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现代汉语论文

现代汉语论文

现代汉语

结课论文

院系:文院汉语言文学2班

指导教师:余静

学生姓名:胡波

学号:2013504009

日期:2014.6.15

题目:英汉双宾语成分结构细研

【摘要】无论在英语还是汉语中,双宾语是一种特殊的句法结构,尤其是把英汉双宾语句进行比较时,他们之间的异同更加有研究价值,因此一直以来受到专家学者的关注。本文就在英汉双宾语句中以下一些特殊的现象进行简单的分析:

①双宾语句宾语成分的组成

②双宾语句宾语的语序与介词的作用

③双宾语句子的结构与其他有着相似结构的句子之间的关系

④在语言发展中“双宾语中宾语的虚词化现象”的特殊的现象

【关键词】英汉双宾语句、双宾成分中的介词、双宾结构、宾语的虚词化

正文:

一.双宾语结构句是一种比较普遍的语法现象,一般是在一个动词之后出现两个动作的承受者,其一般的结构基本为:主语+动词+宾语+宾语(在现代汉语中,一部分的双宾语句可以省略或是直接没有主语,例如“给他十块钱”。而在英语中就双宾语句的主语必不可少)。英语和汉语是两门不同的语言,分属于不同的两个语系,其在双宾语句中自然是有着诸多的不同点,但是就两门语言中宾语的于事与受事,直接宾语或是间接宾语的划分或者说是远宾语与近宾语的定义在学术界的标准并不统一。有些学者和教科书甚至初略的认为在双宾语结构的句子中宾语无非是一间接地于事宾语人和一个直。接的受事宾语

物,因此在汉语中就产生了一种说法“近宾指人,远宾指物”。这种说法实在是有失偏颇。而在英语中,离动词近的则被称为近宾(或是间接宾语),离动词远的则被称为远宾(直接宾语),我认为这种划分也可以适用于汉语的双宾语的划分。如果说细细的划分双宾语句中的两个宾语,那么基本上有以下三种情况:

(一)双宾语的两个宾语同时为人,结构为主语+谓词+人+人。在汉语中,例如“我交给他一个婴儿”,这个句子中两个宾语“他”和“一个婴儿”是不能改变语序的,如果将句子改成“一个婴儿被我交给他”这样的被字句,或是将宾语的语序改变成“我把一个婴儿交给他”,那么句子的结构就变成把字句了,他们的意思没有变,却不是双宾语句。但是在英语中“I give him a baby”和“I give a baby to him”双宾的语序可以有选择,句子意思完全一样,而且仍然是双宾语结构。

(二)双宾语的两个宾语同时为物,结构为主语+谓词+物+物。汉语如“我捐给图书馆一本书。”作为双宾语,句子宾语的语序仍然不能改变。此时,这种句子却不同于以人做双宾的句子,该句可以说成“I donate a book to the library”,却不能说“I donate the library a book”。在这种双宾语的结构中,无论是汉语还是英语语序都是相对固定的。

(三)双宾语的两个宾语为一人一物。如汉语“我给他一本英语书”,是谓词后直接跟人做宾语,然后接物作宾语。两个宾语交换位置则必须加上成分如“我给他带来了一本英语书”。这时语义有了变化,而句子结构会变成连谓句。但是,在中国的南方的有一些方言中就不同了,像在广州话中把“给他钱”就说成是既可以说成“畀钱佢”。而在

英语中“I sent him an English book”,也可以说成“I sent an English book to him”,句子的意思完全不变,而且句子的结构仍然为双宾结构。

在以上三种双宾语中,那种“近宾指人,远宾指物”的说法并不符合双宾语句中两个宾语同时为人或者两个宾语同时为物的双宾语结构。相比之下,英语中的划分双宾的方法即“离动词近的宾语为近宾,离东词远的宾语为远宾”则更有普遍的适用性和说服力。

二.在英汉双宾语句中,动词基本上有四种类型:给出、取进、询问、称说,这是英汉双宾语最大的相同点。但是通过以上对双宾语的简单分析,我们不难发现英汉双宾语有着三种的区别。首先,在汉语双宾语句中,双宾各自的位置十分的固定,任何宾语位置的移动如上边分析中的“(一)”和“(二)”或是句子成分的添加如“(三)”,都会改变双宾语的结构或是改变句子的意思。英语双宾语的语序则比较灵活并加上相应的介词,语序的变化以及句子成分的添加不影响句意的表达和句子双宾语的结构。其次,英语可以带双宾的谓词超过汉语中的双宾谓词。例如英语中:“I buy him a car”属于典型的双宾语结构,而在汉语中则是“我给他买了一辆车”,这句子明显属于连谓结构句。同样“I sing a song for him”属于双宾语,“我为他唱了一首歌”则变成主谓句,而“为他”则做了目的状语。显然在英语中,还有很多像“buy”和“sing”这样的谓词,在英语中可以借助介词成为双宾语谓词,而在汉语中就不能引导双宾语句。最后,在汉语中,双宾语的两个宾语之间不需要任何连接成分,在英语的双宾语中,介词占据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一

方面,由介词组成的双宾语结构句占据着双宾语句的半壁江山,另一方面,双宾语介词使用的也有不同,而且不同的谓词所使用的介词也是相对固定的。如“buy”、“sing”等就和介词for搭配,而“give”、“show”和“take”等介词to连用。而其他的介词基本不使用到双宾语结构中。三.双宾语句是一种特殊的句子结构,它与其他的某些句子在形式上很具有相似性。双宾语句的谓词表称谓时,双宾语可以是同谓短语。如:我们称她祥林嫂(她和祥林嫂是同谓短语)。但是像这样的同谓短语做双宾的只能出现在以称谓词做谓词的少数动词之后。而相似的句子“我们称她为祥林嫂”,多加了一个“为”字,句子结构就变了。双宾语句的特殊之处还体现在它与一般的主谓结构句和连谓句结构非常接近。例如“我拿了他一本书”和“我拿了他的一本书”,这两句话在意思上是相同的,但是从句子结构上分析,前者属于双宾语结构句,“他”和“一本书”分别作“拿”的直接宾语和间接宾语,后者是一个以定中短语“他的一本书”作宾语的主谓句。而在用英语中这两种结构的句子都翻译成“I got one of his book”这种主谓结构形式的句子。“我给了他十美元”是双宾语结构句,而很相似的句子“我给他带来了十美元”就变成了一个连谓句。而在英语中,前一句翻译为“I give him ten dollars.”,后一句翻译为“I take ten dollars for him”。可以发现在现代汉语中,这种形式的双宾语句可以通过添加成分变为连谓句,在英语中,通过添加成分和介词的变化,句子仍然是双宾语句。

四.双宾语的宾语成分虚词化是一种极其特殊的现象。在古代汉语

中,双宾语句的宾语虚词化现象以“之”字为代表。如《大雅.生民》中的“艺之荏菽“、“种之黄茂”以及在很多文章中都有之字的宾语的虚词化用法。在现代汉语中,以代词“他”和“它”为代表,如“睡他个两天两夜”、“管他三七二十一”,这两句中的“他”和“它”都作为虚词化的宾语,其中像“三七二十一”这种数字构词,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但是由他们充当句子的宾语成分,构成了双宾语的句子结构,而在英语中基本上没有双宾虚词化这一现象。

注释:①摘录《现代汉语》第五版第95页

②摘录王苹《双宾语句动词的分类及其特点》

参考文献:

{1}.《现代汉语》黄伯荣、廖序东著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2}.《宾语和补语》孙玄常著

{3}.《双宾语句动词的分类及其特点》王苹、田甜、王文斌著{4}.《英汉双宾语结构分层分类新探》李博约、刘井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