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视界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视界 > 《青玉案·元夕》教案

《青玉案·元夕》教案

《青玉案·元夕》教案

学习目标:

1.了解辛弃疾及诗作的背景,在诵读中感受作品的意境和形象,理解作品思想内涵; 2.理解、品味词中的千古名句,体会作者妙手铺排,渲染气氛的手法;

3.把握“那人“的形象,体会词人的情感,学会知人论世的鉴赏方法。

重点:通过研读文本,理解文中“那人”的寓意,体会词人情感。

难点:千古名句的理解及形象之外所给人的丰富联想和深刻的启示。

授课方法:使用多媒体辅助课件,采用品读、赏读、研读等反复诵读的方法安排授课。教学设想:学生已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古典诗词,对辛弃疾不乏了解,他的词风格多样,而以豪放为主。但这首词的风格有其特别之处,那就是以婉约之形表豪放之实,需对学生给予点拨。

教学内容及过程:

一、预习。要求:

1.对照注解熟读课文,划出自己认为最精彩的句子并说明理由。

2.收集学过的或者熟悉的辛弃疾的诗词名句,了解王国维的“三个境界说”。

二、新课导入。

导入:网络中当前最有名的中文搜索网站是哪一家?你知道这家网站名称的由来吗?

答案参考:百度。取自辛弃疾《青玉案·元夕》的名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象征着百度公司对于中文信息检索的执着和永无止境的追求。

三、师生互动,赏读文本。

(一)初读

※听读,解题

青玉案——词牌名。取自东汉张衡《四愁诗》:“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元夕——题目。夏历(农历)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元宵节,此夜称元夕或元夜。

⑴齐读,找出最喜爱的词句。

⑵思考:有人说这是一首爱情词,是吗?

这是学生初读文本能够感觉到的印象,顺理成章提出这样的问题,为后面分析理解词中的千古名句以及该词风格蓄势。

(二)品读

问题①词中着力刻画的形象是谁?

——“那人”。

问题②作者说“众里寻他千百度”,怎么寻?在哪里寻?时间地点有没有交代?请找出相关语句。

——明确:在元宵夜热闹的人群里寻。

元宵节的景象:夜、花、星、车

元宵节的气氛:声、光、色、舞

元宵节的人群:宝马雕车、雪柳黄金、笑语暗香

问题③“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这两句用了什么艺术手法,有什么表达作用?“东风夜放花千树”化用了谁的诗句?在此起什么作用?

——“花千树、星如雨”,把花灯比喻成千万棵花树,把烟火比喻成流星,形容彩灯、烟花之盛。写出了元宵夜火树银花的繁华景象,渲染了元宵之夜的欢闹气氛。

“东风夜放花千树”化用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赋予新意,形象飞动,极富创意,夸张、比喻形容灯火之多如千树花开,烘托元宵灯会的热闹气氛。

问题④“宝马雕车香满路”用了什么修辞手法,有什么表达作用?

——用了借代的手法,“香”是借体香来指代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争相去看灯、戏耍的女子,含蓄而又生动。过片中的“笑语盈盈暗香去”也使用了这个修辞手法。

问题⑤找出“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一句中的动词,并说说整句用的是什么表现手法,有何作用?

——用了“动”“转”“舞”三个动词写舞灯之欢,使用了铺陈手法,渲染元宵节的热闹气氛。

※小结上片

上片:描写了元宵佳节的热闹场面。

花千树(花灯之多)

星如雨(烟花之盛)

香满路(贵族之众)

动转舞(舞灯之欢)

问题⑥如果说上片是写景,那么下片就是写人。请问下片中写了哪两类人?如何描写的?主角是谁?

——一类人是贵族女子,从三个方面实行描写:一是她们的服饰,她们戴着蛾儿、雪柳、黄金缕,表现她们妆扮的华贵和高贵的身份。二是写她们的欢声笑语,用“笑语盈盈”表现她们节日之欢。三是写她们纷纷离开后,衣香还在空中飘散。通过这些描写,进一步具体表现元宵佳节的繁华热闹。

另一类就是“那人”。写“那人”着墨不多,既没写她的服饰,也没有写她的表情,只写了她所在的环境,是一个僻静的角落。但我们能够想象到她的表情,感受到她的品性,作者就是要表现她的自甘淡泊,不同流俗。

主角就是“那人”。

问题⑦写元夕热闹之景时作者泼墨如云,而写主角“那人”时作者却惜墨如金。作者为什么要写极尽狂欢闹元宵的热闹场面?

——写景写人都是为了反衬女主人公(渲染,烘托)。

A.景越热闹,越见“那人”处境的寂寞与孤独。

B.他人越高兴,越是笑语欢快,就越见“那人”的脱俗与淡泊。

总来说之,这不是喧宾夺主,通过对宾的着重描写,正起到了增强突出主要人物形象的作用。

※小结下片

下片:描写了参加元宵盛会的两类人。

服饰

一是贵族女子欢声笑语

香气

二是“那人”:在那灯火稀疏、远离众人的地方。

问题⑧“那人”是怎样一个人?

——她是词人的意中人。她是一位高贵的女性。她与众不同、非同一般。她躲开了狂欢极乐的人群,独自一人在灯火稀疏的冷僻处,有一点孤独,又自甘寂寞,不同流俗。写出了一位孤高、淡泊、自甘寂寞,独在“灯火阑珊处”的女性形象。

问题⑨从整首词来看,主要使用的是什么表现手法?请简要分析。

——这首词着力用反衬法。上片渲染元宵节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一片繁华热闹景象;下片开头,又描绘观灯女子的盛装艳服,笑语欢声的情景。这个切都不是本篇要写的主要对象,而仅仅陪衬。最后点出“灯火阑珊处”的“那人”,一位忧愁、孤独、自甘寂寞者,才是作品的主角。前面热闹非凡的场景,是衬托灯火阑珊处的冷落;而那笑语欢声的一群观灯者,则是衬托“那人”的寂寞孤独。

(三)研读

※再问,这是一首爱情词吗?如果不是,理由何在?既然说“那人”与众不同、非同一般,那么当时的众人、流俗又是怎样的呢?词人对这位冷美人如此倾心,有没有寄寓别的什么意思?

要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要掌握诗词鉴赏中一种非常重要的方法,那就是

——知人论世品诗词。

※作者简介: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字幼安,别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著有《稼轩长短句》。一生坚决主张抗击金兵,收复失地。曾进奏《美芹十论》、《九议》,提出强兵复国的具体规划,但都未得到采纳和施行。在各地任上他认真革除积弊,积极整军备战,又累遭投降派掣肘,甚至受到革职处分,曾在江西上饶一带长期闲居。光复故国的大志雄才得不到施展,一腔忠愤发而为词,由此造就了南宋词坛一代大家。

辛弃疾在文学上与苏轼齐名,号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

※诵其词、知其人、论其世

1、起义南归时期(23岁以前)。曾率领2000多人起义抗金,后投奔耿京为首的抗金农民义军。

2、辗转任职时期(24-42岁)。南归后,任职期间一直在为北伐做积极准备,表现出非凡的军事和政治才干,但屡遭主和派的打击。

3、被贬家居,反复起用时期(42岁以后)。闲居信州上饶(今江西上饶)前后近20年。晚年曾被起用,但仍不得信任,最后含恨辞世。

这首词作于宋淳熙元年或二年,作者大约四十九岁。当时,强敌压境,国势日衰,而南宋统治阶级却不思恢复,偏安江左,沉湎于歌舞享乐,以粉饰太平。洞察形势的辛弃疾,欲补天穹,却恨无路请缨。他满腹的激情、哀伤、怨恨,交织成了这幅元夕求索

图。国难当头,朝廷只顾偷安,人们也都“笑语盈盈”,有谁在为风雨飘摇中的国家忧虑?

在这首词中,诗人寄托了他对国家兴亡的感慨和对社会现实的批判,既有“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宋]林升《题临安邸》)的谴责,又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唐]杜牧《泊秦淮》)的忧虑,更有“把吴钩看了,栏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的痛苦。

抗金复国是其作品之主旋律。只可惜词人生在朝野萎靡泄沓的南宋時代,报国杀敌

雄心无法实现,只有借诗词以抒发愤慨愁恨,借“那人”表达自已不愿隨波逐流,自甘寂寞的孤高性格。可见,它并非是一首爱情词,而应是词人的抒怀之作。

到此,我们终于明白:“那人”就是抒情主人公的意中人,实际上就是作者的一种理想人格的化身——不同流俗、志怀高远。

辛弃疾是宋代的一个文能治国,武可杀敌的人才!郭沫若的对联对辛弃疾做了很好的概括:

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

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

问题⑩再读全词,你觉得这首词应该划归婉约词还是豪放词呢?

——兼具婉约、豪放两种风格。从文本的行文方式看,与传统的婉约词并无二致。但从所寄托的内容主题看,这是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深含着一股阳刚之气。此词寄劲于婉,寓刚于柔,婉约其表而豪放其中。

(四)小结

全文主要使用了反衬的表现手法,表达出作者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追求(词人对理想的追求的执着和艰辛)。

四、拓展阅读。

预习检查:王国维读此词得到了什么感受?

——王国维《人间词话》“三境界说”: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体会王国维的“三境界说”:

其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蝶恋花》)

解析:第一境界以西风刮得绿树凋谢表示当前形势恶劣,但能登上高楼,高瞻远瞩,看到远方,排除干扰,不为暂时的烟雾所迷惑。能看到形势发展的主要方向,能抓住斗争的主要矛盾。这是能取得成功的基础。这个境界是立志、是下决心,只有具备了这个条件才会有第二、第三境界。

第一境界为求学与立志之境,此为“知”之大境界。

其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蝶恋花》)

解析:第二境界概括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描述了如何为此下决心而努力奋斗。人瘦了、憔悴了,但仍“终不悔”。就是说即使遇到各式各样的困难,

还要坚持奋斗,继续前进,为了事业一切在所不惜。在这个世界上干什么都没有平坦大道,要敢于创新,也要善于等待。这是执着地追求,忘我地奋斗。

第二境界为“行”之境界,为实现远大理想而坚忍不拔。

其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辛弃疾《青玉案·元夕》)解析:第三境界是指在经过多次周折,经过多次的磨练之后,逐渐成熟起来,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也能明察秋毫,别人不理解的事物他也会突然豁然领悟贯通。这时他在事业上就会有创造性的独特的贡献。这是功到事成。这是用血汗浇灌出来的鲜花,是用毕生精力铸造的大厦。

第三境界为“得”之境界,功到自然成。

五、课后作业。

【读】推荐阅读:梁衡的散文《把栏杆拍遍》。

【写】除了王国维的“三境界说”,也有人用一段充满禅机的语言来说明人生三境界,这便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请同学们概括一下自己或他人读书学习的经验,课后完成一篇很多于500字的周记:《读书三境界》。

【练】对比阅读训练。

辛弃疾《青玉案》和李清照《永遇乐》都是写元夕的,试比较二者在立意和表现方法上的异同。

李清照《永遇乐》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解析】两词共同之处:二者都是以元宵灯节作为描写对象,都不是为了表现节日的繁华热闹,渲染欢乐气氛,而是借以寄托另外的思想感情。在表现方法上,都用了对比手法。

不同之处:辛词只写当前元宵盛况,而李词则用较多笔墨来回忆“中州盛日”的元宵,因为二者的立意不同。李词所抒发的是家国之慨和身世之感,而辛词则是表现了不同流俗的理想追求,表现自己的政治操守和高洁人格。在对比手法上,二者也有所不同,李词除了今昔对比外,还从人与我、乐与悲等多方面实行对比,辛词主要是将世俗与“那人”实行对比。

附1:板书设计:

青玉案·元夕

辛弃疾Array

上片写景——热闹狂欢之所(倾城狂欢)——现实写照(世人)

下片写人——灯火阑珊之处(独守寂寞)——自我写照(词人)

附2;相关知识链接:

壮志未酬情归何处

──读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袁安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元宵之夜,花灯无数好像忽来的一夜东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花,煞是绚丽璀璨!天空散落下点点如星星般的烟火,随风飘落。繁华似景的街道上飞驰着来来往往雕饰华美的车马,美妙欢快的乐曲如凤鸟相鸣不绝于耳,就连夜空那一轮明月都仿佛随之翩然起舞,整个夜晚人们都在舞弄着鱼龙形的元夕灯戏。好一派流光溢彩、欢歌燕舞的热闹场面!我悠然步行在十里长街上,怀想着我那梦萦于心的情人。可别离已久的她在何处?只看到那插戴着蛾儿般、雪柳般或黄金缀满头饰的女子,千娇百媚、笑语盈盈地从我眼前飞速来去。我依然在拥挤的人群中千百次苦苦寻找,无助地踽踽独行在繁华闹市中。不经意中转过头去,却发现原来她正在灯火阑珊处。真的是她吗?我不敢相信,但愿吧……

这首词历来被称为是辛弃疾词作风格前后期的分水岭,但我认为它更似一个寂寞潦倒英雄悲情迟暮之际所吟唱的徘徊与憧憬的哀歌。词的上阙写在万家团圆的元宵佳节之夜,眼前所见的是许很多多的花灯,好像一夜东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花,然踽踽独行的他却无心观灯,流露出的却是吹落满天星雨的感伤。香车宝马、凤鸣乐奏、悠转月光、鱼龙舞灯……尽收作者的笔端,一派繁华喧闹的盛世之欢。不过眼前的浮光掠影,磨去的却是“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的豪情壮志,存留作者内心的只能是“蛾眉曾有人妒”(《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怀才不遇的愤懑,即使是繁华盛景也只如转眼即逝的零落“花千树”。

下阙由状物转入到写人,将英雄豪情转化为儿女柔情。看似追寻梦中的“她”,其实则是追寻内心深处的政治理想。这与《离骚》中的香草美人如出一辙。千百度的寻找暗喻着词人人生的几起几落,早年的激情及对统治者所抱的幻想,让他甘心为风雨飘摇中的南宋小朝廷献计献策,而这只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鹧鸪天·有客慨然淡功名,因追念少年时事,戏作》),不就流露出他的消极情绪和满腹牢骚。在被弹赅退隐后,词人似乎也厌倦了政治,表面上过着一种陶渊明式的悠闲自得的生活,不过现实使他不甘寂寞,所以才“众里寻他”,他曾一度聘任浙东安抚使、镇江知府等官,似乎不经意中竟在“灯火阑珊处”找到了词中的“她”,“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一个满怀抱国之志的勇士,一个寄情田园与世相忘的文人,看似矛盾的性格却实实在在体现在辛弃疾的身上。政治上的孤危无望和理想化的救国之情铸就了一个历史上伟大的词人。和历代文人的宿命一样,辛弃疾的政治抱负终究化成泡影,于无声息中融入到历史文化的长河中。这正是:

戎马征战几时休,报国志,何以酬?大漠征蓬随风起,烽烟万丈,金戈挥舞,沙场忠骨留。

柔情儿女载不动,人生起落很多愁。是非成败终成空,英雄迟暮,空吟白首,惆怅

付水流!

附3:梁衡《把栏杆拍遍》原文阅读

把栏杆拍遍

梁衡

中国历史上由行伍出身,以武起事,而最终以文为业,成为大诗词作家的只有一人,这就是辛弃疾。这也注定了他的词及他这个人在文人中的唯一性和在历史上的独特地位。

在我看到的资料里,辛弃疾至少是快刀利剑地杀过几次人的。他天生孔武高大,从小苦修剑法。他又生于金宋乱世,不满金人的侵略蹂躏,22岁时他就拉起了一支数千人的义军,后又与耿京为首的义军合并,并兼任书记长,掌管印信。一次义军中出了叛徒,将印信偷走,准备投金。辛弃疾手提利剑单人独马追贼两日,第三天提回一颗人头。为了光复大业,他又说服耿京南归,南下临安亲自联络。不想就这几天之内又变生肘腋,当他完成任务返回时,部将叛变,耿京被杀。辛大怒,跃马横刀,只率数骑突入敌营生擒叛将,又奔突千里,将其押解至临安正法,并率万人南下归宋。说来,他干这场壮举时还仅仅一个英雄少年,正血气方刚,欲为朝廷痛杀贼寇,收复失地。

但世上的事并不能心想事成。南归之后,他手里立即失去了钢刀利剑,就只剩下一支羊毫软笔,他也再没有机会奔走沙场,血溅战袍,而只能笔走龙蛇,泪洒宣纸,为历史留下一声声悲壮的呼喊,遗憾的叹息和无奈的自嘲。

应该说,辛弃疾的词不是用笔写成,而是用刀和剑刻成的。他是以一个沙场英雄和爱国将军的形像留存有历史上和自己的诗词中。时隔千年,当今天我们重读他的作品时,仍感到一种凛然杀气和磅礴之势。比如这首著名的《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做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身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我敢大胆说一句,这首词除了武圣岳飞的《满江红》可与之媲美外,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人堆里,再难找出第二首这样有金戈之声的力作。虽然杜甫也写过:“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军旅诗人王昌龄也写过:“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但这些都是旁观式的想象、抒发和描述,哪一个诗人曾有他这样亲自在刀刃剑尖上滚过来的经历?“列舰层楼”、“投鞭飞渡”、“剑指三秦”、“西风塞马”,他的诗词简直是一部军事辞典。他本来是以身许国,准备血洒大漠,马革裹尸的。但是南渡后他被迫脱离战场,再无用武之地。像屈原那样仰问苍天,像共工那样怒撞不周,他临江水,望长安,登危楼,拍栏杆,只能热泪横流。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水龙吟》谁能懂得他这个游子,实际上是亡国浪子的悲愤之心呢?这是他登临建康城赏心亭时所作。此亭遥对古秦淮河,是历代文人墨客赏心雅兴之所,但辛弃疾在这里发出的却是一声悲怆的呼喊。他痛拍栏杆时一定想起过当年的拍刀催马,驰骋沙场,但今天空有一身力,一腔志,又能向何处使呢?我曾专门到南京寻找过这个辛公拍栏杆处,但人去楼毁,早已了无痕迹,唯有江水悠悠,似词人的长叹,东流不息。

辛词比其它文人更深一层的不同,是他的词不是用墨来写,而是蘸着血和泪涂抹而

成的。我们今天读其词,总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一个爱国臣子,一遍一遍地哭诉,一次一次地表白;总忘不了他那在夕阳中扶栏远眺、望眼欲穿的形像。

辛弃疾南归后为什么这样不为朝廷喜欢呢?他在一首《戒酒》的戏作中说:“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成灾。”这首小品正好刻画出他的政治苦闷。他因爱国而生怨,因尽职而招灾。他太爱国家、爱百姓、爱朝廷了。但是朝廷怕他,烦他,忌用他。他作为南宋臣民共生活了40年,倒有近20年的时间被闲置一旁,而在断断续续被使用的20多年间又有37次频繁调动。但是,每当他得到一次效力的机会,就特别认真,特别执着地去工作。本来有碗饭吃便不该再多事,不过那颗炽热的爱国心烧得他浑身发热。40年间无论在何时何地任何职,甚至赋闲期间,他都不停地上书,不停地唠叨,一有机会还要真抓实干,练兵、筹款,整饬政务,时刻摆出一副要冲上前线的样子。你想这能不让主和苟安的朝廷心烦?他任湖南安抚使,这本是一个地方行政长官,他却在任上创办了一支2500人的“飞虎军”,铁甲烈马,威风凛凛,雄镇江南。建军之初,造营房,恰逢连日阴雨,无法烧制屋瓦。他就令长沙市民,每户送瓦20片,立付现银,两日内便全部筹足。其施政的干练作风可见一斑。后来他到福建任地方官,又在那里招兵买马。闽南与漠北相隔何远,但还是隔持续他的忧民情、复国志。他这个书生,这个工作狂,实在太过了,“过则成灾”,终于惹来了很多的诽谤,甚至说他独裁、犯上。皇帝对他也就时用时弃。国有危难时招来用几天;朝有谤言,又弃而闲几年,这就是他的基本生活节奏,也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剧。别看他饱读诗书,在词中到处用典,甚至被后人讥为“掉书袋”。但他至死,也没有弄懂南宋小朝廷为什么只图苟安而不愿去收复失地。

辛弃疾名弃疾,但他那从小使枪舞剑、壮如铁塔的五尺身躯,何尝有什么疾病?他只有一块心病:金瓯缺,月未圆,山河碎,心不安。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

这是我们在中学课本里就读过的那首著名的《菩萨蛮》。他得的是心郁之病啊。他甚至自嘲自己的姓氏:

烈日秋霜,忠肝义胆,千载家谱。得姓何年,细参辛字,一笑君听取。艰辛做就,悲辛滋味,总是酸辛苦。更十分,向人辛辣,椒桂捣残堪吐。

世间应有,芳甘浓美,不到吾家门户。比着儿曹,锳锳却有,金印光垂组。付君此事,从今直上,休忆对床风雨。但赢得、靴纹绉面,记余戏语。

(《永遇乐》)你看“艰辛”、“酸辛”、“悲辛”、“辛辣”,真是五内俱焚。世上很多甜美之事,顺达之志,怎么总轮不到他呢?他要不就是被闲置,要不就是走马灯似地被调动。1179年,他从湖北调湖南,同僚为他送行时他心情难平,终于以极委婉的口气叹出了自己政治的失意。这便是那首著名的《摸鱼儿》: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算只有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依危楼,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据说宋孝宗看到这首词后很不高兴。梁启超评曰:“回肠荡气,至于此极,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长门事”,是指汉武帝的陈皇后遭忌被打入长门宫里。辛以此典相比,一片忠心、痴情和着那很多辛酸、辛苦、辛辣,真是打翻了五味坛子。今天我们读时,每一个字都让人一惊,直让你觉得就是一滴血,或者是一行泪。确实,古来文人的惜春之作,多得能够堆成一座纸山。但有哪一首,能这样委婉而又悲愤地将春色化入政治,诠释政治呢?美人相思也是旧文人写滥了的题材,有哪一首能这样深刻贴切地寓意国事,评论正邪,抒发忧愤呢?

但是南宋朝廷毕竟是将他闲置了20年。20年的时间让他脱离政界,只许旁观,不得插手,也不得插嘴。辛在他的词中自我解嘲道:“君恩重,且教种芙蓉!”这有点像宋仁宗说柳永:“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柳永倒是真的去浅斟低唱了,结果唱出一个纯粹的词人艺术家。辛与柳不同,你想,他是一个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痛拍栏杆,大声议政的人。报国无门,他便到赣南修了一座带湖别墅,咀嚼自己的寂寞。

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先生杖屦无事,一日走千回。凡我同盟鸥鹭,今日既盟之后,来往莫相猜。白鹤在何处,尝试与谐来。

破青萍,排翠藻,立苍苔。窥鱼笑汝痴计,不解举吾杯。废沼荒丘畴昔,明月清风此夜,人世几欢哀。东岸绿荫少,杨柳更须栽。

(《水调歌头》)这回可真的应了他的号:“稼轩”,要回乡种地了。一个正当壮年又阅历丰富、胸怀大志的政治家,却每天在山坡和水边踱步,与百姓聊一聊农桑收成之类的闲话,再对着飞鸟游鱼自言自语一番,真是“闲愁最苦”,“脉脉此情谁诉”?

说到辛弃疾的笔力多深,是刀刻也罢,血写也罢,其实他的追求从来不是要作一个词人。郭沫若说陈毅:“将军本色是诗人”,辛弃疾这个人,词人本色是武人,武人本色是政人。他的词是在政治的大磨盘间磨出来的豆浆汁液。他由武而文,又由文而政,始终在出世与入世间矛盾,在被用或被弃中受煎熬。作为封建知识分子,对待政治,他不像陶渊明那样浅尝辄止,便再不染政;也不像白居易那样长期在任,亦政亦文。对国家民族他有一颗放不下、关不住、比天大、比火热的心;他有一身早炼就、憋不住、使不完的劲。他不计较“五斗米折腰”,也不怕谗言倾盆。所以随时局起伏,他就大忙大闲,大起大落,大进大退。稍有政绩,便招谤而被弃;国有危难,便又被招而任用。他亲自组练过军队,上书过《美芹十论》这样著名的治国方略。他是贾谊、诸葛亮、范仲淹一类的时刻忧心如焚的政治家。他像一块铁,时而被烧红锤打,时而又被扔到冷水中淬火。有人说他是豪放派,继承了苏东坡,但苏的豪放仅止于“大江东去”,山水之阔。苏正当北宋太平盛世,还没有民族仇、复国志来炼其词魂,也没有胡尘飞、金戈鸣来壮其词威。真正的诗人只有被政治大事(包括社会、民族、军事等矛盾)所挤压、扭曲、拧绞、烧炼、锤打时才可能得到合乎历史潮流的感悟,才可能成为正义的化身。诗歌,也只有在政治之风的鼓荡下,才能飞翔,才能燃烧,才能炸响,才能振聋发聩。学诗功夫在诗外,诗歌之效在诗外。我们承认艺术本身的魅力,更承认艺术加上思想的爆发力。有人说辛词其实也是婉约派,多情细腻处不亚柳永、李清照。

近来愁似天来大,谁解相怜?谁解相怜?又把愁来做个天。

都将今古无穷事,放在愁边。放在愁边,却自移家向酒泉。

(《丑奴儿》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丑奴儿》)柳李的多情多愁仅止于“执手相看泪眼”、“梧桐更兼细雨”,而辛词中的婉约言愁之笔,于淡淡的艺术美感中,却含有深沉的政治与生活哲理。真正的诗人,最善以常人之心言大情大理,能于无声处炸响惊雷。

我常想,要是为辛弃疾造像,最贴切的题目就是“把栏杆拍遍”。他一生大都是在被抛弃的感叹与无奈中度过的。当权者不使为官,却为他准备了锤炼思想和艺术的反面环境。他被九蒸九晒,水煮油炸,千锤百炼。历史的风云,民族的仇恨,正与邪的搏击,爱与恨的纠缠,知识的积累,感情的浇铸,艺术的升华,文字的锤打,这个切都在他的胸中、他的脑海,翻腾、激荡,如地壳内岩浆的滚动鼓胀,冲击积聚。既然这股能量一不能化作刀枪之力,二不能化作施政之策,便只有一股脑地注入诗词,化作诗词。他并不想当词人,但武途政路不通,历史歪打正着地把他逼向了词人之道。终于他被修炼得连叹一口气,也是一首好词了。说到底,才能和思想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像石缝里的一棵小树,虽然被扭曲、挤压,成不了旗杆,却也可成一条遒劲的龙头拐杖,别是一种价值。但这前提,你必须是一棵树,而不是一棵草。从“沙场秋点兵”到“天凉好个秋”;从决心为国弃疾去病,到最后掰开嚼碎,识得辛字含义,再到自号“稼轩”,同盟鸥鹭,辛弃疾走过了一个爱国志士、爱国诗人的成熟过程。诗,是随便什么人就能够写的吗?诗人,能在历史上留下名的诗人,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当的吗?“一将成名万骨枯”,一员武将的故事,还要多少持刀舞剑者的鲜血才能写成。那么,有思想光芒而又有艺术魅力的诗人呢?他的成名,要有时代的运动,像地球大板块的冲撞那样,他时而被夹其间感受折磨,时而又被甩在一旁被迫冷静思考。所以积300年北宋南宋之动荡,才产生了一个辛弃疾。

相关文档
  • 第三方支付平台教案

  • 青玉案元夕

  • 青玉案元夕教案

  • 第三方支付平台介绍

  • 第三方支付平台排名

  • 青玉案元夕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