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大卫李嘉图简介

大卫李嘉图简介

大卫·李嘉图经济思想研究

摘要:大卫·李嘉图,英国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代表之一,也是英国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完成者。他的理论对后世影响深远,并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和学派。劳动价值论、分配学说以及比较优势学说是其代表理论,其中,他的劳动价值论在新古典兴起之后已经没有多大价值了,但他的比较优势理论对于自由贸易的贡献却是不朽的。

关键词:大卫·李嘉图劳动价值论比较优势学说分配理论

一、简介

(一)生平

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 (1772~1823),英国产业革命高潮时期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他继承和发展了斯密经济理论中的精华,使古典政治经济学达到了最高峰。是英国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杰出代表和完成者。

李嘉图出生于英国伦敦的一个资产阶级家庭,童年所受教育不多,曾随父亲从事证券交易活动,16岁时便成了英国金融界的知名人物。

在经济理论方面,大卫·李嘉图算是以为大器晚成的奇才。1799年,他27岁的时候,才第一读到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书并开始受它影响影响,激发了他对经济学研究的兴趣,其研究领域主要为货币和价格,对税收问题也有一定研究。他热心参与英国当时突出的经济问题:“黄金价格”和“谷物法”的辩论。

(二)主要代表作及理论

李嘉图的主要经济学代表作是1817年完成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书中阐述了他的税收理论。李嘉图的著作不像斯密那样结构严谨,行文没有斯密那样流畅,词句也不如斯密那样华美,但《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以更为精炼的理论架构,更加贴近现实的语言与例证,全面论述了他所生活的那个年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行机制,使他成为了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集大成者,19世纪初叶最伟大的经济学家。

李嘉图继承并发展了斯密的自由主义经济理论。他认为限制国家的活动范围、减轻税收负担是增长经济的最好办法。他以边沁的功利主义为出发点,建立起了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以分配论为中心的理论体系。同时,他还论述了货币流通量的规律、对外贸易中的比较成本学说等。他的理论达到资产阶级界限内的高峰,对后来的经济思想有重大影响。

本文将主要介绍他的三个重要学说:劳动价值论、收入分配论以及比较优势学说。

二、主要学说

(一)劳动价值论

1.理论简介

劳动价值论一直是经济学关注的问题。古典经济学的劳动价值论是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理论来源,作为经济学完成者的李嘉图,对劳动价值论有着精辟的轮数,其论述对近代劳动价值论理论具有深远的影响。

劳动价值理论是李嘉图全部经济学说的基础和出发点。李嘉图继承和发展了斯密的耗费劳动决定商品价值的理论,始终一贯地坚持这一原理,并运用该原理来考察资本主义的一切经济范畴和规律。

李嘉图的价值理论的核心就是这样一句话:“商品的价值或其所能交换的任何其他商品的量,取决于其生产所必需的相对劳动量。”根据这个理论,他认为,劳动的价值(工资)是一定社会中为维持工人生活并延续其后代通常所必需的生产资料决定的,而利润则决定于工资。

李嘉图强调政治经济学的主要任务是阐明和研究财富在社会各阶级间分配的规律。他认为全部价值都是由劳动生产的,它在三个阶级(劳动者、资本所有者、土地所有者)之间进行分配。工资由工人必要生活资料的价值决定;利润是工资以上的余额;地租是工资和利润以上的余额。由此阐明了工资和利润的对立,工资、利润和地租的对立,触及到了资本主义社会阶级对立的经济基础。

2.主要内容

具体来讲,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包括以下几点内容:

(1)区分了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价值与交换价值

在他看来,使用价值是交换价值的物质前提。效用对交换价值是必不可少的,全然无用的东西不会有交换价值。价值又称为“绝对价值”、“真实价值”、“实在价值”和“一般价值”等,劳动是价值的尺度;交换价值又称为比较价值,交换价值是由实在价值来调节的。

(2)分析了劳动量与商品价值量间的各种关系。

1)商品的价值与投入它们的劳动量成正比。在劳动生产率发生变化时,商品价值的大小要与劳动生产率成反比。

2)社会劳动决定商品价值,把最坏条件下生产一种商品所耗费的劳动作为社会必要劳动。

3)把不同质劳动还原为同一社会劳动,把复杂劳动看作倍加的简单劳动。

(3)区分了直接劳动和间接劳动。

创新性地提出直接劳动是指生产中新加入的劳动,间接劳动是指生产资料转移到商品中的价值。他认识到商品价值包括工人直接劳动(活劳动)创造的新价值和由间接劳动(物化劳动)所体现的旧价值,并指出只有工人新加入的活劳动才创造新价值,机器等生产资料本身不创造新价值。

3.价值理论的先进性——对斯密价值理论的批评

(1)在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方面,斯密区分了二者并看到其区别,但未发现其联系,李嘉图纠正了斯密的这个不足。在这两个价值的关系问题上,大卫李嘉图辩证的认识了两者对立统一关系,指明了交换价值是由生产时所耗费的劳动决定的。但是他也未能将劳动区分为具体劳动和抽象劳动,因此也不能从这个角度来认识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辩证关系。

(2)在价值源泉方面,李嘉图批评斯密同时用耗费劳动和购买劳动两种规定说明价值决定,实际上是提出了两个不同的价值标准尺度。

斯密主张劳动是商品交换价值的真实尺度,李嘉图接受了这一论点,但同时他对斯密关于价值源泉的论述作了完善。他发现,斯密关于价值源泉的论述前后不一致,对价值决定树立两个标准。李嘉图认为谷物作为标准尺度,指的不是投在任何物品生产上的劳动量,即不是在生产过程中所耗费的劳动量,而是指该物品在市场上所能交换的劳动量,这两者不能等同的,前者在许多情形下都是能够正确说明他物价值变动的不变标准;后者却会和与之相比较的商品发生同样多的变动。

因此,他指出,生产商品时所投下的劳动量决定商品的价值。李嘉图在价值源泉问题上,始终认为价值的惟一源泉是劳动。在这里,李嘉图进一步分析劳动的涵义。他指出这里的劳动,"不仅是指投在商品直接生产过程中的劳动,而且也包括投在实现该种劳动所需要的一切器具或机器上的劳动",这就对过去劳动和现在劳动作一科学区分,正确揭示了二者在价值形成中的对立统一关系。

4.价值理论的缺陷

但大卫·李嘉图的学说也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他未进一步解释清楚以下问题,

即现在劳动创造的新价值与过去劳动创造的旧价值这两个过程如何在生产过程中相结合,资本积累与扩大再生产是怎样进行的。此外,他混淆了"劳动"与"劳动力"概念,从而无法解决劳动与资本相交换和价值规律的矛盾;他混同了 "价值"与"生产价格"概念,从而无法解决等量资本获取等量利润和价值规律的矛盾。这些关键概念的混淆,导致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论面临着无法解决的两大难题。

任何一种理论都是时代的产物,因而,任何一种理论由于时代背景和历史任务的局限等原因,都会具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劳动价值论也不例外,它的某些个别论断也存在着不够完善、不够清晰、不够系统等局限。承认并正视诸如此类的理论局限,并不会减弱劳动价值论的理论魅力,相反,这恰说明了理论本身的开放性活力和生命力所在,也说明了理论是经过社会实践得出的理论,实践向前发展了,理论本身更应该敢于自我批判、勇于自我扬弃,充分发展。

(二)收入分配理论

李嘉图认为,政治经济学的主要问题是研究土地产品在社会三大阶级之间的分配法则。因此,总的来说,李嘉图的收入分配理论可分为三个部分:地租理论、工资理论和利润理论。

首先来介绍一下地租理论。李嘉图考察地租理论的时期是1770—1815年,是英国小麦价格不断上涨的时期,其地租理论与农产品生产率的降低或产品的正常涨价是有联系的。并且此时的英国已经进入到了机器大生产的工业时代,商品经济已经十分发达,许多矛盾已经凸显出来,尤其是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李嘉图首先对地租进行了定义,认为“地租是为使用土地原有和不可摧毁的土壤生产力而付给地租的部分产品”;然后李嘉图对地租存在的原因进行了解释,即土地的有限性和土地的肥沃程度及位置的差异导致了地租。紧接着他解释了地租的产生和变动规律,即级差地租理论。他认为,级差地租有两种形态,第一种是由于土地肥沃程度和位置的远近不同而产生的地租,第二种是由于土地报酬递减导致。

李嘉图在地租理论上的主要功绩,在于他有意识地运用了劳动时间决定价值量的原理,创立了差额地租学说。他运用劳动价值理论研究地租,在土地肥力和位置差异的基础上,建立了级差地租的初步体系,对级差地租理论做出了突出贡献。但他的错误在于没有认识到垄断是形成地租的根本原因,并且否认了绝对地租的存在。

而对于工资和利润理论,李嘉图明确指出,工资和利润之间是此消彼长的对立关系。首先李嘉图把劳动的价格区分为自然价格和市场价格,认为劳动的市场价格围绕着其自然价格上下波动;其次,李嘉图指出,由于工人“道德的沦丧”,长期内工人只能得到维持必要生活资料的最低工资,即“工资铁律”;而长期内

利润具有下降的趋势,但这一趋势是有限的,即达到这样一种稳定状态:剩余产品足以合理分配给因食物生产的限制而达到最高点的每个人。

(三)比较优势理论

李嘉图在《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中辟出专章,集中讨论了国际贸易问题,提出了著名的比较优势贸易理论。

1. 引论

在李嘉图提出比较优势理论之前,主要出现过两种贸易理论,按时间顺序分别是:重商主义的贸易理论,以及亚当·斯密提出的绝对优势理论。

重商主义者主张通过扩大出口减少进口从而扩大贸易顺差的方式,实现国家的富强。他们认为国家的富有与否表现为金银财富的数量多寡,贸易顺差可以使外国的贵金属流入国内,因而他们主张政府应扩大出口,同时制定政策控制商品进口,奖出限入。然而,一国的金银流入即为另一国的金银流出,顺差国的贸易得利就是逆差国的损失,因此重商主义者认为国际贸易是一种“零和博弈”。各国运用重商主义理论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国际贸易的萎缩。

绝对优势理论是由亚当·斯密提出的。他指出,国际贸易并非“零和游戏”。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批判了重商主义的经济哲学,他指出,衡量一国财富的标准不是其拥有的贵金属多少,而是其能够购买的商品数量。可供消费的商品数量增加才意味着一国财富的增加。

亚当·斯密把分工的思想推广到国与国之间。他提出了“绝对优势”的概念,如果一国相对另一国的某种产品有绝对优势,而在另一种产品上有绝对劣势,那么两国可通过专门生产自己有绝对优势的产品,用其中一部分交换绝对劣势的产品,这样生产率提高,两种产品的产量均增加,适当分配这种收益,两国就能实现双赢。

2. 内容

(1)前提假定

2*2*1模型,即两个国家,两种产品,一种生产要素(劳动)。

(2)具体叙述

李嘉图在斯密绝对优势理论的基础上,提出比较优势理论。他指出,决定国际贸易产生的基础是两国产品的相对劳动成本,而非绝对劳动成本。

比较优势理论认为,即使一国在两种商品的生产上与另一国相比均处于劣势状态(即不存在绝对优势产品),仍有可能进行互惠贸易。一个国家可以专门生产并出口它的绝对劣势相对较小的产品(比较优势产品),同时进口其绝对劣势相对较大的产品(比较劣势产品)。

(3)举例说明

以下通过一个假设的例子来进一步解释比较优势理论。

表1 两国分工前生产情况

产品葡萄牙英国合计

布匹1(劳动小时)6(劳动小时)2单位

小麦2(劳动小时)4(劳动小时)2单位

由表可知,英国在布匹和小麦的生产上,对葡萄牙均处于绝对劣势。但英国布匹的生产率为葡萄牙的1/6,小麦的生产率为葡萄牙的1/2,因此在生产小麦上具有比较优势。如果按照比较优势理论,英国专门生产小麦,葡萄牙专门生产布匹,再进行交换,则两国生产率提高,均可获益。具体情况见表2。

表2 两国分工后生产情况

产品葡萄牙英国合计

布匹 3 0 3单位

小麦0 10 2.5单位

如英国专门生产小麦,葡萄牙专门生产布匹,在劳动投入总量不变的情况下,布匹总产出增加1单位,小麦总产出增加0.5单位。如果用1单位小麦交换1单位布匹,则葡萄牙比分工前可以多消费1单位布匹,英国比分工前可以多消费0.5单位小麦。两国处境均获得改善。

3. 意义

李嘉图认为,在商业完全自由的制度下,各国都必然把资本和劳动用于最有利于本国的用途上。这种个体利益的追求很好地和整体的普遍幸福结合在一起。

比较成本说将自由贸易的领域推广到各种类型、经济水平各异的国家,从而论证了自由贸易政策的普遍性和合理性。也正因为如此,比较成本说成为自由贸易理论的主线。

4. 约翰·穆勒补充:贸易条件的确定

穆勒在李嘉图的基础上,进一步确定了国际贸易中的利益分配情况。他认为,实际的实物贸易条件不仅取决于成本,还取决于需求的强度(弹性)。

由图1,可知A国比较优势产品为X,B国为Y。如果A国通过国际贸易获得

比国内交换更多的Y,则A国愿意进行国际贸易;同理,如果B国通过国际贸易获得比国内交换更多的X,B国愿意进行国际贸易。因此两国产品的国内交换比率就是它们开展国际分工和贸易的上下限。

大卫李嘉图简介

图1

在由比较优势理论决定的上下限内,实现均衡贸易条件是由两国相互之间的需求强度决定的。如果外国对本国产品的需求强度大于本国对外国产品的需求强度,则交换比率接近外国国内交换比率,本国获利较多;反之,交换比率接近本国国内交换比率,外国获利较多。

5. 局限

(1)所依赖的前提条件过于严格

人们在建立理论时,都要运用抽象法,在一定的假定前提下建立起理论框架。抽象法运用正确与否,决定这一理论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客观实际。但也正由于运用了抽象法,限制了理论的适用范围。李嘉图的国际贸易模型由于过分化简,而在一定程度上脱离了现实。

(2)把多变的经济形态抽象成静态的状态,忽视了动态分析

李嘉图主张按当前的比较成本格局进行分工,而没有看到比较成本、比较优势是可变的。他是从一定时点的国际比较生产力结构出发论证贸易的可能性,是一种静态均衡理论。

(3)忽视了国际分工中生产关系的作用

不能离开生产关系去考察社会分工问题。社会分工(包括国际分工)是一个历史范畴,它的产生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但生产力总是在一定的生产关系下发展的,因而国际分工的实质和内容不能不受社会生产方式的制约。因此,不能把国际分工简单地说成生产率差异的结果。

6. 比较优势陷阱

(1)定义

所谓“比较优势陷阱”是指一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完全按照比较优势,生产并出口初级产品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则在与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品出口为主的经济发达国家的国际贸易中,虽然能获得利益,但贸易结构不稳定,总是处于不利地位,从而落入“比较优势陷阱”。如果各个国家按照比较优势原则加入国际分工,就会形成对外贸易的比较优势结构。

比较优势的贸易格局是:发达国家进口劳动密集型和自然资源密集型产品,出口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发展中国家则进口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品,出口劳动密集型产品。

(2)分类

比较优势陷阱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种是初级产品比较优势陷阱。它是指执行比较优势战略时,发展中国家完全按照机会成本的大小来确定本国在国际分工中的位置,运用劳动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优势参与国际分工,从而只能获得相对较低的附加值。并且比较优势战略的实施还会强化这种国际分工形式,使发展中国家长期陷入低附加值环节。由于初级产品的需求弹性小,加上初级产品的国际价格下滑,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条件恶化,甚至是贫困化增长现象的出现就不可避免了。

第二种类型是制成品比较优势陷阱。由于初级产品出口的形势恶化,发展中国家开始以制成品来替代初级产品的出口,利用技术进步来促进产业升级。但由于自身基础薄弱,主要通过大量引进、模仿先进技术或接受技术外溢和改进型技术等作为手段来改善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并有可能进入高附加值环节。但是这种改良型的比较优势战略由于过度的依赖技术引进,使自主创新能力长期得不到提高,无法发挥后发优势,只能依赖发达国家的技术进步。

(3)形成原因

比较优势陷阱形成的原因是比较优势理论所讲的比较优势产品是本国产品间的比较,而在一国国内具有优势的产品并不一定在国际竞争中具有竞争优势,而竞争优势才是产品通过市场检验的资格。所谓竞争优势是指企业在向顾客提供有价值的商品或劳务时所创造的独特的并持久的属性,这种属性可能来自于产品或劳务的本身固有的属性或产地,也可能来自于生产方法等。具有竞争优势的产品应是具有垄断性的产品。随着全球化进程加快,资本、劳动力、资源等生产要素可以在国际间流动,再加上技术的进步和对人力资本投资增加,推动了资本对劳动力的替代、新材料对资源的替代以及劳动力素质的提高对数量不足的弥补,使得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所具有的自然资源和劳动力的比较优势,在国际竞争中已

不再具有垄断优势,所以根据本国拥有的比较优势来参与国际分工,虽然可以获得一定的贸易利益,但却不能缩小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

此外,由于不同的要素会带来不同的利益。各国的经验表明,制成品的出口比初级产品出口带来较大的利益,而制成品中,技术和资本密集型产品出口一般要比劳动和资源密集型产品出口带来更多的利益。这就是刘易斯所说的:“如果增长的引擎是较发达的国家的工业产品和欠发达的国家的初级产品的出口,那么较发达国家的引擎就比欠发达国家的引擎转动的略微快一些。”

现实中的国际贸易市场结构使比较优势理论的前提出现问题。比较优势理论的前提假设是国际贸易发生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条件下,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中,商品价格等于边际成本和平均成本,国际间商品价格的差异反映了一国的比较优势,比较优势可以直接形成竞争优势并成为引发对外贸易的经济变量。而在现实中的国际贸易市场结构是不完全竞争的,商品价格大于边际成本和平均成本,不能如实地反映一国的比较优势,从而引起贸易福利的不均衡分配。规模经济、技术进步成为引发国际贸易的新经济变量,这使得仍按照比较优势理论指导开展国际贸易的发展中国家陷入了比较优势的陷阱。

(4)研究比较优势陷阱的现实意义

国际贸易发展的现实表明:比较优势战略不能改变发展中国家经济落后面貌,也无法改变国际贸易利益分配中不公平现象。比较优势战略由于过分地强调静态的贸易利益,而忽略了贸易的动态利益,即对外贸易对产业结构的演进、技术的进步以及制度的创新的推动作用。长期执行单纯的比较优势战略会造成一国的产业结构不能得到升级,而且具有固化原有产业分工的作用,使发展中国家处在国际分工的不利地位。由于侧重于发挥资源和劳动力的优势,还会引起对与强化资源和劳动力优势关系不大的先进技术特别是劳动替代技术或资源替代技术的不重视甚至是排斥,这会使发展中国家享受不到现代高新技术进步带来的利益。长期执行比较优势战略还会使国内的要素所有者收入发生分化,产生出一批既得利益者。在现有贸易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会采用各种方法阻止对制度的创新,而另外的人又因为经济和政治的影响力低,无力改变现有制度,使发展中国家无法突破贫困制度陷阱。

(5)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战略

发展中国家必须要调整自己的贸易发展战略,突破比较优势战略的束缚,实行竞争优势战略。所谓竞争优势战略就是指以技术进步和制度创新为动力,以产业结构升级为特征,全面提高本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以具有竞争优势的产品参与国际竞争,分享国际贸易利益的一种强调贸易动态利益的贸易发展战略。它强调贸易利益的动态性和长期性,为了获得稳定的、长期的贸易利益,甚至可以牺

牲一些中短期的比较优势。竞争优势战略注重产业内部的交换关系和产业的生产率以及产业替代的因果关系,能适应当前国际贸易中产业内贸易不断上升的趋势,它所关心的是如何将一国的潜在优势转变成现实的竞争优势。竞争优势战略是发展中国家改变在国际贸易中不利地位,充分发挥对外贸易作用的一个必然选择。

参考文献:

1.斯坦利·布鲁,兰迪·R·格兰特,《经济思想史》[第7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2.赵春明,魏浩,蔡宏波,《国际贸易》[第3版].高等教育出版社

3.潘志强,陈银娥,《关于斯密和李嘉图劳动价值论的比较分析》,经济评论,2006年

4.晏智杰,《劳动价值论:反思与争论》,经济评论,2004年

5.马良,《斯密、李嘉图与马克思关于劳动价值论观点的比较》,经济评论,2008年

6.马克思,《剩余价值论》[第1版].人民出版社

7.曾卫锋,《国际经济学(微观部分)(第二版)》. 厦门大学出版社

8.谢鑫,李谱,《李嘉图比较优势理论对我国的指导意义》,合作经济与科技,2008年

9.彭寒飞,《我国出口企业的比较优势》,中国国情国力,2009年

10.贾杉,甘子夏,《比较优势与中国出口商品结构升级:1992-2007》,统计与决策,2009

11.黄宁,李娅,《比较优势的动态化评价方法以及中国的实证》,云南财经大学学报

12.石占星,《对李嘉图比较优势理论的新思考》,商业经济,2009年

13.王文先,王孝松,《论比较优势理论的有效性》,财经科学,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