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谈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

谈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

谈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大学语文论文

谈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

谈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

○张春

摘要:诗歌的形式是复杂的,不能简单地把诗歌归结为绝对的机械组合,它具有多层次的情感形态。诗歌的情感是由多种情绪诸如爱情、政治、宗教、理想等引起的,这些情感也会交叉错位地作用于人的心境,让人在诗歌中同时读出好几种心理状态。诗意的情感是有规范的,它必须真挚,并能曲折地避免丑感而引起美感,让诗人和读者的心灵都得到释放,诗歌的多层次情感形态揭示了人类思想的复杂性与特殊性,对其进行研究,能够更好地挖掘人类内心世界的奥秘。

关键词:诗歌多层次情感形态

诗歌伴随着“为艺术而艺术”与“为政治而艺术”争鸣的潮流发展,然而诗歌的本质是情感,情感是由多类复杂的情绪引起的,常常有政治的赞美与讽刺、宗教的轮回与超度、爱情的甜蜜与忧愁、理想的希冀与失落,情感本身是多层次多视角的,它并非纯粹的存在。“我们在艺术中所感受到的不是哪种单纯的或单一的情感性质,而是生命本身的动态过程,是在相反的两极——欢乐与悲伤、希望与恐惧、狂喜与绝望——之间的持续摆动过程”[1],所以诗歌不能单纯归结为非艺术即政治、非美即丑的产物。

一、诗歌情感形态的起因

诗歌的情感形态由各种各样的情绪引起,情感也因这些因素才得以呈现在我们面前,正如黄金这样的贵重金属,百分百纯度的黄金因没有硬度而不能制作成饰品,只有与其他的化学元素掺杂在一起才能够稳定存在。就算是一首抒情诗,也不仅仅只有抒情,“抒情式是个观念,它——不是由于诗人人性的弱点,而

是由于这个观念的恶本质——在现实化为诗作时永远不会是纯的,并且需要通过叙事式或戏剧式来弥补。”[2]因此,诗歌的情感不仅限于爱情,还有其他的因素,如政治、宗教、理想等等。

(一)诗歌的政治情结

诗歌的政治化主要是围绕诗歌是否应该“为功利”而讨论的,赞成派认为诗歌应该为政治服务,在文革时期最典型,《王贵与李香香》:“不是革命我们翻不了身,不是革命我们结不了婚。”[3]这样的诗便失去了艺术意味,甚至遭到孙绍振先生的质疑:“这是诗吗?”[4]

然而诗歌并不是不能涉及政治的,舒婷的诗《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抒发了自己对祖国深沉而真挚的爱与痛。中国古代的“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5],表达对国家和平统一的忧虑。这并不招人反感,相反,是让人称赞佩服的,关键在于这样的诗歌是有情感的,这情感是真挚的,真挚的情感多半是令人同情的。

(二)诗歌的宗教思考

宗教是人的情感寄托,对自然神秘产生的崇拜,它寄寓着人世的命运,也有一种对自我心灵的审视和反省,它有着道德的规范,努力维护人类的意识形态下的道德秩序。

宗教是人对其生存的思考,带有禅学和哲学的意味,六祖惠能大师的五言禅诗《菩提偈·菩提本无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6]营造了一种超脱世俗红尘的境界,它是由宗教信仰的情感而引起的。“既然没有灵魂不死,就没有道德,一切都可以做……永生的希望一旦破灭,人生就成了一场梦,而做梦是不必受任何道德法则制约的。”[7]正是因为有了这

些约束,道德受到打击,才会产生各种情绪。

(三)诗歌的爱情体验

爱情是人生活的漩涡,一辈子围着它转,甚至还要晕头转向,大多数诗歌描写了爱情。古代爱情诗歌经典——《诗经》即融进了缠绵婉转的爱情体验,表达了对爱情的憧憬、苦闷与彷徨。

另外,有一种“诗是淫荡的”说法,这是与爱情相关的色情诗。它的起因是“欲”,而弗洛伊德将人类的所有行为都归结为“力比多”,那么诗歌的创作也是一种“力比多”的释放,然而诗歌不仅仅是由爱情情绪引发的,所以,弗洛伊德的学说只能解释一部分。爱情似乎是人类情感最强烈的体现,它纠葛、苦闷、暧昧……包涵了复杂的体验,它是人类活动中避不开的话题。

(四)诗歌的理想言志

“诗言志”之说有一种解释是将诗歌理解为表达理想抱负的抒写,“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8],抒发怀才不遇之境遇,表达远大的志向。“诗言志”还有一种解释是,言心中的想法,记录平常的闲情。陶渊明的“带月荷锄归”就是一种归隐田园的寻常情感,这是对尘世生活片断的点滴记录,对闲情生活的领悟和感触。

(五)交错情感

多种情绪引起多种情感,产生不同主题的诗歌,而诗歌的主题并不是绝对的,它还可能有多重的主题思想。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情诗《那一世》说:“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9]这

首诗歌将宗教情感和爱情结合起来了,作者在诗中并不是把佛教与红尘对立起来,而是把佛与爱融合了。“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念佛,不是为了断绝红尘,而是祈求能通过佛的保佑能让相爱的人相见,“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念佛,不是为了成仙,而是为了能永远和爱的人在一起。在这里,作者有两种情感,一种是宗教的,一种是爱情的,他将两者结合成了统一体。

汪国真有名的诗歌《热爱生命》说:“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既然钟情于玫瑰/就勇敢地吐露真诚。”[10]融合了爱情、理想、哲理的诗歌,鼓舞人勇敢地向前、勇敢地表白、勇敢地面对。“人具有各种各样的情感,受了外物的刺激,便产生一定的感应,心有所感,而发为吟咏,这是很自然的。”[11]

二、诗歌情感表达的艺术要求

诗歌是一种文学,并不是随便说出来的话就是诗歌,它有一定的艺术要求,第一,感情要“真”。上文已经说过,“真”是感情的真,不是与假所对立的真,“读者的需要不是真实,而是近似‘真实’”[12]。“只受情绪支配乃是多愁善感,不是艺术。一个艺术家如果不是专注于对各种形式的观照和创造,而是专注于他自己的快乐或者‘哀伤的乐趣’,那就成了一个伤感主义者。因此为我们根本不能认为抒情艺术比所有其它艺术形式具有更多的主观特性。因为它包含着同样性质的具体化以及同样的客观化过程。马拉美写道:‘诗不是用思想写成的,而是用词语写成的。’”[13]所以只有情感还不够,第二点是要能引起美感。华兹华斯认为“诗是强烈感情的自然流露”,但“强烈感情的自然流露”并不能成为诗歌,否则就像孙绍振先生说的,难道泼妇骂街也是诗歌?

要有美感,“凡是我们在艺术作品里发见为美的东西,并不是直接由眼睛,而是由想象力通过眼睛去发见其为美的”[14],诗歌必须有曲折的表意,“只有通过非自然的安排,艺术才能获得一种生活中无法找到的强烈性”。[15]骂引起反感,侧面的骂却有诗意,给人艺术享受,表达了复杂鲜活的人性,“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东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表面上是描写现状,没有指责,但是实际上,作者却是借旁边的事物(商女、酒肉、冻死骨)来讽刺当政的腐败和荒诞,这样起到更好的艺术效果,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又不让人反感。“诗的范围较宽广,我们的想象所能驰骋的领域是无限的,诗的意象是精神性的,这些意象可以最大量地,丰富多彩地并存在一起而不至互相掩盖,互相损害,而实物本身或实物的自然符号却因为受到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而不能做到这一点”。[16]正由于诗歌的曲意性,也引发了文人的灾难,清朝的文字狱便事因于此,“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本来是一句形容清风的非常巧妙的诗句,却被看作是嘲弄清王朝的讽刺之作,诗歌的奇妙也就在这里,意义的多重解读,不管哪一种读法,读者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但诗歌还是有一种最衷于作者的解释。

诗歌虽然是由复杂的各种情感引起的,但由于内容决定于形式,所以因表达方式的不同,其艺术价值也有高低之分,各类诗歌也可作比较,可以分出优劣。笔者认为,能以曲婉的形式表达真挚情感及人性之微妙的诗歌,属上乘之作,因为它蕴含了无限的趣味,能够让人从中挖掘复杂的人性,发现人性的多面性,体味生活的滋味。而那些直接表达情感的诗作并不一定不好,只不过它没有那么多的“嚼劲”,一下子便尝完了其中的味道。千百年来被奉为经典的作品,都因为它们“耐嚼”。《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之所以能流传至今,主要是出于蕴藏在它们中的阅读乐趣,有解读不完的人物性格和分析不完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