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第5卷第6期

2006年12月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Journal of Southern Yangtze U niversity(H um anities &Social Sciences) Vol.5 No.6

Nov. 

2006

 【美学?艺术?设计】

[收稿日期]2006205219

[作者简介]杨茂川(19642),男,四川什邡人,副教授.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杨茂川, 王琛

(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江苏无锡214063)

[摘 要]我国的城市特色在当今的持续发展中已日渐单一,城市公共空间也趋于雷同,导致人的定向感和归属感

减弱以至于消失。在这样的城市公共空间中,公众既无法识别物理空间环境,也难以感知自我存在的文化特征,以至最终感到失落与茫然。因此,在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与改造中应尊重和发掘地域信息,创造具有鲜明地域文化特色的空间场所,使公众通过这些空间场所去判别物理方位、识别城市的文化特征与地域属性。只有这样,才能在全球文化多样化的今天,使公众对所在的城市产生归属感与认同感。

[关键词]城市;城市公共空间;地域特色;可识别性[中图分类号]TU 20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26973(2006)0620117203

R egional Features and R ecognizability of City Public Space

WAN G Mao 2chuan , WAN G Chen

(School of Design ,Southern Yangtze University ,Wuxi 214063,China )

Abstract :The monotony in t he continuous develop ment of cities in China and t he similarities between city p ublic spaces lead to t he disappearance of t he affinity and belongings of people.In such city p ublic places ,people feel difficult in recognizing p hysical spaces and t he cult ural characteristics for self existence.Consequently ,t hey feel p uzzled and lost.Therefore ,we should respect and discover t he regional information in t he design and const ruction of p ublic f ree places to create a p ublic f ree place f ull of characteristic cult ural feat ures.People will identify t he p hysical locations ,identify t he cult 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regional att ributes t hrough t hese information.Only t hrough t hese can people feel attached to t he cities belonged in today ’s global cult ure of different styles.

K ey w ords :city ;city p ublic space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recognizability

一、日渐迷失的城市公共空间

城市公共空间指人工因素占主导地位的城市开放空间,是建筑物之间的、公众可以任意达到的、外部空间环境形式的总和。从早期的街道、集市和码头到后来的社区花园、广场、公园、步行街,到如今城市开放空间系统都属于此范畴。公众“可望、可游、可行、可憩”的城市公共空间最能展现一个城市特色,是一个城市社会形态的符号,同时也成为识别城市文化的符码和特定地域人群的身份证。

城市公共空间的特色建立在人类物质与社会存在的差异之中,是城市在人的感知层面上就其内容和形式明显区

别于其它城市的个性特征,是该城市在一定的时空条件下,以当时当地的文明手段创造的有别于其它城市的场所和非场所成果的综合表现。但如今的城市公共空间正在经历着众多方面的危机,其中就包括全球化对地域文化的冲击。朱文一先生以“零识别”一词一针见血地道出对如今城市雷同的忧虑,并指出“当前的城市/建筑逐渐趋向无序、无差别的状态,人的归属感和定向感会减弱甚至消失,取而代之以失

落感和茫然感”。[1]

现代化进程中的城市公共空间正在被克隆,千篇一律、千城一面,日渐失去地域的、多样性特色。

7

11

二、城市文化识别与地域特色

凯文?林奇认为所谓疏离的城市,归根结底是一个偌大的空间,人处在其中,无法在脑海里为自己定位,识别自我。这里的城市与空间都是指城市的公共空间。识别是公众的心理成分中起作用的最基本的力量,人类有在多样的物质和社会中寻求“方位感”与确立自我“身份”和“价值”的心理诉求。但需要指出的是,凯文?林奇提出的可识别(Legible),在一定意义上还局限于物理空间上的识别与辨认,与本文所指的可识别(Identity)有着概念上的不同。遗憾的是,目前国内设计界对“可识别性”概念普遍存在模棱两可甚至模糊滥用的情况,在identity与legible之间游弋。现象学中的identity是指在文化景观与人文地理学方面的含义,是一个地方有别于其它地方的地理特征,即自己认定归属某一个地方,是一个地方由自然和文化的一切现象所构成的环境总和。identity在社会学意义上被视为有共同的信仰和情感,是维系社会秩序的社会角色和身份。[2]不同的学科给予identity以不同的内涵和外延,但是正如英国学者戴维?莫利在《认同的空间》一书中概括的那样———终究是差异构成了识别。亨廷顿进一步指出identity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的自我认识,它是自我意识的产物———我或我们有什么特别的‘素质’使得“我”不同于“你”,或者“我们”不同于“他们”。亨廷顿讨论的“我们是谁”问题所提出的身份识别(identity),已经不单是社会学上的角色认同,也是哲学上关于“我”或“我们”的主体意识,是一个人对于自己存在意义的根本性定位。这种定位处在与作为客体的关系之中。因此这就要求主体具备鲜明的特色与个性,这是任何事物区别于其它事物的基础。

特定地域的物质和精神形态,是在特定环境的条件下,长期以来所形成的“气质”———这种与生俱来的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使人们能够区别一个地方与另一个地方,唤起公众对特定地方的认知。场所中包含地域特征的因子不但是构成城市公共空间特色的极具活力的视觉要素,也是属于国家、民族和地域之独创,成为大众心理的文化符号和人生认知的一部分,是公众的识别场所,从而产生认同感与归属感。因此,基于地域特征的城市公共空间的塑造,应当成为当代城市设计发展的主要内容。

三、城市文化识别性的回归与建构

城市公共空间特色是多种物化和文化因素共生的产物。城市公共空间设计应通过现有的建造技术和生态理念,结合那些行将消失的可见与不可见的物化因素和文化内涵,使场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

1.城市公共空间的改造与更新

一个特色鲜明的城市,其空间布局往往完整有序、结构清晰,其物质空间形态具有体现地域历史文化的特征,已经成为集体记忆。例如中国传统城镇公共空间的“井”格形街道布局与欧洲一些城市至今仍保留的中世纪留存下来的辐射式和自由式的街道布局系统,都具有鲜明的地方特征。尽管凯文?林奇提出的识别性概念较为狭义,但不可否认他的心智地图(Cognitive Mapping)研究也涵盖了公众对这座城市文化特征识别的初步概念。因为我们先要辨认出地方后才能做出有效的行动,因此潜在于每个人头脑中的“认知地图”也是对城市公共空间认知的重要一步,体现出一种认知的效率。越是有个性、有秩序和容易被了解的城市公共空间,越易于使人识别并印象深刻。

不同时期的印记和沉淀留存在城市公共空间中,可以成为公众识别城市历史文化的重要坐标。因此,改造或更新城市公共空间引入新元素的同时,仍需要保存城市公共空间原有的肌理,在部分地方则必须去修正无序的开发与其它原因所侵蚀的肌理。在新的城市(或区域)的公共空间中也许没有明确可辨的空间格局与秩序,因而需要结合临近的城市(或临近历史地区)的公共空间特征,努力引进一个新的空间秩序法则,确保城市公共空间形态具备清晰可辨的特征。

2.城市公共空间的地标与城市母体

城市公共空间的识别地标既具有视觉符号意义,也具有社会符号的意义。地标(landmark)作为城市公共空间必不可少的要素是物理空间识别的标志。老建筑、老街区仍因其传达稳定的价值观、传统性和可识别性而成为城市公共空间中的地标。作为以往时代建筑样式及城市公共空间形态纪录的城市地标,往往不仅仅作为“视觉锚固点”而存在,并可因其历史背景、文化地位和城市生活中的价值在城市发展史上一直延续,成为市民世代相传、家喻户晓的识别城市历史文化的“心理锚固点”。在城市公共空间的更新改造中应注意保留各历史时期的典型建筑物、老街区等人类生产生活行为的物质信息,把城市发展历程中不同阶段的历史信息,在城市公共空间环境中展现出来,体现城市发展的时间痕迹,使其成为人们认知城市历史的时间量度。凯文?林奇在调研新泽西市时也发现在城市空间急剧变化的城市建设中,传统的地标作为城市公共空间参照物的作用已经越发衰落。因此,要使其在传统城市里不再使人产生疏离感,就必须着重对传统地标(或潜在地标)作好具体而实际的把握,将其作为一种可以操作的信号系统在变动不拘中重新定位。例如杭州河坊街在保护性改造中,采取了整体梳理、恢复原貌、置换功能、局部点缀等手段与措施,现已成为了杭州著名的民俗商业步行街,营造出一处充满浓厚文化历史感的公共空间场所,重新成为一处人们印象深刻的地标群(图1、图2)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图1 杭州河坊街俯瞰

Fig.1 Bird’s eye of H efang street in Suzhou

811

图2 杭州河坊街一角

Fig.2 Corner of H efang street in Suzhou

一个有机更迭的城市公共空间,应该具有一批可识别的地标或地标群,这些地标或地标群还具有城市文化的传承的功能,成为具有历时性的城市母体。例如北京的四合院和上海的石库门住宅,作为城市的传统空间母体在城市公共空间中具备持久的生命力。城市中的这些母体空间正是因为有了某种共同的性格特征而易于被人识别而又印象深刻。传统历史街区是特定地域环境下的历史文化产物,也是一个城市文化特征最清晰可辨的要素,反映了人们内心对城市公共空间发展的体验。它们的日渐消失,已经威胁到整个城市形态和文化的延续。因此需要对其进行着重地保护和再现,激活特定的文化和传统形象,恢复公众对传统风貌的记忆,保证城市公共空间发展的连续性和完整性。

3.场所感的提升

城市公共空间的品质反映了城市文化的内涵。一个城市的地方特色由其“场所”特质和“非场所”特质所决定和体现。狭义地说来,地方特色就是“一个地方特定的场所感”,反映到物质形态上,就是在深层次结构上对形式和内容相似的公共空间的识别与解读。高质量的城市公共空间能促进城市中的公众社会活动,形成特别的地方文化,并影响人们的价值观。

(1)场所的揭示

建筑师伦佐?皮亚诺认为城市公共空间设计本质上是关于场所的制造,场所不仅是一处明确的空间,还应包括使其成为场所的所有活动和事件。一个整体生动的物质环境能够形成清晰的意象,同时充当一类社会角色,组成群体交往活动记忆的符号和基本材料。城市中对历史事件记述和表达的纪念性公共空间场所,易于成为识别城市历史与文化的要素。澳门大三八牌坊是天主之母教堂(即圣保罗教堂)前壁的遗址。历史上的历次大火烧毁了原先的主体建筑,仅剩下教堂的正面前壁、教堂前的石阶以及大部分地基。如今曾一度衰落的教堂已被转化为一个饱含城市历史文化的公共空间。设计者在原教堂地基表面利用现代设计技法与材料,标示出先前教堂的柱体、墙壁和各空间的位置。在教堂原址的后侧设计了一个半地下的天主教艺术博物展览馆,陈列天主教的宗教遗物和殉难者的遗骸(见图3)。利用钢铁构架使公众能够登上原先教堂唱诗席,透过前壁厚重的窗户获得在此鸟瞰城市风貌的传统视觉体验(见图4)。空间的场所信息通过这些新旧元素的组合得到了进一步的释放,已成为澳门最具特色的城市公共空间之一。

图3 澳门半地下的天主教艺术博物展览馆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Fig.3 St.P aul’s Museum

图4 澳门大三八牌坊

Fig.4 Ruins of St.P aul’s

反映传统生活方式的环境设施与情景雕塑,也是唤起人们集体记忆的常用形式。虽说它们在城市公共空间中不是主角,却也可以协助人们进一步识别特定地方的环境属性,并增强人们体验过去的趣味性。例如广东中山的岐江公园,原本是一个被废弃的造船厂,现已改造成为供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共空间。阐释场地历史信息的艺术品,很多是来源于废弃不用的原工厂的旧机器、零部件等,通过艺术化的加工和改造,再现了场地原先的活动与信息(图5)。

(2)场所非物质信息的传承

场所意义和文化内涵是反映城市公共空间品质的重要内容,但它们毕竟是建立在物质空间的基础上,识别城市文化的有效途径也来源于城市人群的实际生活。一个生动和独特的场所会对人的记忆、感觉以及价值观直接产生影响,尤其是城市中心的文体活动以及公众的生活内容。识别城市公共空间,不单需要通过物质实体层面,也需要激发一些历时性的因素。凯文?林奇认为在人的生理上,对时间的感应要远远逊色于对空间的感应,因此我们也更依赖于对时间的确定。活动和庆典与场所的结合,会使得整个感受和认知活动既活泼又和谐。使公众能积极地参与到这个能被感知的物质世界中,并扩大了自我的感受。从这层意义上说,生活在城市中的公众也需要建立明晰的时间方位感,这包括更深一层的情感体验,诸如现在如何与过去、将来联系。对公共空间的改造与新建,(下转第123页)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用已回收的材料外,还从形态和体积的角度考虑如何在运输和堆放时节省空间,以间接地达到节省运输所耗的能源。这方面不乏优秀的成功案例,如日本东芝的灯泡包装(图7),玩具包装(图8),将不规则的产品置于规则的包装盒中,堆放时整齐且不浪费空间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图7 灯泡包装

Fig.7 Bulb

packing

图8 玩具包装

Fig.8 T oy packing

四、结语

绿色,如今已成为良好的生态环境的象征。以

上种种让我们看到了工业设计在绿色设计中的价值。在这个生态意识觉醒的时代,让工业设计师带着他们无穷的,与其他工程师们一起,为人类早日摆脱生态危机的阴影而共同努力吧!

[参 考 文 献]

[1]陶家祥.生态与我们[M ].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5.[2]许平,潘琳.绿色设计[M ].南京:江苏美术出版社,2001:22.

[3]艺术与设计杂志社编辑部.设计融合商业策略[J ].产品设计,2005,(7):114.[4]朱迪思?卡梅尔—亚瑟.菲利普?斯塔克[M ].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2:13.

(责任编辑:程晓芝)

(上接第119

)

城市公共空间的地域特色与可识别性

图5 广东中山的岐江公园

Fig.5 Q ishan P ark in Zhongshan city ,G u angdong

province

还需要重视城市的传统行为、活动和仪式,可以适当地挖掘和恢复一些行将消失的地方特色活动。通过特定的物质空间承载这些特定的文化活动,使其作为历史场景再现于当代生活之中。

四、结语

正如罗素所说:参差多态,乃幸福之本源。健康和谐的社会应当包纳多元化的价值取向与生活方式。詹明信曾以凯文?林奇的“认知地图”为题成文,指出要以“认知地图美学”作为抵制经济全球化的政治策略。并指出“有必要从认知的角度识别个体、当地和国家的社会关系。务必使个体对其自身处在整个全球性世界体系中的位置有所了解,并加

以警觉”[3]

。为了理解自身所处的环境,人类需要在一幅清

晰的全球性时空地图中识别自身的文化属性。中国的城市公共空间设计亦需要在全球化的图景中识别自身的位置和

价值,确立城市管理者和设计者在传承地域文明,弘扬民族文化上的意义和责任。

[参 考 文 献]

[1]朱文一.中国营建理念VS “零识别城市/建筑”[J ].建筑学报,2003,(2):30.[2]张汝伦.经济全球化与文化认同[J ].哲学研究,2001,(2):17.[3]詹明信.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M ].北京:三联书店,2003:514.

(责任编辑:程晓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