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艺术与科学的互补之美2014

艺术与科学的互补之美2014

艺术与科学的互补之美

□章梅芳北京科技大学科学技术与文明研究中心

■吴慧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

艺术与科学的互补之美2014

《格》:1987年5月,李政道教授亲自设计了这个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成立后举行的第一次国际学术研讨会的主题图案。图中“格”字由李政道书写,表示“格点”或“测量”,含格物致知之意,其背景是用于研究格点规范理论的哥伦比亚并行机的线路图。(摘自中国大学生在线网)

前段时间,我在给学生上课的时候,谈论到科学与艺术等学科之间的关系及其给科学史研究带来的影响问题,这促使我第一次认真思考起艺术与科学的关系来。就直观印象而言,艺术家和科学家在我们大多数人的眼中,显然属于完全不同种类的人。如果让我们看图猜人,答案只有艺术家和科学家的话,衣着随意甚至褴褛、表情丰富甚至过于兴奋、性格怪异甚至略带神经质的形象,肯定会更多地被指认为艺术家;而穿着白大褂、表情冷静而刚毅、性格理智而稳重的形象则显然会更多地被指认为科学家。事实上,艺术与科学之间的差异与界限往往就是这样被不断建构的,以至于人们似乎忘了它们曾经是那样的不可分离。

恰好在上个月,我收到上海交大出版社邮寄过来的由戴吾三和刘兵两位教授编的《艺术与科学读本》,如果没有记错,这似乎是国内为数很少的相关书籍之一。作为一本面向大众和带有指导性的文集,这本书或许对我们思考艺术和科学的问题有一定帮助。就书中收录的文章可见,编者试图从各种角度来帮助读者解析艺术与科学的关系,包括应用的、历史的、知识的、哲学的维度等,从中我们既可以看到不同学者对艺术与科学之间差异性的坚持,更能看到他们对二者之间联系性与互补性的强调。

■不知道你怎样看科学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我读完这册读本,无法归结出自己的思考和结论。掩卷之际,对科学和美之间的关联却是浮想联翩,既有想起并不赞同书中所展示的历史上对于这两者之间关系的讨论,也有想起中学时代在数学课堂上的惊叹。中学时代,每天在交数学作业之前总是事先和同窗核对一下答案,对那些不能肯定的答案,判断的标准总是说,“这个数字看看很像的”,“这个数字太难看了”。做考卷也是一样,得到一个奇奇怪怪、数字复杂的答案时,总是没有信心的。当我看到《读本》里介绍爱因斯坦只要觉得一个方程是丑的,就对之完全失去兴趣,并不能理解为什么还会有人愿在上面花费很多时间的时候,我觉得挺玄妙的。爱因斯坦天赋异秉,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地方,可是转念一想,类似的经历,不是几乎我们每个人都有吗?

□从某种意义上,我同意《读本》部分选文的观点,即科学和艺术从理念、方法到形式都是有差异的,它们属于气质不同的两个学科。但或许我们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它们的联系上,因为在当下的话语中后者似乎更多地处于一种被忽略的状况。依据《读本》,艺术与科学之间的联系可分为应用层面的、观念层面的和哲学层面的。在实际中,公众对艺术与科学之间的联系的看法往往更多集中在应用层面上。科学技术的发展显然会带来艺术创作的方法革新,这几乎已成为一个直觉判断,但即使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至少还应该看到对科学技术产品与活动的艺术表现,也能增强科学传播的效果。你说的现象或许可算得上是二者在观念上的联系,在这方面人们似乎更多地强调艺术对美的追求会影响到科学家的思维方式以至科学发展的历程,当然科学观念和思想也会影响到艺术的发展。上升到哲学层面,我觉得赫胥黎的说法很好,“科学和艺术就是自然这块奖章的正面和反面,它的一面以感情来表达事物永恒的秩序,另一面则以思想表达事物的永恒秩序”。艺术和科学都是对事物秩序的表达,只不过表达的形式有所不同。也如同萨顿的金字塔隐喻,人类对真善美的追求最后会统一到一个点上。

■对,刚才我提到了科学和美之间的关系的最凡常的经验和体验,科学和艺术的美感之间是否真的存有对应,这种联系又是否具有共通性,这个是我阅读到科学家的审美感时发出的疑问。书中引用的一个案例让我印象深刻,数学家华生(G.N.Watson)在阅读和证明拉玛努扬的恒等式时受到了极大的震颤,他说这种感觉同面对文艺复兴时期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的《昼》、《夜》、《晨》、《昏》时受到的震颤一样。我久久端详着米开朗基罗的作品,雕塑里的不安和距离感都让我很难联系起那些恒等式,只能承认我们的感知力不同。

从生活经验出发,我曾经多次听到理工科的研究生讨论,在写作论文的时候习惯听巴赫的作品,我相信其中不乏古典乐的发烧友,但他们说在那段时间里对其他一切作品都不敢兴趣,而只听巴赫。巴赫的无止境的回环往复、整齐划一的节奏,它们多像那种规律而恒常的思维方式!可是没有人觉得江南丝竹中的《三六》带来的心理体验是相同的。从这两个例子出发,我认为从心理感知力出发,科学和艺术之间的相关性存在一定的关联,但不可能是一对一的固定联系,这种联系的建立取决于人——这一主体本身的素养。艺术家口中的科学和科学家头脑中的科学肯定不是一回事,反之亦然,而能够达成联系,取决于其本身的素养

和积累的多广,越是有深刻的认知,就越容易体验它们之间的联系的存在。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倒是比较喜欢萨顿所构建的金字塔模型。

□科学和艺术美感之间的关联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是个体性的,只不过这种个体性的心理感知力与体会除了和个体的文化艺术素养有关外,也与更大范围内的社会审美观念和宗教观念等相关。例如,古希腊乃至文艺复兴时期众多科学家对“圆形”的特殊青睐,就曾经那样深刻地影响到科学尤其是天文学的发展。

萨顿的金字塔模型至今仍然意义非凡,这并非仅指科学与艺术乃至宗教在追求真美善上的统一性,更重要的是它暗含着对科学的人性的倡导和追求,它想提醒人们的是科学和艺术、宗教一样闪烁着人性的光辉,我们不能在科学技术带来的巨大物质财富与便利,以及社会政治、经济和战争的需求面前,迷失自己。在我看来,在填补艺术与科学之间的鸿沟的基础上,这样一种对科学的人性的追求,或许是我们在探讨二者关系时更应该看到并珍视的东西。

■在《艺术与科学读本》的第六部分中,介绍了卢梭的《论科学与艺术》。这篇文章表达的思想和你对科学技术和艺术作品与政治、经济之间关系的思索有一些相仿的地方。它原来的题名是《论科学与艺术的复兴是否有助于敦化风俗》,表达了对18世纪的社会风气与科学和艺术的思考。一方面抨击统治阶级的科学与艺术是财富和奢侈的产物,同时他也高扬自然主义的旗帜,认为自然是永恒的,而人的天性中包含着自臻于完美之境的能力。卢梭的立意有他的时代和他自身的局限性,但从中,我们也读到了一种理想主义的忧思。

所以我想,展示、介绍人类历史上的各种相关讨论,由此来引发读者的思考,这应该是《读本》选文的重要意义了吧。

艺术与科学的互补之美2014

在2007上海国际科学与艺术展上,这个名为“和谐”的展品利用多媒体技术虚拟气象信息,以天气和气候的变化来描述人类发展给大自然带来的冲击。(摘自新浪网)

《科学时报》 (2008-10-30 B3 科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