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好事”变坏事,“环保”引纠纷——回收利用有标识的旧酒瓶引发的商标侵权之争

“好事”变坏事,“环保”引纠纷——回收利用有标识的旧酒瓶引发的商标侵权之争

“好事”变坏事,“环保”引纠纷

——回收利用有标识的旧酒瓶引发的商标侵权之争

法学院谭喆慧1354181

导言:在生活中,无论是出于环保的目的,还是单纯为了0.5元的小

利,我们常常有将玻璃啤酒瓶返还的经历。的确,酒瓶回收,是啤酒生产

行业的常态,也符合国家政策的倡导。细心的我们不难发现,很多品牌的

啤酒都在瓶身上烙上了自己的商标,也只循环使用自己带有烙印的酒瓶。

然而,当小型啤酒生产商使用烙有他人商标的啤酒瓶重新灌装进行销售时,

便存在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风险。①

一、案情回顾

2013年,百威英博(中国)销售有限公司诉哈尔滨喜盈门啤酒有限公

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一案轰动一时。

2011年8月7日,安海斯-布希公司经核准注册了“百威英博”文字商

标;2012年7月,安海斯-布希公司(许可人)与原告(被许可人)签订《商

标使用维权许可协议》,约定由许可人许可被许可人使用附件所列的注册商

标,授权被许可人就制止协议生效前已经发生和协议生效后可能发生的侵

犯许可商标的行为,在中国境内以被许可人的名义提起诉讼,并因维权获

得赔偿款项;2012年5月,原告代理人在公证员监督下前往上海某仓库的

喜盈门冰纯啤酒进行抽样检查,酒瓶在瓶体下部有“百威英博”或“百威

英博专用瓶”浮雕字样。

基于以上事实,百威公司诉称,其享有“百威”及“百威英博”注册商标

专用权,而且其企业字号“百威英博”经多年宣传使用,已经具有极高的

市场认可度。被告擅自在其生产和销售的啤酒瓶上使用“百威”“百威英博”

商标和“百威英博”字号,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对其商标、字号、

声誉造成了损害,故请求判令4 被告停止侵权行为,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

及合理费用500 万元,并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被告辩称,其酒瓶上的“百威英博”并非作为商标使用,被控侵权的

啤酒系由喜盈门公司生产,喜盈门公司使用的酒瓶系回收酒瓶,使用的是

酒瓶的容器功能,没有将酒瓶上的标注有百威公司企业字号的文字作为商标使用,且使用回收酒瓶符合国家政策和行业惯例。同时,其在瓶贴上已经突出使用了自身商标,与百威公司的商标存在显著区别,不会造成消费者误认。

二、一审焦点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

1、在酒瓶上使用“百威英博”或“百威英博专用瓶”文字是否属于对“百威英博”商标的使用

2、回收利用带有他人商标的酒瓶是否属于合理使用

3、被告使用前述酒瓶是否会导致啤酒来源的混淆

4、四被告是否因共同侵权而应承担连带责任(这里不再讨论具体责任问题)

下基于以上三点争议逐一分析。

三、焦点分析

(一)是商标的使用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规定,商标法上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从法条字面上看,在皮酒瓶上使用“百威英博”或者“百威英博专用瓶”的浮雕文字,显然是在商品容器上使用商标,属于法律规定的商标使用方式。然而,属于商标使用方式并不必然得出“商标使用”的结论。从更深层面来看,应分析该使用是否会产生商品来源识别的效果。针对这一问题,原审法院认为,凡是注意到酒瓶上“百威英博”字样的相关公众通常都会认为该啤酒来源于百威英博,这种认识相当清晰,不会产生歧义,换言之,这一文字标识的使用会产生来源识别作用。因此,原审法院认为,酒瓶上“百威英博”文字的使用属于商标使用。

虽然我同样认为这构成对商标的使用,但对于法院的这一基于“来源识别”合理性分析,我不甚认可。这种认识不甚清晰,也难免出现歧义。依据大多数消费者的购买习惯,附着于商品的彩色标识是商标的最突出外

在体现。试问,有哪一个消费者会关注瓶身上与酒瓶颜色融为一体的“百威英博”而忽视更为醒目、明确的“喜盈门”彩色标识呢?况且,“喜盈门”与“百威英博”作为两个完全独立的品牌,同样拥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消费者完全可能基于“喜盈门”商标选择他们心仪的啤酒,而无论瓶身上是否具有“百威英博”标识,也不会产生“喜盈门”啤酒的来源是“百威英博”的误解。因此,对于原审法院“凡是注意到酒瓶上‘百威英博’字样的相关公众通常都会认为该啤酒来源于百威英博”的论断,我不敢苟同。(仅代表个人观点)因此,在二审中,法院也基于其他事实,进行了相关的补充。

(二)回收利用带有他人商标的酒瓶是否属于合理使用

原审法院认为,仅凭被告目前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使用的“百威英博”瓶是回收瓶。另外,判决书中写道“商标法上合理使用的抗辩必须具备足够的正当性,本案中被告使用‘百威英博’商标所带来的是双方当事人利益的明显失衡,难谓其正当性。”

在这里,我不妨假定被告可以证明其使用的“百威英博”瓶是回收瓶。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九条,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显然,这里对于商标的使用不符合《条例》对商标合理使用的规定。因此,不属于合理使用。

(三)被告使用前述酒瓶是否会导致啤酒来源的混淆

前文已对这一问题阐述了我的个人看法。然而,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属于侵权商标权的行为,即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商标并不以混淆可能性为侵权构成要件。因此,基于对构成“商标使用”的认可,这里构成侵权。

在二审中,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四、个案分析

一般情况下,如果仅仅是将回收的其他企业的专用瓶作为自己的啤酒

容器使用,且在啤酒瓶的瓶身粘贴自己的商标和企业名称的瓶贴(包括包装装潢),与其他企业的瓶贴存在明显区别,使消费者通过不同的瓶贴即可区分啤酒的商标和生产商,不会产生混淆误认的,那么,该使用方式应属于以区分商品来源为目的正当使用,不构成侵权。但啤酒生产企业未采取正当方式使用回收啤酒瓶,侵害他人相关权利的,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如果说,仅凭啤酒瓶身上的浮雕商标这一点认定喜盈门公司侵权难以说服大众,那么这一点与其他因素的结合或许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在二审中查明,除了浮雕字样外,喜盈门公司还在酒瓶上同时粘贴了与百威英博哈尔滨啤酒有限公司知名商品哈尔滨啤酒(冰纯系列)相近似的包装装潢(包括酒瓶上的冰块浮雕和瓶贴的颜色、图案等要素组合而成的统一整体)。当浮雕文字与包装装潢同时使用相互作用时,商品识别功能便会大大增强,认定侵权也就显得合理多了。

五、普遍分析——行业惯例与商标权益的碰撞

从实践中来看,对于回收利用瓶身烙有特定商标的啤酒瓶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司法机关给了不同的意见,且认为不构成商标侵权的否定意见居多。

否定意见认为:1、回收的啤酒瓶再利用,仅是作为容器,啤酒瓶底部所烙文字或图案起不到来源识别作用;2、作为被告的回收利用方,已经显著标识自己的商标和商品信息,阻断其产品与瓶身所烙商标的联系;3、使用回收的酒瓶属行业惯例,原告对其酒瓶可能被同行回收使用应可预见,被告不存在主观过错;4、如认定侵权并禁止使用回收的酒瓶,与鼓励资源回收利用的国家政策不符,妨害公众环境权。

肯定意见认为:1、原告在啤酒瓶烙上商标浮雕,属于商标使用;2、使用回收的瓶身烙有特定商标的酒瓶,可能导致相关公众误认或混淆啤酒商品的来源;3、回收利用酒瓶并非法定义务,行业惯例不应成为侵害他人商标权之依据;4、鼓励回收利用的环保政策,亦不应妨害商标权人之权利。

我认为,两种意见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现实生活中,应分情况分别适用肯定和否定说。商标侵权也是侵权,且商标侵权并非实行无过错责任或

过错推定原则,即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也应按照一般侵权的构成要件——侵害行为、损害后果、因果关系、主观过错加以判断。在理清案件基本事实后,前三个要件的确认是显然的。因此,关键在于认定主观过错。

在本案中,喜盈门公司除了在被控侵权产品的酒瓶下部使用“百威英博”、“百威英博专用瓶”浮雕文字以外,还在酒瓶上粘贴了与百威英博哈尔滨啤酒有限公司知名商品哈尔滨啤酒(冰纯系列)相近似的包装装潢(包括酒瓶上的冰块浮雕和瓶贴的颜色、图案等要素组合而成的统一整体),此节事实由(2013)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10号民事判决查明并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在此种使用情况下,啤酒瓶上的“百威英博”文字发挥商标识别功能的可能性显著提高,因为“百威英博”与百威英博哈尔滨啤酒有限公司具有密切的关联度,而该包装装潢亦试图指向该生产厂商,因此两者相互作用,共同发挥商品识别功能。②这种情况下,推定喜盈门公司具有主观恶习便是合理的了。

结语:在现实中要举证主观之善意(比如酒瓶是否通过回收取得)是相当困难的。在国家倡导回收节约的背景之下,相应的规范机制也应应运而生(如对啤酒回收实施批次审批登记等)。否则,等到好事变坏事,环保引纠纷,不仅相关政策沦为一纸空文,更会使政策参与者寒心,使利用政策者得利。

①《中国知识产权报》/2014年/4月/4日/第005版,商标周刊》

②见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11号民事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