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黄哲伦戏剧赏析

黄哲伦戏剧赏析

黄哲伦戏剧赏析

“我曾经以身为中国人为耻,痛恨自己为何不能像其他美国人那样,长着黄头发和蓝眼睛?……现在我以身为中国人为荣。事实上,中国的发展亦愈来愈值得骄傲,但年少时则难下这定论,故抵触一切属于亚洲的东西。”说这话的人是黄大卫(David Henry Hwang,1957-),著名的华裔剧作家。他曾经以百老汇舞台剧《蝴蝶君》(M. Butterfly)获得1988年度托尼奖的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具特色演员三项大奖,从而为华人打入美国演艺主流立下汗马功劳。

黄大卫于生于美国洛杉矶,祖籍江苏淮安。父母是第一代移民,父亲原是上海的银行家,母亲是菲律宾的福建华侨。他本人于1979年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英语系,一度旁听过耶鲁大学戏剧学院的戏剧史课程。黄大卫在斯坦福大学学习期间就开始创作戏剧。作为美华三部曲之首的《刚下船的中国人》(FOB)描写了新到美国的移民FOB (Fresh off the Boat)与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ABC (American-Born Chinese)之间的冲突。通过描写ABC对FOB的排挤与鄙视,黄大卫不仅描述了被拒绝于美国主流文化之外的中国人的无奈境遇,而且也巧妙指出了华人内部的偏见会导致海外华人整体境况的恶化。这样的处理一改众多华文文学中种族歧视的视角,令人耳目一新。这部剧在斯坦福大学公演时,他还只是个大四学生。该剧后来在奥尼尔剧作大会上得到进一步的完善,于1980年在纽约的莎士比亚节公共剧场上演。

美华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舞蹈与铁路》(The Dance and the Railroad),以1867年华人铁路工人罢工为题材,获得有线电视金鹰奖。《舞蹈与铁路》成功地运用了京剧化的程式表演——戏剧化的表情、示意动作,京腔英语歌、武打身段等,同时也有对中国民间传说故事的挪用和拼贴。正如黄大卫在《刚下船的中国人》的前言里所谈到的,汤亭亭《女勇士》中的花木兰与赵健秀《嘿,爸爸!》中的关公给予了他创作的灵感。在《舞蹈与铁路》中,关公的英雄气概激励了饱受欺凌的华人与恶劣的环境进行斗争,只要华人身上的如关公般地英雄气概被唤醒,他们就不再是那些对白人屈服的可怜虫,他们就可以如“勇士一般”。

《舞蹈与铁路》与《刚下船的中国人》都获得过外百老汇最大奖项奥比奖。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家庭挚爱》(Family devotions)曾于1987年12月在北京音乐厅上演过,上海青年话剧团也于1988年初演出过该剧。

一个法国外交官和一个中国女演员坠入爱河并有了孩子,而后来证明这个女演员不仅是个间谍,还是个男人?

如果说美华三部曲只是黄大卫创作的序幕的话,《蝴蝶君》(M. Butterfly)则是他创作的一个高潮。该剧获得1988年度托尼奖三项大奖时,他还未满30岁。《蝴蝶君》一剧后来被拍成电影,由大卫·克罗恩伯格导演,英国影星杰里米·艾恩斯和华裔影星尊龙主演。

《蝴蝶君》是黄大卫对西方如何看待东方这一主题的大胆尝试。在剧中,黄大卫巧妙地把普契尼的蝴蝶夫人这一东方女子的刻板形象编进了法国外交官和中国京剧名伶的爱情故事中。法国外交官加利马尔爱上了在舞台上扮演蝴蝶夫人的中国演员宋丽玲,而宋丽玲却是一名为获取美国在越南行动计划而与他接触的

黄哲伦戏剧赏析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