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_王苏娜

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_王苏娜

DOI:10.13703/j.0255-2930.2015.07.018中图分类号:R 246.8 文献标志码:

檪檪檪檪檪檪檪檪檪

檪檪

殏殏

临证经验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

王苏娜1 谢苏娟2 王祖红1

(1.昆明市中医医院,管氏特殊针法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云南昆明650011;2.昆明市延安医院)

[摘 要] 目的:观察管氏舌针配合循经取穴治疗灼口综合征的临床疗效。方法:采用管氏舌针为

主,取心穴、肝穴、脾穴、肾穴、聚泉等,配合通里、太溪、太冲、三阴交等循经取穴,每日针1次,共治

疗10次。结果:显效10例,好转7例,无效3例,有效率为85.0%;治疗前后视觉模拟评分(VAS)

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6.30±1.49vs 3.55±2.11,P<0.01)。结论: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

综合征能有效缓解患者舌痛症状。

[关键词] 灼口综合征;管氏舌针

灼口综合征(burning mouth syndrome,BMS),又称舌痛症,是以舌部为主要发病部位,以烧灼样疼痛为主要表现,舌感觉异常,口腔不适,口腔黏膜感觉异常等,常不伴有黏膜病损及其他临床体征的一组症候群。近年来,BMS发病呈上升趋势,已成为一种常见的黏膜病。女性的发病率约是男性的7倍,发病年龄主要在围绝经期[1]。笔者采用管氏舌针为主,配合循经取穴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现报道如下。

1 一般资料

全部病例均为2010年1月至2014年5月我院门诊及病房符合灼口综合征诊断标准的患者,共20例,其中男8例,女12例;年龄35~68岁,平均52.5岁;病程最短2周,最长3年,平均8.1个月。均符合以下诊断标准[2]:①以舌部和(或)口腔黏膜烧灼样疼痛或具有异常感为主要症状,可伴有舌麻木、口干、味觉改变及其他口腔不适症状,临床检查口腔黏膜及舌部无器质性病变;②无明显的全身器质性疾病,排除三叉神经痛、干燥综合征、营养缺乏、糖尿病、免疫疾病以及其他结缔组织病所致的口腔不适;③无局部刺激因素如残冠、义齿、不良修复体等;④1个月内未使用性激素、苯二

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_王苏娜

氮类抗焦虑药、三环类抗抑郁药、抗组胺类药物及局部未曾使用过激素治疗。

2 治疗方法

2.1 取穴

(1)主穴(管氏舌针):心穴(舌尖部)、肝穴(舌面后1/3、边缘向内5分处)、脾穴(舌面中央旁开4分

第一作者:王苏娜(1982-),女,主治医师。研究方向:针灸临床疗效评价。E-mail:wsn8212@163.com

处)、肾穴(舌面中央后3分旁开4分处)、聚泉(舌面中央处),见图1;金津、玉液、中矩(舌上举,舌底与齿龈交界处),见图2

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_王苏娜

图1 

管氏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20例_王苏娜

管氏舌针舌面穴分布图

图2 管氏舌针舌下穴分布图

(2)配穴(体针):通里、太溪、太冲、三阴交。2.2 操作方法

舌针针刺前,一般给予患者3%过氧化氢或高锰酸钾液漱口,以清洁口腔。针舌面穴位,患者自然

伸舌于口外;针舌底面穴位,患者将舌卷起,舌尖抵住上门齿,将舌固定,或舌尖向上反卷,用上下门齿夹住舌,使舌固定。选用0.25mm×25mm针灸针,在选定的穴位上针刺后,拇指前后均匀捻转10次,不留针,在捻转时,进针1~3mm许,勿进太深,一般不会出血。

配穴选用0.25mm×40mm不锈钢针灸针,常规消毒后快速进针,行平补平泻手法,得气后留针30min。

每日治疗1次,治疗10次为一疗程,治疗1个疗程后统计疗效。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1)视觉模拟评分(visual analog scale,VAS):采用VAS量化BMS患者疼痛程度。VAS为一条10cm长刻度的直标尺,两端分别标有“0”表示无痛,“10”表示剧痛,中间部分表示不同程度的疼痛。让病人根据自我感觉在横线上划一记号,表示疼痛的程度。

(2)疗效指数评价:疗效指数(尼莫地平法计算公式)=(治疗前VAS评分-治疗后VAS评分)/治疗前VAS评分×100%[3]。显效:疼痛明显减轻,疗效指数>60%;好转:疼痛有所减轻,疗效指数≥20%且<60%;无效:疼痛未减轻,疗效指数<20%。

3.2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9.0统计软件对试验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珚x±s)表示,治疗前后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3.3 治疗结果

显效10例,好转7例,无效3例,有效率为85.0%。

治疗前VAS评分为6.30±1.49,治疗后为3.55±2.11,治疗前后进行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8.966,P<0.01)。

4 体会

关于灼口综合征(BMS)的病因学研究众说不一,目前认为BMS属于非器质性的灼痛,其发病大都与神经(包括自主神经)、精神、血管运动神经因素密切相关,但其机制尚不清楚,可能与精神因素、局部因素、内分泌或代谢障碍等因素有关。多数学者倾向于多因素发病[4]。因BMS的病因、发病机制未完全明确,因此也缺乏特定、有效的治疗方法,目前西医治疗上主要有脱离过敏原,去除局部发病因素,积极诊断及治疗全身性疾病,调节自主神经功能药物、激素替代疗法、精神类药物治疗、心理咨询治疗等[5]。

从中医理论分析,本病多由情志不遂、饮食不节、劳逸失宜、年老体虚等引起气机升降失调,脏腑机能不和,从而导致多种病理产物的滞塞和郁结,致舌部所过经脉气血运行不畅,不通则痛,或致气血不足,气血不能上荣于舌而发病。本病病位在舌,与心、脾、肝、肾均有关。

舌与全身脏腑经脉都有着直接和间接的联系,足少阴之脉夹舌本,足厥阴之脉络舌本,足太阴之脉连舌本、散舌下,手少阴之别系舌本。《灵枢·经脉》云:“脾足太阴之脉……是动则病舌本强……是主脾所生病者,舌本痛”;《灵枢·脉度》云:“心气通于舌,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针刺舌穴不仅可以疏通局部经络气血,并可通过与舌相关的经脉,调和气血,调畅脏腑气机,亦可以治疗全身脏腑疾病。故本病治疗上,以局部舌针治疗为主,疏通局部经络气血,调畅脏腑功能气机,配合循经取穴,以心、脾、肾、肝经为主,所选通里为手少阴经络穴,可宁心安神;太溪,肾经原穴,滋阴益肾;太冲,足厥阴肝经输穴、原穴,疏肝解郁,调畅气机;三阴交,为足太阴脾经、足少阴肾经、足厥阴肝经交会穴,健脾益气,也可调肝补肾,调和气血。诸穴合用,通调经络气血,远近相配,标本兼治,故在临床治疗中取得了较好的疗效。临床中笔者发现舌针为主治疗灼口综合征有自身独特优势,不仅能明显改善患者局部症状,也能缓解患者焦虑、紧张情绪,以及伴有的一些全身症状,如失眠、汗出等症,又无明显不良反应,值得进一步研究探讨。

参考文献

[1] Ferensztajn E, ojko D,Rybakowski J.Burning mouthsyndrome:pathogenic and therapeutic concepts[J].Psychiatr Pol,2013,47(6):973-988.

[2] 陈谦明.口腔黏膜病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60-162.

[3] 毛凯平,周杰,荣刚,等.佳蓉片治疗更年期妇女灼口综合征的疗效观察及其对血清性激素水平的影响[J].口

腔医学研究,2010,26(4):534-536.

[4] 顾远平,何克新.灼口综合征的研究状况[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1,32(15):2490-2492.

[5] 何园,林梅,李秉琦.灼口综合征的治疗方案[J].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03,17(6):564-566.

(收稿日期:2014-07-29,编辑:成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