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论吴敬梓《儒林外史》的讽刺艺术及写作特点

论吴敬梓《儒林外史》的讽刺艺术及写作特点

【内容摘要】

清代长篇小说《儒林外史》是我国一部著名的讽刺小说,它对封建社会揭露得深刻透彻,它的讽刺手法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乃觉身世酬应之间,无往而非《儒林外史》”①它在中国文学史上有着重要地位和巨大的影响,它继承中国古代讽刺艺术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加上作者的天才创造,把中国古代的讽刺艺术推向新的高度,并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首先,《儒林外史》以生活的真实为基础,写出清代儒林群丑在人格意识方面的扭曲与堕落。其次,《儒林外史》善于通过个性化的人物心理描写,讽刺与批判科举制度毒害人的心灵。再次,《儒林外史》善于将讽刺对象的戏剧性与悲剧性结合。第四,《儒林外史》善于运用对比与夸张的手法展示人物前后行为的矛盾。第五,《儒林外史》语言准确、生动、洗练、含蓄婉曲而富于形象性。

【关键词】讽刺艺说儒林外史病态社会对照手法形象性

论吴敬梓《儒林外史》的讽刺艺术及写作特点

清代长篇小说《儒林外史》堪称讽刺文学的杰作。作者吴敬梓在继承中国古代讽刺艺术的优良传统的基础上,以其敏锐的观察力和对生活的深刻认识,把科举制度下的文人儒士的那种趋炎附势,攀附权贵和附庸风雅的人生百态刻画得入木三分,并通过对德世济民、自食其力的市井四大奇人等理想人士的着意描写,表现作者对现实的讽刺与批判以及对自己理想未来的呼唤。同时,《儒林外史》深刻地揭露了封建社会吃人的本质,它的讽刺手法把中国古代讽刺艺术推向了新的高度,并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一、《儒林外史》以生活的真实为基础,写出清代儒林群丑在人格意识方面的扭曲与堕落

吴敬梓所选取的都是平常、真实的题材。鲁迅在《什么是“讽刺”?》一文中说过:“它所写的事情是公然的,也是最常见的,平时谁都不以为奇的,而且自然是谁都毫不注意的。不过这事情在那时却已经是不合理的,可笑、可鄙、甚而至于可恶。但这么下来了,习惯了,虽在大庭广众之间,谁也不觉得奇怪;现在给它特别一提,就动人。”吴敬梓笔下的人物大多数都是生活原型的写照,作者把那些常见的,谁也不觉得奇怪的生活场景捕捉下来,如实地加以描绘,一些可鄙可笑的现象自然流露出来,而达到讽刺的目的。如中举之前的周进饱受了贫穷之苦,更连连遭逢年轻秀才、举人乃至乡人轻视和侮辱,最后还连糊口的塾师位子也丢掉了,当他走进贡院,一头撞在号板上,直僵僵不省人事,这在清代社会对于读书人不足为怪。“周进见了贡院的号板,又是一头撞将过去。这回不死了,放声大哭起来”。“一号哭过,又哭到二号、三号、满地打滚,哭了又哭······直哭到口里吐出鲜血来”。当众人们答应拿出银子让他纳监进场,“周进道:“‘若得如此,便是重生父母,我周进变驴变马也要报效!’”活画出士子因迷恋举业而完全被动的自我。揭示了八股制摧残了士人的心灵,造成他们的人格扭曲与堕落。范进中举后,家里的吃穿住用都有了,这让穷惯的母亲着实不敢相信,见了范进的娘子胡氏“家常戴着银丝,穿着天青缎套,官绿的缎裙,督率着家人、媳妇、丫鬟洗碗杯著”,说道:“你们嫂嫂,姑娘们要仔细些,这都是别人家的东西,不要弄坏了!”“家人、媳妇道:‘老太太那里是别人的,都是你老人家的!’”“连我们这些人和房,都是你老人家的!”“老太太听了,把细瓷碗和银镶的杯盘,逐渐看了一遍,哈哈大笑道:‘这些都是我的了!’大笑一声,往后便跌倒,忽然痰涌上来,不省人事。”

范进中举,笑疯了举人自己,笑死了举人的母亲,读者却笑不出来。周进大哭,读者欲笑。范进大笑,读者欲哭。这一“哭”一“笑”使之收到了强烈的讽刺艺术效果。

二、《儒林外史》善于通过个性化人物的心理描写,揭露了科举制度腐化人的心灵

《儒林外史》往往写的不是类型化人物,而是个性化人物。随着人物的发展,人物的性格具有非固定性的特点。如匡超人原先是个十足的孝子,他出身庄农,家境贫寒,靠自己辛苦勤劳养活父母,父亲病重,他睡在父亲太公的脚跟头,帮父亲端屎端尿,又照顾家里人,这些都可以看出他是孝子。但因在马二的“热心”帮助下和“劝导”下,他日渐陷入迷途,经抛下重病的父亲去赶考,考取功名后做一系列坏事,营私舞弊,敲诈勒索,吹牛说谎,停妻再娶,攀高结贵等等,成为一个无耻之徒和忘恩负义的无赖!这样的道德败坏之辈,居然以“优贡”保荐入学。可见,科举制度已把毒汁注入了人体,腐蚀了人的灵魂。做了三十年老秀才的王玉辉中理学流毒已深入骨髓,他立志“要纂写三部嘉惠来学”、“劝醒愚民”,终日手下停笔,进做馆的功夫都没有。女儿受了他的言传身教,丈夫死了要以身相殉,王玉辉没有劝女儿,反而表示“这是青史上留名的事,我难道反拦阻你?你竟是这样做罢。”女儿得到鼓励,果真八日不食而死,妻子哭得死去活来,王玉辉竟说妻子“真正是个呆子”,“只怕我将来不能像她这个好题目死哩”并仰天大笑道:“死的好!死的好!”理学竟可以把人性异化到如此荒唐的程度。但王玉辉在“明伦堂摆席”,祝贺他“生这样好女儿,为伦纪生色”。这时王玉辉才“转觉心伤,辞了不肯来”。有时想起女儿心里哽咽,那热泪直滚出来。人性渐醒。见老妻悲泣而不忍,决定到外面游几时。一路上“看着水色山光,悲悼女儿,凄凄惶惶”,人性进一步觉醒。王玉辉由人性泯灭到人性复苏的过程,有力鞭挞了封建礼教灭绝人性、毒害灵魂的罪恶和封建礼教的虚伪、野蛮和残酷。“故愚以为八股之害,等于焚书,而败坏人材,有甚于咸阳之效,所坑者但四百六十余人也。”②

三、《儒林外史》善于将讽刺对象的喜剧性与悲剧性结合

吴敬梓善于“从喜剧中发现悲剧,而且是从生活的绝对庸俗里发现悲剧”③作者笔下人物身上都集中着悲与喜的交融,如范进中举,笑疯了自己,还笑死了自己的母亲。周进走进贡院,一头撞在号板上,并号啕痛哭等,这些都是令人捧腹大笑的。但是在大笑之余,我们却看到了罪恶的科举制度是怎样把人的灵魂腐蚀毒化的。所以它又是人性被毁灭的社会大悲剧,它给我们的笑是流着眼泪的笑。左绍光是作者肯定的正面人物。他不愿做官,但又接受皇帝赐予的玄武湖;既厌烦与绅先生们“缠”,又写了十几封书子去“远托朝里老大”。皇帝向他垂询“教养之事,何者为先”时,小说写他因帽子里钻入一只蝎子,而被蜇得答不

出话来,虽然带有嘲讽意味、喜剧色彩浓重。这也是《儒林外史》从讽刺艺术上区别于其他讽刺作品而独树一帜。

(一)“病态人物”映衬“病态社会”的基本面貌

鲁迅说:“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给人看,喜剧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④而吴敬梓却从“病态人物”身上去揭示这个令人发笑的“病态社会”,在小说中的那些迁陋穷酸的腐儒自欺欺人的假名士和斗方诗人、无耻官绅和市井棍徒就是作者笔下的“病态人物”,而作者对这些人物的讽刺态度是不同的,对腐儒是带泪的讽刺,对假名士和斗方诗人是鄙视的讽刺,而对无耻官绅和市井棍徒则是愤怒的讽刺。

作品中最先上场的就是迁陋穷酸的腐儒,周进受尽辛苦,到了六十岁还只是个同生,后经人周济才得以纳监入场。范进20岁开始应考,饱尝了世人的辱骂、奚落和白眼。直到54岁,因同命相连的周进“可怜他苦志”,才得进学。他们那副面黄肌瘦、破衣烂衫的样子,完全是被“举业”两个字压垮了身体和心灵的悲剧形象。马二先生是一个迂儒的典型,“身子又长,戴一顶高方巾,一幅乌黑的脸,腆着大肚子,穿着一双厚底破靴,横着身子乱跑,只管在人窝子里撞,不看女人,不看风景,只对沿途的各种小吃馋延吞咽了。”“举业”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他把全部虚掷在八股时文的选批上面,八股时文毒化了他的灵魂。“西湖之幽秀,风俗繁华,与马二先生之迂陋穷酸互相映发”⑤,展示出一个被科举时文异化了的读书人腐味熏天的灵魂。

(二)讽刺并揭露科举制度“败坏人才,坏人心术;培养贪官骗子无赖”的罪恶

进士王惠补援南昌知府,一到江西就打听“地方人性,可还有什么出产?调论里可也略有些甚么通融?”从此衙门里满是“色子声、算盘声、板子声”,“合成的人,无一个不知道太守的厉害,睡梦里也是怕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王惠是科举选出来的贪官典型。横行乡里的严贡生,巧取豪夺无所不为。仗着自己儿子多,强圈穷人王小二家的猪,还霸占弟弟的产业,是个无恶不作的劣绅。严贡生是一个劣绅典型,他利用自己的特权与官场的光系,无耻地欺诈乡愚。在哪个社会里还活动着一些“巧取人间之富贵”的市井棍徒。如差役潘三把持官府,包揽词论,为非作歹等,这种市井棍徒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以富贵诱饵的科举制度的腐朽。

四、《儒林外史》善于运用对比与夸张的手法展示人物前后行为的矛盾

《儒林外史》讽刺手法多种多样。其中对比手法用得尤为普遍,尤为灵活。对比手法主要是运用在人物细节地刻画上来映衬出讽刺的效果。比如作者在描写胡屠户这个人物形象时,

作品主要是通过他两次“贺喜”:当范进考中秀才时他来了,“手里拿着一幅大肠和一瓶酒”,坐下便挖苦范进“现世宝”“穷鬼”,说范进中相公,是靠他“积了甚么德”,然后居高临下教训范进,吃、喝加教训到西时分才离去。临走的神态是“横披了衣服,腆着肚子”,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第二次“贺喜”,是范进中举发疯时,听说女婿中举,立即带着烧汤的二汉“提着七八斤肉,四五千钱,正来贺喜。”当众人说要他打醒范进以治其疯病时,这个平日百般辱骂、讽刺女婿的他今日却犯难恐慌了:女婿中了举人,“做了老爷,就是天上的星宿”,“是打不得”,否则阎王要让下“十八层地狱,永不得翻身”。经过众人劝说,他连喝两碗酒壮胆,才颤着手打了范进一下,却不敢再打第二下。范进醒来,胡屠户更怕了,“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而且“巴掌仰着,再也弯不过来”。他很懊悔打了“文曲星”。回家途中,见女婿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头替他扯了几十回。“到了家门”,又高叫:“老爷回府了”。二次“贺喜“前后态度的鲜明对比就轻松地、灵活地勾画出了胡屠户庸俗势利的市侩小人嘴脸。第四回写“遵制丁忧”的范进去汤知县处打秋风,范进因为为母亲守孝,席上的银镶杯著,范进不用,忙换了象牙的仍不用,最后换了一双白颜色的竹制的方才罢了。“知县疑惑他居丧如此尽礼,倘或不用荤酒,确实不曾备办。落后看见他在燕窝里拣一个大虾元子送在嘴里,方才放心······”。这便是举人老爷的遵制尽礼。作者通过他前后举止的矛盾,讥讽了虚构的居丧“尽礼”。同时,吴敬梓借助这些典型细节,揭示出人物趋炎附势的丑态本质。

除此之外,还运用白描手法精心刻画人物行动,把人物细节进行夸张描写。如第五回写严监生之死,作者把严监生“伸出两个指头”的细节,通过否定大侄子、二侄子、奶奶的解释加以放大,造成难解的谜,最后由他的妾赵氏把谜底揭出,从而加强了强烈的喜剧效果,这个守财奴的形象跃然纸上。

五、《儒林外史》语言准确、生动、洗炼、含蓄婉曲而富于形象性

第六回严贡生坐船接新郎新娘时,把云片糕放在鹅板上,掌舵的害馋把它吃,严贡生上岸时找不到云片糕,并问掌舵,只因掌舵的说不是云片糕,“无过是些瓜仁核、没什么东西”。“严贡生发怒道:‘放你狗屁!我因素日有个晕病,费了几百两银子,合了这一料药,是省里张老爷在上党做官带来的人参,周老爷在四川做官带了来的黄莲。你这奴才,‘猪八戒吃人参果,全不知滋味!’说的好容易是云片糕?方才这几片,不要说值几十两银子,‘半夜里不见了枪头子,攮到贼肚里’只是我将来再发了晕病,却拿甚么药来医?你这奴才,害我

不浅!’”描写出严贡生冠冕堂皇的言辞与卑鄙龌龊的行为,活画出一个劣绅的丑态。这种形象简洁、个性化、富于表现力的语言,是人物“现身纸上,声态并作”⑥后记

吴敬梓生活在18世纪初、中叶,清王朝的政治日趋稳固,文化统治的毒害愈来愈深。各种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由于作者的亲身体验而对此十分憎恶,并用自己独特的思考与观察,结合时代的背景,对社会丑陋的现象进行彻底的批判,运用讽刺以强化批判揭露尖锐的社会矛盾,以惊人的真实、生活和丰富性,艺术地展现了清代18世纪腐败不堪的社会风貌和龌龊扭曲的众生相。此书历来被称为中国古典讽刺小说中独步千古的第一杰作。鲁迅称其“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戚而能诙谐,婉而多讽:于是小说部中乃始有足讽刺之书。”⑦它奠定了我国讽刺小说的基础,晚清谴责小说明显地受到它的影响。鲁迅称《官场现形记》“头绪既繁,脚色复夥,其记事率与一人俱起,亦即与其人俱迄,若断若续,与《儒林外史》同。”可见它的影响尤为深远,成为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财富。

谢辞:

行文至此,我的这篇论文已接近尾声;岁月如梭,我的大学时光也即将敲响结束的钟声。离别在即,站在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上,心中难免思绪万千,一种感恩之情油然而生。

首先要感谢我的论文指导老师XX老师给予我的帮助与关怀。他在忙碌的教学工作中挤出时间来审查、修改我的论文。从他的身上我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是做人。XX老师严谨治学,为人谦逊,在论文的写作过程中,并没有给我任何压力,让我拥有了很大的发挥空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在此,我也要向三年来辛勤培养和教育,关心,帮助我的恩师们表示我最诚挚的敬意和感谢!你们严谨细致、一丝不苟的作风一直是我工作、学习中的榜样。同窗的友情同样难忘,荷花湖畔、敬贤桥上,我们一同嬉笑过、拼搏过,这一路与你们同行真好!感谢我所有朋友对我的包容、体谅,谢谢大家。

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前程如朝霞般绚烂;也许永远没有那一天,成功如灯火般辉煌;也许只能是这样,攀援却达不到顶峰,也许一路走来,只为今天在我毕业论文的最后, 对所有关心帮助我的人说一声:谢谢……

参考文献:

1作品《儒林外史》(春风文艺出版社1994年6月第2版)

2、《中国小说史漫稿》(李悟吾著·湖北教育出版社1992年7月第一版)

3、《中国古代文学》(高等教育出版社)

4、鲁迅《中国小说史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