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我的微博选

我的微博选

我的微博选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而你的微笑面容极浅极淡,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含着泪的我

一读再读,却不得不承认,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席慕容

镰刀收割了稻草,岁月割了我,我和稻草,都是时光的遗物。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时光跨至月末,灰朦朦的天渐渐淅淅地落起了小雨,打在干旱很久的扬尘上,空气里掺杂着尘埃的气息,水泥地板和球场上,留下大小不均的

块痕。门卫的两条狗在雨幕里逗来打去,在积满洼水的地方,脚爪掀起一尺尺的涟漪。门卫加大油门,飞速地骑着车从雨中驶来。头上浸满了雨水。

散文诗里摘有这么一句:镰刀收割了稻草,岁月收割了我,我和稻草,都是时光的遗物。立在门扉,云卷云舒,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江畔何

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银杏随北下的风缓缓落下,岸边的绿柳也已斑黄,河水减小了流量。冷冬已寻不着夏日里光着屁股在河边乱蹿的小孩。有斑驳的鱼动,泛黄的水

草,当春风再拂江南,揭开雨巷的春帏,我的诗集,已荒芜成一片杂草。

“死是一件无论忙碌与懒散都不会错过的事。”

2012年元月31日,星期二。

姐弟四人提起行旅箱,面临即将的启程。起点是家,年少的路没有终点。泥泞的路上溅满了水坑,拐角处不由自主地回眸,母亲拐着侄子,父亲

站在一旁,小家伙不喊不闹,让我感到气氛的凝重。差的只是眼泪与黄昏。爸、妈、侄子,我们走了。离别的下一站是重逢,又有什么好哭的。下一处

拐角,回眸的不再是这样的画面。行人远去的背影和那些野孩子骑着的牛。我们,已经在路上。

白杨不断地往后移,心疼的向车窗哈出一口白雾,模糊了向外的视线。路旁只待盖土的棺木,黑漆漆的使人发寒。那里,才是灵魂的最终归宿。

“死是一件无论忙碌与懒散都不会错过的事。”石铁生说。

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并不逆耳的音响。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风很小,阴暗里夹着寒冷。满地的油菜花还没散去,让人忆起了西北风留下的残冬,横扫在江南的河岸。李子树下做了春的先知,树桠上顶着小

小的骨朵儿。春风再拂江南。河水清澈,冬残没有了流水的泪泪声。钓鱼的老者淡然地守着浮漂。此时,河风轻轻地掀开了河面,在微晃的太阳光下露

出稀疏的粼粼光。河岸上,一对恋人,携手走去。油菜花中露出的点点草垛。此刻,有了情感的寄托。

余秋雨说:“成熟是一种明亮而并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但并不逆耳的音响。”

横峰冷笑,时光挑不起冬水的波澜。河网密布的原野,蚕豆花香透出了农家古朴的韵味。河岸上一路远去的少年。让我再看一段古巷里农家长枭

的炊烟。

朝着古巷走去,我不知道自己,只身何方。

高二(8)班王兴吉

我的微博选

(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