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论_共产党宣言_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论_共产党宣言_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第51卷第2期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Vol.51No.2 2011年03月Jilin University Journal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Mar.,2011

□探索当代中国哲学的道路

论《共产党宣言》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陈学明

[摘要]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离不开《共产党宣言》的照耀,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同样离不开

《宣言》的指引。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刻,之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问

题,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背离了《宣言》的基本原则。为了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

事业,为了真正实现振兴中华民族的宏伟目标,当今急需要做的就是进行《宣言》的启蒙教育。

当年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把实现民族的解放与实现《宣言》的伟大理想结合在一起,

当今我们要把实现民族的振兴与实现《宣言》的伟大理想结合起来。

[关键词]《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资本;所有制;阶级

[收稿日期]2010-10-20

[作者简介]陈学明,复旦大学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教授。(上海200433)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在其著名的“南巡”讲话中曾经深情地说道:“我的入门老师是《共产党宣言》。”[1]382邓小平是如此,中国的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均是这样,他们都是在《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的指引下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我们完全可以说,没有《宣言》的照耀就没有中国革命的胜利,也就没有社会主义中国的今天。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我们国内吹起了一股否定《宣言》的风,一些人或明或暗地宣扬贯穿于《宣言》的是一种革命理论,而我们处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所以不能用《宣言》的思想来指导当代中国;还有人甚至提出即使作为一种无产阶级获取政权的理论,《宣言》也没有普遍意义,因为实际上《宣言》所推崇的是“布朗基主义”式的暴力革命,而当今真正现实的道路是改良主义。这样就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亟待回答:曾经被列宁说成是对马克思的学说“作了完整的、系统的、至今仍然是最好的阐述”[2]581的《宣言》,是否在当今中国还有现实意义?正在从事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中国人民是否可以对《宣言》不屑一顾,弃之如敝屣?中国共产党是否连作为共产党的最原始也是最重要的纲领性文件的《宣言》也不需要了?在我看来,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离不开《宣言》的照耀,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同样离不开《宣言》的指引。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时刻,之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背离了《宣言》的基本原则。为了推进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为了真正实现振兴中华民族的宏伟目标,当今急需要做的就是进行《宣言》的启蒙教育。当今的中国人,特别是先进的中国人只有像当年毛泽东、邓小平等那样如饥似渴地从《宣言》中接受真理的熏陶,用《宣言》的理论武装自己,才能真正担当起自己的历史使命。

我们正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应当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历史背景相符合。显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所做的许多事情,特别是在经济领域所做的一切,与马克思所说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标准相对照,是那么的格格不入,而与资本主义一对比,又是如此的相似乃尔。在这样一种历史背景下,特别需要学习与把握《宣言》的基本理论。《宣言》之所以让无产阶级深受鼓舞而使无产阶级的敌人感到恐惧,就是因为它庄严地向全人类宣告:“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3]284。《宣言》鞭辟入里地揭示出: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要胜利,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人民务必要牢记马克思为人类所揭示的资本主义一定要灭亡、共产主义一定要胜利这一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或者说,一定不能放弃马克思为人类所指引的实现共产主义这一崇高理想。只有这样,才能把目前所做的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不是与资本主义联系在一起,而是引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大方向。只要我们胸中有了《宣言》,我们就会自觉地领悟我们所说的“初级阶段”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不是其他什么社会的“初级阶段”,我们一方面不能超越这一“初级阶段”,把将来要干的事放到现在来做,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初级阶段”,要把现在所做的一切视为进入“高一阶段”的必要准备。尽管共产主义离我们当前是那么遥远,尽管共产主义的实现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共产主义决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我们当下所做的一切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这一目标。我们不应当因为共产主义的真正实现离当今还很遥远就否定这一目标的存在,更不应当把眼前所做的与实现这一目标完全割裂开来。现实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那些一心想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方向,从而使中国重新成为西方资本主义的附庸的人,千方百计地抹杀“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指向,他们总是把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自我完善的“改革”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他们总是百般地嘲笑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共产主义的信仰。在这种情况下,要使这些人的这种意图不能得逞,唯一的途径就是在坚持共产主义信仰的前提下来做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情。实际上,做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相符合的事情,有没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一指向,头脑中有没有历史发展客观规律这一信念,其结果是大相径庭的。如果我们确实是想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我们当下的实际活动,那么我们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揭示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与共产主义目标之间的真实关系。显然,在当今的历史阶段,坚信马克思为人类所揭示的历史发展客观规律,坚持共产主义的崇高信仰,实际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重要和迫切。

毛泽东曾经在其著名的《新民主主义论》中论证了中国的民主革命何以必须要由作为无产阶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来领导。毛泽东并没有因为认定当时中国共产党所从事的是民主革命而要求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做出改变。我们总是把中国实施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视为“社会大转型”的时期。纵观在这一时期我们所做的一切,毫无疑问包含着一系列属于“补资本主义课”的内容,也就是说,我们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做了许多“补资本主义课”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一些人又力图改变中国共产党的性质,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再是无产阶级政党,而是代表包括资产阶级在内的整个国民利益的党,有人甚至公开提出将中国共产党改名为“中国人民党”。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才能与中国共产党目前所做的事情相符合。看来当今非常有必要像当年毛泽东那样在理论上说清楚为什么“补资本主义的课”必须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为什么即使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中国人民“补资本主义的课”也并不意味着其性质已根本上改变了。关键在于,

如果“补资本主义的课”就意味着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意味着中国重新选择了资本主义,那么中国共产党的确应当从其名称到实质都来个改变,不能挂羊头卖狗肉。但倘若我们的“补资本主义的课”是为了更好地走社会主义道路,那么中国共产党从名称到实质都不能改,当今非但不能削弱而且还要强化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由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蛊惑,当今在一些人中间竟然对中国共产党的性质也产生了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多么有必要让人们重新温习一下《宣言》。《宣言》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阐述了共产党的性质,即阐述了共产党的性质是无产阶级政党。按照马克思的论述,共产党与共产主义是同生死共命运、永远不能分离的同一体。作为一个共产党党员就是要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我们必须牢记《宣言》中阐述共产党的性质的这样两段话:“共产党人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是他们在当前的运动中同时代表运动的未来。”[3]306通过这段话我们可以知道,中国共产党人在当下领导中国人民“补资本主义的课”在一定意义上是“为工人阶级的最近的目的和利益而斗争”,但与此同时不能忘掉中国共产党同时还肩负着为工人阶级的根本利益和未来利益,即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的使命。“共产党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无产者不同的民族的斗争中,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3]285通过这段话我们更可以知道,如果说“补资本主义的课”是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所必须经历的一个阶段的话,那么处于这一阶段上的中国共产党不仅代表着这一阶段的诉求,而且代表着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诉求。

在一定意义上,我们所说的“改革”就是给予资本在中国存在的合法性,而所说的“开放”实际上就是迎合国际资本流入中国。资本在当今中国像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样,正在用其无坚不摧的力量,布置、安排、摆弄我们周围的一切,与此同时清洗异己、他者。毫无疑问,资本给当今中国带来了经济增长、物质财富增加等有目共睹的正面效应。当今中国的资本的拥有者深得资本之利不消说,就是作为资本的拥有者的对立面的雇佣劳动者也以这样那样的方式从资本那里得到好处。中国正在经历着深刻的文明化的过程,这一过程的推动力是资本。我们当今的中国人都在享受文明化的成果,在一定意义上也就是享受资本的成果。人们都把30多年中国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归结于实施改革开放的结果,在一定意义上也就是把功劳记在资本的账上。不可否认,正因为我们都深受资本的“恩泽”,从而在当今中国出现了严重的“资本崇拜”的倾向。许多中国人从曾经的资本的盲目的批判者一下子又成了资本的盲目的崇拜者。一些人尽其所能为资本大唱赞歌,只允许人们说资本之“是”而不允许道资本之“非”。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正确对待资本已成了当今摆在中国人面前刻不容缓的问题。我们中国人必须在资本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而阅读《宣言》则能使我们的头脑清醒起来。当然,我们必须记住《宣言》对资产阶级的高度肯定:“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3]277“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3]276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里对资产阶级的肯定实际上也是对资本的肯定。但与此同时我们更要记住,《宣言》对资本的肯定实际上只是作为对资本的批判的一个“铺垫”,《宣言》在对资本做出这种历史的肯定的基础上马上对资本的本质加以深刻的揭露。一部《宣言》就是讨伐资本的檄文。请看《宣言》是如何论述资本的本质的:“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3]284“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3]287马克思后来在《资本论》中对资本的本质则做出了更加深刻、形象的揭露:它来到这个世界上其每一个毛孔都

沾满了肮脏的血。应当说,《宣言》和《资本论》中所揭露的资本的这种本性是不会随着时代的改变而改变的,只要资本存在一天它的本性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尽管可以对资本的种种负面作用采取种种措施加以限制,但无论如何改变不了资本的本性。我们清醒地知道,在当今中国要消灭资本是不可能的,资本还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但与此同时我们千万不能忘记资本的本性是什么。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资本面前掌握主动权,在利用它的同时驾驭它,并创造条件最后超越和消灭它。

党中央、国务院非常明确地规定我国目前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形式共同发展”。这里的意思十分明确:我国目前的所有制仍然是以公有制为主体,与此同时,我国允许包括私有制在内的其他形式的所有制的存在。公有制与其他形式的所有制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公有制的核心地位不能动摇,包括私有制在内的其他形式的所有制形式的存在也不能忽视。在实施改革开放之前,我国所推行的是单一的公有制形式,由于这不符合“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国情,从而阻碍了经济的发展。我国从单一的公有制转变为“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形式共同发展”,这是顺应客观现实的举措。问题在于,有些人把这一转变简单地理解为是公有制向私有制的转变。他们对目前党中央、国务院对当今所有制所做出的规定中的“以公有制为主体”百般不顺眼,朝思暮想要把它拿掉。一时无法去掉,他们就自我安慰说:现在只是出于策略上的考虑还强调这一点,实际上中国正大步走向私有化,“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字眼是早晚要去掉的。这样,当今中国实际上又面临一系列大是大非的问题亟待回答:当今中国在强调各种所有制形式共存的同时要不要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中国的所有制的发展是否最后以单纯的公有制为归宿?当今中国承认私有制的存在有其某种意义上的合法性与合理性是不是意味着共产党就认可了私有制?公有制与私有制从终极价值取向的意义上究竟孰优孰劣?中国人民在对这些问题做出回答时,应当认真地请教《宣言》。《宣言》中有这样两段耳熟能详的话:“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3]286“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3]293任何人也无法否定,《宣言》在所有制问题上的态度是坚定不移、毫不含糊的,这就是共产党人必须最彻底地与私有制决裂,共产党人必须把消灭私有制作为最基本的使命。马克思和恩格斯明确地提出:“《共产党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3]251当然,《宣言》不仅仅宣告必须消灭私有制,而且还对何以如此做出了富有说服力的论证。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宣言》中以唯物史观为武器对人类社会必然要用公有制来取代私有制的论证,至今读起来还是那么的令人心悦诚服。消灭私有制这一历史使命共产党人是无论如何不能放弃的,如果不以消灭私有制为己任,还要共产党人干什么,或者说共产党人不以消灭私有制为己任,还称得上是共产党人吗?必须明确,我们今天允许私有制在当今中国的存在,允许它在一定范围内的发展,在一定意义上是为了将来更好地消灭它。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坚持公有制这本身并没有过错,错就错在没有认识到用公有制取代私有制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而不能一蹴而就,错就错在不能离开具体国情和生产力的发展状况来谈论消灭私有制。

恩格斯曾经把贯穿于《宣言》的基本思想概括为:“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

(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3]252《宣言》开宗明义第一章第一句话是:“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3]272对这句话恩格斯在《宣言》的1888年英文版上加了一个注:“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全部历史”。毫无疑问,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是《宣言》的一个最核心的内容,今天研究《宣言》在当今中国究竟还有没有现实意义,不能回避《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在当今中国究竟还是否有现实性。事实上,倘若我们像一些人那样断然否定《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在当今中国还有实际意义,那么我们即使承认《宣言》的其他的理论观点在当今中国有着现实性,也必然会导致对《宣言》的总体否定,因为《宣言》的阶级斗争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与《宣言》的其他理论观点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一些人对《宣言》这方面的理论观点的否定比其他任何方面都来得激烈与坚决,对《宣言》的整体否定也正是从否定这方面的理论观点入手的。我们要大声地问一下:《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与阶级分析的方法在当今中国真的已完全没有用处了吗?我们已真的不需要学习和领会《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了吗?这些人之所以否定《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在当今中国还有现实意义,一个最基本的理由是在当今中国阶级已消灭了,阶级对立已不存在了。到目前为止,我们似乎还没有看到一个正式的中央文件还没有听到一个领导人的正式的讲话宣布在当今中国阶级已消灭了,阶级对立已不存在了。我们只是知道,在当今中国已不存在像资产阶级社会里的那种阶级的对立,从而在当今中国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结束了。但是,在当今中国像资产阶级社会里的那种阶级对立不存在了,不等于说阶级之间的差异也完全没有了,更不等于说在当今中国所有群体与个人之间的利益也完全一致了;在当今中国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结束了,不等于说所有的其他的斗争形式也销声匿迹了。当下一个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劳资关系的问题,这说明在当代中国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对立还存在着,而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关系实际上就是阶级关系,我们当然不能夸大当今中国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对立,但也总不能抹杀这种对立。我们国内一些人热衷于阶层分析,而实际上阶层分析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阶层分析实际上就是阶级分析,阶级分析内在地包含着阶层分析。如此说来,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还需要不需要《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的问题,而是如何结合当今中国实际创造性地运用《宣言》的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的问题。

[参考文献]

[1]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

[2]列宁:《列宁全集》第1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59年。

[3]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

[责任编辑:崔月琴张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