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技防报警服务台助力校园安全_避免河南被砍案再次发生

技防报警服务台助力校园安全_避免河南被砍案再次发生

技防报警服务台助力校园安全避免河南被砍案再发生

时间:2012-12-18 来源:中国测控网作者:盛力

12月17日,河南光山县官网就23名学生被砍伤事件发布了最新消息,称警方初步认定嫌疑人闵拥军因受“世界末日”谣言影响持刀伤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检方12月16日批准逮捕。

17日晚,河南光山县委对已查清责任的首批责任人做出处理:主持陈棚完小工作的副校长张宗柱、文殊中心学校校长王生应、文殊派出所所长裴广斌给予撤职;分管教育的文殊乡党委委员、武装部长徐明等人予以免职。其他责任人查清责任后,也将向社会公布处理结果。

在此事件背后,折射出来的是当地脆弱的校园安保情况。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距出事学校陈棚村完小五公里,光山县文殊乡中心小学,号称文殊乡最大规模和实力最牛的一所小学,在中午的安保情况形同虚设,并未因14日陈棚村小学事故而有所加强。

17日中午12时40分,正值中午休息,该小学大门虽然紧锁,但是其中的一道小门可以自由进入。(安装460块钱的摄像头就能让小门进出人员情况及时报警给学校和派出所相关人员)

脆弱的校园安防背后,有当地官员直陈作为贫困县,教育经费紧张。然而有专家称,更多并非经费问题,而是安保意识、经费落实乃至问责缺失的问题。

公开消息显示,2010年12月底,中央财政曾下拨专项资金38.89亿元,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校园安保设备设施给予一次性补助。

但这笔钱经过层层下发,究竟去了哪里,有没有用在学校安保上,依然存疑。

“几乎没有安保”

17日,确认嫌疑人为闵拥军,除批捕外,对其患有癫痫病史及作案时对其行为的辨认、控制能力的鉴定,将严格依法进行。

14日上午,家住文殊乡邹棚村桃元组的农民闵拥军在街道上走着,若他往南拐几百米的话,悲剧可能就在离他更近的文殊乡小学上演;但是他当天却径直往东走,来到五公里之外的陈棚村中心小学。

对于当地学校安保的不力,村民很是担心。多位陈棚村小学的家长和学生告诉本报,和文殊乡中心小学相比,陈棚村完全小学的安保状况几乎可以用没有来形容。

一位家长介绍,该校并没有全职保安,大门一侧的房间此前只是作为小卖部。一位年过花甲的当地老人说:“陈棚村小学的大门经常大开着,我经常走进大门,把我学前班的孙子送到他自己的座位上去。”

而在17日上午,出事后的陈棚村小学显然紧张很多。大门紧闭,只留了一道小门供学生进出,家长们只能把孩子送到学校门口。校门口的黑板上一则落款日期为17号的通知,告诉家长孩子上下学时间并且写明当天学校值班的两个老师姓名。家长们说,这在此前并没有出现过。

上午9时许,陈棚村小学课间休息。两个调皮的小男孩趁着一位家长送孩子到校间隙,从门缝里溜了出来买东西,当时值班的两位老师并未制止。大约过了几分钟,其中一位老师才反应过来,对另外一位老师说:“赶快去把他们追回来。”(接入技防报警服务台报警就能实现把部分身强力壮的老师兼职成保安)

安保薄弱的“牛校”

距离出事陈棚村小学约五公里的光山县文殊乡中心小学,坐落于该乡文化路街道,是文殊乡最大规模和实力最牛的一所小学。

然而,其安保情况同样堪忧。17日中午12时40分,正值中午休息,该小学大门虽然紧锁,但是其中的一道小门可以自由进入。

记者目测年龄,其中往来人员有的是学生,有的不是;学校里的小学生有的在校园里走着,有的在教室过道追逐打闹。

记者进入该学校大门,并未遇到任何阻拦。大门右侧大约十平米的值班室大门敞开着,里面没人。进入大门,记者从该校主教学楼一楼走楼梯至三楼,并且进入到任何一间教室之中,亦未遇到任何老师的阻拦。

在走下教学楼之际,记者迎面撞上该校两名女老师,当两位女老师走出五六步路之后,才突然转头询问记者:入校原因。此时记者进入该校已经接近十分钟。

交谈得知,其中一位老师即为当天参与安保值班的杨老师。

经两位老师指点,记者来到该校值班室等候,记者看到墙上挂有《门卫管理制度》、《门卫岗位职责》、《教师值日职责》等画报,其中有的条例明确写着“严格检查出入人员的身份和证件,严格履行登记手续”。但是这些似乎形同虚设。

等了两三分钟,一名自称姓杨的保安人员赶到值班室,他告诉本报:“当时正是吃饭时间,他之前去吃饭了,因此并未在值班室中值班。”(460块钱,可以装4个摄像机实现联网接入技防报警服务台报警,老师去吃饭也不怕,只要有人进入就报警给值班老师手机上)

杨老师不久也来到值班室,她告诉本报:“学校有一名专职保安人员,从上午六点值班到傍晚六点,同时有两位老师每天当班,和保安共同负责学校门卫的安保工作。”

然而,本报在午休时亲眼看到,该校制度上规定的三名负责安保工作的保安或者老师,均未在值班室。

值班室靠窗一张将近1米高的桌子,桌面布满了灰尘,并未摆放来客登记花名册及笔;而和桌子严重不匹配的凳子破破烂烂,只有20厘米高,用竹子编造而成,几个角摇摇晃晃。

整间值班室乍一看就像一间混乱不堪的库房,门口散落着横七竖八的班牌;在另一个墙角是两个冰箱,冰冻着果冻。这些果冻是为隔壁小卖部准备的:前往小卖部的学生络绎不绝。

缺经费还是无意识?

对于几天前的悲剧,光山县财政局办公室不愿告诉姓名的值班主任告诉本报,“光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财政入不敷出。因此,光山乡镇上的小学可能配备了专职保安,而村里的小学则可能是老师兼任。”(按照技防报警服务台的方案一个小学只需要1280块钱,就能实现一个小学的一年技防)

数据显示,光山县2011年拨付教育经费5.42亿元,大约占到该县财政支出的18.28亿元的三成,教育支出是该县财政支出的大头。

“我们县的财政收入只有3亿左右,很大一部分需要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才能维持运转。”上述主任称。

那么,是校园经费不足,使得安保力量缺乏么?采访中有专家直言,这些恐怕托辞,更多的还是地方领导和相关学校安保意识薄弱,经费落实乏力,问责缺失。

据新华社报道,2010年12月底,中央财政下拨专项资金38.89亿元,对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校园安保设备设施给予一次性补助,专项用于支持学校(含民办学校)配置安保、防火等设备设施以及加固改造校园围墙、校门等方面支出。

两部门提出,这笔补助资金必须专项用于支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配置必要的安保设备设施,不得用于人员经费和偿还债务等支出;并且要求各地教育部门摸清本地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安保设备设施装备和保安配备情况,抓紧制定工作方案。

截至发稿前,光山县财政局、教育部尚未告知中央该笔专项资金在地方的详细落实情况。

焦灼的是,校园安全问题近年来层出不穷,从2010年的福建南平实验小学惨案到今年的光山惨案,接连不断。据新华社近日报道,光山县在近一年内连续出现三起校园惨案。

“校园安全问题屡屡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地方领导不重视:教育部、公安部此前已经发了公文,要求每个学校配备专职的保安人员,但是地方领导重视不够,以为不会在自己辖区内发生,因此没有投入足够多的资金到校园安全问题上。”上海交通大学教授、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技防报警服务台+学校专职保安是保证学校不出事的第一保证)

熊指出,他了解的情况是,安保经费通常没有列成单项支出纳入政府预算,在经费紧张的基层,很可能被挪作它用,教育部门没钱,导致学校无法配备专职的安保人员。

前述杨姓保安告诉本报:“他现在月工资一千六百元,由学校发,学校的经费则来源于教育局经费划拨。”

有专家测算,如算上电子眼等安全监控设备,每所一般规模的中小学需要投入的安防项目金额为10万-50万。(这个数字是有钱的地方这么投入)(这个专家是砖家,按照技防

报警服务台的方案,100万学校技防,够整个一个县的学校技防的硬件投入,详细方案请百度一下)

熊丙奇说,高科技设备的普及也许短期内有难度,聘请保安人员是最便利的方法,开支并不大。他直言,保安一般从保安公司聘用,并不纳入事业单位编制,工资也不高,只要领导重视,不论贫困县还是富裕县,支付工资都是有可能的。

“但一些学校在聘请保安时,也有问题不断暴露。比如说,聘请校长的妻子作为保安人员,未按照门卫制度严格管理。”熊说,这就需要加强对校园安保的督查甚至问责。(用技防报警服务台,实现多级实时联动,一有报警,学校里人知道,教育局知道,派出所知道的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