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翻转课堂”的六项关键工作

“翻转课堂”的六项关键工作

“翻转课堂”的六项关键工作

丁德全,马伯华,岳学庆,娄雨

(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河北秦皇岛 066100)

摘要:本文全面阐述“翻转课堂”实施过程中,建设课程教学资源和制作微课视频、师生共同编制课

程《自主学习任务书》、分组合作学习组织及活动的设计、前置学习活动设计、课堂活动设计、课程教学

质量监控与评价等六项关键工作以及要求。学校应该在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指导下,编制这六项关键工作

的指导意见。这六项关键工作必须以数字化教学资源及管理平台的建设为保障。

关键词:翻转课堂;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数字化教学资源;前置学习;课堂活动;教学监控与评价【作者简介】丁德全(1947-),男,河北承德人,秦皇岛职业技术学院特聘教授,河北高职高专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委员,河北省高职高专院校人才培养评估委员会主任委员,研究方向:高等职业教育

“翻转课堂”体现现代教学模式的发展趋势,重视教学活动中学生的主体性,重视学生对教学的参与,根据学生学习的需要合理设计“教”与“学”的活动。“翻转课堂”作为一种教学模式,必然有其独到的逻辑步骤和实施程序。“翻转课堂”教学模式中有六项工作都十分关键,每一项工作都体现与传统教学不同的理念和要求。

一、建设课程教学资源和制作微课视频

实施翻转课堂,教学团队必须充分了解面对的学生,清楚学生既有的基础和智能特点。学生通过教师提供的教学视频和课程资源完成前置学习。微课和教学视频可由教学团队选用优质的网络视频,也可由教师自行录制。教师在开放的教育资源中寻找与自己教学内容相符的视频资源,节省人力、物力,也使学生接触到国内外优秀教师的教学内容;但是对选用的网络教育资源必须根据本课程的目标和内容重新组织编辑。教师自行录制教学视频能够与教师设定的教学目标和教学内容相吻合,并可根据学生的差异性多版本地录制视频和控制视频时长。

教学视频的作用是引导学生体验学习、动脑参与。在开发视频时,需要注意如何使学生积极参与到视频及相关资源的学习中去。微课视频一般几分钟,最长只有十几分钟。视频中出现的是书写的符号,以及配合书写讲解的画外音;或是演示的动画、技术技能的示范操作等;师生风貌不是视频必需展现的内容,视频要避免分散学生学习的注意力。

制作微课视频需要脚本设计。不同的内容,需要不同的呈现、展示方式。教师制作那些需要动画、示范动作的、案例的、工作过程的视频,需要收集适宜的素材,进行精心编制。微课视频要多给予学生提示性信息,引导、指导学生学习课程资源;凡是学生能够通过教材理解的内容,都不需要微课。

配合课前学习,教师要布置针对性在线练习,自测学习效果,以加强课程内容的巩固并发现疑难之处。学生的学习进度及效果要在课程网站得到及时反馈。许多课程选用适用的文本资料和网络学习资源,即可满足学习需要,并不是每次课都需要微课视频。

教师必须为学生提供与教学主题相关的教学设计、素材课件、实施操作视频、练习测试以及学生反馈意见等教学资源;这些教学资源,构成一个个主题鲜明、类型多样、结构紧凑的“主题单元资源包”。教师还要指导学生自主搜寻课程需要的学习资源。

一门课程需要制作一系列微课视频和资源包,才对课程有价值。微课视频及资源包建设需要课程组教师共同合作。尽可能运用简易设备录制视频,例如利用手机和支架录制微课,利用软件截取视频和动画与PPT合成编辑为微课。课程资源建设成本低,有利于随时对课程内容进行更新以及多版本制作视频。所有人只要想学习,就可以来到课程网站,不同基础的学生在这里都可找到适于自己的起点,不断学习,逐步深入。

技术工具和信息资源是学生学习的基础。创建个性化学习环境能够使学生成为自我激励的学习者,拥有强大的自主学习控制权。个性化学习的设计是基于可协作学习环境中发生的学习而不是整齐划一地传授知识。

学校应大力加强数字化教学资源服务平台建设,编制技术规范,整合教学资源,加强教师信息技术培训,制定激励机制,建设在线教学监控及数字化学习分析系统。

二、师生共同制订和签署“自主学习任务书”

整门课程及每个教学单元,师生都要共同制订、签署“自主学习任务书”并在课程网站发布,相互交流和评价;对教师提出的学习目标和学习内容,学生可以增删和修改,主要由学生确定课程及单元(或项目)的学习目标;由学生安排自己的学习任务,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进行个性化学习设计。第一周之内完成整门课程“自主学习任务书”编制。

课程前面单元的任务书,教师可以编制稍详细一些;到后面单元,教师主要是出题目、提原则,由学生自己设计切合自身基础且在他人帮助下能够完成的具有挑战性的任务。教师的完全主导与学生的完全自主是教学连续体的两个极端,教师要有意识地放弃一些主导权,引导学生主动承担自身的学习责任,同时教师要加强对学习的监督、帮助和指导。自主学习模式的有效性,在于学生作决定的过程中教师起到梯子般帮助的程度。在教师的帮助和指导下,学生逐步从学习依赖到学习自主的过渡。多数学生对自身学习风格和学习策略缺乏了解,这时教师的指导显得尤为重要。

课程不仅要有知识技能学习目标,更要有能力、素质培养目标。所有目标都要与项目或任务融合表述。要突破知识技能取向,学习的目的是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学会生存。学会认知是使学生能够感受知识和自学带来的乐趣,有助于在独立思考基础上去辨别是非;学会做事是培养学生交往、共事、管理和解决冲突等能力,行为表现比知识更为重要。学会共同生活是要认识自己、发现他人,正确处理竞争与协作的关系。

设计自主学习任务书时,要充分考虑学生自主性发展的几项重要因素:一是自愿性是先决条件。师生共同签署任务书虽然不具备法律效力,但却体现了对学生自主管理过程的尊重,起到培养学生自主的意识、激发学习动机、督促监控学生执行学习计划的作用;对于师生,签署的任务书具有人格信誉的效力。二是尊重学习者的选择权。教师建议的学习

项目和方式,学生可以增减和修改;学生承担自己确定学习目标、学习内容及保障每周学习时间的责任。三是灵活度。学生可以根据阶段学习评估结果或实际需要,修改和调整任务书中最初选择的学习内容和方式。同学之间的交流、协商和帮助是学习任务书顺利实施的基本保障;教师不要包揽解疑责任,要创造机会让同学互帮互学。

任务书要设“学习方法建议”,是否采纳的主动权掌握在学生手里。教师不要生硬干预学生的设计。教师不要对项目和问题的知识点、技能点进行逐层过细的分解。针对知识点、能力点进行教学,就割裂了完整的工作任务,使学生难以从整体意义上理解工作任务,这样培养的学生能够“做事”,却不易“做成事”。

三、分组合作学习是主要的学习组织形式

小组合作是国际推崇的学习组织形式。合作学习、共同进步是分组的基本目的。在学生自我建构知识和经验的过程中,协作和会话是不可缺少的要素。协作学习是个体之间采用对话、商讨、争论等形式充分研讨问题。学习协作活动有利于发展个体的思维能力、增强个体之间的沟通能力及相互的包容能力,对形成学生的批判性思维与创新性思维,提高学生自尊心,形成个体间相互尊重的关系,都有明显的积极作用。

学生对分组合作学习是有主动性积极性的。如何组成学习小组,如何组织小组合作学习,如何保证每位小组成员都能发挥作用,如何评价小组成员的学习和工作,如何利用组与组之间的竞争,课程组教师要编制分组合作学习的指导性文件,给予指导。

学习小组可以按照某一种规定(宿舍或学号或研究兴趣等)划分并选定探究题目,也可根据所选同一问题对学生进行分组,一般小组规模控制在5~10人。然后,根据问题的难易、类型进行小组内部的协作及分工设计。每位学生都应该主动参与小组集体活动,提供与同伴积极交流的机会,并随时检查自己想法的正确性;提供多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和策略。

要培养学生正确处理合作与竞争的关系。竞争是课堂高效推进的驱动力。在课堂上,要及时组织学习小组之间的评价,充分利用组与组之间的竞争,最大限度地调动每位同学主动参与的积极性,教师要对学生的互动、争辩以及各小组的表现给予及时鼓励评价,让课堂因互动而精彩。分组合作让课堂小组之间展示的竞争、小组集体荣誉的实现、学生成功欲望的满足等,成为课堂高效推进的驱动力。

让学生在小组合作学习过程中,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在共同编制行动计划、实施计划和评价工作的过程中,认识自己,发现他人,平等相待,化解冲突,互相包容。

四、前置学习活动的精心设计

教师要精心设计课前的学习活动。在前一次课堂和在课程网站上,要针对下一课程单元或下一课时,对学生的前置学习提出明确要求,内容包括:基本学习任务、完成时间节点、小组合作形式、在线交流办法、自我检测目标、学习成效反馈等;教师要监控课前学习进度,检测学习效果,根据学生的前置学习情况及时调整教学策略。

前置学习任务的重点是阅读教材(或学材)、研看微课视频、查阅文本资料或网络资源、学习小组讨论和角色扮演、学友在线相互答疑交流、动手制作课堂展示成果等,一般前置学习控制在1~2小时能够完成,如果课程某一环节预计学生前置学习用时较多,就要考虑对其他同时运行的课程的影响,避免各门课程碰车,造成学生负担过重。

学生根据自身情况安排和控制自己的课前学习;在轻松的氛围中研看视频和学习资料,记录学习收获和疑问;然后,完成教师布置的针对性课前在线练习,自测学习效果。

教师要合理设计课前练习的数量和难易程度,利用“最近发展区”理论,帮助学生利用旧知识完成向新知识的过渡。学生课前可通过网络交流工具与同学进行交流沟通,互动讨论。教师利用网络信息技术,及时了解检查学生前置学习情况。

学生经过独立探索、协作学习,要完成个人或小组的学习成果,有些学习成果应该放到课程网络园地展示,或者准备到课堂上展示,与同学们共享和研讨。

在课前分小组研讨以及准备小组和个人的学习成果、交流材料等过程中,“团结互助”是小组内和小组之间重要的要求,“学会共同生活”的素质培养一定要体现在学生与合作者以及与竞争者之间的“团结互助”关系。

教师要认识到,高等学校学生的学习不应该是悠闲自得、轻轻松松的,学生要想成才,就必须像社会职业人一样,努力奋斗、竞争,学会生存;教师要纠正部分学生的慵懒行为,正确判断学生学习负担的轻重,着眼于“最近发展区”,引导学生学习有难度的内容,而不是仅学习易学的内容,才能真正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发挥其潜能,超越其最近发展区而达到下一发展阶段的水平,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下一个发展区的学习。

在前置学习过程中,既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使学生对有难度的学习产生动力;又要让学生经过努力,能够完成,使学生产生信心;还要让学生学习到新本领,享受成功的乐趣,使学生产生成就感,从而越来越喜欢学习。

五、学生课堂活动的精心设计

提前精心设计以学生活动为主的课堂活动,并根据前置性学习效果检测和课堂活动情况及时调整课堂活动方案,体现以学定教(交流为主)的理念,以实现知识内化吸收、能力提高、素质养成的目的。

课堂研讨题目和内容要提前确定。教师要根据课程的内容和学生前置学习(观看视频、研读学材以及课前在线练习)中提出的疑问,归纳为有探究价值的问题作为课堂研讨题目。学生也可根据自主学习任务以及对课程内容的兴趣选择探究题目,在学习小组中进行研讨,并作为课堂研讨或学生活动的题目,让学生进行活动设计。要注重培养学生的独立学习能力,把尊重学生的独立性贯穿于整个课堂设计,让学生在独立学习中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

在课堂上,教师针对各小组出现的问题要迅速进行组织整理,并结合已准备的教学设计,对学生提出的疑点和相关问题进行点拨、引导、分析;教师尽量减少直接回答学生的问题,要尽可能让学生相互回答、点评,也可以以设问的方式提出问题及引导学生讨论释疑。

学生的学习基础和智能特点有差异,要对学生的进步要给予充分肯定。

在前置学习和课堂活动过程中,要保证每一位学生动脑、动口、动手;让学生在网络和课堂上展示成果和评价成果、交流学习体验,分享作品制作的成功和喜悦。成果交流的形式可以多种多样,例如举行展览会、报告会、辩论会、小型比赛等。课堂上适当引入竞赛机制(小组间、个人间)。参与成果交流活动除了本班师生以外,还可有家长、其他校内外来宾。让翻转课堂给师生带来探究学习的欢乐,带来成就感。

课堂上如果学生不能积极参与交流,不能怪罪学生学习态度有问题,只能是教师方法不当、或能力不足,教师尚未掌握组织教学、激发学生动力的有效策略。

不论班级人数多少,在课堂上仅可展示部分小组和个人的学习成果,有限的时间主要用于已展示成果的讨论、纠错、分析,这种讨论、交流过程比展示过程更重要,更有利于知识的吸收内化和问题解决思路的探索。未能在课堂展示的小组和个人的成果,都应在课程网站上展示,并接受各组代表或同学个人的评价。

六、课程教学质量监控和评价

课程教学监控和评价包括对学生学习的监控考核评价和对教师教学的监控考核评价。教学质量监控和评价过程也必须体现学生的主体作用。

翻转课堂式教学模式如何考核学生学习成绩?学习知识量不应该是考核的重点,重点应该放在学习态度、过程、方法、合作等过程性考核,过程性考核与终结性考核相结合。

评价应是由学习者、同组成员、不同小组间和老师共同完成的。不仅要注重对学习结果的评价,更要通过建立学生的学习档案,注重对学习过程的评价,真正做到定量评价和定性评价、形成性评价和总结性评价、对个人的评价和对小组的评价、自我评价和他人评价之间的良好结合。评价内容包括:研讨问题选择、前置学习表现、小组合作中的表现、学习计划安排、时间安排、结果表达和成果展示等。过程评价强调在学习和工作(项目课程)全过程关于学习者的记录、数据采集、调查分析等。学生的自评、互评、组间互评要占有较大比重。

有人担心学生自我评价过高,其实是不必要的。如果学生的学习不是被动的、抄袭的,只要是真正自主学习、合作学习,学生的进步必然是显著地,即使自我评价高一些,也应该得到认可;更何况还有组内互评、组间互评、教师评价进行客观合理的调整。

对任课教师的考核评价,重点不应是对课堂讲授质量的评价,主要应是学习情境的设计水平,应是对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指导的态度和方法,其中,学生评价是主要的依据。同行听课应该重点对“师生共同制订、签署自主学习任务书”、“分组合作学习指导”、“前置学习设计和指导”、“课堂活动设计和组织”等情况进行评价。

“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六项工作抓细抓实了,数字化教学资源及管理平台建设有保障,人才培养质量效果就会凸显出来。

参考文献:

[1]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中文科.教育?财富蕴藏其中.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年.

[2]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发展委员会. 学会生存: 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M].教育科学出版社, 1996.

[3]金陵.“任务单”与“导学案”之比较.[J]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3,(12).

[4]张传萍.微课程的任务单与导学案的学案差异分析.[J]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4,(15).

[5卢晓东.论知识量[DB/OL].2015-06-17.http://www.wendangku.net/doc/32bc2ea0b8d528ea81c758f5f61fb7360a4c2b4d.html/web/articleview.aspx?id=2015061 7155511468&cata_id=N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