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你我他自由参与的超文本文学

你我他自由参与的超文本文学

你我他自由参与的超文本文学——网络文学大众化特征的几个点击

马建国

内容提要网络文学日益成长为贴近大众、反映大众的文学,是当代文学“民间化”向度的延续和发展,其迅猛的发展态势使之成为当代文学研究难以回避的现象,甚至说成为当代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不过分。同时,由于自身的传播学特征,网络文学也为文学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而这也是网络文学之为网络文学的意义所在。网络文学的“大众化”取向则更多的与其本质和内在性质相关。

关键词大众化文学网站娱乐消遣平等自由类型化互动

一、大众的栖息地

这里所说的“大众化”具体说来有两层意思:一是以

满足大众的心理需求、文化需求、娱乐需求为旨归;二是

文学创作主体真正地属于大众。它与中国当代新时期之前

的“大众化”是有区别的。中国当代文学新时期之前所提及和倡导的“大众化”更多的是由那些拥有意识形态话语权的知识分子自上而下地以文化启蒙的角度“走向民众”,即利用通俗形式来传播启蒙新知识,具有比较浓厚的意识形态性。

具体说来,“五四”时期,一些“新文化运动”的领导者就倡导“人的文学”、“平民文学”,如胡适、钱玄同等就提出过由白话代替文言,用通俗、明了、近乎口语化的现代白话进行创作的观点。左翼文学时期,左联推行过文化大众化运动,即提出以广大的劳动群众、无产者,即工人、农民、士兵,以及其他社会底层的劳动者为文学表现和服务对象,如郭沫若当时就曾经号召:“大众文艺!你要认清你的大众是无产大众,是全中国的工农大众,是全世界的工农大众!”瞿秋白也指出:“普洛大众文艺应当在思想上意识上情绪上一般文化问题上,去武装无产阶级和劳动民众:手工工人,城市贫民和农民群众。”“工人、农民、一切劳苦的民众,他们有自己的私人生活……”抗战时期又有过关于“民族形式”问题的论争,其争论焦点还是如何以比较能为一般民众接受的文艺方式来宣传动员群众。建国之前,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围绕革命文艺“为群众”,以及“如何为群众”提出了“文艺首先为工农兵服务”的大方向,在他看来,所谓“大众化”,

首先就“化”在“文艺工作者的思想感情和工农兵的思想感情打成一片”。建国后十七年以及“文化大革命”时期,更是主张“我们的文学艺术”,要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为人民服务”、“为工农兵服务”。这笼罩在政治中的大众文艺,多少偏离了艺术的本性。

总而言之,中国当代文学新时期之前的“大众”是匿名的、模糊的、一体的。许多时候,“大众”被视为不可分割的单位——“大众”被无形地转换为“民族”,其“大众化”理论是一种服务与上层意识形态的力量,它更多的关注文学艺术的外部功用,而缺乏对文学内部结构、审美意识的思考,在笔者看来,并没有实现真正的“大众化”,真正的“大众化”应该是从艺术实现和传播的角度进行大众化选择,具有以下三方面倾向:大致呈现出以下三种倾向:一、以满足大众的审美需求;二、真正实现大众与艺术文本之间的话语交流;三、彻底消除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先锋艺术与通俗艺术、批判意识与世俗意识的界限。

网络原创文学具有“大众化”以上三个特征,与匿名的、模糊的、一体的“大众”不同,网络原创文学所指涉和表现的“大众”是具有群体性特征的,有具体所指的,是一种真正的“大众”,它体现了中国文学的“大众化”走向(尽管这种“大众化”走向很多时候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色彩,但其根本方向是有迹可寻、不容质疑的)。而

网络原创文学之所以出现这种走向,正如西方工业社会为后现代主义提供土壤一样,网络也为超文本文学提供背景。尽管后现代主义文化理论肇始于西方现代工业社会,其表现和本质更多地体现在西方社会的文化层面。但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市场经济的逐步完善,以及现代传媒的进步,中国的文化领域某种程度上也存在并表现出一定的后现代主义因素,如为了迎合观众口味、满足大众的娱乐欲望而进行诸如肥皂剧、商业电影、广告等复制式的艺术生产。而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无国籍限制、超意识形态的文化现象,由于其诞生、成长并始终栖息于网络这个载体,自然而然地带有很强的后现代主义色彩。大众化的网络文学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二、大众化的比特空间

进入世纪,随着互联网飞速发展,中国正在空前地迈向一个信息时代。2009年1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2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08年12月31日,我国网民人数达到了2.98亿,普及率达到22.6%,超过全球平均水平;网民规模较2007年增长8800万人,年增长率为41.9%。中国网民规模依然保持快速增长之势。[1]

与互联网迅猛发展相一致,以网络为平台的网络原创文学也有着令人吃惊的发展。各大大小小的文学网站或网络文学频道仿佛雨后春笋一般映入网民的视野。据一位研究者早些时候的调查显示,全球有中文文学网站3720个,中国大陆有以“文学”命名的综合性文学网站约300个,以“网络文学”命名的文学网站241个,发表网络原创文学作品的文学网站268个,小说网站486个,诗歌网站249个,散文网站358个,发布剧本的75个,发布杂文的31个,发布影视作品的529个。其他各类非文学网站中设有文学平台或栏目的网站共有3000多个。[2]几年后的今天,这个数字又有了很大的增长。通过检索165篇有关论及网络文学的网上评论文章和各大文学网站的“友情链接”得知,在众多文学网站中,影响较大、发表网络原创作品最多的当数“榕树下”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网

(http://www.wendangku.net/doc/2d9fb643336c1eb91a375de8.html),截止2001年8月30日,该网站共发表文章619343篇,而且正以日发表作品1500篇左右的速度剧增。其他如“黄金书屋”、“橄榄树”、“新语丝”、“今日作家网”、“网络文学在线”、“汉语文学”、“白鹿书院”、“大唐中文网络文学”、“中文网络文学”、“新生代文学网”、“中国文学网”、“中国原创文学站”、“文学精品屋”、“新生代文学网”、“文学世界”、“中文网络文学”、“博库”、“亦凡”、“花招”、“网络

文学城堡”等20余家文学网站办得较有特色,在网民中拥有较高的知名度。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号称“四大门户网站”的搜狐、雅虎、新浪和网易等大型综合性网站都开辟了“文学”视窗,登录大量的文学名著和网络原创作品,提供了丰富的文学信息,它们在文学平台设置、栏目链接、文学容量和信息更新等方面,都为许多专门的文学网站所不及。

在这么多的网络文学网站中,我们只要了解其中一个有代表性的,就能以一斑而窥全豹,知道网络文学发展的风起云涌之势。榕树下(http://www.wendangku.net/doc/2d9fb643336c1eb91a375de8.html)是我国最大的一家以发表原创网络文学的专门网络文学网站,自1997年12月25日创建至2005年10月止已经拥有450万注册用户,日PAG-EVIEW为700万以上,全球网站浏览量排名一直保持在400名左右。该网站的每日投稿量在5000篇左右,目前稿件库中有300多万篇的存稿,并且以每日1000篇的速度递增。[3]

诸多数据说明,网络使得文学再一次真正走向了人民大众。我们所倡导的人民大众的文学,在网络时代得以充分实现。在网络这个虚拟的空间,谁都可以拿起“笔”来,实现当“作家”的梦想。鲁迅曾经把整个文艺分为“消费者的艺术”和“生产者的艺术”。[4]可以说,网络文学的出现改写了这个分类,使得消费者的艺术和生产者的艺术走

向融合。网络文学既是消费者的,也是生产者的。因为网络是大众化的公共空间,网络文学也具有全民性、公共性和大众性。网络的全民性,使得文学写作的体制发生了重大改变:写作再也不是一种垄断性的少数人行为,也不是一种书斋性的知识技艺,而是一种大众文化行为,乃至一种日常的生活状态。就像有人曾形容的:网络就像马路边的一块木板,谁都可以来这里涂鸦。在这里,作品可以不受篇幅限制,也没有创作技法的束缚,正如作家陈村说的:“网络文学创作其实与卡拉OK差不多,能给人以牛刀小试的机会。”只要愿意,谁都可以到网络上去小试牛刀。网络时代的许诺就是: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5]“网络文学借助电子信息技术的航船,抵达的却是‘返祖’的文化港湾——文学话语权回归民间。”[6]

三、娱乐性、消遣性的大众化旨归

大众文学的根本特点在于其不以文学深入剖析人性的神圣天职和深度意义为己任,也不以对艺术形式的孜孜探索为追求,而是以娱乐性、消遣性为旨归,它的迅速崛起是适应于以市民阶层为主体的普通大众的欣赏趣味与文化需求。而在网络文学的创作中,由于网络的超现实性决定的人的生存和一切活动的二进制比特符号本质,写作也只

能作为一种符号行为与网上生活处在同一平面。同时,人在网上的活动不可避免地带有某种扮演的性质,这与艺术活动对于创作者心入其境的要求有某种重合性。因此,事实上,在网上的写作与生活本身便在某种程度上融合。这一方面表现在,对于很多网络写手而言,写作是源于自己对于某段生活的记录和思考,是面向自身,对自身感情和体验的一种交待或是设想,而非一种自觉的文学行为。这就是大部分的网上文学作品都带有很浓的自传色彩的原因,正如被称为“网络文学界的三驾马车”之一的宁财神所说,作品就是为了记录自己的生活,“就是不断地生活,不断地写”;而另一方面,网络写作本身也只是作为网上符号生活的一个部分,人们正是通过包括网上文学、论坛言论、在线聊天在内的各种符号行为塑造起个人的网上形象。正所谓,因特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除了符号行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网络背后的所谓现实。从这个意义上,文学对于网民而言,是与生活处在同一平面的活动,作品更大程度上是作为自我在网上生存的一种标识。而传统的文学创作历来是与原初生活保持相当距离的符号活动,这便于从更高的层面审视生活,抽象出隐含在生活表象之下的深度内涵,以探寻人生的终极意义。而在网络这一超现实空间中,生活与写作某种意义上的同一也给创作带来了一定的游戏性和自娱性,随之而来的势必是对于文

学教化功能和深度模式的放弃。《榕树下》网站的创始人WILL说:“现在的网络文学追求的就是一种写出来就爽了,就舒服了的感觉,是一种非常自由的状态。”这与传统精英文学将人文理想和审美品格视为首位的文学价值观是迥然相异的。

四、大众平等、自由、广泛地参与

网络是一个全新的开放的世界,它所带来的是一个广泛参与、平等自由的新天地,这对于文学更具有革命性的意义。正因为写作也只是网上生活的一个部分,这就使得网络文学在其参与者上实现了真正意义的“大众文学”。如王朔无可奈何地承认的:“我们面对的不是更年轻的作家,而是全体有书写能力的人民。”广泛的参与性是网络写作的一个重要特征。书籍文学时代,严密的编审机制在限制了文学与主流意识形态合拍的同时也确保了作品的艺术质量,而作家在这两方面都理所当然地承担了文化精英的角色。网络时代,“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是一句极具诱惑力的承诺,但事实上,写作只是网上活动中一个极为平常的部分,如陈村的玩笑:“以后的孩子怎么也搞不懂,把文字弄到网上发表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他们从识字开始就那么做了。”网络空间的超现实性本身就已经消

解了符号与现实、文学与生活间的距离,不论作者和作品都不再能仅仅依靠发表本身而获得精英的地位。同时,这种参与的普泛性与随意性也是造成网络文学整体质量偏于低下的一个重要原因。当代作家杰克·明戈曾经这样说:“80%的网络上的写作都是令人讨厌的,10%由于其思想偏执而让人发狂,而只有10%是精彩而有趣的,值得让人拼命地想看完它的余下部分。”

五、类型化、雷同化的大众化特征

风格和题材上的类型化、雷同化是大众文学的重要特征,网络文学也从整体上表现出这一特点。首先,网络文学的题材多集中在爱情、武侠及对传统题材的戏仿,而每一种题材又基本上都有其固定的模式。以网上爱情故事为例,这类作品多沿袭网上畅销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的体式,以青年男女的网上交往为起点,将恋情延伸到现实世界,最终以爱情的幻灭为结局,甚至许多作品同样会设计女主角的死亡、远行或是逃遁,以此为爱情的终点;同时从整体上也不约而同地呈现出情感上的颓废与唯美,以及行文中跳跃灵动的网络风格。这种体式上的类型化与网络的超现实性也是分不开的。一方面,超现实主义消解了包括自我在内的一切中心和所谓权威的神话。自我中心

的被消解带来的是对于人自身力量的怀疑和不确定,表现在作品中,一方面是题材局限于个人情感、与现实保持有一定距离的武侠以及对传统题材后现代式的再阐释,以避免与现实生活及命运相对抗;另一方面即使是在自我情感的世界中,也不能够把握自己的感情,更无法面对现实中的真实交往,在作品中便只有共同的幻灭的结局。网络中的泛滥的爱情题材事实上表现的反倒是一种“爱情的死亡”。这种模式化是由网上人群所共同的文化心态所决定的。另一方面在网络这一符号空间中,人们的生活本身就表现出某种雷同,人们在网上做的是相似的几件事、在聊天室里聊的是相似的话题,用的是相似的话语,可以说,媒体所制造的时尚将大部分人都席卷其中,文学作为网上生活的一种方式也往往成了时尚的一个部分。因此,风格和体式上的相互模仿也便是自然而然的了。

六、创作主客体的互动性

中国网络文学的最大特点,是创作主客体不同于中国传统文学的互动性,这首先表现在创作过程上,中国传统作家的作品一旦公开发表,读者就不能表达意见,没地方表达也不允许表达,当然文学评论家除外,而网络文学就不同,它是作者与读者的互动过程,作品一贴上来,马上

就有人跟帖,文章好坏,质量高低马上有评判。读者就是检测标准,这和中国传统文学创作由作家苦心孤诣地“爬格子”、“闭门造车”的状态大相径庭,它的互动性既有人机互动,也有作者与读者的互动。在这里,人机交互是艺术和科技的有机融合,网民间的交互则是心灵间的沟通,前者是创作手段的脱胎换骨,后者体现了网友以网会心。

其次还表现在作品的鉴赏上,中国传统文学的鉴赏常常是单向的,读者虽然具有充分的艺术想象和创作空间,但对另一方面作者和作品无法进行及时的沟通和施加影响,而中国网络文学则突破这一界限,他的鉴赏是双向互动的,能在不同程度上突破美学鉴赏的交互性,尤其是中国网络文学的超文本,使作品的读者相互沟通。作者可以在网络上解说自己作品,回答读者提问,并提供作品的文化背景和创作动机。读者也可以直接参与作品的创作,改变作品的主题思想、情节结构、人物命运和故事结局,网络的真正的力量在于互动性,它让人们对作品的相关因素产生兴趣,同时又让作品具有生命。

七、结语

总之,网络文学也是一种文字符号来表现人类生活的语言艺术,这与传统纸质媒介的文学没有本质的不同。它

所显示的种种特点最终仍是依赖于其传播媒介的变化。网络空间的超现实性就决定了网络文学在传统的精英化、高雅化和后现代的大众化、通俗化之间的选择。虽然文学的巅峰最终是要由少部分杰出人物的天才和努力所奠定的,但网络这种大众文学形式,始终都是巨人站立的肩膀。

注释:

[1]http:

//http://www.wendangku.net/doc/2d9fb643336c1eb91a375de8.html/html/Dir/2007/01/22/4395.htm,2009年3月5日查询.

[2]欧阳友权.互联网上的文学风景——我国网络文学现状调查与走势分析.三峡大学学报,2001年第6期.

[3]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公司概述说明.http:

//http://www.wendangku.net/doc/2d9fb643336c1eb91a375de8.html/channels/gy/new/index.html,2007年6月7日查询.

[4]鲁迅.且介亭杂文·论“旧形式的采用”.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29页.

[5]黄鸣奋.网络时代的许诺.人人都可以成为艺术家.文艺评论,2000年第4期.

[6]欧阳友权.网络文学论纲.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164页.

参考文献:

(1)http:

//http://www.wendangku.net/doc/2d9fb643336c1eb91a375de8.html/wen/k10/wen_156152_7.html.

(2)欧阳友权.网络文学概论.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1月.

(3)李莉.超现实与网络文学的大众性.湖南师范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1年05期.

(4)肖楠.浅谈中国网络文学的特点.商业文化杂志社,2008.

(5)蓝爱国.网络文学的民间性.

(6)任遂虎.介质系统赋予网络文学独特价值.光明日报,2008年8月.

(中南大学文学院湖南·长沙41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