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从诗经看周代女性意识

从诗经看周代女性意识

从《诗经》看周代的女性意识

女性意识,实际上就是有关于女性的观念,是一种历史的产物。文学作品中的女性意识,就是指文学作品以人的解放为内核,以争取女性独立地位为标志,并在创作上表现出明显的性别特征和写作姿态。具体体现在女性对国难的积极救助,对家危的主动劝挽,对婚恋的自主抉择,对包办的坚决抗争,对爱而不得的伤感,对侮辱的反抗,对幸福的自庆,对痛苦的自悼等方面。

一.对国难的积极救助,对家危的主动劝挽

对国难的积极救助最典型的就是《鄘风&S226;载驰》,作者是许穆夫人,堪称为文学史上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这首诗中,许穆夫人表明了自己要“归唁卫侯”的决心,对于卫人的强加阻扰表示愤慨,表现了女性在国家大事上的自觉和主动。她不顾大臣阻挠,义无反顾亲往卫国出谋划策。这种突破重重阻碍按照自己意愿去变革现实的行为,毫无疑问,体现了周代女性已经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自主精神。虽然她的本意是关心家人,然而,在那个女性被杜绝了参政议事的意识的时代,她能由己之私想万民之苦,感情得到升华,是正义且振奋人心的。因此她肯定自己,敢于为自己辩解“女子善怀,亦各有行”“大夫君子,无我有尤。百尔所思,不如我所之。”

与国难相提并论的是“家危”。婚姻是女性最佳的生存保障。古代女性是受制于男性的,男子喜新厌旧,女子终而见弃,这是古代社会常见的悲剧。因此,在家庭危机出现时,往往会出现女子提醒丈夫以前许下的誓言,希望丈夫顾念旧情,以家为重,回到夫妻和睦的情况。如《郑风&S226;遵大路》里妻子对丈夫的劝挽,《邶风&S226;谷风》里女主人公说的“徳音莫违,及尔同死”。这些也能体现周代女子对婚姻的呵护和抗争,她们没有逆来顺受,而是给丈夫讲道理,她们有明确的目的和愿望,并付诸实践,努力改变现状,希望不被抛弃。

二. 对婚恋的自主抉择,对包办的坚决抗争

《诗经》产生时也是我国社会发展形态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期。原始的母系社会已经消失,取而代之是以男性为主的父系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形态意识下,女性的社会地位逐渐降低,要求得在社会生存的一席之地,当时的女

性不得不与男子结合,建立家庭,以获得确定的社会地位和建立稳定的社会关系。但是她们并非都是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是出现了自主择偶,私定终身的现象。如《召南·摽有梅》里说的:“求我庶士,迨其今兮。”现代的人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想着:这女子也忒大胆了吧。可是,我却觉得,这只能用“思无邪”来解释。女主人公是一个直率,敢说敢为的人。她很现实,也很果敢。她的言行无异是宣言:何时嫁人由我,怎样嫁人也由我,我的婚姻我作主,我的命运自己掌控!这种潜在的铿锵言词及其人格独立精神,不仅在那个年代罕见,甚至在民主意识普遍的今天,也难能可贵!再如《卫风·木瓜》里的:“投我于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和《国风·溱痏》里的“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摆明了已是“两情相悦”,望“永结同心”。更有甚者,出现“挑逗”现象。《郑风·褰裳》中,女孩向她的情人隔河喊出“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思我,岂无他人?”诗中的这个女子有着强烈的自主意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爱情中的价值,在爱与不爱之间,她去留从容。当然,她是爱这个男子的,所以她的说话语气中便多了几分期许,几分催促,几分娇嗔。这也是身处美好爱情中的女性宣言,告诉我们,在爱情面前,女性不必过分矜持,不要患得患失,不应回避猜测,而要争取主动,大胆表达内心感受,有追求的自由与被爱的甜蜜,适当的时候可稍加放纵,以退为进。这是何等的趣味盎然,这是何等的自然率真,这是何等的自信满怀。这是情感奔放的民间女子在以自由个性全身心地投入去迎接爱情的到来。

但事情并不总是美好的,随着礼教桎梏的形成与加强,女性的爱情首先遭受到束缚与摧残,她们再也不能随便的和心上人约会言谈,偷偷摸摸的幽会还得担心随时被父母发现。这给她们带来许多的痛苦和矛盾。如《郑风·将仲子》:“将仲子兮,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诗里的这位姑娘,显然也很爱她的“仲子哥”,但是害怕父母、诸兄的管制和众人的非议,所以内心极其矛盾。在她对爱人的叮咛中,吐露了极其委婉动人的情感,也包含着对礼教束缚的不满。但她的力量是这样的弱小,根本改变不了这样的情况。当然也有一些勇敢的姑娘敢于作公开的反抗,如《鄘风·柏舟》:“汎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女主人公,矢志不从父母包办的婚姻,坚决忠于自己心爱的男子,

发毒誓说至死也不会变心,她似乎豁出去了,以死相协,表现了“非君不嫁”的极大勇气。这是她对爱坚情贞的自我呼唤,也是她对阻碍婚姻自由者们的控诉。不管多么严酷的礼教束缚,多么强悍无情的外界压力,这个少女依然坚毅刚强,宁死不易其志。其中饱含的由爱情波折而引起的无限辛酸以及对婚姻不自由的深沉怨恨,是对“父母之命”的包办婚姻的蔑视和反叛!

三. 对爱而不得的伤感,对侮辱的奋袂反抗

单恋的不幸是爱而不得的悲剧,这样的悲剧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产生的痛苦,这样的悲剧里更多的是女子那悠悠的深情。然而,这样的情里却包含太多痛苦的泪水、爱而不得其爱,付出完全没有回报,如果说真正的爱是不需要回报,那样的话如果不是肤浅的洒脱就是用情不深或虚伪、沽名钓誉的手段。爱而不得其爱的悲剧里太多的是苦痛与相思,那是情到深处的体现。没有爱就没有恨,没有极爱也就没有极恨,单恋的爱里亦伴有着悠悠的恨。《郑风&S226;东门之墠》:“东门之墠,茹藘在阪。其室则迩,其人甚远。东门之栗,有践家室。岂不尔思?子不我即!”的少女,心爱着邻家的小伙子,“其室则迩”,却不敢主动接近他,“其人甚远”,只好在心中默默慨叹:“岂不尔思?子不我即!”“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看着这远古的单恋诗,我不禁想起这句话。也许女子对男子的单恋会被世俗耻笑,在庸人的眼里是多么不体面的事,然而女子依然执著地痛苦地爱着那无意于自己的男子,“一日不见,如三月兮!”是何样的相思,明知男子的无情却还是那样的痴,“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在渺茫的希望里等待着幻想的实现,可那心上的人儿啊,我的一颗真诚无比的心却难以得到你一点点的回应,淡淡的哀怨,依然有我爱的执著与不悔。这就是单恋者的悲歌。其情悠悠,其怨亦幽幽。这幽幽的怨,也是对婚姻无法自主的恨!

周代女性自我观念和自我意识觉醒的另一个重要表现是:自尊自强,大胆地反抗无爱情的婚姻,对恶势力决不轻易屈从!。《国风·行露》反映的就是对仗势逼婚者的坚定反抗。“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亦不女从!”这话语中包含着悲剧的大无畏精神,面对强者,她依然坚强不屈,机智地捍卫自我的人格与爱情的尊严。她不愿意受金钱、虚名的诱惑,这就使得她不同于时代的平庸女子,她不顾权势的威逼,这更是她勇敢的表现,她用自我的行动愤怒地捍卫着作为女性的尊严:“礼可还,

人不从!”也许有了它的照明指引,才有了后来梁祝用生命来抗婚捍卫爱情尊严的悲美,千载而下,令人依然为那样的执著那样的爱恋深深感动。《王风·大车》说的是一位姑娘爱上一个架大车的小伙子,在外界的阻挠下,他们不能自由结合。这位泼辣的姑娘要求与情人一同私奔。“岂不尔思?畏子不敢。”“是子不奔”,她下定了决心,却担心男子没有勇气为爱情抗衡世俗,此处女性的光彩远远超过了男子。女性的痴情、重情也由此可见。为了让男子相信她的决心,她指着太阳发下了“谷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皎日”的坚贞誓言。这同样是以死来抗争,可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就把女性的爱上升到了极致,到了连生命都可以舍弃的份上。私奔在那个保守的时代是离经叛道的忤逆大罪,那个以伦理主宰一切的社会,女性的不能自主,婚姻必须符合世俗礼仪。而《大车》中的女主人公则冲破了道德的限制,要求同爱人逃往远方,这是需要非凡的勇气的,这样的勇敢里表现着面对强大势力的坚强与决心,这样的勇敢里更多的是女性对爱人那悠悠的痴情,没有了这份痴情,也绝没有离经叛道的反抗,这样的悲剧让人们深深地体味到了女性的尊严,与对爱的执著和不悔。

四. 对幸福的自喜自庆,对痛苦的自宽自悼

《诗经》中的女性作品有相当数量是抒写恋爱甜蜜和夫妻欢乐的,主人公似乎有一种生命体验的自觉意识,她们在感受眼前的真实和现实的美好,在领会爱情的甜美带来的身心震撼。如《唐风·绸缪》里的:“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黄昏时分这位少女不期然遇上心上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将她击昏了,她感到荣幸,激动得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地喃喃:终于等到了啊,遇见了啊。而《郑风·女曰鸡鸣》则是反映和谐生活的一首诗。“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丈夫射来大雁和野鸭,妻子调和烹饪它,夫妻以此佳肴下酒。这个女子以自己的真情与机巧表现出对丈夫的尊重,对家庭的爱意,对平实生活的幸福感受,获得了丈夫的共鸣。她在宗法社会的婚姻生活中摆得正自己的位置,无疑是一个懂得生活真谛的好女人。即便是在提倡男女平等的今天,夫妻间的互敬互爱也是婚姻生活中化解烦恼的一剂良药。

有幸福就有痛苦。就如歌词唱的,“爱太深,所以难舍难分。”丧偶,是周代女性无法回避的现实之一。如《唐風·葛生》:“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

亡此,谁与独处。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诗以“葛藤”和“蔹草”开篇,描绘出爱人坟墓周围环境的荒凉,“予美亡此,谁与独处。”写出亡人在此的孤寂,其实是写“我”的孤寂和对亡人的思念。反复誓愿“百岁之后,归于其室”——生不能同衾,死要同穴。“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结为连理枝”这种生死相依的情感,让天地为之动容。但孤身一人的生活,却让人为之心酸不已。诗人作为一个新婚丧夫的寡妇,她对现实的悲悯与失望,通过诗作表达出来,赢得了后世读者的深切同情。

但是,她毕竟是幸福,因为她有丈夫的爱在身边,虽然给予这爱的人已消逝。而在同一时期,无数女子被丈夫无情地抛弃。这些被遗弃的妇女有的是平民女子,有的是贵族公主,甚至还有被废黜的王后。这些诗或言遭弃之苦,或诉丈夫无情,凄凄楚楚哀婉动人。她们在幻想中渴望着,在不幸中思索着。《诗经》中有不少的怨妇诗。这些遇人不淑的女子,在《诗经》中比比皆是,她们虽则心中怨恨难平,但大多含悲忍泪,默默承受对方施加给自己的不公平待遇和旁观者的冷嘲热讽,屈辱地生活。可是,某些女主人公却在爱情的世界里始终拥有着自我的尊严。她们清醒着,奋起控诉负心人的恶行,捍卫自已的尊严,辨明是非,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例如《氓》和《柏舟》中的女主人。《氓》以一个女子自述的口吻,讲述了她自己的婚恋悲剧。讲她由最初期望的甜蜜堕入苦痛,哭诉婚变却得不到娘家人的同情,反遭奚落的自省自怜。可是她没有忍气吞声,没有屈服顺从,而是通过诗歌将内心的苦楚哭诉出来,用自悲自悼的方式来抒泻怨愤,自我宽解,调解心态。她也是坚强的。“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这种处理方式表现出女子的清醒与坚强。清醒在于她看透了负心男子的本质,认识到这样的婚姻是一个骗局;坚强在于她没有哭泣着四处求告,没有拉扯在氓的身后承受着他的残暴和对自己感情的再三玩弄,而是决绝地离开,绝不委屈自己,低三下四,因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也没有任何愧疚之意。转身,走一条新的路,何等的洒脱与理智,何等的铁骨铮铮!《氓》中的女子爱的时候不盲目,爱过以后不糊涂,她是一个真正懂得爱的价值的人,也是一个有尊严的女性典范。因为身处被人离弃的境地不妄自菲薄,这些可敬的女性才能在孤独落泊的时候超越了俗世,守住了自我,没有堕落。

五.《诗经》对后世女性情感生活的影响

通过上述《诗经》作品的解读,不难看出,周代的女性,她们有着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有着乐观风趣的精神风貌。她们在与现实生活斗争的过程中,明确了自我意识,强化了自主观念,锻造了自强精神。她们决不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逆来顺受的蒙昧女性,而是敢爱敢恨有追求有理想的文明女性。正是因为《诗经》,才有了千年不变的女性的精魂,才有了千年的抗争和呐喊。同时,《诗经》中女性的悲剧精神也深深地感动着后人,后世女子在爱情之路上,在悲剧的人生途中执著不悔,她们沿着《诗经》时代女性开启的大道继续前行。路虽漫漫,情却长长。专一、自由的爱恋以及为此所做的一切努力似乎永远地贯穿于女性的整个人生,还有女性那无尽的历史长河。绵绵的史页上,我看到的都是女性的痴情与怨情。于是女性的历史就是女性的情史,情路上坎坷无限,勇敢的女性依然向前进。叹人间情痴,多为女子。白云千载空悠悠,无尽相思无限深情。悠悠情,已穿过了时空,经受着千年的洗礼与验证,浩渺的天空,青青的云朵,载着远古的爱恨,驶入今生的隧道,路途上,长恨绵绵,隔着时空,却贴着灵魂,不一样的时代,却是同样的情,现代历程的进一步加速,五四文明的光临,对外开放的实行,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深受重创,自由、平等的种子深深地扎根在这现代人性的土壤之中,爱的种子有了它生存的空间,女性的尊严、地位被置于同男性同等的位置。爱情、婚姻不平等的根源正在被切除,这是女性的大幸,亦是时代的幸运!

从诗经看周代女性意识

标签: 学海无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