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一些关于生成语言学的考博题

一些关于生成语言学的考博题

1. p343系统功能语言学和生成语言学的分歧主要表现在哪些方面?

(1)怎样认识“语言”

系统功能语言学认为,语言是“做事”的方式(a form of doing ),而不是“知识”的方式(a form of know-ing)。自从索绪尔区分语言和言语之后,许多语言学家都接受了这种观点,对人类的言语活动做出了类似的区分。乔姆斯基区分语言能力和语言运用,韩礼德则区分语言行为潜势(linguistic behaviour potetial)和实际语言行为(actual linguistic behaviour) o 韩礼德和乔姆斯基的二分,其区别不在于言语,他们都认为言语是说话人实际说出的话,区别在于怎样认识“语言”。

韩礼德认为,语言不是人的一种知识或者能力,而是语言和文化允许其选择的范围,即“在语言行为上能够做的事情的范围”。所谓“语言”就是说话人能够做什么,所谓“言语”就是说话人实际做了什么。乔姆斯基所说的“知识”,是语言的心理学范畴,“语言能力”是个人的特性;韩礼德的所谓“做事”方式属于语言的社会学范畴,即语言与环境的关系,“语言行为潜势”则属于一个语言社团的特性。

(2)语言与现实的关系

在语言与现实的关系问题上,韩礼德部分地接受了美国人类语言学家鲍阿斯、萨丕尔、沃尔夫等人的观点,认为语言不是乔姆斯基所假定的那种相对独立的模块系统,而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人际关系或社会结构决定着人类认识世界的方式。韩礼德指出,对于语言学家来说,语言之间的共性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之间的差异,以及这种差异所反映的文化差异。韩礼德未必全然否定乔姆斯基学派对所谓共性语法的探求,却更加倾向于语言相对论。

韩礼德多次提到并且赞同沃尔夫语言相对论的思想,强调语言结构对人类经验的影响。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全盘接受了沃尔夫的看法.从一语言学派主要研究抽象的语言能力,忽视具体的语言使用。系统功能语言学则把二者看做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有些语言学派主要关注理论本身的科学性,不大重视理论的实用性。系统功能语言学派既注重语言理论体系的建设,更注重理论的应用性和操作性。这种理论不仅可以帮助人们认识语言的性质、功能及其使用的规律,而且能够直接应用于母语和第二语言教学、翻译、语言对比、语言规划、人工智能等许多实用的领域。

(3)研究具体语言是手段还是目的

生成语言学和系统功能语言学都重视研究具体语言的特点,但相比而言,生成语言学更加重视发现语言的普遍现象,研究具体语言只是一种手段;而系统功能语言学更加重视描写具体语言、具体语言变体、个人语言特点(idiolect),更加重视具体语篇的分析,而且认为这种描写本身就是语言研究的目的之一,而不是发现语言普遍现象的一种手段。(简答)

2. p343形式主义和功能主义语言学派的分歧表现在哪些方面?

当代语言学中的形式主义和功能主义两大阵营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存在着明显分歧。(1)它们最外在的分歧体现在研究重心、分析方法和表述方式上。前者把重点放在对语言的形式结构和特征的刻画上,在取材上注重内省的、理想化的语料,并用抽象的形式化规则表述出来;后者立足于语言结构中的功能因素,注重自然的、实际的语料,重视语义、语用、话语的分析,并将形式上的规律付诸非形式化的、合乎直觉的外在解释上。究其根本,上述分歧主要是由于二者的内在差别—对语言本质的认识即语言观的差异导致的。前者把语言看做一种天赋的、自主的形式装置;后者把语言看做人类一般认知能力、负载交际功能的符号系统。也就是说,与形式语言学派相比,功能主义学派中的认知语言学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它描写分析具体语言现象所采用的方法和手段方面,更重要的是表现在它的哲学基础和语言观与形式语言学特别是主流派的形式语言学大相径庭。可以说,认知语言学与形式语言学派在方法论以及具体分析方法方面的差别,主要是由于它们在认识论甚至是本体论上的分歧造成的。换句话说,二者的分歧来源于它们对语言现象和语言系统的性质、语法结构的性质、意义的性质、语言研究的性质等认识上的差异。(简答)

(2)由于在这些重大问题上观点不同,认知语言学的研究目标也就跟形式语言学派有很大的不同。

代表着形式语言学主流的生成语言学派,首先把语言研究的对象界定为语言能力,而不是语言运用。他们主张研究人类的认知能力和认知过程,但在他们心目中,人类的认知是天赋的、先验的,句法是一个自主、自足的系统。乔姆斯基语言学说的核心是语法的天赋性(innateness)和自主性(autonomy )。正是在这两个方面,功能主义语言学和形式主义语言学存在着根本的分歧。

认知语言学家在吸收了语用学、系统功能语言学、生成语义学、认知科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认为,句法不是一个自主、自足的系统,他们主张从人类的基本认知能力出发,通过人类在与外在现实相互作用过程中形成的概念结构,分析并解释语言的结构。

需要说明的是,功能语言学家虽然不赞成语法的天赋性和自主性观点,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完全否定语言有天赋和自主的成分。他们反对的是形式语言学把天赋论和自主论看做先验的命题,当做研究的前提和立足点。在这两个命题中,功能主义语言学最不赞成的是语法“自主性”的说法。

自主说是形式语言学家普遍认可的工作假设。这个假说的中心是句法自主性,即句法模式不能在所涉及成分的意义或话语功能的基础上得到说明,句法构造和语义构造及话语功能之间,也不存在简单的对应关系。与天赋说不同的是,在功能语言学家看来,语言形式或句法自主与否,是一个经验性的问题。

对自主说特别是句法自主说的不同理解,直接影响着语言学家对具体语法现象所采取的研究策略、分析方式以及得出的结论。认同自主说的形式语言学家,往往倾向于采用纯句法的因素来说明句法现象,而反对这一假说的功能语言学家所做的多数研究,都是用经验事实论证语言能力来源于人类的普遍认知能力,语法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采用语法之外的因素来解释。

如果撇开两个学派中最极端的观点,可以认为,在经验事实面前,认知语言学家倾向于尽可能用普通的认知机制解释语言能力,用语法之外的因素解释语法的内部构造,而形式语言学家正好相反。两个学派在一些根本问题上的分歧,不能简单地看做你是我非的对立,而是一个取向问题。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形式学派和功能学派的研究是并行不悖的。两方面的研究不能相互取代,更不能随意否定对方。

(3)客观主义和非客观主义的认知观

语言观常常是以一定的哲学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关于语言是什么的问题,从认知角度看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认为,语言是一种客观现象,它独立于人的心智之外,因此,人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纯客观的对象进行研究。这是客观主义的语言观。另一种看法认为,语言并不是一种纯客观的现象,它和人的心智之间存在着相互依存关系,因此,语言研究就需要密切结合语言所赖以存在的心智。这是非客观主义的语言观。

形式语言学把语言看做抽象符号及其规则的运算操作系统。与这种语言观相适应,注重形式而忽略意义、追求数学式的形式化表述、句法自主等观念和取向,是近几个世纪以来西方哲学、科学、文化传统中占主流地位的认识论和本体论思潮的反映。认知语言学的一些代表人物把这种观念称为“客观主义范式”(objectivist paradigm),认为把这种观念用在认知研究中,从本质上讲就是错误的。不仅如此,客观主义认知观背后的形而上学也是客观主义的。

与客观主义相对,在近期各类认知科学经验观察的基础上,认知语言学提出了一种“非客观主义”( non-objectivist)的理论。它在认知观、意义观乃至形而上学本体论方面,都与客观主义范式有很大的不同。认知语言学的哲学和科学基础是非客观主义的,语言观是经验主义的,其研究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要回答“语言是以怎样的方式和结构而存在的”。

3. p342简述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研究对象方面的特点?

(1)重视语言的社会学特征。系统功能语言学家最关心的是语言的社会功能,以及语言使用者是怎样完成这些社会功能的。他们集中力量发现和描写因社会情景和说话人的不同而产生的各种语言变体,以及这些变体与社会功能的关系,并且从社会学的角度研究语言,提出了语言学中的社会符号学

理论。

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这个特点正是它与生成语言学的根本区别所在:生成语言学主要从心理学的角度研究语言,不大关心语言与社会的关系;系统功能语言学则主要从社会角度研究语言,不大重视语言的心理基础。

韩礼德认为,把语言作为社会文化语境的有机组成部分是系统功能语言学的最大贡献。它的研究重心不再是传统语言学所强调的词汇层面或句子层面,而是以语篇为研究的基本单位,并进而从语篇与情景语境或马林诺夫斯基所说的文化语境的互动关系中,揭示语言的性质与社会功能。这样的理论立场决定了系统功能语言学的语言观:语言不再被看做是一个以“规则性”为特征的系统,而是以“不确定性”为基本特征的、可以由使用者任意驾驭或提取的意义潜势(意义潜能,潜在意义)。因此,语言一词本身就是一个语法隐喻,它的实际存在形式应该是动态的,体现为语言使用者表达意义以及建构社会现实的社会文化活动过程。

总之,在韩礼德看来,要全面深入研究语言,就必须走出语言,借助社会学理论来观察语言的使用。这是因为:一方面,语言是文化传播和社会变化中的重要因素;另一方面,社会也会从各个方面影响语言。这种观点与他的语言观是一致的,即语言是社会行为,是行为潜势,是能够做的情,能够做的事情通过语言表现为能够表达的意义。也就是说,意义潜势是行为潜势在语言上的体现。

(2)重视语境的研究。韩礼德接受并发展了马林诺夫斯基和J. R.弗斯语言理论中的“情景语境”学说,对语境因素的种类及其对语言系统的选择和使用所起的制约作用,进行了较全面的研究。在韩礼德看来,语境的因素虽然十分复杂,而且是千变万化的,但是典型的语言环境却是有限的。

怎样规定典型的语言环境?这需要一定的理论观点,这种理论需要同时把环境跟语言系统、语篇以及社会制度联系起来。这就需要把语言环境看做一种符号结构,看做构成社会制度的一种意义,看做抽象的环境类别。从这个角度看,语言环境这种符号结构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的内容,即话语范围(field of discourse,或译为“语场”)、谈话方式(mode of discourse,或译为“话语方式”、“语式,’)、谈话人关系(tenor of discourse,或译为“话语基调”、“语旨”)。

这三个内容与语篇的语义功能存在如下对应关系:

一些关于生成语言学的考博题

(3)以意义为研究核心,重视语篇的观察和分析。系统功能语言学家十分重视意义间题的研究,注重具体语篇的观察和分析。他们把注意力放在语篇的研究上,重点是语篇层次上的语言意义即语篇意义(discourse semantics )。对语篇意义的研究可以有两个角度或途径:一是从理论出发,利用语言揭示言语的规律,即通过说话人在特定场合中“能够说什么”来研究他“实际上说了什么”;一是从实际出发,利用言语揭示语言的性质,即通过观察说话人在特定场合中“实际上说了什么”来研究他“能够说什么”。

在系统功能语言学家看来,语言是一种意义的源泉和潜能,是由各种语义子系统构成的大系统。语言既然是一个社会意义系统,意义自然是其研究核心。语言研究的重点不应该是所谓的语法规则或句法规则,而应该是意义,并且意义也不再是传统语义学所说的语言内部各单位之间的某种关系,而是沟通或者联系语言与客观世界的某种接面(interface )。可以说,系统功能语法虽然名为“语法”,实际上却是“语义”的。正是出于这种考虑,韩礼德不仅讨论句内关系,而且讨论句间关系,即衔接与连贯。

不过,韩礼德的语义观相当独特。在他看来,意义实际上是一种潜势,可以体现为不同的语言形

式;反之,任何语言层面上的选择(包括音位系统、词汇系统、语法系统)在一定的语义组合中都有意义的选择。简言之,同一语言形式在不同的语境中可以体现为不同的意义。在此基础上,韩礼德认为意义潜势和语言形式之间的体现关系不是任意的,它受诸如语境或社会关系等因素的影响。

(4)重视功能的研究。系统功能语言学在研究对象方面的上述三个特点都可以归结为重视功能的研究。为什么要从功能角度研究语言?韩礼德认为,一是要揭示语言是怎样被使用的,一是要建立语言使用的基本原理,更重要的是要探索语言功能和语言系统的关系。换言之,既然语言是在完成其功能的过程中形成并不断演变的,那么,它的社会功能一定会影响到语言系统的特性。比如不同的社会阶层使用不同的语言形式(社会方言)。这说明,语言的功能与语言的系统有直接的关系。(简答) 系统功能语言学则主要受行为主义的影响。行为主义者认为,运用语言的能力是后天发展而成的,离不开社会环境和文化传统等外界因素的影响。韩礼德在研究儿童语言掌握时,使用的是“语言发展”(language de-velopment ),而不是乔姆斯基常说的“语言习得”( language acquisition ) ,用意就是在强调语言社会性的同时,强调语言能力的后天性。韩礼德提出的理论是“儿童语言发展论”,儿童学习和使用语言的动机是为了把自己逐步变成一个“社会的人”。在儿童成为一个社会性的人即进人成年人世界之前,他们往往创造出一个语言系统,并以此来认识和控制世界,或者调节人际关系,等等。关于儿童语言发展的研究,不仅可以说明儿童学习和掌握语言的过程,而且能够揭示语言的性质,因此赢得了不少支持者。

4. p295语言运用能力和语言能力的区别表现在哪些方面?

“语言能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是生成语言学的研究重点,也是主要的研究对象。乔姆斯基把语言能力和语言运用从根本上区别开来,前者指说话人-听话人所具有的关于他的语言的知识,后者指具体环境中对语言的实际使用。

语言能力具有如下一些性质:

(1)语言能力是内在的,是储存在人的“心智/大脑”中的语言知识。

(2)语言能力是语言运用的依据。凭着语言能力,人可以说出一句句的话,也能理解别人说出来的话,判断别人说的话是否正确。乔姆斯基指出,“生成语法试图以尽可能最中性的措词来说明语言知识的特点,这种语言知识提供说话人-听话人实际运用语言的根据。”(乔姆斯基1988:7)(3)人在运用语言能力说话的时候,并不能意识到它的存在,它是一种无意识的、直觉的知识,类似于走路的能力一样。

(4)语言能力是人类独有的一种物种属性,所以动物怎么训练也不能学会语言。

针对乔姆斯基的看法,社会语言学家指出,正常的儿童掌握句子知识时,不仅考虑是否合乎语法,还要考虑是否得体。儿童的语言能力不仅具有先天的准备学会任何语言的“语言习得机制”,而且还应当包括语言运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懂得什么时候说、跟谁说、说什么、用什么方式说。总之,一个儿童逐渐学会完成各种语言行为,参加到语言活动中来,并对他人的语言实践做出评估。不仅如此,这种语言能力还与语言使用者对待语言、言语特点和用法的态度、价值观念、动机等密不可分。语言模式必须包括交际行为和社会生活的内容,缺少了使用规则,语法规则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运用语言的能力和掌握语法的能力同是儿童语言发展模式的一部分。美国语言学家海姆斯(Dell Hymes, 1927-)把这种运用语言进行交际的能力称为交际能力。

海姆斯提出交际能力的概念,并不单纯是为了与乔姆斯基的语言能力相对立,也不单纯是为了补充语言能力理论的不足,更重要的是为了建立一种新的理论,目的是把语言结构、语言运用和社会生活有机地结合起来。

5. p256在生成语言学家看来,语法的三种性质是什么?

在乔姆斯基看来,语法应当具有三种性质:有限性、可预见性(能够预见数量无限的句子)、纯形式化。

一种语言的语法就像一种科学理论,它是根据有限的观察建立起来的。不过,跟其他任何科学假设一样,语法的目标是发掘普遍的规则,这些规则能够预示语言使用者可能说出的其他所有话语。乔姆斯基认为,生成语言学是解释充分性的语法,主要遵循解释性的原则,它要求语言学制定的一系列语法规则,不仅可以解释已有的语言事实,而且也能够解释尚未出现的语言现象,使语法具有可预见性。

因此,生成语言学的任务是通过构拟明确的、形式化的规则系统和原则系统,把人脑中的内在语言知识精确地表述出来。在生成语言学中,规则生成合格的句子,原则限制规则,防止生成不合格的句子。规则和原则相互配合,原则与原则相互联系,构成复杂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