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离婚案二审“迟到”8年 合法婚姻陷入重婚疑云

离婚案二审“迟到”8年 合法婚姻陷入重婚疑云

一起普通离婚案二审“迟到”8年再婚又生子的他突然接到应诉通知

昨日下午,穿行在成都的大街小巷,目光略显呆滞的李春容与城市的繁华格格不入:38岁的她已生华发,一张土褐色的脸充满愁苦和惊悸。但2004年5月11日,惊喜令她泪流满襟:漫长的8年等待终于等来福音,李春容不服邻水县人民法院判决她和冯中万离婚的上诉终于被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这一天,在惊愕和惶恐中,40岁的冯中万也收到他与李春容离婚纠纷的应诉通知书……

早在8年前,冯中万便和崔廷碧结婚并生下一个女儿。如今,一家三口住在温江区柳林乡拆迁安置小区3楼一底的宽大楼房里,生活幸福和睦。冯中万和李春容离婚案二审结局无论怎样,两个人、两个家庭的命运不可避免地都将发生改变。一件普通的离婚案,二审“迟”来8年,留下一系列悬念:二审为何“迟到”8年?冯中万是否重婚?他与崔廷碧的婚姻是否非法?据称,此案在全国亦十分罕见,引起四川司法界普遍关注。

李和冯曾经的幸福生活

10多年前,李春容眉目清秀,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1987年,她开始独自经营一个粮食加工房。

冯中万的家距李春容家只有1公里远,由于两人小学、初中都是同班同学,冯中万就常常到粮食加工房帮李春容干活。两人就这样幸福自由地恋爱了。1988年年底,两人的第一个孩子———儿子冯勇(化名)出生。1989年4月20日,两人到婚姻登记机关补办了结婚证。1991年2月,他们的女儿冯葶(化名)又出生了,家里生活自此开始变得拮据。当年8月,冯中万来成都打工。

“花心”丈夫气疯李春容

1992年春节前,在成都打工的冯中万回家过节。一天晚上,李春容发现一张照片有意无意地从冯中万上衣口袋中掉出,照片上是冯中万和一个女孩的亲密合影。李春容又气又急。冯中万则表现得若无其事。据李春容称,照片中女孩正是崔廷碧,当年19岁。

1993年9月,李春容背着2岁的女儿来到成都,想看看丈夫葫芦里究竟卖的啥子药。一个同情她的人说,你好糊涂哟,冯中万和崔都要结婚了。当晚,夫妻俩大打一架。后来二人回到老家,李春容一直不再让丈夫外出打工。第二年9月30日,冯中万和妻子签了一个合同,承诺每月给家里寄1300元钱,再次赴成都打工。

1995年1月,李春容又背着女儿来成都探夫,夫妻二人发生严重争吵。回到广安家中,李春容突然感到天旋地转,她惊恐地逃跑,仍感觉身后有个巨大的影子紧跟着她……就这样她赤脚跑了两天两夜。父亲李在树和亲戚在离家40多公里远的一个小镇上找到李春容,她突然抄起一根木棍重重打在父亲的肩膀上。几个壮汉按住她,用麻绳捆住李春容的双手,把她送到达州市民康(精神病专科)医院治疗,医院诊断李春容得了精神分裂症,随后,她在医院接受住院治疗。

离婚案一审竟先判后审

1995年4月26日,李春容病情未愈,冯中万向邻水县石永法庭起诉,称他和李春容性格不合,夫妻感情破裂,李春容还长期虐待老母,要求和她离婚。1996年1月18日,石永法庭第二次开庭审理此案时,把1995年12月30日就写好的判决书发给李春容,判决二人离婚,各自抚养一个孩子。1996年2月1日,李春容不服一审判决,向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一审程序违法,先判后审,同时部分事实审查不清,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预收了李春容300元钱受理费。

漫漫8年夫妻命运两重天

因为种种原因,该案二审迟迟未开庭审理。冯中万家已没有她和两个孩子的立足之地,李带着两个孩子寄宿在父亲家。其间,李春容一直靠服用药物治疗精神分裂症,有时当李精神病发作生活不能自理时,两个孩子只得忍饥挨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