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_孟庆华_夏娜

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_孟庆华_夏娜

*基金项目:本文系河北省法学会2013年度重点研究课题"寻衅滋事罪的理论与判解研究"(批准号2013DF018)的阶

段性成果。

收稿日期:2013-12-24

作者简介:孟庆华(1959-),男,山东济南人,河北大学政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博士后,主要从事刑法研究;

夏娜(1987-),女,湖北黄冈人,中国民航大学法学院2013级刑法专业硕士生,主要从事刑法研究。

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

*

孟庆华1,夏娜2

(1.河北大学政法学院,河北保定071002;2.中国民航大学法学院,天津市300300)摘要:《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2款的“除外责任条款”,在其内容上不限于不承担刑事责任,它当然

也包含着正常承担刑事责任的意义。第1条第3款是从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范围中加以排除,它是确定有罪的适

用范围。“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与“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其中均有“情节恶劣”作为构成要

件。笫4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第一项内容“数额量化标准”并不太妥当。“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判断原

则比较模糊、抽象,而在司法解释中也未有“量化式判断”,因而使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操作适用难免会有困惑。“纠

集他人”肯定应是多人,而不能是指一人的情形。

关键词: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情节恶劣;情节严重

中图分类号:D924.32.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3558(2014)01-0057-07

Analysis of the Understanding and Application of Some

Clauses in the Crime of Provoking Troubles

Meng Qinghua &Xia Na

(Hebei University,Baoding 071002,P.R.China;Civil Aviation University of China,

Tianjin 300300,P.R.China)

Abstract:"the clause of exclusions of item 2,article 1in the Interpretation of Handling the Cases of Provoking

Troubles contains the meaning of bearing normal criminal responsibility.The item 3,article 1is to exclude the scope of

free from the crime of provoking troubles,and it is the scope of the guilty."Beating others at will,if the case is serious"

and "chasing,intercepting,abuse others,if the case is serious",among which "serious"are as constitutive requirement.

But the first item of "quantitative standard"of the "serious"in Article 4is not very appropriate.The judging principle

of "causing public places serious disorder"is comparatively vague and abstract,and in the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here

is not a "quantitative judgment".So the judicial practice in the application will be inevitably confused."Many people"

should certainly be people,not one person case.

Key words:crime of provoking troubles;judicial interpretation;if circumstances are wicked;if the circumstances

are serious

2013年7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颁布了《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该司法解释是在1997年刑法实施以来首次以专门性文件而作出的,全部内容共有八条,重点解释了寻衅滋事动机、“情节恶劣”、“情节严重”、“造成公共场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学报Journal of Jiangxi Science &Technology Normal University Feb.,2014No.12014年2月

第1期

58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学报2013年所秩序严重混乱”、竞合犯的处理原则、从轻处罚及其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的条件等具体适用问题。毫无疑问,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的正式出台,这将对司法人员在实践中办理寻衅滋事的刑事案件具有直接的规范与指导作用。本文仅对该司法解释中的几个条款予以重点探析,以便有利于司法人员的理解适用。

一、《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2款的理解适用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2款规定:“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对本条款,有学者称为“除外责任条款”,但笔者认为,本条款虽可称为“除外责任条款”,但在其内容上却不能仅限于不承担刑事责任的“除外责任”一方面,它当然也包含着正常承担刑事责任的一方面。因此,要准确理解适用该“除外责任条款”,应从如下几方面内容来把握:

(1)原则上应承担寻衅滋事罪的刑事责任。从法条原则上来看,行为人只要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寻衅滋事行为,就应承担相应的寻衅滋事罪刑事责任,即“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因为刑法第293条规定的五种寻衅滋事行为,都明显带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既然“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而实施这五种寻衅滋事行为,那么也应以寻衅滋事罪论罪处罚。

(2)“除外责任条款”导致不构成“寻衅滋事”。虽然行为人实施了刑法第293条规定的寻衅滋事行为,而且也是“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293条规定的行为的”,但是,寻衅滋事的“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那就会不构成“寻衅滋事”。其中所谓的“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这在刑法理论上称为“被害人过错”。通常,“被害人过错”的大小不予“免罪”,而仅限于减免行为人的刑事责任轻重,只有在被害人过错责任程度极为严重,对于犯罪行为负“完全责任”的正当防卫中才可得到“免罪”。应当认为,因“被害人过错”而使得行为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这体现了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的宽容与谦抑精神。

(3)寻衅滋事罪的“除外责任条款”有两方面意义:一是行为人的寻衅滋事是“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这实际上有“由被害人故意引发”与“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两个限制性条件,只要具备其中之一即可,而不必要求同时具备。“除外责任条款”中的两个限制性条件,对于防止“除外责任条款”的滥用具有重要价值。二是“除外责任条款”的适用结果,就是使行为人得到“免罪”。在寻衅滋事罪的“除外责任条款”中,行为人的寻衅滋事是“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行为人的寻衅滋事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二、《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1条第3款的理解适用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3款规定:“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除外。”本条款规定的基本精神是:在原则上不认定为寻衅滋事罪的范围内,排除可以认定为寻衅滋事罪的“特殊情形”。笔者认为,理解适用本条款应包含如下几方面内容:

(1)本条款的基本含义是排除有罪。从本条款的条文规定来看,“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这属于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条件。换言之,如果具备该条件,就构成寻衅滋事罪。否则,如果不具备该条件,即欠缺“经有关部门批评制止或者处理处罚后,继续实施前列行为,破坏社会秩序的”,即使行为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而实施了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的,也一般不认定为“寻衅滋事”。由此可见,本条款的基本含义是排除有罪,“对于本应构成寻衅滋事的行为明确规定了该除外的情形,除外情形并非是常态化的考量。但是,如果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行为人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占用他人财物,情节严重的,仍然可以构成寻衅滋事罪。因此,并不能想当然地理解为因婚恋、家庭、邻里、债务等纠纷引起实施殴打、辱骂、恐吓他人或者损毁、

2013年

孟庆华,夏娜: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59

占用他人财物等行为一定被排除构成寻衅滋事罪。”

(2)本条款与前者的“除外责任条款”含义相反。前者的“除外责任条款”是从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范围中加以排除,它是确定无罪的适用范围;而本条款含义则是从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范围中加以排除,它是确定有罪的适用范围。虽然两者的确定内容有所差异,确定无罪的适用范围有利于保护行为人,确定有罪的适用范围是为了惩罚行为人,但从司法解释的价值来看,确定无罪的适用范围与确定有罪的适用范围是同等重要的。确定无罪的适用范围与确定有罪的适用范围两者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具体到前者的“除外责任条款”(《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3款)规定而言,确定了寻衅滋事罪无罪的适用范围,那就等于确定了寻衅滋事罪有罪的适用范围;而具体到本条款(《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第1条第3款)规定而言,确定了寻衅滋事罪有罪的适用范围,那就等于确定了寻衅滋事罪无罪的适用范围。而《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无论是确定寻衅滋事罪无罪的适用范围,还是确定寻衅滋事罪有罪的适用范围,其目的都是为了准确界定寻衅滋事罪的合理运用。

三、寻衅滋事罪法条中“情节恶劣”的理解适用

刑法第293条前两种寻衅滋事行为,即“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与“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其中均有“情节恶劣”作为构成要件。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与笫3条分别对这两种寻衅滋事行为中的“情节恶劣”作了解释。由于这两种寻衅滋事行为中的“情节恶劣”具有相同性,故在此将其合并而予以探析。

(一)解释寻衅滋事罪“情节恶劣”的合理性与科学性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与笫3条规定中有“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持械随意殴打他人”、“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等,这几种情形被解释为寻衅滋事行为中的“情节恶劣”,显然是具有合理性与科学性的。

1.“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合理性与科学性。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2001年下发的《关于办理寻衅滋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曾有明确规定:“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以上轻伤或三人以上轻微伤的”,才属于情节恶劣。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将“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作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情形之一,相比浙江省的“随意殴打他人致一人以上轻伤或三人以上轻微伤的”标准,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的相同内容显然具有严格寻衅滋事案件追诉条件、从严打击与惩处此类犯罪分子的含义在内。

2.“持械随意殴打他人”的合理性与科学性。早在2008年6月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37条(一)中,“持械随意殴打他人”就被确定为寻衅滋事罪的恶劣情节而应予追诉。此次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确定“持械随意殴打他人”是对以往司法解释的再确定。原因在于:“持械随意殴打他人”比较未有“持械”的“随意殴打他人”更具有危险性与危害,因此,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将其列入“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这是理所当然的。笔者认为,理解适用“持械随意殴打他人”的要点有二:(1)“持械随意殴打他人”包括“持械”与“随意殴打他人”两方面,如果是“持械”而未“随意殴打他人”,或者是未“持械”而“随意殴打他人”,这都不能构成“持械随意殴打他人”。但后者未“持械”而“随意殴打他人”在可能导致“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后果下,也可能构成“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2)“持械随意殴打他人”中的“持械”,应作广义理解。既包括各种管制刀具、枪支以及足以致人伤亡的工具;同时,也包括就地取材使用的足以致人伤亡的工具。

3.“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合理性与科学性。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与笫3条将“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分别解释为刑法第293条两种寻衅滋事行为的“情节恶劣”,即“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既为“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情形之一,又为“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情形之一。从中不难看出,这是从寻衅滋事行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上来限定寻衅滋事罪的成立。毫无疑问,如此限定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客观原则”,但又非“唯客观论”,因为这是在行为人具有“寻衅滋事动机”的主观要件前提下才能予以认定的。如果欠缺“寻衅滋事动机”的主观要件,那这种限

60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学报2013年定就是“唯客观论”,是有违主客观相统一的犯罪构成原理。

(二)解释寻衅滋事罪“情节恶劣”存在的主要问题

1.“不明确性”表述概念戓术语太多问题。刑法司法解释是对抽象、概括的刑法条款中的有关术语所作的说明、阐释,应当尽量具体、明确,以便于人们理解适用。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所解释的寻衅滋事罪“情节恶劣”,虽然分两条分别对刑法第293条第1款第一项与第二项规定的“情节恶劣”作出了细致解释,但多数列举的内容中都带有“不明确性”表述。例如,“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情形中的“严重后果”;“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情形中的“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在公共场所随意殴打他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情形中的“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等,这些概念戓术语仍然欠缺“明确性”。对此,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还有待于提高解释的“明确性”。

2.“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理解适用问题。笔者认为,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对“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解释主要问题有三:(1)“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中的“多次”未作具体说明。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6条将《刑法修正案(八)》中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行为”作了“三次以上”解释,从而使“纠集他人多次实施”的“不明确性表述”变为“明确性表述”。而两高在自身司法解释中却又出现了“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模糊解释,这也是有违“明确性”要求的“不明确性表述”内容,有必要使其变为“明确性表述”。(2)“多次随意殴打他人”未有伤害程度要求,似乎未打出任何伤情,而只要符合“多次随意殴打”即可构成,这未免有过于宽泛之感。(3)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第1款所解释的“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情节恶劣”,这与笫2条第2款“所解释的“多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情节恶劣”相比,前者少了“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后果性条件。正是由于“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缺少了该“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后果性条件,才得以使判断“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危害大小失去了基本依据。

3.刑法第293条第1款与第2款“情节恶劣”的相同规定问题。从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与笫3条的解释规定,刑法第293条第1款的“情节恶劣”有七项内容,刑法第293条第2款的“情节恶劣”有六项内容,除了这两条款中的最后一项“其他情节恶劣的情形”之外,这两条款中的“情节恶劣”实际上各有六项内容与五项内容。其中,这两条款中有四项“情节恶劣”的内容是完全戓者基本相同的,即刑法第293条第1款的第二项与刑法第293条第2款的第四项两个“情节恶劣”内容完全相同,即均为“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而刑法第293条第1款的第三、第四、第五项“情节恶劣”内容,即“(三)多次随意殴打他人的;(四)持凶器随意殴打他人的;(五)随意殴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分别与刑法第293条第2款的第一、第二、第三项“情节恶劣”的内容,即“(一)多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二)持凶器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三)追逐、拦截、辱骂、恐吓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基本相同。

笔者认为,从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对刑法第293条第1款与第2款“情节恶劣”的相同内容的解释来看,既然这两条款中有四项“情节恶劣”的内容是完全戓者基本相同的,那么似乎应该重新考虑分别解释的必要性,即对刑法第293条第1款与第2款的“情节恶劣”分别解释是否具有必要性。而从这两条款中有四项“情节恶劣”的内容是完全或者基本相同的状况来论,似乎应该将刑法第293条第1款与第2款的“情节恶劣”予以合并而作统一性解释更有其必要性。而目前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所采用的对刑法第293条第1款与第2款“情节恶劣”作分别解释,由于所列举的内容重复太多,从而令人感到无分别解释的必要性。

四、寻衅滋事罪法条中“情节严重”的理解适用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规定: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破坏社会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93条第1款第三项规定的“情节严重”:(一)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以上,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2000元以上的;(二)多次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

2013年

孟庆华,夏娜: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61妇、未成年人的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四)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五)严重影响他人的工作、生活、生产、经营的;(六)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一)解释“情节严重”存在的具体问题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第一项内容是:“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以上,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2000元以上的”。该项内容有具体的“数额量化标准”,这在实践中具有可操作性,对此,应当给予充分肯定。但是,该项具体的“数额量化标准”并不太妥当。“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以上”,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2000元以上的”,这是两个具体的“数额量化标准”,只不过有疑问的是:为什么确定“强拿硬要公私财物”需要“价值1000元以上”,而确定“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则需要“价值2000元以上”?按照逻辑思维来推论,“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行为的性质重于“强拿硬要公私财物”行为,如果两者不能确定相等数额标准的话,那么最合理地确定数额标准原则应是:“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应略高于“强拿硬要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例如,“强拿硬要公私财物”可确定为“价值1000元以上”,而“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则可确定为“价值2000元以上”,这样才能体现出“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较“强拿硬要公私财物”性质严重的特点。

需要指出,寻衅滋事罪中的“强拿硬要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也不宜规定为与“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相等同。在此方面,2000年10月1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聚众斗殴等几类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中有此种规定:即“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达1000元左右的”,属于寻衅滋事罪中的“情节严重”情形之一。在该规定中,分开就是“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达1000元左右的”与“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价值达1000元左右的”两个数额相等同标准。笔者认为,将“强拿硬要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规定为与“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的数额标准相等同,由此而得出:“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行为的性质与“强拿硬要公私财物”行为的性质也是相等同的,这显然是不太妥当的。

(二)寻衅滋事罪中的“情节严重”与“情节恶劣”的关系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情节严重”的第二项“多次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以及笫4条“情节严重”的第三项“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精神病人、残疾人、流浪乞讨人员、老年人、孕妇、未成年人的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其中均有“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表述。如此表述,不能不令人思考:在寻衅滋事罪的“情节严重”中还有“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与“情节恶劣”到底两者是何种关系呢?实际上,在我国刑法上,至今也没有将“情节严重”与“情节恶劣”区别开。因为在我国刑法条款中,有以“情节严重”作为犯罪成立条件的,例如刑法第216条规定的“假冒他人专利,情节严重的”,也有以“情节恶劣”作为犯罪成立条件的,例如刑法第260条规定的“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这两个条款中的“情节严重”与“情节恶劣”实难说有差异。

学界通说认为,“情节严重”与“情节恶劣”的含义大体相同,只是“情节恶劣”更强调伦理道德上的否定评价。但笔者认为,如果认为“情节恶劣”在规定为刑法条款之前是“伦理道德上的否定评价”的话,那么在将其规定为刑法条款之后就完全变成了“刑法意义上的否定评价”了,即“情节恶劣”与“情节严重”都属于“刑法意义上的否定评价”,两者并无本质差异。主要理由在于:(1)两高刑法司法解释中有同一情形既可为“情节恶劣”又可为“情节严重”。例如,“引起他人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既是《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2条与笫3条“情节恶劣”的情形之一,同时也是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情节严重”的情形之一。(2)省级司法解释中“情节恶劣”与“情节严重”同义。例如,2001年7月21日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办理寻衅滋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具有“在两年内实施三次以上寻衅滋事行为的”、“随意殴打他人造成一人以上轻伤或三人以上轻微伤的”等情形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中的“情节恶劣”或“情节严重”,应以寻衅滋事罪论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还有待于进一步细化

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是对刑法第293条第1款第三项规定的“情节严重”的解释,共有

62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学报2013年六项内容,其中前五项为列举性内容,这是比较易于理解适用的;但是,最后一项为“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这属于概称而较难理解适用。笔者认为,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阐释的寻衅滋事罪“情节严重”的诸情形种类太少,还有必要进一步细化与列举。在司法实践中,理解适用寻衅滋事罪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也有必要参考省级司法解释中的有关内容。例如,2000年10月1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聚众斗殴等几类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中规定的寻衅滋事罪“情节严重”较为细致,共有九项具体内容,只要不与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所阐释的寻衅滋事罪“情节严重”的诸情形相重叠,均可以作为理解适用寻衅滋事罪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的参考内容。

五、寻衅滋事罪中“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理解适用

学界对寻衅滋事行为中“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理解分歧较大,其关键在于如何判断与认定“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涵义。例如,学界有如下两种观点:(1)“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主要是指公共场所正常的秩序受到破坏,引起群众惊慌等混乱局面的[1]。(2)“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是指造成公共场所秩序正在进行的生产、营业、娱乐等活动完全不能进行,或者引起群众骚动或伴有人员伤亡或财产严重损毁,或者使整个事态完全不能为有关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员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所控制[2]。这两种观点比较而言,第一种观点较为简单、笼统,第二种观点比较全面、完整,但这两种学理阐述观点难免会导致司法实践中会有不同判定情形出现。

针对上述理解上的分歧,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对“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作出了判断原则:即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据此,该司法解释确定的综合判断“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原则是:“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应当看到,尽管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4条较为细致地解释了“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判断原则,但其中所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寻衅滋事罪中“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本来就比较模糊、抽象,而在司法解释中也未有“量化式判断”,因而使司法实践中的具体操作适用难免会有困惑。

笔者认为,未来司法解释仍有必要对“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作出更加明确的判断原则。在此方面,2000年10月11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办理聚众斗殴等几类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讨论纪要》中的“判断原则”较为具体明确,有可资借鉴之处,即其中笫4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1)在公共场所横冲直撞,制造事端或故意制造危险信号引起人群惊恐、逃离等或者严重影响生产、经营活动的;(2)故意制造障碍导致交通严重堵塞的;(3)多人结伙窜入街、巷、居民住宅区,高速驾驶机动车互相追逐,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制造噪音扰民,造成人心不安、引起公愤的;(4)因起哄闹事,造成他人伤亡或者公私财物遭受重大损失的;(5)其他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情形。

六、“纠集他人三次以上实施寻衅滋事犯罪”的理解适用

《刑法修正案(八)》对寻衅滋事罪的行为方式作了补充规定:“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对此,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6条将其中的“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作了限定性解释,即“纠集他人三次以上实施寻衅滋事犯罪,未经处理”,即在案发前未经处理的寻衅滋事行为累计三次以上。“三次以上”是我国刑法对“多次”的一贯解释,其首先在次数上对该条款的适用进行了限制;“未经处理的”则可防止将行为人因寻衅滋事而受过处罚特别是受过刑罚处罚的情形重复作为此加重处罚的评价因素,从而避免对行为人科处过重的刑罚。

笔者认为,理解适用本条款中“纠集他人三次以上”,可分为“纠集他人”的人数与“多次”的数量两方面内容来分析。(1)“纠集他人”的人数问题。“纠集他人”的人数是多人还是一人,这在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6条中未加明确,而从内涵而言都应包括在内,但通常的“纠集”是联合、聚合之意,因而“纠集他人”肯

2013年

孟庆华,夏娜:寻衅滋事罪司法解释若干条款的理解适用探析63

定应是多人,而不能是指一人的情形。从司法实践来看,“纠集他人”的人数可以多达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也有。(2)“多次”的数量问题。“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中的“多次”究竟是多少次,这在《刑法修正案(八)》中并未明确。按照以往对刑法中的“多次盗窃”、“多次抢劫”的有关解释,“多次”一般释义为“三次以上”。例如,两高于2013年4月2日发布的《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况且,在司法实践中,各地对“多次”的认定不尽相同,不少基层执法办案部门对此存有一定的困惑。鉴此,两高《办理寻衅滋事案件解释》笫6条将“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中的“多次”界定为“三次以上”,从而使《刑法修正案(八)》所增加的寻衅滋事行为的认定具有了明确性与可操作性。

参考文献:

[1]周道鸾,张军.刑法罪名精释(第三版)[M].人民法院出版社,2007.11:570.

[2]高铭暄,马克昌.中国刑法解释(下卷)[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8:2032.

(责任编辑:尹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