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55年授衔论资排辈都够的萧克为何落选大将

55年授衔论资排辈都够的萧克为何落选大将

55年授衔论资排辈都够的萧克为何落选大将

萧克毛泽东为何不同意他做大将

萧克(1907—2008),原名武毅,字子敬。乳名克忠,男,湖南嘉禾泮头小街田村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上将之一。曾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冀热辽军区司令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军训部部长,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副部长,军事学院院长,军事学院院第一政治委员等职。为中国共产党中第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简介

生平简介

1907年7月14日,萧克出生于一个清贫的书香门弟之家。幼年入私塾,读《四书》、《五经》;尔后,上高等小学,就读龙潭书院(今湖南桂阳一中)。

1923年,考入嘉禾甲种简习师范学校。

1926年初,萧克从简习师范毕业后,参加国民革命军,到广州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宪兵教练所。学习毕业后编入蒋先云的国民革命军补充第5团,后随军北伐,在辎重股任兵

器员。

1927年初,转到叶挺部国民革命军第11军24师第71团3连任政治指导员,随军进至河南前线,与奉系军阀张作霖部作战。

1927年5月30日,在作战前线的许昌西郊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7年8月,萧克随叶挺部参加了南昌起义。起义军南下途中任71团4连连长。南昌起义军起义军在广东潮汕失败后回乡组织发展基层支部。

1928年初,在嘉禾县组织了中国共产党南区支部,1928年1月任宜章县游击队长并后率一部宜章农军参加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起义。在与主力部队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率领部上井冈山被编入红军第4军,历任红4军连长、营长、营党代表、第一纵队参谋长等职,参加巩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在七溪岭和桂东战斗中先后两次身负重伤。在井冈山的“八月失败”中,红4军第27团回乡心切,不战而溃,而萧克指挥的3营7连,却保持完整建制归队,一时传为佳话。

1929年初,红四军进军赣南、闽西,萧克任支队长、纵队参谋长。在宁都攻城战中,率部首先登上城墙。1930年春,任红四军第3纵队司令员,率领部队进军江西、湖南。萧克利用打仗间隙,针对部队的具体情况,抓紧训练,使第3纵队成为红4军的主力之一。

1930年6月后历任红4军第3纵队司令员、第12师师长。1931年7月,萧克调离第3纵队,任江西红1方面军独立第5师师长,率领部队英勇作战,有力地配合了红1方面军粉碎敌人的第三次“围剿”。1932年10月,任湘赣苏区红8军军长。

1934年1月,奉中央军委之令,率领部队北上破袭南浔铁路,在国民党军46个整团兵力围追堵截中,率部4000余人,纵横驰骋,历时2个月,行程1250余公里,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灵活作战,击溃国民党军6个团及许多保安团队,捣毁敌人无数碉堡和据点。回师湘赣苏区后,在沙市伏击歼灭国民党军一个旅,击溃国民党军4个团,并活捉国民党军旅长侯鹏飞,受到中央军委的传令嘉奖,并获二等红星奖章。

1934年8月,率领部队从江西永新出发,经湖南、广西、贵州,在敌人近40个正规团的围追堵截中,穿越敌境2500余公里,于1934年10月与贺龙所率红2军团会合,尔后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并参与领导根据地的历次反“围剿”作战。

1934年11月中旬,在红2军团的配合下,率部设伏十万坪,歼国民党军两个旅,击溃国民党军一个旅和一个团,俘国民党军2000余人。在陈家河遭遇战中,指挥部队歼国民党军近一个旅,并击毙国民党军旅长李延龄。在桃子溪奔

袭战中,部队仅用2个小时,歼灭国民党军人1个师部、1个旅部、1个山炮营和1个步兵团,活捉了国民党军师参谋长周植先。

1935年11月,从湖南桑植出发长征。与任弼时、贺龙、关向应等一起,率领部队声东

击西横渡沣水沅江,直插湘中,实破了敌人的包围圈。而后挺进黔东,开辟了黔(西)、大(定)、毕(节)苏区。在将军山战役中,指挥若定,坚守阵地7天7夜,迟滞了敌人的进攻行动。还参与指挥了乌蒙山千里回旋战、宣咸城外反击战、普渡河遭遇战及六甲阻击战。

1936年7月,成立红军第2方面军,萧克任副总指挥,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北上途中,到红军第4方面军任31军军长,率领部队参加了郭城驿、蒋家大路、萌城和山城堡战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萧克任第120师副师长,与贺龙、关向应一起东渡黄河,开展晋西北的游击战争,参与指挥收复7城的战役,创建了晋西北根据地。

1939年2月,任冀热察挺进军司令员,兼任冀热察军政委员会书记,指挥了平西、热河和冀东的游击战争。

1940年1月,指挥部队反击敌人的“十路围攻”,经14天激战,歼灭日伪军800余人,击落飞机1架。在粉碎日伪军的“扫荡”战斗中,作战数百次,歼灭日伪军5500余人,巩

固了平西根据地,开辟平北根据地,发展了冀东根据地,并向热河南部、辽宁西部地区发展,形成冀热察辽边大块革命根据地,为以后东北的解放创造了条件。

1942年5月,萧克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协助聂荣臻司令员开展晋察冀边区工作,被称为“模范抗日根据地”。同年赴延安,后参加整风运动。1945年出席中共七大。

解放战争期间,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晋察冀军区第2野战军司令员,指挥了张家口保卫战;任冀热辽军区司令员,指挥了平泉战役和叶赤战役。

1946年6月,萧克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11月,率领主力部队转移到平汉线,在易县、满城战役中,歼国民党军7900余人。1947年1月,指挥保(定)南战役,围点打援,歼国民党军8000余人,控制了保定以南的平汉铁路100余公里,切断了保定、石家庄两地国民党军的联系,使冀晋、冀中两解放区联成一片。同年4月,在正太路指挥作战,连克井陉、娘子关、阳泉、寿阳和盂县等城镇,歼国民党军3。5万人,控制了正太路全线,使晋察冀和晋鲁豫两解放区联成一片。在大清河和清风店战役之后,夺取了华北重镇石家庄。

1948年5月,任华北军区第3副司令员,后担任华北军政大学副校长,协助校长叶剑英为华北、全国培养干部。

1949年4月,任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第1参谋长,

在南下作战中,参与指挥了渡江战役、衡宝战役以及广东、广西的追歼战。

1949年5月任第四野战军参谋长兼华中军区第1参谋长,参与指挥衡宝、广东、广西等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调任军委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1954年10月后,任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国防部副部长,主持全军教育与训练的常务工作。1957年11月任训练总监部部长。1958年,在“反教条主义”运动中,被撤销部长职务,离开军队。一年后,分配到国务院农垦部任副部长。1972

年重返军队,担任军政大学校长。1977年,军事学院成立,任院长兼第一政委。

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

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任训练总监部部长、

党委书记。

1959年任农垦部副部长。1972年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政大学校长。1977年,任军事学院院长兼第1政治委员,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80年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军事学院院长、第一政治委员。1980年8

月至1983年6月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1988年7月荣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曾当选第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第八届中央委员,

第十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十一届中央委员,1982、1987年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晚年致力于军事学、党史、军史、战史的研究。主编《南昌起义》、《秋收起义》、《朱毛红军侧记》,发表多篇文章。著有《浴血罗霄》,获1988年茅盾文学奖荣誉奖。主编百卷巨著《中华文化通志》。出版《萧克回忆录》、《萧克诗稿》。

2008年10月24日12时51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

2008年11月2日,萧克同志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等前往八宝山最后送别。

故事

萧克将军虽然排名在上将的头一名,其实以萧克的资历和职位来讲,这个安排还是有点委曲了。虽然在大将评衔时林彪曾致信毛泽东希望突出井岗山在我军历史上的地位,而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也确实有四位大将(粟裕,黄克诚,谭政,罗瑞卿)是从井岗山上下来的,可大将里面原有的分配给红二方面军的名额却没给最有代表性的上过井岗山的红六军

团的军团长萧克而给了临时突击提拔的许光达。

许光达让帅时也曾提了两个人名,一个是萧克,二是王震,可都没被通过,授衔时明着看军功,资历,职位,暗着看以往的政治表现,军功,资历,职位上萧克都没问题,由

此可见萧克是在最后一点上吃亏了。同理,很多四方面军出身的将领也因为张国焘的原因军衔被人为的压低了。

萧克上将是个老革命,和林彪一样出身于黄埔四期。萧上将十六岁就加入了国民革命军并参加了北伐,后在叶挺部效力,并于一九二七年入党,在南昌起义失败后一路败退上了井岗山并在整编后的红四军任职。

从这点看按说萧克该算是主席的井岗嫡系了,可从萧克个人的回忆录来看,萧克对毛主席一直是有保留的支持的,在朱德,和毛泽东在关于前委和军委的争论中,萧克也倾向于朱德一边,而正是在这场争论中,林彪捞到了政治上的第一桶金。不过萧克还是凭战功于24岁当上了红八军的军长,虽然比不上林彪的24岁军团长,也算是当时有代表性的年轻将领之一了。

当然单单支持了朱德这还不是主席不喜欢萧克的主要

原因。在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萧克受命担任红六军团的军团长做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西征寻求和贺龙部会师。从此萧克作为贺龙的副手开始了和贺龙长达十年的不算太愉快

的合作。说起来萧克和贺龙的第一次误会还是因为某次战斗中萧克,王震所部擅自撤退,使贺龙部受到了很大损失。

在西征会师后,萧克贺龙联军所部一路损失巨大,仅萧克一部就从出发时的近万人减员到了不足四千。贺龙,而这时萧克所部真正的救命草却是当时在川康黔大出风头的张

国焘。张国焘当年手下全胜时有八万之众,别看张国焘看别人都从上向下看,对贺龙横竖不顺眼,可对萧克就挺客气,从萧克的回忆录来看,萧克对红四方面军很有好感,对张国焘本人也没甚么微词,而张国焘本人在回忆录中也对萧克表示赞赏。

萧克并对一方面军突然离开四方面军北上表示了不解,据萧克称这也代表了当时红二方面军大多数将士的态度。等张国焘另立中央后,萧还在张国焘手下做了军长,而这时贺龙,萧的政委王震都是支持毛泽东的,以后,毛泽东对萧克有些成见也就不奇怪了。另外还有萧克在红六军团时的后台老板任弼时,当年在苏区也曾激烈的反对过毛泽东,毛泽东对这支由弼时,萧克统带的队伍有所偏见也就在所难免了。

等到张国焘彻底失败后,萧克也回到延安,进了军政大学。抗战时期再次和贺龙搭档做了120师的副师长,萧克这个人说起来还是挺戈的,给贺龙当副手时还向中央告了贺龙一状,说贺在120师搞土匪作风,提拔乡族亲信,这事报到毛主席处中央又给打回到贺龙手里了,和萧克一起告贺龙的王震马上做了检查过了关,当然贺龙那时还打不倒萧克,不过以后贺龙对萧克这个120师的二把手也就没了好脸色。抗战后期萧克还当过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冀热辽军区司令员。萧克在晚年写了本小说浴血罗霄,还得了矛盾文学奖,书中人物一个个鲜活鲜活得,说的就是这段时光的事。

等到解放战争打响,贺龙是晋绥军区的司令员,萧克就当了个军政大学的副校长,仗仗挂个名,可临阵指挥决策却没了份,有点可有可无。到了1949年萧克算是终于解放被

分配到四野当了个参谋长,可这时全国都解放的差不多了,连刘亚楼都从参谋长转到兵团司令了去过打仗的瘾了。萧克不过是烧了个冷灶。虽然赶上了衡宝等战役,但命令都是林彪亲自下的,萧克能独挡一面的机会怕是微乎其微。

一晃时光到了开国后,萧克这个土地革命时期的军团长,抗日战争时期的副师长,革命半辈子到头来就混了个上将中的状元,看看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三个主力师,师长都是元帅,旅长里当大将的有两个,副师长里聂荣臻是元帅,红一方面军其它的几个军团长级干部除了死了的和转民职的

剩下的则都是元帅,就算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萧克的职位也高于黄克诚,罗瑞卿等,更别提解放初才是省军区副司令的许光达了。说到底就是用许光达把萧克的位子硬给挤下去了。真不知道萧克这个叱姹风云曾和贺龙聂荣臻平起平坐的红

六军团军团长120师的副师长当初戴上这上将肩章时是甚么滋味。

授衔以后,在担任作训部副部长和国防部副部长的日子里,萧克又因军事条例正规化的问题和上司彭德怀顶上了,萧克本人曾给国防部彭德怀写了封信,为军事科学院喊冤,又说学习苏联条例坚持正规化是必要的。萧克然后又在作训

部开会批判彭总的亲信张宗逊上将,结果萧克的这些举动就被主席点名了,一句话;"萧克这个人在历史上一贯不正派。"这之后就轮到黄克诚代表彭总整萧克了。萧克这人还挺硬气,整他他也不服软,气的黄克诚就说:"要多开几个会,深入讨论下"。批判完毕,萧克下放被迫离开军队到农垦部当副部长,属于有待遇有车有房就是没权的闲差一类。

过了一年,彭总也倒了,据说挺后悔整萧克的,叫人递话过去让萧克别放在心上,萧克晚年在回忆录里对整张宗逊也表示了悔意。这不整来整去谁也没捞到好。

等到文革开始,本来就靠边站的萧上将又靠的更边了,估计将来萧上将死后悼词里不会有甚么和林彪四人帮一伙

进行坚决斗争类的词,因为萧上将这个台下的早,那时候怎么也轮不到他和林彪,四人帮去火线斗争,其实,萧上将在回忆录里也提到自己在1959年后曾觉的林彪的一些提法不妥,可自己没勇气去说,以萧克对毛主席一贯的态度来看,这大约还是可信的。

文革后,萧克再次出山,72年做了军政大学校长,之后是一届军事科学院的院长,谁都知道这些地方就是给高干的养老院。算是荣誉退休。回头看看萧克的老政委搭子王震,同是上将,这风光就不能同日而语了,王震文革时都没倒掉,中央委员照做,文革后凭着和小平的关系,不但政治局进去了,出来后又去人大当了阵副委员长,以后到中顾委做了副

主任,这立场可不是一般的正确。比起来,萧上将虽然没有以上的光圈,最后还戴了顶个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的荣誉虚衔,总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萧克将军退休后喜欢写传记文学,和军史研究。以后还但任了八路军系列从书的编辑工作,萧克的名言:"历史就是历史,不能人为地歪曲事实。真理只有一个,是不能以某种'政治上的需要'来改变的。有些同志喜欢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甚至制造材料,歪曲事实。这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研究历史要"不唯上,不唯亲,不唯权势。"

当然萧上将还有比别的位都高明的地方那就是能活,这显然是和他乐观霍达的人生态度显然分不开。到现在,能称的上是红军时期我军高级将领的就剩下97岁的萧上将一个了,仅从这点上讲,萧上将已经跨过了所有同时代的人。

毛泽东为何不喜欢萧克?

萧克是一个有大将的资历与战功,却被授衔上将的将领。从他的遭遇可见大将、元帅的授衔,有一条公开的明线:全国人大公布的标准;还有一条是不公开的暗线:毛泽东个人

的好恶。所谓客观,只是相对的。

一、选军委书记没投票给毛泽东“第一次站错队是1929年6月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萧克曾这样回忆,“那时,军委召开的党代表大会,几乎都要重新选举军党委和军委书记。在这次选举军委书记时,我投的陈毅同志的票,大多数代表都投的陈毅同志的票,只有林彪少数几个人投毛泽东同志的票,所以毛泽东同志落选了,陈毅接替毛泽东当了军委书记。毛泽东同志一气之下,据说跑到漳州'养病’去了。那时刚建党不久,党内民主空气很浓,选举时愿意投谁票就投谁票。陈毅同志当选后,就化装绕道香港去上海,向中央军委汇报红四军七大的情况。当时中央军委书记是周恩来同志,周听了陈的汇报后,指示陈毅同志回去一定要把毛泽东同志请回来。陈根据周的指示,又化装成商人,几经周折返回了苏区。陈回来后,请回了毛泽东同志,并于1929年的12月在福建古田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之前曾于9月开过红四军八大),毛主席在会上作了报告,并根据这个报告做了决议——即有名的古田会议决议,毛主席又恢复了在红四军的领导职务。你想,我在红四军七大的这次投票,不是站错队了吗!”萧克16岁就加入了国民革命军并参加了北伐,后在叶挺部效力,并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南昌起义失败后一路败退上了井冈山,并在整

编后的红四军任职。萧克在红四军七大的那次投票,成了第一次站错队。而也是在那场争论中,林彪捞到了政治上的第一桶金。之后,萧克凭战功于24岁当上了红八军的军长,虽然比不上林彪的24岁军团长,也算是当时有代表性的年轻将领之一了。二、对张国焘没有微辞

在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萧克受命担任红六军团的军团长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西征,寻求和贺龙部会师。从此萧克作为贺龙的副手,开始了和贺龙长达十年的不算太愉快的合作。说起来萧克和贺龙的第一次误会还是因为某次战斗中萧克、王震部擅自撤退,使贺龙部受到了很大损失。在西征会师后,萧克贺龙联军所部一路损失巨大,仅萧克一部就从出发时的近万人减员到了不足4000。而这时萧克所部真正的救命草却是当时在川康黔大出风头的张国焘。张国焘当年手下全盛时有8万之众。从萧克的回忆录来看,萧克对红四方面军很有好感,对张国焘本人也没甚么微辞,而张国焘本人在回忆录中也对萧克表示赞赏。萧克并对一方面军突然离开四方面军北上表示了不解,据萧克称这也代表了当时红二方面军大多数将士的态度。等张国焘另立中央后,萧克还在张国焘手下做了军长,而这时贺龙、王震都是支持毛泽东的。萧克自己曾提及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第二次站

错队是我们二、六军团长征快到现在的四川甘孜时。那时张国焘在甘孜,他派了一位代表来迎接我们。这位代表来到后,就分别单个找我们二、六军团的领导谈话,说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他们率一方面军(东路军)北上如何错误,他们四方面军南下如何正确,等等。我当时不了解他们长征会师后的具体情况。那时我们六军团就一部电台,还经常坏,再加上战斗紧张,很少和他们联系,所以对张国焘代表所说的话我没有表态。也就是说,我当时没有批评张国焘的错误,这不是又站错队了吗?”在萧克看来,他当时的反应被看作不表态的表态。就是说,你没有表态反对,就等于默认和支持。等到张国焘彻底失败后,萧克也回到延安,进了军政大学。抗战时期再次和贺龙搭档做了120师的副师长,萧克给贺龙当副手时还向中央告了贺龙一状,说贺龙在120师搞土匪作风,提拔乡族亲信,这事报到毛泽东处又给打回到贺龙手里了。

萧克:授衔时的“大树将军”

中新网10月27日电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萧克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10月24日12时51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香港《紫荆》杂志曾于2004年刊发文章讲述萧

克生平,现摘录如下:

中国人民争取民族解放的战争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造就出人民军队众多开国将领。在这闪烁的将星群体中,萧克无疑是最具特色、最富有传奇经历的一位将军。在人民革命史、战争史、军事史乃至文化史上,创立了后人难以企及的功勋。

萧克将军是目前健在的开国上将中,唯一参加过一九二六年国民革命军的将军;唯一参加过北伐战争和一九二七年"八一"南昌起义的将军;唯一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担任军团长职务与方面军领导职务的将军。在众多的开国将军中,他是唯一写过长篇小说并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将军;他是唯一率领二百多名专家组成的"文化军团",历经八年,编纂成一部史无前例的文化巨著-《中华文化通志》的将军。

长征中,从先遣到断后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最早率部踏上漫漫征途的就是萧克将军和他率领的战友们。一九三二年十月,年仅二十四岁的萧克已经担任湘赣红八军军长。

第五次反"围剿",整个中央苏区全面失利,形势严峻。一九三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已由湘赣红十七师、十八师以及十六师合编而成的红六军团接中央军委命令,退出湘赣根据

地,向湖南中部进发,寻求与贺龙的红二军团联络,并建立新的根据地。红六军团是为中央红军战略转移担负着开路任务的,是红军长征的先遣队。

八月七日,红六军团九千余人于下午三时由江西遂川横石悄然出发,踏上西征之途。途中四日四战,突破了国民党的四道封锁线,进至湖南桂东寨前圩。十二日,在此召开誓师大会,正式宣布中央军委批准的编制序列及领导人员的任命。萧克任红六军团军团长兼十七师师长,王震任军团政委兼十七师政委,李达任军团参谋长,张子意任政治部主任。

十月一日,打了一路的红六军团进入贵州。面对延绵无尽的大山和陌生的道路以及敌军无休无止的追击,红六军团只能夜行晓宿,加上供给又严重不足,当时的艰苦程度可想而知。当时国民党也很清楚,红六军团一旦和贺龙领导的红二军团会合,无异于如虎添翼。因此,蒋介石尽一切可能调动各方面的军队对付红六军团,前堵后截,空中轰炸,两面夹击。红二、六军团之间会合的距离越近,敌人的包围堵截就越是疯狂。所以,红六军团进到贵州石阡地区的时候,也是战斗最激烈残酷的时候。面对敌人的围追拦截,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牺牲。

一九三四年十月二十四日,部队到达印江木黄,与贺龙、关向应等会师。红二、六军团的会师,在极短的时间内形成了极大的湘西攻势,有力地配合和掩护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转

移。在湘、鄂、川、黔地区,红二、六军团连克桃源、澧县,威震常德、岳阳,并在四省交界地区创建了红军长征途中唯一一块坚持了一年之久的红色根据地。

授衔时的"大树将军"

一九五五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度,时年授上将军衔五十五人,一九五六年和一九五八年各补授一人。前十名上将名序排列依次是:萧克、李达、张宗逊、李克农、王震、许世友、邓华、彭绍辉、张爱萍、杨成武。虽然萧克名列第一,但当时很多人认为按照萧克的资历和功勋授予上将军衔是委屈他了,为他抱不平。萧克是井冈山斗争时期红四军的师长,后任红六军团军团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抗日战争时期任120师副师长,当时的师长是贺龙;后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当时的司令员兼政委是聂荣臻。解放战争时期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参谋长,当时的四野司令员是林彪。实事求是地说,萧克在三个革命时期担任过的职务不逊于任何一员大将。

面对那么多的开国元勋,毛泽东主席说到,萧克授的是上将军衔,大将没什么可说的,上将更没什么可争的了。对此,萧克坦然地说,很多的战友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在战争中都牺牲了,我早该打死了,评不评衔,评什么都行。并随兴谈起了一段古人佳话:东汉大将冯异是光武帝时期的开国大将,战场上,勇不可挡,功勋卓著,但他为人谦和,每到将

军们聚会论功时,他都会躲到一旁的大树下,从不参与争论,由此东汉军中都称他为"大树将军",我们共产党人,难道还不如古人吗?萧克宽广的胸怀和高风亮节,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萧克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组织观念非常强,坚决服从党的安排,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从未违拗过上级指示,哪怕是职务下调,这一点,一直被熟知他的人传为美谈。历史上,由于工作需要,他多次调动工作。长征时,他是红二方面军的副总指挥,后来31军军长生病了,要他去接替,他毫无怨言地就去了。抗日战争时期,萧克任120师副师长,后来调他去当挺进军司令,实际上司令麾下没有多少兵马,他照样欣然接受。

萧克与领袖、将帅之间

由于历史的风云际会,萧克与共和国的缔造者都曾经有过或多或少的交往,有的是他敬重的师长、领导,有的成为了生死与共的好朋友。

参加湘南暴动的部队中,年轻的萧克率湖南宜章农民军第一个与毛泽东会师,所以给毛泽东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一九六八年的"五一"节,萧克在天安门城楼见到了毛泽东主席。毛泽东紧紧握住萧克的手说:"我们是在龙溪洞见面的,那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多少枪?"几十年过去了,毛泽东还记得他与萧克在井冈山的那次会师,还记得那支小小的农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