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快板词_同仁堂

快板词_同仁堂

同仁堂啊,那开的本是老药铺。
先生好比甩手自在王。
药王爷就在上边坐,
十大名医列两旁。
先拜药王再拜你,
你是药王爷的大徒弟。
药王爷,本姓孙,
提龙跨虎手捻针。
内科先说孙思邈,
外科得数华佗高。
孙思邈,医道高,
三十二岁入唐朝。
正宫国母得了病,
走线号脉治好了。
一针治好娘娘病,
两针扎好龙一条。
万岁一见龙心欢喜,
亲身封他在当朝。
封他文官他不要,
封他武将把头摇。
万般出在无计奈,
亲身赐给大红袍。
在旁怒恼那一个,
怒恼敬德老英豪。
为臣我南征北战东挡西杀功劳大,
为何你不赐大红袍。
一把钢鞭拿在手,
手拿钢鞭赶红袍。
药王爷,妙法高,
脱去红袍换黄袍,
红袍供在药王阁(gao),
黎民百姓才把香烧。
药铺里边有拦柜,
那拦柜三尺三寸三分高。
左边放着轧药碾,
右边摆着铡药刀,
铡药刀,亮堂堂,
几味草药您先尝。
先铡“牛黄”与“狗宝”,
后铡“槟榔”与“麝香”。
“桃仁”陪着“杏仁”睡,
二人躺在“沉香”床。
趁三更“茭白叶”,
胆大的“木贼”跳进墙。
盗走了“水银”五十两,
“金毛狗儿”闹汪汪。
有“丁香”去送信,
“人参”这才坐大堂。
“佛手”抄起“甘草”棍,
拿板棍打在“陈皮”上。
打得“陈皮”流鲜血,
鲜血甩在“木瓜”上。
大风丸、小风丸,
胖大海、提溜圆,
狗皮膏药贴风寒。
我有心接着药名往下唱,
唱到明个唱不完。




数九寒天冷嗖嗖,转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猴又把那个仙桃偷。五月端午是端阳日,白蛇许仙不到头。七月七传说是天河配,牛郎织女泪交流。八月十五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了忧愁。要说愁,咱们净说愁,唱一会儿绕口令的十八愁。狼也愁,虎也是愁,象也愁,鹿也愁,骡子也愁马也愁,猪也愁,狗也是愁,牛也愁,羊也愁,鸭子也愁鹅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愁,乌龟愁,鱼愁虾愁个个都愁。虎愁不敢把高山下,狼愁野心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鹿愁长了一对大犄角。马愁鞴鞍就行千里,骡子愁它是一世休。羊愁从小它把胡子长,牛愁本是犯过牛轴。狗愁改不了那净吃屎,猪愁离不开它臭水沟。鸭子愁扁了它的嘴,鹅愁脑瓜门儿上长了一个‘锛儿喽’头。蛤蟆愁了一身脓疱疥,螃蟹愁的本是净横搂。蛤蜊愁闭关自守,乌龟愁的胆小尽缩头,鱼愁离开水不能够走,虾愁空枪乱扎没准头。说我诌,我倒诌,闲来没事我溜溜舌头。我们那儿有六十六条胡同口,住着一位六十六岁的刘老六,他家里有六十

六座好高楼,楼上有六十六篓桂花油,篓上蒙着六十六匹绿绉绸。绸上绣六十六个大绒球,楼下钉着六十六根儿檀木轴,轴上拴六十六条大青牛。牛旁蹲着六十六个大马猴。六十六岁的刘老六,坐在门口啃骨头。南边来了一条狗,这条狗,好眼熟,它好像大大妈家大大妈妈脑袋、大大妈妈眼睛、大大妈妈耳朵、大大妈妈尾巴、大大妈妈家鳌头狮子狗。北边又来一条狗,这条狗,嘿!又眼熟,它好像二大妈妈家、二大妈妈脑袋、二大妈妈眼睛、二大妈妈耳朵、二大妈妈尾巴、二大妈妈家鳌头狮子狗。两条狗打架抢骨头,打成仇。吓跑了六十六个大马猴,吓惊了六十六条大青牛,拉折了六十六根儿檀木轴,倒了六十六座好高楼,洒了六十六篓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绿绉绸,脏了六十六个大绒球。南边来个气不休,手里拿着土坯头去砍着狗的头,也不知气不休的土坯头打了狗的头,也不知狗的头碰坏气不休的土坯头。北边来了个秃妞妞,手里拿着个油篓口去套狗的头。也不知秃妞妞的油篓口套了狗的头,也不知狗的头钻了秃妞妞的油篓口。狗啃油篓篓油漏,狗不啃油篓篓不漏油。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什么有头无有尾?什么有尾无有头?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没腿游九州?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什么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了一道沟?什么人扛刀桥上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胡子一大堆?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什么圆圆长街卖?什么圆圆道两边?什么开花节节高?什么开花毛着个腰?什么开花无人见?什么开花一嘴毛?什么鸟穿青又穿白?什么鸟穿出皂靴来?什么鸟身披十样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双扇门,单扇开,我破的闷儿自己猜。车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乱点头,哈蟆有头无有尾,蝎子有尾无有头。板登有腿儿家中坐,小船没腿儿游九州,赵州桥,鲁班修,玉石栏杆儿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推车轧了一道沟。周仓扛刀桥上站,关公勒马看春秋。罗成白,敬德黑,张飞胡子一大堆。月亮圆圆在天边,眼镜圆圆在眼前,烧饼圆圆长街卖,车轱辘圆圆道两边。芝麻开花节节高,棉花开花毛着腰,藤子开花无人见,玉米开花一嘴毛。喜鹊穿青又穿白,乌鸦穿出皂靴来,野鸡身披十样锦,鹗丽儿身披麻布口袋。一道黑,两道黑,三四五六七道黑,八九道黑十道黑。买个烟袋乌木杆儿,抓住两头一道黑。二姐描眉去打鬓,照着个镜子两道黑。粉皮墙写川字儿,横瞧竖瞧三道黑。象牙的桌子乌木的腿儿,放在炕上四道黑。买个小鸡不下蛋,圈在笼里

捂到(五道)黑。挺好的骡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到(六道)黑。买了个小驴不拉磨,配上鞍桥骑(七)到黑.姐俩南洼去割麦,丢了镰刀拔到(八道)黑。月窠儿孩子得了疯病,尽点儿艾子灸到(九道)黑。卖瓜籽的没注意,刷拉撒了一大堆,条帚簸箕不凑手,一个一个拾到(十道)黑。正月里,正月正,姐妹二人去逛灯,大姐名叫粉红女,二姐名叫女粉红。粉红女身穿一件粉红袄,女粉红身穿一件袄粉红。粉红女怀抱一瓶粉红酒,女粉红怀抱一瓶酒粉红。姐妹找了个无人处,推杯换盏饮刘伶。女粉红喝了粉红女的粉红酒,粉红女喝了女粉红的酒粉红,粉红女喝了一个酩酊醉,女粉红喝了一个醉酩酊。女粉红揪着粉红女就打,粉红女揪着女粉红就拧。女粉红撕了粉红女的粉红袄,粉红女就撕了女粉红的袄粉红。姐妹打罢落下手,自己买线自己缝。粉红女买了一条粉红线,女粉红买了一条线粉红。粉红女是反缝缝缝粉红袄,女粉红是缝反缝缝袄粉红。说扁担长……”出南门,面正南,有一个面铺面冲南。面铺门口挂着一个蓝布棉门帘。摘了蓝布棉门帘,看了看面铺面冲南,挂上蓝布棉门帘,瞧了瞧,哟,嗬!面铺还是面冲南。出西门走七步,拾到鸡皮补皮裤。是鸡皮补皮裤,不是鸡皮不必补皮裤。我家有个肥净白净八斤鸡,飞到张家后院里。张家院有个肥净白净八斤狗,咬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我拿他的肥净白净八斤狗赔了我的肥净白净八斤鸡。打南边来个瘸子,担了一挑子茄子,手里拿着个碟子,地下钉着木头橛子。没留神那橛子绊倒了瘸子,弄撒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毛腰拾茄子。北边来个醉老爷子,腰里掖着烟袋别子,过来要买瘸子茄子,瘸子不卖给醉老爷子茄子,老爷子一生气抢了瘸子茄子,瘸子毛腰捡茄子拾碟子,拔橛子,追老爷子,老爷子一生气,不给瘸子茄子,拿起烟袋别子,也不知老爷子的烟袋别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瘸子橛子打了老爷子烟袋别子。闲来没事出城西,树木榔林数不齐,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城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个一,数了半天一棵树,一棵树长了七个枝,七个枝结了七样果,结的是槟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快板《诸葛亮押宝》文本




小小的宝盒一块铜,
能工巧匠将它给造成。
四块铜帮压一木,
三面是黑一面是红。
宝盒落在光棍人手,
黄天大会支开了宝棚。
仓啷一声可就开了宝,
围了个,你个里七层是么外八层,
里七外八可得围了一个不透风。
这么里七层他可围着没事要押宝,

个外八层他在那外边猜黑红。
这个就说三吊三百给我押大拐,
那个说两吊二百给我押孤丁。
且不言众位来押宝,
起正南走来了二位老先生。
在头里走能掐会算这位诸葛亮,
后尾紧跟着个斩将封神姜太公。
诸葛亮,开言道,
我要叫声大哥姜太公。
咱们哥俩快着走,
一到宝棚猜回红。
他们哥俩往前走,
这个携手揽腕进了我的棚。
这个站宝案的把话讲,
口尊着二位老先生。
莫非你们二位要押宝,
你们押婆押拐押孤丁?
诸葛亮说,未曾押宝我就算一算,
我算算哪黑与哪红。
他按着乾坎艮震这么一算,
这个这宝一定三上红。
三上你可给我押它一万两,
这不五千银子押孤丁。
姜太公说慢打盖,富余俩钱我也押上。
未曾押宝我也算一算,
我算算哪黑与哪红。
他按着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景死惊开休生伤杜这么一算,
那么这宝也是三上红。
八万这个银子押大拐,
这么两万银子押蚂螂。
姜太公说这宝不许别人看,
那么别人一看我的归赢。
诸葛亮哪敢怠慢,
他把宝盒拿在手中。
他使了个木匠单吊线,
这个一只闭来一只睁。
他把宝盖这么一裂,
哎呦喝!怎么会的这宝幺上红?
诸葛亮说我算了半天不中用,
姜太公说我算了半天也不成。
诸葛亮说这是他妈转心盒子跟头宝,
姜太公说我的这宝输得真不轻。
输赢不在头一宝,
再押二宝看分明。
站宝案的把话讲,
我尊着二位老先生。
依我说你们二位那个押不押的不要紧,
还在谁输与谁赢。
诸葛亮说,要拦你早拦两条注,
你这会儿拦算不成。
这会儿拦着也得罢了,
这个输的白输赢的白赢。
站宝案的把话讲,
我得尊着二位老先生。
我跟您说的是好话,
我反倒招您不愿听。
您要是押宝自管押宝,
那么您要该呀可不成。
诸葛亮说,我一个小钱都没有,
不让我押还不成。
敢说这么三声不让我押宝,
我让你宝局搁不成。
这个站宝案的一撇嘴,
我得尊着二位老先生。
你别在这儿说大话,
你别在这儿大话扔。
四两棉花你纺一纺,
搁宝的不是省油灯。
我的名字叫邓禹,
管帐的先生叫徐茂公。
刘伯温他把东家领,
三请宝盒这位孙悟空。
一个跟头十万里,
要想打架算现成。
诸葛亮一看要打架,
站宝案的留神听。
你要是君子将我等,
你是小人乱了蹦。
诸葛亮哪敢怠慢,
他把宝盒拿在手中。
拿起了宝盒不大要紧,
这个宝局以里乱了营。
诸葛亮一看要打架,
回到三国去搬兵。
搬来了这个刘备张飞关夫子,
这个周仓和关平二位弟兄。
马超马岱可是二员将,
这个百步穿杨老黄忠。
有魏延还有姜维,
这个长坂坡前赵子龙。

人马发在黄天会,
看块吉地扎大营。
姜太公说可就不要紧,
我就回到西岐去搬兵。
搬来了这个金咤哪咤木咤三太子,
有个灶王奶奶高兰英。
杨二郎拉着嚎天犬,
龙须虎架着五爪鹰。
后边的跟着托塔老英雄。
人马发在黄天会,
看块吉地扎大营。
两边正然扎人马,
忽听空中喊一声。
要问来了哪一个,
来了齐天大圣孙悟空。
金箍辘宝棒拿在手,
两个眼睛全都瞪红。
眼睁睁就是一场乱,
这不七十二变下段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