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体育比读书学习更重要

体育比读书学习更重要

体育比读书学习更重要

体育不仅仅是“强身健体”这么简单,它还是精英教育中最核心的内容和最重要的课程!

这样说,可能会让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大跌眼镜!因为这完全违背中国几百年来的“常识”。虽然我这种说法,才是最符合真正的中国文化传统和真正教育精神的。简单地说,古代的皇家教育机构一直称为“保傅”:“保”就是“保其身体”,“傅”就是“傅其德义”。显然,古代皇家的精英教育理念,是认为皇子们的身体训练和体育教育是最基本和最重要的,因此“太子太保”,也就是“皇家体育教师”的地位,排在“太子太傅”-----这位“皇家文化教员”的前面。作为皇帝及其周围的高参,他们非常深刻地知道:很多对于治理国家来说所必须的,以及人生成长中很重要的素质,是无法通过读书和上政治课来学习并拥有的。只有通过体育课才能学到。

如果理论化一点,文雅一点,复杂一点来说,古代的中国文化一向坚持“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曾经是一个各方面都极为进取和积极向上的民族,而且是一个极为务实的民族。当然,这已经是“过去时”了。

中国古代书生追求的人生三大成就,分别是“立功,立德,立言”,翻译成现在语言,就是做事第一,人品行为第二,会读书写文章第三。三个都好,都干出了成绩,才是很了不起的真本事,才没有枉活一生。

可见古人没把会读书当成多了不起的事情。古人说“行有余力,而后学文”,当一个人会做人会做事后,还有剩余的资源和精力,这时候才需要“学文”。如果只会读书,说大话的呆子,是会被笑话的。古代说他们是“酸儒”“腐儒”,就是说他们像变质了的酒,或者腐败了的食物一样,是需要丢弃的人类垃圾。

现在的人早就不记得这些真正宝贵的传统了。因此我说“体育比读书和听课学习更重要”听起来像个怪物。人们会怀疑我是不是故作惊人之语;或者调查一下我的背景,是不是代表某某运动体育团体说话。在中国,很多人说话往往不使用脑子,而是用屁股来说话----坐在什么位置上,就说什么话。换了位置,就换一套说法。因此这样来怀疑我也可以理解。遗憾的是:我没有任何体育利益团体的背景,反而,我的经历更像是一个正宗的“文人”。

中国宋明以后的“近现代传统”,对于涉及需要评价人体自然能力方面的用词,往往倾向于负面:比如“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对于读书人勾画的理想形象,就是“文弱书生”,“白面书生”,就是一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相公”,如果不是“手无缚鸡之力”好像就不太像是一个“知识分子”。当然,上面这种说法太直接了不太好听,换个词汇就理所当然了:同样含义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圣贤书”,难道不就是中国读书人长期以来自我陶醉的荣耀之语吗?

我认为中国优秀的读书人传统,就是中断在朱熹老先生身上的。当然,他前面还有个董仲舒,是“部分中断”了中国文化道统的“腐儒先驱”。由朱熹开始,创造了中国书生的文弱和阴柔,以及虚伪的人格,外加自卑和自傲混合一起的怪物文人的光荣时代;与先秦时期慷慨激昂,善于且勇于进取的读书人完全不同了;也和盛唐时期李白等文人喜欢写诗,同时也喜欢舞剑和从军不同,与经常做“边关梦”和“万户侯”理想的唐代诗人、文人们也不同了。

宋朝以后的读书人,越来越失去了阳刚之气,越来越“阴柔”和“文弱”,开创了中国书生的“现代形象”,一直持续至今。朱熹本人,也为后来的读书人树立了典范的“成功经验”,据说就是“终身不问家事”。什么事都不做(可能也不会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至此甚也。别忘了此君尊奉的儒家祖师爷孔子,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多能鄙事),而且力能举鼎,史书上说他可以把城门都扛起来。哪里象朱熹这种躲在书本里不肖子孙的没用样!此人自称儒家的信徒,,装出一副道学先生的样子,自居为儒家道统的传人,实际上却处处违背孔子的

教诲,可见宋儒的虚伪!

但是走样了的朱记“儒家思想”依然统治了中国人几百年来的思想观念:这个价值观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的读书人,一定得“弱不禁风”到“手无缚鸡之力”,才像个读书人的样。不会做事,不屑做事,就是读书人的“气节”。赳赳武夫,本来是形容很雄壮男性的正面词汇,我想翻译成现代汉语,应该是“很具有雄性气质”,“很性感的男性特征”吧?但是现在显然是一个贬义词。

糟糕的是,由于我们读的书都是文人写的,这种流弊经由书本,就变成了中国人现在的“传统”,深入到了国民的灵魂深处。

于是,不仅仅是文人:只要是稍有些档次的中国“名流精英”们,也都以“示弱为贵”。出门一定要坐车,即使只有几步路;上楼一定要坐电梯,即使只有一层楼。自己能做的事情,也一定要随从代劳,这样才有“面子”。你没看到现在年纪轻轻的大学生们,考上了“秀才”,就施施然来“上学”了,背后的奴才---他们年纪不老小的父母们背着行李,箱子,殷勤地,心甘情愿地送这些少爷小姐们来“读书”。这正是继承了这种“吴用”的“书生传统”。

武汉大学有一个大学生,跟我学过两年。此君家庭情况不够好,大约无法提供她比较好的物质条件,所以在学校上学期间需要打些小工,做做家教来补贴日用。这本来很正常,武大很多贫困生都这样。但是有一次,她却愤怒伤感地对我说:“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给过她,这个世界非常冷漠。她的父母和亲人,周围的所有人都没有帮助她,一切都是靠她自己努力。因此她将来,也不会在乎这世上的所有人。”

我当时听后大为惊讶,说:这二十几年,你没有织过一寸布,好像也没有少过衣服穿吧?看你的衣服档次,比我上大学的时候还好得多。而且,你也没去种地种菜,看你长的也挺好的,很健康的样子,可见这二十年没人饿着你。你不耕不织,不稼不樯,却一直衣食无忧,这个世界把你好吃好喝的供养到现在,还让你上了名校,比别的人有更多的机会,可你居然还说:这个世界什么都没有给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可能她的理论就是:因为我会读书,所以世界就应该跪在她的面前,把它需要的一切都奉献上。这其实就是继承了朱老夫子的“人生理想”,我能说她不对吗?连某高考“作文满分”的学子,因为总成绩太差只能去上技校读书当工人,都被国人批“世界太冷漠”,“没给别人机会”。这个武大的“高材生”批评世界太冷漠,不是更应该吗?虽然国外名牌大学的耶鲁博士都可以出去当厨师,当司机,别人认为很正常。在中国,此君居然会读书,会写文章,还不把她好好供起来,实在是太对不起她了。

这样一种文化价值观下,中国也就没有真正能做事的实干型精英了,数百年来积弱日久,变成了一个温顺无能的羊群国家。16世纪的欧洲传教士记录了这样的文字:“日本人骁勇,是天生的战士。中国人则沉迷于安逸,性情温和柔顺,又不知习武。因此中国虽大却很容易征服”。

而留下这个记录的时代,还正好是中国经济上最发达和强势的时代,明朝中后期的“天朝大国”之时。这个很有见识的观点,不久以后就被清军入关,以及八国联军到甲午海战,以及后来的中日战争等事实一再证明。中国人的“弱不禁风”和“沉迷于安逸”,难道现在不是吗?明,清两朝,都是在我们最富裕,自以为最强大的的时候突然崩溃的,我们今天已经学会了这个教训没有?能够脱离几百年前的评语吗?

与此同时,英国的精英阶层,也就是“绅士”们,不仅讲求“学富五车”,但绝对不能是书呆子,他们更强调要有很强的行动力,甚至还要精通剑术,否则就无法参与绅士的荣誉之战:决斗!这样一种社会风气,培养出了自信自强,优雅而坚强的英国绅士,成为后来的“日不落”大英帝国的坚强基石,以很少的人,统治和管理了庞大的世界。英国的管理人才,一直为世界各国所称道!直到最近几十年,这个大英帝国才开始衰退。而英国的精英教育传统,却被美国人很有创意地捡起来了,白人的这个强人教育传统并没有衰落!

中国的文人,事实上很多是很无用的。这样的观念培养出来的读书人,属于“行动力超差”的一类人群,连读书人自己也承认“自古无用是书生”,知道自己除了一张嘴,什么东西都没有了。真碰到什么事情,或者要做什么事情,书生是最靠不住的。

翻看历史,我们看到了太多的这种文人误事的记录。“平时静坐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而中国的这些懦弱无能的书生们,还往往很可恶地把自己抬得高高在上,装出一副很了不起的“精英”和“贵族”样子来,要别人供养他。

而国外很有水平的大专家大教授,却很实在地说:自己不过是喜欢读书,结果这点爱好居然还有人愿意供养,拿一份优厚的薪水过日子,实在是很荣幸和惭愧。这两种心态,就是西人“务实”,国人“务虚”的本质差别。

如果说,封建统治者用儒家的纲常和科举,把原本强悍进取的中国人变得如此孱弱,是为了便于统治和奴役的好处。今天的中国,依然保持如此落后的“文人观念”,对于目前需要参与世界竞争的中国人来说,实在不知有何益处?难道就是希望“中国永远为世界打工”吗?

我这里就不去谈什么历史:我们只谈教育。谈精英教育。

精英教育,就是让学生们在身体和精神方面,都不断地超越自己。

身体方面好理解,家长说:不就是多锻炼身体吗?家长很支持的,身体好当然很重要。中国的家长,也会买个篮球足球,让孩子去“玩玩”,“活动活动”。或者送孩子去学游泳。

这可不是我说的精英教育的体育课程。这只是身体锻炼,活动筋骨而已,与“教育”无关,更与“精英教育”无关。

难道体育还和精神上的教育和提升有关吗?

是的,当然是这样。而且,体育课程能够达到的提升精神品质的成果,是通过读书和讲课学习所根本无法达到的。

精英教育,需要用各种手段来全面开发人的各项潜力。但是读书这种形式,相对于精巧和复杂的运动项目来说,实在是很容易和简单轻松的活动。事实上,要培养出一个奥林匹克运动员,要比培养一个博士难度高很多倍。因此,用体育运动课程全面地开发人的精神潜力,就要比读书上课有效得多。下面我们就用具体的分析和实例,来说明这个观点。

我们的身体,对于您自己来说,到底是主人还是仆人?

或者换句话说:你是否相信和愿意跟随一个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的领导?您能相信他可以管理好您吗?可以管理好企业吗?可以成为“精英”吗?

精英一定是善于驾驭自己身体的主人。

而体育是唯一能够帮助你学习如何驾驭自己身体的课程。当你能够驾驭身体的时候,你也同时驾驭了你的思维和精神。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身体是自己灵魂的主人。他们从生下来就开始忙活,一辈子所做的事情,第一无非是“食”,这是中国人最强调最重视的核心生活内容。中国的饮食文化和特色,已经世界有名了。有人就公开宣称人生一辈子,就是为了个“吃”字。

文化研究者们说,东西方对于“吃”的概念是很不相同的。

西方人吃是为了活着,中国人活着是为了吃。

这就是“中西方文化差别”!当然,这也是中西方经济差别、政治差别,民众幸福度差别的根本原因。

满足吃之后,接下来当然就是“色”字,以及衣食住行等等身体的欲望和要求。而很少是你的精神要求。中国的广大人群一直在为了身体的各种欲望而忙活,大多数中国人一生中所做的一切,本质上就是为了让“身体”这个“主人”更舒服和安逸。

中国人认为这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我们发现大多数的中国人,都是身体的奴仆。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买了一辆车,显然你是主人。车辆是为了帮助你实现目标而服

务的,甚至你可以开着它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让它为你踏过万水千山。

而如果相反,你买了车后,却根本就不知道你要用这辆车来做什么。可是你的生活和生命,都从此全部围着这辆车转;你为了满足这辆车所需要的开支和消费,而不得不从事一份其实你并不喜欢的工作。而且你根本不知道到你要用车来干什么(你的人生目的是什么)?你只是被动地服从于车的要求和指令,看见别的车怎么开,自己的车也稀里糊涂跟后面走,也不知道为何要走。一切以车为中心,你心甘情愿地当“车奴”,会不会很可笑?

可是绝大多数人就是这么可笑!

实际上,我们的身体,就相当于这部车。我们的思想就是指挥和驾驭这辆车的司机。如果你没有思想了,当然车就成了“自动自发”的疯狂小车了。

对于精英而言,他们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奴仆;即使是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不愿意被其奴役和控制,反而他们努力学习如何控制好自己的身体。他们认为,自己的身体显然是仆人,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任务而甘为驱策的忠心耿耿的奴仆。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个仆人的潜力发挥到极致,而且要通过各种手段来训练身体,让身体更有能力来帮助自己!而不是娇它,宠它,照顾它,把它当大爷好好伺候和供起来。

他们对身体会很爱惜,就像是骑兵爱惜自己的马,象车手爱惜自己的车一样,这并不妨碍车和马是为他们服务的工具。如果他们不得不去照顾身体的时候,只是为了让身体能够更有效地服务于他们的人生目的,因此他们会比“车奴”们更关心如何让身体更有效工作的方法。他们经常会把车和马好好驾驭起来“突破极限”,尝试发挥潜能。因此,在“车奴”们看来,他们很不会“爱惜自己”,经常把自己的身体置于危险和过度使用当中。但是,最终他们发现,这些人运用他们身体的手段非常高超,一生中会取得不凡的成就。

这就是精英的特色。戴尔.卡耐基调查过,人群中大概只有3%的人有明确的人生目标(在中国人中,这个比例还更低,不知道有没有0.3%)?其他97%的大多数人,其“人生目标”,听起来非常可笑:就是帮这3%的人实现其目标!当然,他们都是心甘情愿而又不知不觉地这样做的,绝非有意为之。

其实这些所谓的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都是为满足自己身体的欲望而被驱使着,一辈子做一份他们自己也没有兴趣的工作。可以说他们就是自己身体的奴仆,为了“身体”的需求,这个主人辛勤且烦恼地劳动一生。

看到这里,你可能有些痛苦了,不想再当身体的奴仆,想学会怎样做自己身体的主人。换句话,你开始想通过掌控自己的身体,最终学会怎样掌控世界。你想问:怎样才能学会驱使身体当自己的仆人?

读书和上课是绝对没有用的,你只会听到一大堆的空话和套话。当时会让你很兴奋,过后就忘了。这就是很多“成功学”培训不会有太大效果的原因。

把古人的经典教诲背诵下来也是没用的:不信,试试下面这句话读过没?只要是中学生水平的估计都读过,背诵过,可是有谁做到了?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抚乱其所为,然后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这就是古代的精英教育家孟子,教大家怎样成为自己的主人的方法,也是成为精英人才的方法。大家背下来了,就有用吗?其实不能真正理解这句话还有副作用:如果遭遇了挫折,把这一句话念一念,像是咒语一样,于是心情好了,感觉就像是孟子一样“养天地浩然之气”了。结果大圣大贤的至理名言,成了现代阿Q的避难所。可见会读书,会背书并没多少实际用处,反而更虚伪!

要学习能够很好驾驭自己的身体,只有一门课程能够完成任务:就是体育!不是中国人所认为活动身体的健美操式的“体育”,而是具有挑战性和竞争性,能够提升精神品质的体育。

美国是一个很会培养精英人才的国家,美国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超喜欢“自讨苦吃”,喜欢做各种各样的“极限运动”,没事就去爬峭壁,或者雪山,或者横跨沙漠,或者从飞机上往下跳。或者跑到没人的地方“探险”,每年都会因意外而死很多人。但是他们照样乐此不疲,他们是真正把孟子的这句“至理名言”用出来的人。我们所谓的“炎黄子孙”,除了会背书以外,连意义都不太了解,更别谈去实施了。我建议大家看一部系列影片【生存大挑战】,就是美国人(很多还是中学生)挑战自己身体极限,自讨苦吃想出来的各种花样,你们有空时也学一学?

美国的耶鲁大学,是一个总共只有五六千人的小大学,但是却有各种运动队二十多个,而且运动水平很高。但是没有一个人是中国大学里面那种“体育特招生”,除了运动技巧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他们的学生中还有奥运会的冠军,这与我国大学里面的“奥运冠军学生”是非常不一样的,后者是奥运冠军把名声送给大学交换文凭的一个生意。而耶鲁的奥运冠军是把荣誉献给母校的光荣。

学习控制身体的教学案例:

今日学堂最有代表性的体育课,就是剑道修习。为防止误伤,不用真剑,而用木剑代替。一个人负责攻击,用木剑重击防守对象手中的木剑。他们很快就发现,要击出对手无法防守的完美一击,需要自己全身的协调和整合。一旦身形松散,则无法击中。同时,还需要心神的凝聚和专注。

防守对象则发现,对手出剑的时候是有各种征兆的。水平越低,这种征兆就越明显,出剑速度就越慢,因此他们可以轻易躲过身体控制不良者的出剑。

无论攻防,他们都在不断地学习提高自己身体控制力的技巧,这是一个艰难的工作,他们发现比读书和背诵要困难的多,不过幸运的是:他们同时发现:这种练习也有趣得多,有挑战性得多。

二:精英是勇于面对压力,承担责任和克服困难的挑战者。而“责任”和“面对困难”,是课堂和书本都教不出来的品质。“体育课程”则是一个良好的训练手段。

成为精英的一个特征,就是愿意“面对压力”,“承担责任”和“克服困难”。这些优秀的品质,是读书和上课,听讲都教不出来的。用“读书”和“背书”的方法来教小孩子,他很快可以写一篇作文来阐述这些品质的重要性,可以说一大堆漂亮话。但是,他在生活中可能根本做不到。因此,读书人古来就有“文人无行”的评价,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文人们很多都没有基本的为人正直的品格,认为他们很虚伪,说一套,做一套。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人敢指望他们承担什么“责任”,面对什么困难。

要培养这种素质,你用什么圣人的说教来教,都是没有用的。而且,圣人说的越好,孩子背诵越好,可能还越虚伪。因此,我对于“儿童经典诵读”就可以“拯救中国文化”的观点,实在是不敢认同:靠背诵几本古书,就能塑造优秀的人格,就能培养一代精英?这也太容易了吧?靠听几节大师的课,就能成为人才?也太离谱了吧?

相反,用“体育课”来训练这种素质,就容易得多。

无论多么会说漂亮话的孩子,面对自己在运动竞争中的失败,都只能“接受结果”,他不太可能虚伪地把它翻译成“另一种成功”。

所有的学生,都知道“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这句话,本来的目的,是要参与者面对失败,面对困难。不要因情绪沮丧而失去更多的机会。

可是无论你在课堂上把这句话说多少遍,都不如让孩子在运动中实际承受失败来的体验教训更深刻。而在一次一次的挫折中,孩子们学会了不带情绪地面对失败,并从失败中吸取经验和进步,最终取得成功。

难道你还要比体育更好的课程来让孩子理解这一点吗?

今日学堂在剑道练习中,学生是如何学习承受压力的?

他们作为防守者,必须随时面对攻击者可能的进攻,这种压力是很大的。作为攻击方,他们必须承受攻击无效和失败的结果。而且,无论攻击和防守,只要失败就会遭遇处罚:在每星期一次的比赛中,排名最后一名的学生,会罚他不能上课,天天勤奋练习和提高,实践孟夫子的“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能还会罚他们一天不能吃饭,实践孟夫子“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教诲。当然,他们还得承受同伴们胜利的骄傲,和自己失败的沮丧。这些都是压力,都是挫折。小菁就是害怕和逃避这种压力而试图跑回家去躲起来的。不过,其他所有的学生,开始迷上这种游戏:他们觉得太好玩了。

因为本质上所有的学生,都是超喜欢“挑战”的,传统的教育没有提供这种机会给他们。在面对压力的过程中,孩子们的眼神越来越充满了自信和阳光。这就是他们学会了面对压力并从压力中取得进步,并获得乐趣。

于此同时,他们也学会了“承担责任”,如果你做不好,当了最后一名,这是自己的问题,需要改进,因此他们也要学习如何改进,反省和提高自己,而不是怪东怪西,抱怨别人。所有的责任都是自己的问题。

也就是慢慢学会了孟夫子的“增益其所不能”。而这,就是我们体育教学的目的。这是任何想教给孩子们“如何面对挫折”的演讲和课程都无法达到的学习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