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蔡朝阳:不说学术,就说说教育的“民国范儿”

蔡朝阳:不说学术,就说说教育的“民国范儿”

蔡朝阳:不说学术,就说说教育的“民国范儿”

“民国范儿”:但有秋魂不可招

画家陈丹青最近谈“民国范儿”,令人悠然神往。他说:“一个现代国家现代文明的大致框架,就是那不到30年间奠定的,岂可小看。单说民国的大学教育,今时休想望其项背,当年浙江的中小学教师是李叔同丰子恺叶圣陶,绍兴的中学校长,会是周树人。近时读出版业巨子张元济往事,他好像是前清的进士吧,1949年新政权催其北上共与国是,老先生既疑且惧,几度上书推却,用的是汉赋的辞令……民国是丰富的,是古典文化大规模转换的国家景观,回首前瞻,与传统、与世界,两不隔绝。”

我读那个时代的《教育杂志》,孤灯寒窗,越读越心惊。如果说民国范儿表现在教育中,那么这种可以称之为教育范儿的气度,现在早已无迹可寻。出于我的中学教师身份,出于我对中国基础教育弊病丛生的切身感受,我有一种切肤之痛。

我被近80年前前辈教育者们的范儿惊吓了。请允许我用“惊吓”这个夸张的词语,虽然我对民国时期的历史还算了解,我也耳闻过许多民国教育界之流风余韵,但说及他们的教育观念、体制建构以及教育实验,这还是第一次系统的研读。我惊讶于他们的完整性与系统性,惊讶于他们思考的深度与可操作性。以前,读《过去的中学》、《逝去的大学》等书时,我在像陈丹青那般感叹“民国范儿”的同时,总有一种遏制不住的念头:这些人物风流可能是偶然的,是明清以来士人气质的遗音绝响。或者说,某些学校开一时之风气,仅仅是因为某个人而已,成其为万方来朝的求学圣地,是一种特例,而非一种制度性的、常规性的社会体制。如果是一种常规性的社会体制,那是可以持续、自成体系而不断被复制的。正如蔡元培之于北大,张伯苓之于南开,经亨颐之于浙江教育,莫不如此。因而梁漱溟回忆蔡元培的兼容并包,乃说,蔡氏不是因为他懂得自由主义之理念,而做出兼容并包之姿态,而是,他本来就从骨子里有这么一种兼容并包的气质。而白马湖畔的春晖中学之所以后来不复有昔日之冠盖如云,经亨颐不再担任校长,是决定性的因素。

但这次集中阅读旧《教育杂志》,彻底颠覆了我的这种猜测。我领悟到,他们对教育,一则抱有宽广之理念和远大之理想,二则他们知行合一,树立极多,他们所说的,也正是他们所做的,脚踏实地,因此成绩斐然。整个民国时代,各种教育实验遍于国中,呈现丰富多彩之面貌。梁漱溟的乡村教育、晏阳初的平民教育、黄炎培的职业教育,如春花烂漫,这是我们当下可望而不可追的大好图景。那虽是一个草创时代,但制度的雏形已经粗具。在整个制度和理念上,他们跟整个世界潮流是同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