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母亲是美女

母亲是美女

母亲是美女

母亲是美女,毋容置疑的,有厚厚的青春相册为证。

母亲的美是阳光的健康的美,是过去了的那年代极为推崇的美,这样的美丽,可以令人感到积极向上的力量,如向日葵般绚丽,充满了勃勃的生机。也正是这样的美丽,使得母亲成为新华社记者眼中时代青年的一个经典镜头:身穿草绿色格子外套,头戴草帽,站在阳光下的母亲,明眸皓齿,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子搭在胸前,青春的光彩流溢在她那好看的鹅蛋型的脸庞上。年轻的母亲,不仅仅是漂亮的,且能歌善舞,心灵手巧,女红做得极好。据说当年追求者众多,有归国的越南华侨,有英武的空军,还有风度翩翩的技术员。他们的照片都曾经留存于母亲的相薄里,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旧相册的章页开始发黄,脱落,于是,换新相册时,他们的照片便成为与我们家庭无关的故事被丢进一个放过蜂王浆的纸盒里,那个纸盒,曾经被放在我们南京那个家的朱褐色床头柜抽屉里。母亲偶尔会在整理抽屉时翻出来看看,神情专注而遥远。再后来,那个纸盒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去向,没有谁问及过,就连母亲,似乎也早已经不记得了。从此,母亲的青春影像里,除了她自己,就是我们的父亲。\

父亲在认识母亲之前,有过一个护士长女朋友,亦是他们部队上的。父亲与她分手的原因是否与母亲有关,答案很是模糊。许多回,父亲只是笑着斥我,傻瓜,要是跟别人结婚了,不就没你了啊?典型的偷换概念。父亲年轻时亦是剑眉星目,相貌英俊且才华出众。母亲是在舞台上跳着“金珠玛米亚克西”走进父亲的视线的,他们的介绍人是父亲的政委。这位伟大媒人的名字在他们此后经年的婚姻岁月里总是会被母亲常常提及。呵,别以为我母亲会用种感激的语调说起他,她只会在与父亲吵架时,狠狠地充满怨恨地道,陈子辉,你害死我了,让我找了这么个男人。就好像是陈子辉当年做了封建家长逼她与父亲成亲似的。看来,介绍人是不可以随便当的,多年来,我猜,那个叫陈子辉的政委耳根一定没少发烫过,并且他肯定不会想到,这个常念叨他的人就是我美丽的母亲。

“人未到声先到,闻其声而知其人”,这本是《红楼梦》里描写王熙凤的字句,可我觉得用在母亲身上亦是再恰当不过的。母亲亦是爱憎分明,行事泼辣,敢说敢做的女人,喜欢她的人都说她爽朗,热情,但与之交锋过的人则会不同程度地惧她几分。记得那年,奶奶留给我们的大宅院被几个远房的亲戚强行霸占了,父亲只好回老家去与他们打官司,但由于对方勾结了当地权势,所以,忠厚老实的父亲没能胜诉,沮丧而归。母亲听完情况后,气得凤眼圆瞪,柳眉倒竖,她拍着家中的红木八仙桌,高声怒斥道,反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这帮强盗。半个月后,母亲终于凭着她的大胆,果敢,巧言善辩,赢得了官司。据说曾经欺负过我们家的亲戚,事后,对着母亲竖起大拇指道,果然是女中豪杰,活生生的一个凤辣子。母亲也的确是我们家的凤辣子,家中事无巨细都由她说了算,并且一手操办。从前,在南京时,父母亲的亲朋好友还有同事,他们无一例外地都对母亲做菜的手艺赞不绝口。直到现在,父亲仍常念叨着,你妈啊,真是能干,当年,那么多的人来家里作客,她一个人不大一会功夫就能做齐满满一大桌子的菜,味道还好得不得了。我至今都还记得,母亲一边在厨房忙碌着,一边还不忘抽空走出来,与客人谈笑几句。如果在战争年代的沙家浜,母亲肯定可以胜任阿庆嫂,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记得我小的时候,母亲作为三八红旗手,妇女代表,先进工作者……总是去参加各种各

样的表彰大会。有一次,母亲的同事英子阿姨领着我去了会场。我们进去的时候,恰好是母亲坐在舞台正中央的主席台上,对着扩音器发言。她穿着件深蓝色斜纹卡叽布的外套,里边月白色青果领衬衫的领子被翻了出来,齐整的短发上别着黑色夹杂着细碎金点的月牙型有机玻璃发卡,流海弯曲而蓬松,脸蛋和胸前的大红花一样,红彤彤的,眼睛则亮晶晶的,似有波光闪烁,精彩的言词引起热烈的掌声阵阵,英子阿姨望着母亲,目光里全是羡艳,她忍不住悄悄地低声对我说,看,你妈妈比电影演员还要好看呢!是啊,我年轻而漂亮的母亲,她,就是全场最吸引人的女主角,那一刻,仿佛成为母亲美丽经典的定格,从此,记忆鲜明地留存于我的脑海中。

美女大多要强,聪明能干的美女更是爱争强好胜,处处要显得比旁人略胜一筹,母亲亦不例外。父亲的性格则是温和的,内敛的,属于随遇而安的那类。水遇到火,且要相融,这的确是个难以言表的过程。我是在我父母亲不断的争吵声中长大的。当他们吵架时,小小年纪的我总是紧紧拽住父亲的衣角,生怕他真的听了母亲的话,离婚,离开我们的家。其实,父亲亦是我们心中最好的父亲和男人了,在别人眼里,他们是郎才女貌,地造天设的一对佳偶。他们间的情感,就好比天上的月亮,圆过后就要缺,但好在缺了后终归又是可以再圆的。所以,无论母亲这么多年来怎么样的埋怨介绍人陈子辉,她与父亲的婚姻依是牢不可破的。当然,这需要父亲予以母亲最大程度上的包容,迁就与忍让。也许,这便是娶一个美女所要付出的代价吧。面对这样的婚姻,父亲对我提及最多的便是“责任”二字,对孩子的责任,还有对母亲的责任。母亲真的很幸运,她遇到了父亲。如果,母亲不总是以她心目中的标准来苛求我们还有父亲,那么,她将会感受到更多的幸福。但是,追求完美的母亲又怎会随便降低她的高度,爱之深痛之切,这就是她对于我们的态度。而这样的态度曾经使得同样个性十足的我,变得像只支着楞角的小兽,敏感又内向,倔强又判逆。

我与母亲,不像别的母女间那样,有着亲密与交流。印象中,我从未挽过母亲的手臂上街,从来就没有过。我一直以为,母亲是不喜欢我的,她更偏爱我的弟弟。我犯了错要挨揍,弟弟犯的错我亦要跟着背黑锅,母亲的理由就是,你是大的,不带个好头,所以也要罚。在我步入青春期后,母亲不再如从前那般为我在衣服上绣花,买漂亮的新皮鞋,我的衣着越来越朴素越来越简单。但她忘了,身为美女的女儿,对美丽的渴望怎么可能就这样被抑止住呢,我想我肯定是遗传了母亲某些基因,几乎是无师自通的,再平常的衣物到了我手里,都可以变魔术般变得合体漂亮,母亲有时亦是起疑心的,她会盯着我的裤腿说,咦,买的时候没这么瘦的啊。她还会奇怪我的百折裙怎么就成了新潮的灯笼型小裙裤。于是,她开始对我上纲上线了,什么追求奇装异服了,什么不学好了等等之类的话语层出不穷,仿佛我差一步就是街上不学无术的小混混了。最不能忍受的是,她竟然没收了我所有的文学书籍,我清楚地记得,那些书里有《小城春秋》《三家巷》《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红岩》…….其实,还是从她的枕边发现的呢,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书里,或多或少地都有涉及到男女间的爱情。因为母亲的没收,我从此无法在家中阅读,所以,只好呆在学校的阅览室里去找来看,看着看着就忘了时间,通常很晚才能回家。母亲又不放心了,对我的晚归。她开始向我的同学打探我在学校交友的状况,特别是有没有过多地与男生来往,她在人前流露出的对我的不信任,大大地伤害了我的自尊。我们之间一度陷入势不两立的局面。面对母亲近乎苛刻的管教,我除了对抗就是逃避。我用小刀片割过脉搏,终因惧怕死亡与疼痛而放弃,但手腕上却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那年,我背上简单的行囊,偷偷踏上了通往另一个城市的列车,列车开动的瞬间,我的内心竟然满是窃喜。全然不知,母亲彼时的心焦;全然不知,我美丽的母亲一夜之间,华鬓初现……

因为年少,因为无知,因为幼稚,我,还曾经对着母亲大喊,你不是我的妈妈!你不是,你不是!母亲当时气急了,狠狠地煽了我一个耳光,我的鼻子出血了,血一滴一滴地流到我粉色的中式棉衣外套的前襟上,我没有流泪,只是咬紧牙,漠然地盯着伤心欲绝,哭泣不已的母亲,再次离家出走。不过,这一回,我并没有走远,不过是到了一个要好的同学家,住了几天。在那段日子里,每天夜里,躺在床上,我都要与同学一起,一遍又一遍地幻想着我的亲生母亲:她或许不是美丽的,但一定是最温和的,就像隔壁的余老师那样,虽瘸了条腿,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可她却有着最甜美的微笑,对待每一个孩子。夏夜,就让我们围坐在她身旁听她唱歌,讲故事;她或许是美丽的,但却因为有着神圣而又特殊使命,被派往某国执行国家机密任务,所以,只好将我寄养在现在成天找我茬子的母亲家中……我们设想了无数个母亲,每一个母亲都是那么地和蔼可亲,每一个母亲都不像是我现实中的这个母亲。我开始在日记本里对着我想象中的母亲写下我青春的所有迷惘和忧郁,还有,对其实是自己亲生母亲的种种抱怨。然而,当我们举家迁入深圳,整理东西时,我却发现日记本上的封条不见了,而当时,只有母亲一人在南京搬家。无疑,我曾经深藏于心的秘密在母亲面前已不再是秘密。母亲却什么都未曾提及。

母亲对我,也并没有因为我对她的不满而改变她一贯对我的严格。我们之间依然是生份的,除了非说不可的话,我几乎从不主动与母亲交流。直到有一天,母亲递给我一双黑色的小牛皮高跟鞋,有细长的带子从脚踝处绕过,用来配我心爱的长裙再好不过。等她转身离开后,我发现,鞋盒里,还放了张字条,字条上写着,你长大了,可以穿高跟鞋了。母亲多年来的严厉早已将我磨练得内心坚硬,然而,在读到字条的那一瞬间,我却忍不住潸然泪下。往事如黑白胶片拍出来的镜头,一幕幕地从眼前闪过:晚归时母亲伫立在阳台上的身影;留在锅里的热饭菜;绣在我白衬衫上的怒放的红玫瑰……连同手中捧着的高跟鞋,不都是可以体现出母亲用在女儿身上的那份细密的心思吗?从前,我就怎么没有感受到呢?我为我自己的冷漠第一次感到了汗颜。母亲仍是不习惯当面对我说这些哪怕是稍带着些感情色彩的词,但那张字条和那双高跟鞋,却让我懂得,母亲对我的关爱,其实一直都存在的,只不过是存在的方式有时是我无法接受的,不能理解的。我开始尝试着慢慢改善与母亲的关系!

然而,随着母亲对我在恋爱和结婚问题上的态度,我们之间又再度出现了裂痕。我一直都是个擅于隐藏自己秘密的人,但,和他的交往却还是被人告诉了母亲。其实,当时我和他只是一般的朋友,他是个很阳光的人,在一起,我们挺开心的,仅此而已。可情况一但被反映到了母亲那里,性质就不一样了,她强烈反对我与他的来往,我也懒得向她解释,逆反心理再一次作崇,于是,我搬进了公司的单身宿舍。很长一段时间内,过家门而不入。也许正是由于家庭的过份干涉,我坚定地和他走在了一起。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为爱情冲破一切羁绊的人,同时也开始激发他的想象,我不止一次地问他,如果你父母反对我们,你会怎么办?他亦无数次都无比坚决地回答我,那我就带着你远走高飞,我们私奔去!当然,我们的许多想象其实都只是想象,现实永远也不会给我们这样实践的机会,亦或许有,我们也不会去真的去选择电影里才有的故事。我终于嫁给了他,却是我从家中背着母亲,偷偷拿走户口簿去办的结婚证。我以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所以,也没觉得有太多的不妥。直至去年,弟弟的婚礼过后,母亲在她的外孙我的少不更事的儿子面前悄悄流泪了,她对仔仔说,你妈妈当年结婚,也不对我们说一声。听到这样的话语,我的内心猛地一阵阵酸楚。可以想象得到,我当年的行为,曾给母亲带去多么大的缺憾啊,也许,母亲盼了多年的,就是能够亲手为惟一的女儿披上嫁衣,而我,却没能给母亲这样的机会,于我来说,这亦是个永远也无法弥补的过错。

养儿方知父母恩,面对着淘气可爱的仔仔,我才明白,天下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呢?这些年来,我经历了结婚,生子,辞职,创业……每一次我都信誓但但地对母亲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可是,真的遇到难处时,毫不犹豫地提供无私的帮助的人永远是我的母亲。血脉相连的亲情使得母亲总是希望女儿能朝自己理想中的模式发展,稍有偏差,便急得不知所措,于是,该说的,不该说的,该做的,不该做的,都搬了出来。不管孩子是不是能够接受得了。母亲总以为,我这样做,是为你好的啊。记得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说过:“父母的爱虽然不能理解我们,但它仍然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最宝贵的财富。”是的,母亲对于我的爱,虽然曾经是那么地让我感到难以接受,但,每每回想起来,终究觉得是自己心中最为厚重的一份感情。试想,还会有谁那么不在意你的敌视,判逆,反抗,无知,伤害,永远都在期盼着你过得好些,更好些呢?每次看见母亲用染发剂染发的背影,都会令我想起从前母亲青春的容颜和漂亮乌黑的麻花辫,我美丽的母亲啊,就这么老去了。因为我们成长岁月的判逆,因为我们道路上的坎坷,母亲操碎了心。真的很想对她说声,对不起!对不起!为我曾经的幼稚与荒唐,带给母亲的伤害。可常常话到嘴边,却又没了声音,眼睛总是抑止不住地湿去。

其实,不管愿意与否,我都遗传了母亲的不少因素。我们的性格中有着极其相似的固执与强硬,只不过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母亲是爆发型的,而我则是沉默型的。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说我越来越像我的母亲,甚至在举止投足间,都可以见到母亲的影子。有次,母亲望着我,亦忍不住在外婆面前说,姆妈,我以前是不是就这个样子啊,瘦瘦的,穿条长裙子。年迈的外婆笑笑,点点头,表示认同,看我的眼神里布满了慈爱,就好像是在看遥远时代的她的女儿----我的母亲。外婆对我说,你的样子像妈妈,温柔嘛应该是像爸爸。呵,外婆眼里的温柔大概就是指我的安静吧,像父亲那样,不爱多说话,凡事随遇而安。现在想来,水与火亦是可以相融的,我的存在,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嘛。

如今的母亲,已是退了休的外婆级人物了,却依然是那样的好看,有些发福的身材使得她的美丽变得雍容和华贵。喜欢热闹的母亲参加了社区的舞蹈队,并且跳到了省里,还拿到了冠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难以相信,台上那个穿着镶金边的蒙古服,脚蹬马靴,跳着跨度很大动作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我年过花甲的母亲。我的母亲,岁月不会消蚀掉她的美丽,只会增添她的内涵与魅力;她永远都是生活的主角,无论在哪个年龄。我为有这样的母亲感到骄傲与自豪。如果有一天,母亲老了,老得像我年迈的外婆那样,那么,母亲,请让我来照顾你,就像你照顾外婆那样耐心,仔细。母亲,请你相信我,到了那时,我依然会给你买欧莱雅的防皱霜,四周后皱纹完全消失的那种,虽然,你说那是骗人的,呵,可我知道,你喜欢用着呢,因为,我的母亲是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