韵·阳韵》以及《汉语大字典》引《集韵·阳
韵》皆云:“祥,女鬼(也)。”可是,我们至今没有发现“祥”释作“女鬼”的例子,上文所举之例皆为
泛指的“鬼”义。下面,我们再举两例说明如下:
18)至甲子壬辰之岁,流殃万丈,皆是汝等之妖鬼,古之死将、国主大臣,下官故杰,世间鬼贼耳,
男女之样,水火

刀兵之样,行客之鬼,因世之人有兴衰,竞来克之。(5.930号《洞渊神咒经》
卷第六)
19)我今见此法师救病之处,与一切疫鬼誓不复来,中外之样、男祥、女祥之鬼,悉誓自去,不复
来矣(5.930号《洞渊神咒经》卷第六)
例18)的“男女之祥”和例19)的“男拜”、“女祥”前面有“男”、“女”等词加以限定,充分说明
“祥”(“鬼”义)是不分男女的,是泛指之称;这还可从《洞渊神咒经》的品目中得到佐证,该经品目
“样”与“魔”、“鬼”互文,意思相同,换句话说,“誓祥”也就是“誓鬼”之意。
总之,“拜”并非“殃”字,亦非“解”字,而是“祥”的异体字。“祥,,从“灾祥”义引申出“妖
怪”义,从“妖怪”义又引申出“鬼”义。“样,,泛指“鬼”,不可释作“女鬼”.
参考文献:
[l]王重民.敦煌遗书总目索引[M].北京:中华书局,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