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华润万家采购助理舞弊案概述

华润万家采购助理舞弊案概述

涉案人员:

1、李妍,32岁,案件核心人员。生前在华润万家西北区采购

部担任主管助理。在华润万家工作超过10年,曾做过跨部

门沟通与协调工作,与各部门关系都处理得很到位,历任

上司对她都很信任。管理着公司的印章(一般管理公司印

章的应该是合同科,而非采购部)。

2、岳钲为,李妍的丈夫,西安亿道商贸公司的自然股东之一。

西安亿道纸业的主要管理者。

3、艾凤月,李妍的母亲,西安亿道商贸公司的法人和股东,

西安亿道纸业股东。普通退休教师。

4、陈海琴,李妍的婆婆,西安亿道纸业法定代表人和股东。

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

5、韩勐,疑为李妍的合作伙伴,为当时华润万家西北地区总

部采购总监,受害者提供的96份《供应商贸易协议》中

的甲方的落款签字者。

涉案企业:

1、西安亿道商贸公司,2009年成立,公司的法人为李妍的母亲艾凤

月,自然股东为李妍的丈夫岳钲为和母亲艾凤月,由李妍实际操

控成立。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经营范围为农副产品、日用百货、服饰鞋帽等商品的销售。西安亿道2009~2012年年检信息显示,该公司仅2011年有158.65万元营收。实际上,这家公司是一家中间商,借助李妍的人脉,低价拿货,高价向华润万家供货。

2、西安亿道纸业,法定代表人为陈海琴,系李妍的婆婆。两名股东

分别为陈海琴和艾凤月,艾凤月为李妍母亲。实际管理者为李妍的丈夫岳钲为。

3、华润万家西北地区总部,李妍向受害者提供的《供应商贸易协

议》中的甲方,李妍通过自己的渠道采购物品,向其供应大量货品,赚取差价。

事件概括:

2008年,李妍与岳铮为相识,据岳铮为朋友叙述岳曾得意的宣扬其“发家史”:岳说自己从前做烟酒生意,2008年,依靠在信用社上班的李妍的关系,挪用了一笔资金,做了一单大生意。但据民警调查,李妍从未在银行系统工作,在银行系统工作是岳钲为自己。该民警推测,挪用资金的应该是岳钲为本人。因岳钲为在阎良有一家造纸厂——西安亿道纸业有限公司,所以此后岳一直在西安、阎良两地奔波。

据岳钲为的朋友介绍,在银行系统,岳认识了很多大客户,与李妍相识之后,二者的资源开始汇聚,并于2009年合伙成立了亿道公

司。2009年,李妍实际操控的西安亿道商贸公司成立,这家公司是一家中间商,借助李妍的人脉,低价拿货,高价向华润万家供货。同时岳钲为也曾为李妍的生意拉投资人

2011年,李妍加入涉嫌传销、洗脑的美国如新集团经营个人护理品和营养保健品。从销售代理做起,两年时间就做到全国销售总监。近五年,李妍同时做着三份工作,每一份工作都很“成功”。

与李妍交往较多的李萍(化名)说,李妍的三份事业逐渐形成利益组合。李妍通过如新认识许多渴望赚钱的朋友,李萍正是参加如新培训时认识李妍的。面对这些朋友,李妍经常介绍亿道公司的赚钱之道和自己丰厚的人脉。

最终,李妍邀请这些朋友们向亿道公司提供“货款”,由李妍持货款通过自己的人脉向老板低价进货再高价销给华润万家,赚取利润六四分成。

受害人之一的刘丽(化名)称,其与李妍的合作始于2011年6月3日,具体合作方式为,李妍称其“老板”可通过相应渠道购买低价商品,然后通过西安亿道正常供给华润万家超市,然后华润万家以正常零售价结账。“李妍说西安亿道与华润万家有合作的商务账号,合作时将由艾凤月与华润万家签订供货合同,李妍负责货款支付,我只用提供资金就行了。”合作者提供资金后,李妍会向其出具一份盖有华润万家及西安亿道合同专用公章的《供货商贸易协议》,协议中标注有合作者的出资金额及分配利润。刘丽告诉记者,“我们(口头)

约定赚取利润按6:4的比列分配。”合作之初李妍曾向多名受害者称,西安亿道是华润万家的供货商,与华润万家有合作的商务账号。

记者获取的96份《供货商贸易协议》显示,甲方为陕西华润万家生活超市有限公司,乙方确为西安亿道。

值得注意的是,刘丽提供的《供应商贸易协议》疑似将华润万家一位管理层牵涉其中,96份协议落款签字双方分别为韩勐和艾凤月(李妍母亲)。

刘丽称,韩勐是当时华润万家西北地区采购部的总监,同时参与其与李妍的利润分成。刘丽亦坦承,除了每份协议中出现名字之外,其与李妍合作多年并未见过韩勐本人。但记者搜索公开资料发现,华润万家西北地区确有一位采购部总监名为韩勐。然而对于协议中韩勐的身份,华润万家方面以“未得到总部授权”为由,未正面回应。

同2011年,另一受害者张阅通过朋友介绍,在华润万家西北区总部二楼办公楼认识了李妍。李妍邀请张阅合作,她提供渠道,张阅提供资金,获得利润张阅与李妍6-4分成。据张女士向记者出具的一张照片内容显示,在华润万家供应商服务系统中,供应商一栏中,西安亿道赫然在列。在位于西安高新区的亿道公司办公室,李妍向张阅展示了该公司与华润万家的供货合同以及供货记录,流水达几亿元。这令张阅对亿道公司的盈利能力十分信任。

合作期间,李妍曾向张阅索要了一辆售价35万元的宝马MINI,说是为了“维护关系”。据张阅辗转了解,李妍将车送给了华润万家某高层。新京报记者向华润万家西北区求证,华润万家拒绝了采访,称

要得到华润集团总部同意后才能接受媒体采访。

华润万家一位员工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妍已经在华润万家工作超过十年,先后在商品部、采购部任管理职务。另一位知情员工透露,李妍管理着公司的印章。对此,该员工也表示困惑,一般管理公司印章的应该是合同科,而非采购部。他推测,这可能是因为李妍深得高层信任。

据了解,很多提供钱款给李妍的人都是被李妍与华润的关系所吸引。

但到14年5月,张阅推测,李妍的资金链开始了断裂,当时李妍最后一次付给她1200多万元利润和本金,此后就开始拖欠。同时岳钲为的造纸厂也开始衰落。14年6月,20多个工人走得只剩下五六个人;14月,新厂房停建;8月,工厂停产。

同时李妍的债主开始陆续逼债,李妍因为债务在离开月子中心的几日后又返回月子中心,最终从月子中心翻窗逃跑,直至11月25日一家四口留下两个月大的婴儿跳崖。

案发后,据莲湖区公安局透露,五年时间,李妍十几张银行卡账面流水超过90亿元,涉案金额超过3亿元。但是令人疑惑的是,李妍一家的遗物中除了大量的借条外,和一家估价为3000万元的造纸厂,并没有余留的大量存款,巨额资金的流向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