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叫我如何不爱她

叫我如何不爱她

一想到要写表妹,我的脸就已经笑得快要抽搐了。为了不影响写作,只好放点悲伤的钢琴曲作为背景音乐,以冲淡此刻过于放肆的欢乐。

表妹九五年生人,小我四岁,上高中前是个地地道道的小家碧玉,从来不多说话,别人多看她几眼都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那时她还很瘦,和他同样骨感的哥哥一样,是我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上了高中,尤其是高二之后,表妹遇到了几个很逗逼的朋友,从此便在井(横竖都二)字路上越走越远,一去不返。以前我们俩基本上属于井水不犯河水,各干各的,自从她成功逆袭,成为奇葩中的花魁后,我们俩的话便渐渐多了起来。但那个时候还只是觉得她比以前开朗了,并未察觉这喋喋不休的倾诉背后是她性格转变的征兆。

曾经看似文静的表妹也有一颗不羁放纵爱自由的心,但因为从来没出过远门,所以家里面不放心。表妹便向我求助:“姐,他们都听你的,只要跟你在一堆,他们就不得说啥子。”于是,表妹的录取结果出来后,我就和她一起开始了欢乐搞怪的井字行。

表妹很懂事,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心里头跟明镜儿似的。我们去看一个朋友时,那个平时比较节俭的朋友非要请我们吃饭,我们便选了一家串串店,随便点了点儿东西。我跟表妹说,“你莫敞开了吃哈,悠到点。”表妹凑到我耳边:“懂得起!”在饭桌上,没过多久表妹就大呼撑得不行了,同时各种撒娇说吃不下了。那情态,连我都觉得再让她吃就是犯罪。

和表妹相处没什么顾忌,因为她太真实了,开心和不开心都全在脸上,完全不需要费心思去猜,这种真实让我觉得很安全。而表妹又是那种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前一秒还乌云密布,后一刻就多云转晴了,非常完美地诠释了啥叫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加上表妹一直很喜欢和崇敬我,所以,有时我对她的态度就有些不好,因为不用担心她会因此疏远我。在北川的时候,因为出门太久,家里不放心,老妈打了好几个电话催我们回家,我有些不高兴,便把气撒在表妹身上:“因为你,我妈又打电话说我了。”表妹听完后不说话,一直沉默,我有些慌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回程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卖部,便问她要不要吃冰激凌,表妹一下就乐了:“要得哇!人家要吃小布丁,小布丁哦!”那一刻,我如释重负追悔莫及,早知道这么好哄,我就早点儿买了。

在表妹那里,从来没有什么心理问题和精神困扰,对她来说,所有的问题都是生理问题,天大的事儿,吃个火锅,睡一觉就没事儿了。因为平时没怎么认真上课,所以表妹第一学期挂在了计算机上,看到成绩时,她哭得很伤心,给我发短信,说她挂科了,问我会不会因此而嫌弃她,不要她了。白天一直忙工作的事儿,等我晚上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她在电话那头笑得无比开心:“姐,好高兴,我挂科了,还有人请我吃饭,抚慰我受伤的小心脏!哈哈,好好吃哦!好安逸哦!”我真傻,真的,我怎么会认为她的不开心会超过半小时呢?我真傻,真的。

表妹对形而上的东西也不感冒。一次,我和阿丹带她去暖城喝咖啡,我和阿丹一直聊各种人生哲学,特别起劲,唾沫星子都快从对方脸上流下来了。聊完了,问一直坐在旁边聆听的表妹怎么看。表妹打个呵欠,伸个懒腰:“啊?好困哦!”我和阿丹瞬间石化,还能怎么着?去吃大盘菜吧!

表妹对吃的东西特别感兴趣。有一次,我们坐车去成都,两个人都有些晕车,一坐上大巴,表妹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准备并不存在的晚餐,以转移注意力不去想晕车的事儿。她先问我,“姐,你晚上想吃啥子?”我不理她,她便自作主张,“要不然我们吃烤串嘛!好久没吃了。”我看着窗外,想心事,但这并不影响表妹的热情,“就这么定了,吃烤串!”随后,她开始了

叫我如何不爱她

(共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