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林诗

林诗

青丝未绾,大红色的嫁衣衬着她的肌肤愈发白皙,锦茜红妆蟒暗花缂金丝双层广绫大袖衫的边缘密绣着鸳鸯石榴样子,外罩一件朱红孔雀锦罗金丝霞帔;胸前排扣三颗赤金的红宝石扣领,尾裙长摆拖曳及地三尺许,边缘滚寸长的金丝缀,镶五色米珠,行走时簌簌有声;纤腰用丹霞色的腰带微束,流苏摇曳。她向铜镜里望去,当初那个未脱稚气的女孩早已不见,入眼的是未施粉黛的素颜,白皙光洁的额头,上戴金珠铰链的蝴蝶抹额,黛眉纤长,丹凤眼的眼角微微上挑,眸中光华潋滟,令人心悸的气场微显;朱唇紧抿,似是待人采撷的樱桃,葱葱玉指的指尖抹有浅绯色的丹蔻。

一袭淡白色宫装,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瀑布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美眸中映着温润的神色。

大朵牡丹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发鬓斜插镶嵌珍珠的金步摇,身姿妖娆。

一袭珍珠白的宫装,外罩淡紫色的纱衣,盈盈一握的纤腰用一根带子松松绑住,水袖边缘勾勒出繁琐的的锦纹,瀑布般的青丝仅用一根玉簪散散绾住,垂留在后的墨发迎风跳跃。她淡施粉黛的鹅蛋脸上挂着温婉的笑。

权利的诱惑后是真心还是假意,她不知晓,黛蛾微扬,朱唇扯过一抹凉凉的痕迹,她抚着手中凤印,浅笑“我要凰权,哪怕我要入黄泉。我也要他,哪怕万人阻挡。”

他原以为自己心系天下,静守江山如画,当他感受到怀里的人儿温暖的温度时,他发觉心中的千山万水没了她,不过是一场随风而散的烟沙。

她倾心他,所以她一定会踹了爱慕他的女子。

他心属她,所以他势必会灭了爱恋她的男子。

她要凰权,亦要他,就算天下倾覆繁华,她也要在他怀里笑靥如花!

他要江山,更要她,就算河山已随风沙,他都要抚她三生眉眼如画!

【从我走出茫山,拜别师夫。才开始了我一生与命运的追逐。

那一年,齐国大旱,

从都城蔓延至边界,处处滴水不见民不聊生,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而那一天的寒冬。寒风刺骨,伴随着丝丝小雪。

敌国数万大军列队立于城墙之外,场面肃穆。

他们是来征服齐国的,来结束几百年来虞家对齐国的统治。

那日,天空有苍白的阴影,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飘雪。

敌军围城,三日不到,父王已选择投降。

在内监传来消息后,我穿上母亲和父亲在吾十四岁回宫时赠予我的那件衣裳。

着一身素白色轻纱衣裙,银线在白色的抹胸上绣上几朵牡丹,白色的长裙勾勒出玲珑的曲线。黑发的发尾被一根以银线绣着双凤的白缎束住,而头上挽着简单而高雅的流云髻,横戴水澹生烟冠,斜簪彤云珊瑚钗。一双眼眸,清如水,凈如莲。

午时三刻,城楼上白色的降旗在风中飘荡

雪继续下着。

此时的雪与茫上的长年积雪多有不同,

飘飘散散,没有焦距。冬的使者述说着离别的伤。

齐国干旱多时,干旱是齐国亡国的预兆。

亡国之时天公降下雨雪为之叹息。

吾登上城墙,途中未有阻挡。高高的台阶,高高的朱漆柱,高高的殿宇,高高的屋檐……这里所有的都特别高,那白玉青石的绣栏间刻有各种形状昭示着齐国曾经的辉煌。可如今却抵不过父王的一纸降书。

放眼望去,齐国的版图一望望不见头。

城墙下黑压压一片的敌国军队,为首的将军兵临城下意气风发,一夜血雨满城猩红,肃穆列在城楼之下,灼伤吾的眼睛。

最后一眼看这脚下的国土,回首往日,那里曾是一片安泰。

“妧儿,你在做什么?”

一夜间,他的容颜更显苍老,被内监搀扶着,摇摇欲坠。

“吾的师父曾这样教导吾,王族的尊严则是社稷的尊严,半点践踏不得。父王向敌国投降时可曾想自己身为王族之尊?倘若儿臣为王,即使丢弃王位,也不丢弃吾尊,成王败寇乃战国常事。城下敌军一步步走向城墙之下,是踏着天下百姓的骸骨走来,吾又怎可像此等人屈尊?”

风吹得衣袍朔朔,稍不留神便将声音扯得破碎。

吾裹紧衣袍,郑重道。

“今日在此的皆不是我齐国的好男儿,齐国的好男儿已先一步赴了黄泉,死不屈降。吾虽从小长在深山,流的是王族的血,身负王族的尊严,父王虽已降于敌国,但吾不能。吾虽不能像一位公主那样长大,却像一位公主那样死去。”冷冽寒风直扑而来,却说得字字铿锵。这是一国公主的尊严,也是王族的尊严。

雪愈下愈大。

‘尊严与吾共存’,这本该是一个公主的信仰。

那纤弱的身影突然毫无预兆地踏入虚空,一路急速坠下。墨发随风扬起,白衣胜

雪。

我仿佛听到边塞的兵士们常唱的一首军歌,深沉的调子,使这大雪更显悲凉。

垂首看着地上,白玉似的地,红绸似的血,交织如一幅浓艳的画,雪色的衣,无息的人,冰冷的唇,如画中的点缀,让那画尽显它的残冷。】

刚立秋,天气依然炎热,正午时分正是一天中最热之时,白花花的太阳晃得人头晕目眩,人们莫不躲在家中午休纳凉。而苦命在外的,莫不找个地方遮遮阴,避避暑。

屋内,一少女侧卧凤塌,着白色素裙,三千青丝仅用一只白玉簪松松挽起,独留两缕垂在胸前。玉手执把羽扇,缓缓扇动。双眼微眯,神色慵懒,旁侧的熏香袅袅。

倏然,佳人起身,捋了捋胸前的秀发,莲步走向不远处的琴坐,轻抚琴身,拂过几条银色的弦,眸中闪过不明的光。

吾已是二八添一的年纪,却迟迟不肯婚嫁,家里的人一直尊重我的决定。昨日面见太后便草草定下了吾的婚姻,三日后便为皇妃嫁与当今帝王。真是讽刺,嫁与亡国仇人的儿子,这或许就是命。

吾我从不信命,至少在那场浩劫以前。

倘若往后的路要被虚无的东西所左右,那也是要强大的具体。

比如信仰,比如权利,而不是一个无可预料的虚镜。

但是,这么多事之后,吾才懂得,有些事,不是说改变就可以改变的。

虽皇室中人不知晓吾的身份,吾却着实清楚,当年坠于城墙之下,保住了性命。那时的父亲还是小小将领,瞒过主帅擅自抚养吾,养父母多年来相近如宾却膝下无子,对吾用尽了心思。

眼下进宫则是对二老最好的报答,如今养父被奸人所害丧失性命,尸首不见,养母日日以泪洗面。权利,真的可以让人类不惜一切代价变成魔鬼。亡国是,朝臣亦同。

进宫那日,吾坐于轿内,金光闪闪的凤冠之下,脸色雪白,发未挽妆未理,只有一双红唇浓艳。

林诗

镀金香炉中燃着的檀香散发出令人心宁的气味,恍若一缕缕白烟,凝聚后幽幽地散开,氤氲在偌大的华盖殿中。

林诗

林诗

林诗

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

-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丹唇不点而赤一身千瓣长裙腰不盈一握,勾唇笑之眉眼中说着妖艳漫步在人界千里街,垂睫拢了拢腕上的冰玉玉镯,抬睫杏眸忽为紫眸却又一闪而过,妖气愈发愈浓,只见伊人纤足珍珠软底绣鞋不停地移步,盈盈莲步显得伊人更是婀娜多姿]

天边下弦月弯弯,这是破晓前的残夜,风中传来最后几只秋虫的啾鸣,庭院里一些花开一些花谢。这长长的一段路,

印象中,母亲永远妆容精致。父王的夫人们能歌善舞者众,母亲却很不同,尤擅鉴酒。

有一次父亲带来一坛臣子上供的好酒令母亲品鉴,我见过她执杯的模样,十分迷人

月光遍地,冰冷的石浮屠透着禅意的幽冷。

身后月光遍地

冷宫别院

=、别院外遍地梨花,像一场夜雪铺就,而梨花道旁两列幢幢的石浮屠,仿佛生就坐落在莲花之上,屋内着了幽幽烛火,夜风拂过,火光忽明忽暗。

=、吾席地而坐,旁侧一只小小的香炉,焚了香,炉中檀香散发出令人心宁的气味,恍若一缕缕白烟,幽幽飘散。想着今日种种,无声低叹。

|纤纤细指抚着银弦,幽幽心曲,悠悠吾心。

吾希望时光能流逝得像日影一般缓慢,关于分别之事已不做多想|

=、望着微微摇曳的烛火,回想起那些似乎很遥远的岁月,还有那些美好的旧时节。破晓之夜,红烛之下,他在吾额际画下一枝白梅。铜镜中,那浅浅花痕贴着鬓角长出,端丽又明艳,很是好看。

|想到此,不由感伤,曾经吾风光无限,与陛下饮雪尝梅,品着吾亲手做的桂花糕。罢了,吾的殇,吾浅尝,吾的哀,吾独饮。|

=、【夜深了,风大,小主加件衣服罢。】婢子念奴唤醒了吾,惨淡一笑,那些美好已经不再属于吾。

=、【搁着吧。】抿了抿唇,眸中闪烁着不明的光。

一时间,熏香已灭。

=、唤了念奴梳洗。

剪烛,一夜未眠。

我生在一个漫天飘雪的深冬,天空中有灰色的剪影,似是预示着什么的到来。

待我醒来,是在一山洞里,身旁是温暖的柴火,许是因为风大的缘故,火种摇曳,忽明忽灭。躺在母亲的怀抱里,她的身体的冰凉的,已无气息。垂首洞壁,白色的衣,无息的人,冰冷的唇,如画中点缀,独余残冷。

醒来看到的第一个背影,是一位身材欣长,着一身青衫的中年男子,站立于悬崖边上,风吹的衣袍朔朔。

那种透着书卷气息的孤寂已然印入我心。青衫虽在岁月中沧桑老去,如一缕袅娜的青烟。但在我的心里,如梦似幻,散而不去,淡而不绝。

他带走了我,可我并不晓得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和我父母的关系,但旁人都唤他先生。我也是如此。

带我四处游历,喜欢一个地方便待上许久,无不随性。

于夏,荷花池旁泡花茶,品花酒。

于冬,梅林中品雪尝花,饮露喝雨。

人世间世俗约定实在太多,生来便被世俗所束缚,渐渐忘记何为清欢人生。如此便是了。教我从中能晓术数,明天理。

从他口中得知自己的身世,父亲原是穷苦书生,偶然结识了巫咸之后的母亲,两人相识不久后结为夫妻,便有了我。但在母亲诞下我的那日,父亲去采山药给母亲进补不幸摔下悬崖,母亲闻讯上山,便有了出生时那一幕。

一次父母忌日,着素色罗裙,前去祭拜。父母墓旁的油桐花开了一季又一季,而我,早已出落得亭亭立立。

随着先生的离去,身边也只剩下息竹和念奴两人伺候着。

念奴生性好玩,而息竹恰恰相反,她有些超乎这个年龄段的沉着冷静。

许是跟她的身世有关,她是先生从青楼买回来的女子,母亲原是京城名妓。从小与念奴一同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那日回到家,草草吃了些菜。烛火未剪,就洗漱上床安寝了。

夜晚细雨打湿窗在梨花,我从梦中惊醒,脸上薄薄的汗珠,双眼空洞无神。闻声走来的息竹,坐在床沿,不语。

靠在息竹的肩上,头埋进她的颈窝,泪水和汗水交织浸湿了息竹的底衣,低楠道:从母亲留下的玉镯,能读出些许片段,相知相恋。就好像,他们从未离开。

TOP相关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