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论视觉修辞研究

论视觉修辞研究

第25卷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Vol.25第1期Journal of Hubei Normal University(Philosophy and S ocial Science)No.1,2005

论视觉修辞研究

陈汝东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学系,北京100871)

〔摘 要〕 本文阐述了视觉修辞、视觉修辞学的含义,探讨了视觉修辞学建立的理论和实践价值。论文主张,视觉修辞包括语言视觉修辞、图像视觉修辞以及综合视觉修辞三个方面。语言修辞和图像修辞在符号性质、载体、感官特征、编码、解码、信息性质以及传输和接收、功能发生等方面都存在差异。视觉修辞是一种以语言、图像以及音像综合符号为媒介,以取得最佳的视觉效果为目的的人类传播行为。视觉修辞研究,不但有助于推动修辞学的理论创新,拓展修辞学研究的领域,同时也有助于解决众多修辞领域中的实践问题。

〔关键词〕 视觉修辞;语言修辞;图像修辞;视觉传播

〔中图分类号〕H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24733(2005)0120047207

历经数千年沧桑之后,修辞学需要与时俱进,需要进一步发扬光大。这不但需要承继修辞学研究的历史传统,更需不断深入开掘新的研究领域,发掘新的理论视点,拓展学科进一步发展的理论空间。视觉修辞理论建设的提出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学科理论前瞻。回顾我国修辞学发展的历程,我们发现,其研究对象多局限于语言符号交际或传播,较少关注其他符号的修辞交际,尤其是图像符号传播。而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图像以及其他视觉符号的传播在人类信息交流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因此,把修辞研究的对象和领域扩展到视觉符号传播领域以及语言、文字、图像等的综合传播领域,具有修辞学发展的实践和学理的双重需要。

一、视觉修辞的内涵

从修辞学的发展历史看,修辞的本义主要是限定在以语言以及文字符号为媒介的交际之内的,虽然现代修辞学也探讨与语言符号密切相关的体态语修辞,但只是作为辅助修辞手段来看待的。修辞学研究的历史也是如此。这既是修辞研究的历史成就,同时也是修辞研究的局限。一方面,传统的语言修辞研究,较少把视野开拓到语言符号与视觉形象的转换领域;另一方面,也较少涉及图像修辞以及以图像为主的综合修辞领域,把图像修辞以及语言符号与图像之间的转换与匹配领域留给了当代修辞学。这使视觉修辞研究成为历史必然。

修辞是一个历史概念,不同历史时期,其内涵和外延也不尽相同。目前人们倾向于认为修辞是人们依据具体的言语环境,有意识有目的地组织建构话语和理解话语,以取得理想的交际效果的一种言语交际行为[1]。此外,随着修辞研究领域的扩展和与其他学科理论的融合,修辞已呈现出一种涵盖所有人类符号交际或传播类型的趋势。据此,可以说,视觉修辞是一种以语言、图像以及音像综合符号为媒介,以取得最佳的视觉效果为目的的人类传播行为。视觉修辞是一种研究视角,是就修辞所使用的媒介和所诉诸的感官而言的。当然,对视觉修辞的认识也不尽一致。比如http://www.wendangku.net/doc/67c444ea19e8b8f67c1cb941.htmlndoni和F.G ibb就主张,视觉

[收稿日期] 2004—11—20

[作者简介] 陈汝东,男,山东利津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播学系副教授。

?

7

4

?

修辞就是通过使用图画、印刷要素以提高平面文本信息价值的艺术。视觉修辞使那些读者更感兴趣的部分更易被认知[2]。这是因为其研究宗旨在于提高电子图书的视觉修辞效果。

惯常的理解,往往把视觉修辞定位在图像或者说摄影范畴内。我们认为,视觉修辞的内涵应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以语言文字为媒介以取得最佳视觉形象效果为目的的修辞行为,包括了话语的视觉形象建构和话语的视觉形象理解、认知。二是以图像为媒介,通过直接的图像建构主要是摄影、绘画和动态的连续图像建构实施的修辞行为,包括视觉形象的建构、编辑和理解、认知过程。三是以图像为主,语言文字、音乐等为辅助,共同构成的综合符号修辞行为,同样包括上述综合视觉形象的建构、编辑和理解、认知过程。上述三种现象,分属于不同的研究领域,研究现状也不尽相同。图像修辞多归属于摄影研究范畴,以图像、语言文字等为媒介的综合修辞行为,多归属于视觉传播范畴。这两个方面的研究都有不同程度的进展。至于以语言文字为媒介以取得视觉形象效果为目的的修辞行为研究,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有必要加强。

二、语言视觉修辞

语言视觉修辞是指以语言文字符号为传播媒介,以取得最佳视觉效果为目的的修辞行为。它在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其实践基础是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生活中,人们通过眼观、耳听、鼻闻、舌感、肤觉等,获得了视觉、听觉、嗅觉、味觉等各种感觉体验。这些日常感觉,不但会反映到语言中,同时也会反映到人们的语言运用中、交际中、传播中。日常生活中的上述感官经验,通过语言凝聚,又通过语言运用进行转换,这是视觉修辞的生活基础。在传播过程中,修辞者把生活中的视觉形象转换为语言文字符号,诉诸交际对象,然后通过心理还原为心理上的视觉形象或者再现为实际的画面。

语言视觉修辞不仅具有生活基础、客观基础、生理心理基础,而且具有交际基础和语言基础。语言视觉修辞的交际基础,是人类具有交际的本性。人类生活不仅需要抽象的理性信息,而且具体的形象信息。这种多层次的信息性质需要突破语言符号的抽象性,产生信息传播的飞

跃。作为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语言具有许多优点,但也具有一些局限。语言符号是概括的、抽象的,这适于传播抽象的理性信息。但是,人类生活实践是多姿多彩的,是具有各种感觉特征的。人类运用语言符号进行交际,需要再现现实以及对生活的感受和体验时,需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时,就遇到了与语言符号抽象性的矛盾。人们既需要用语言符号抽象概括,同时又需要呈现生动活泼的各种感官体验。因此,就需要突破语言文字符号的抽象性,运用各种修辞方法,再现视觉等形象。这是语言视觉修辞的交际动力。此外,人们还需要把话语所传达的信息转换为视觉图像,比如把小说、剧本等,转换成影视剧等。可以说,语言与视觉形象全面转换的极致,就是由语言艺术形式转换成图像艺术形式。当然,人们也需要把视觉艺术形象转换为语言符号。这同样需要视觉修辞。

语言视觉修辞同样具有语言基础。有声语言主要诉诸听觉,文字是诉诸视觉的;不过,文字提供的同样是抽象的符号。人类在习得、学习语言的同时,多数情况是把语言文字符号同一定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一个词语、一句话,对应的往往是一种心理音响形象或心理影像以及与之相关的经验,它能唤起各种心理感觉。可以说,语言系统是一个对应于人类经验的符号系统。比如,“绿色”、“黄色”、“色彩缤纷”、“斑斓多彩”;“动听”、

“嘹亮”、“悠扬”;“苦涩”、“甜丝丝”、“酸溜溜”;“柔软”、“硬邦邦”、“铁石心肠”、“钢筋铁骨”等等,分别具有引发视觉、听觉、味觉、触觉效果的功能。此外,有些词语本身也蕴涵了一定的感觉转换,或者说,词语意义的衍生、发展,也离不开感觉转换。比如“冷静”、

“甜美”、

“酸痛”中,就分别蕴涵了温度感觉和视觉、味觉向视觉等的转换。人们通常所说的词语的形象性、形象感,“以视觉形象的居多,也有听觉、嗅觉、味觉、动觉等形象感觉,都是词语所指的对象在人们意识中的一种感性的、具体的反映”[3]。所以说,上述感觉修辞效果的取得是以人类的语言系统为基础的,因为语言与人们的心理息息相关。话语建构和话语理解中的视觉形象,只不过是语言习得结果的运用以及对相关记忆的激活、再现和创造。

语言视觉修辞可以通过多种修辞手段、修辞方法实现,包括词汇、句式、修辞格以及语段、语

?

8

4

?

篇,可以通过形式手段实现,也可以通过意义手段实现。比如,词语中的颜色词语本身就具有引发视觉形象的功能。“绿色食品”、

“开门红”、

“黑芝麻”、

“紫菜”等,都可以通过其中表示颜色的语素、词语引发视觉效果。有些修辞经典所蕴涵的正是视觉修辞的原理。比如,王安石《泊船瓜洲》中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其修辞理据主要是色彩词“绿”的视觉效果强烈,而“到”、“过”、“入”、“满”,则没有鲜明的视觉效果。实际上,词语的视觉效果是通过词语所固有的形象性来实现的,比如“向阳花”、“马蹄莲”、“仙人掌”、“千年虫”、“爬山虎”、

“梅花”、“红彤彤”、“摇摇晃晃”等,人们在理解这些词语时,会不自觉地激活已有的经验,产生心理上的视觉形象。词语所蕴涵的视觉功能,是话语视觉效果塑造的基础。所谓词语的形象性,实际上大多是指词语可引发视觉效果的功能。此外,句式修辞方法也可以产生视觉效果。比如,鲁迅《秋夜》中的“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完全可以说成:“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枣树。”对此的修辞分析,往往立足于句式差异和其意义强调功能;至于为什么具有强调功能,语焉不详。实际上,应该从话语的视觉效果角度分析。作者的修辞立意中暗含了视觉效果的预设。使用松句,信息点分散,呈现给读者的是两个连续的分镜头,是两个连续的画面,具有强调作用。这是由话语理解的时间顺序决定的。但是,如果用紧句,信息点凝合,呈现给读者的则是一个画面———两株枣树。两相比较,两个连续的画面与一个综合画面的视觉效果不同,前者具有强调作用。再如,吴然的《那只红嘴鸥》中有这样的句子:“看一看吧,山茶花开着,杜鹃花开着,玉兰花开着,月季花开着,连叶子花也开着!花丛中不时飞起的蝴蝶、蜜蜂,搅乱了丝丝阳光……”其中的“山茶花开着,杜鹃花开着,玉兰花开着,月季花开着,连叶子花也开着!”也可以表述为“山茶花、杜鹃花、玉兰花、月季花、叶子花都开着!”前者是松句,后者是紧句。两相比较,后者凝练,前者疏放,风格特征不同。从视觉效果看,原文意在塑造的是山茶花等五种花开放的不同形态,呈现给读者的是五个画面,后者则是一个包含了五种花的一个画面。也就是说,句子形态不同,所产生的视觉效果也不同。散文的信息传播重点在于感性信息,因此,采用能产生多个

画面效果的松句,效果要优于能产生一个画面效果的紧句。

当然,其他的修辞方法,包括修辞格和语段、语篇,也可以实现视觉修辞。比如比喻、借代、夸张、比拟、移就、排比、双关等,都可以增加话语的视觉效果。“白领”、“蓝领”、“石榴裙”、“江山”、“乌纱帽”等是借代,它们较之“高级职员或阶层”、

“高级技术工人或阶层”、“年轻女子”、“国家”、

“官职”等,具有鲜明的视觉效果。宏观上的视觉效果,主要通过语篇来实现。语篇及其类型不同,所产生的视觉效果也不同。一篇散文,可以转化为一段影片。而一部小说、一个剧本,则可以转换为一部电影、戏剧或电视剧。至于一首诗,则只能塑造一种气象、一种意境。所以说,语篇的视觉效果因话语的类型、篇幅而异,既可以通过一般的叙述、描写实现,也可以通过话语的信息结构实现。比如,在文艺语体的话语中,尤其是诗歌中,就可以通过诗歌的信息结构塑造视觉效果。比如,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中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其话语的建构中蕴涵了一定的视觉图像,因此,话语的解析同样会产生视觉效果。不过,这种视觉效果是通过标示相关事物词语的顺序展示的。“枯藤”、

“老树”、

“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都是由三个分镜头组合的画面。“断肠人”补足后,形成由上述事物组成的统一景象。其话语的信息结构蕴涵的实际上是视觉的逻辑结构。

此外,通过文字等符号,也能呈现一定的视觉效果,比如能动利用文字的偏旁、变动字型、插用图符[4]、利用文字的组合方式[5]和使用标点等。还有人认为,问号、感叹号、省略号、破折号等也能使人获得视觉感受[6]。这在以其他符号为媒介的传播中也有分布,比如,2004年“全国环境保护公益广告大赛”获金奖的作品《叹》,就是一个由口香糖及其食用的形状构成的感叹号,具有强烈的视觉效果[7]。

在修辞过程中,语言视觉修辞还可以与其他感觉修辞相互转换,以塑造各种感官形象。因为人们在实际生活中所获得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等各种感觉体验,“往往可以彼此打通或交通,眼、耳、鼻、身等各个官能的领域可以不分界限。颜色似乎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8]因此,在修辞过程中,人们往往利

?

9

4

?

用上述心理联系,通过其他感觉以再现事物和思想的视觉形象,或通过视觉形象再现其他感觉。比如,舒婷《落叶》中的“残月象一片薄冰/漂在沁凉的夜色里”,诗人把温觉“沁凉”赋予“夜色”,以凸现视觉效果。贾岛《客思》中的“促织声尖尖似针”、

《牡丹亭》中的“莺歌溜的圆”、黎简《春游寄正夫》中的“鸟抛软语丸丸落,雨翼新风泛泛凉”,则是通过视觉形象再现听觉形象。这种现象往往被称为“通感”。

三、图像视觉修辞

修辞通常是就语言传播而言的,是历史形成的,图像传播中有修辞吗?回答是肯定的。这种认识的历史演进是符合学理逻辑的。毫无疑问,在传统定义中,修辞是作为一种人类运用语言等符号进行交际的行为,语言只是符号的一种。在书面语修辞中,人类主要通过文字符号进行交际,而文字作为记录语言的符号系统,本身是通过视觉进行的。即使在以语言为媒介的修辞行为中,修辞者的仪表、表情、体态、动作等辅助语言符号的修辞功能也是通过视觉实现的。因此说,传统修辞中实际上已经蕴涵了一定的图像或者说视觉成分。此外,在修辞研究的历史上,人们也已把修辞界定为人类运用符号相互交际的独特能力[9]。既然修辞是人类运用符号交际的能力,自然也包括了运用视觉符号进行交际的能力。所以,视觉修辞的提出是有学理基础的。

此外,随着修辞学研究的深入,人们已经认识到,修辞行为实际上是一个包括了修辞主体以及语境在内的系统,其中包括了符号、媒介,也包括了主体、语境等其他因素,其中有听觉的因素,也有视觉的因素。因此,人们对修辞的定义已经拓展到了运用语言以及其他人类符号的传播行为。比如,“修辞是人类的一种以语言为主要媒介的符号交际行为,是人们依据具体的语境,有意识、有目的地建构话语和理解话语以及其他文本,以取得理想的交际效果的一种社会行为。”[10]而图像修辞研究的实践也证明了这种延展的可行性、必要性,比如摄影修辞、电影修辞、绘画修辞等的研究。人们在研究图像修辞时,实际上是把图像作为与语言具有统一性的符号看待了,其中蕴涵了一定的喻化。正因如此,目前许多图像修辞研究还停留在喻化层次,谈不上真正把现代修辞理论运用于图像修辞领域。图像虽然没有与人类自然语言相对应的语音、词汇、语法、语义系统,但是它有类似的功能相同的构成单位系统,在这一点上以及语言修辞的本质等方面,图像修辞和语言修辞是具有统一性的。因此,可以说,图像修辞主要是指以图像为媒介的传播行为,图像修辞通过直接的图像建构(主要是摄影、摄像、绘画)传播信息。

四、语言修辞与图像修辞的异同

虽然图像修辞具有修辞属性,但它同语言修辞毕竟不同。(1)两者使用的符号结构形态不同。语言符号由语音、词汇、语法、语义等构成。图像则是由线条、光线、色彩、形状等构成的。

(2)两者所使用的符号性质不同。两种传播媒介的存在形态以及所诉诸的感官不同。图像是诉诸视觉的,语言符号是诉诸听觉的。对于语言来说,人们可习得或学习一套完整的由语音、词汇、语法、语义构成的符号系统,这套符号系统在修辞交际中是伴随始终的。但是,图像符号与语言符号不同,人们无需习得或学习图像符号系统,因为图像往往是以整体出现的,其内部构成没有像语言符号那样严密的可重复利用的部件。(3)编码、解码方式不同。语言修辞是通过语言单位以及话语单位建构成传播文本。图像修辞则是通过形象构成传播文本。两者的信息处理方式也尽不同,在大脑中的存储以及认知方式同样有差异。(4)传播方式不同。语言符号主要是通过声波传播的(文字表达的语言系统是通过视觉传播的),图像符号则是通过光线传播的。它们的传播方式不同。一个是音响的形态,一个是线条和色彩的形态。一个是抽象的音响形象,一个是直观的图像形象。(5)与所传播信息之间的关系有差异。因为语言符号和图像属于两种性质不同的传播媒介,因此,它们与所传播信息之间的距离不同。语言文字符号,除了少数象形文字是直接反映现实和思想之外,其余则多是间接的、抽象地反映现实或思想。而图像符号则多是直观地反映事实或思想的。当然,两者都具有语体类型差异。在实用语体类型中,语言文字符号多是传播理性信息的,与客观事实或思想之间的关系是对应的、统一的。图像也是如此,在实用语体类型中,图像也多是传播理性信息,比如新闻

?

5

?

图像、素描等。而在艺术语体中,语言文字符号多是传播感性信息的。图像也是如此,比如绘画、影视剧等。(6)传播时序性差异。语言修辞中,话语是在时间的一维性上延伸,而图像则不然,它具有整体性,是通过直观的立体形式进入视线的。一幅照片就是一个信息整体,它可以同时在多种角度上呈现给观众,而话语则只能是通过时序延伸[11]。当然,在影片、电视中,图像修辞依然需要通过时序进行,但同时保持接受方式的多维性。(7)功能发生方式不同。语言修辞通过听觉系统接收信息,听觉符号直接转化为语言信息进行处理。即使文字符号也是转化为语言信息进行处理的。图像修辞则是通过视觉系统接收信息,并进行形象信息处理的。因此说,两者的功能发生方式不同。同样的信息,分别通过语言符号和图像进行传播,效果多是不同的。

(8)在人类传播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同。语言修辞是主要的传播方式,而图像则通常是次要的、辅助性的传播方式。当然,在不同的传播领域中,它们的地位和作用也不尽相同。在日常人际传播中,语言修辞占主要地位;而在大众传播尤其是影视乃至网络传播中,图像修辞则占主要地位或两者处于同等地位。综上所述,语言修辞和图像修辞在符号性质、信息载体、感官特征、编码、解码、信息性质以及传输和接收、功能发生等方面都存在差异。

当然,不能否认语言修辞和图像修辞在许多方面具有共性。无论是语言修辞还是图像修辞,都是运用人类的符号体系,都具有传播信息的功能,都由修辞主体实施,都具有完整的传播过程,都具有传播语境,都具有歧义性,也都可以进行编辑、修改、处理,实践指向都是取得最佳的传播效果、交际效果。图像修辞的真正意义在于,以最佳的视觉组合,实现最佳的传播效果。两种修辞类型的某些方法也具有某些共性,比如修辞方式都具有隐喻性。语言修辞和图像修辞都通过大脑进行信息处理且可以相互转换,形象思维可以转换为语言思维,语言思维也可以转化为形象思维。在修辞过程中,话语建构过程一定程度上可看作是视觉形象向语言符号的转化过程,话语理解过程则是由语言向图像的转换过程。在图像的建构过程中,虽然不一定有语言参与,但是在图像的认知、理解中却少不了语言的参与。实际上,在有些传播类型中,上述两种修辞行为是交互进行的,语言听觉符号和视觉画面之间是相互转换、匹配的。这正是语言视觉修辞和图像修辞之间的关联所在,也是视觉修辞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探讨语言修辞与图像修辞之间的转换规律,是视觉修辞学的任务之一。

五、综合视觉修辞

综合修辞就是利用语言、图像、音乐等多种符号系统实施的积极传播行为。提综合修辞,一方面是强调修辞的多媒介性,另一方面是突出修辞研究的进展和侧重点。综合修辞只是就修辞借以实施的符号媒介说的。实际上,修辞的原始形态本来就是综合的。日常口语修辞或者说人际传播中,人们利用语言进行交际,其中就包括了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以及温觉等多种感觉。过去,之所以把修辞界定在语言形态中,主要是因为修辞的主要媒介是语言。这一方面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修辞研究的视点,也反映了修辞研究中的历史性、局限性。综合视觉修辞是指以图像修辞为主的综合了语言文字等其他符号的积极传播行为和现象,比如电影、电视、网络视觉影像等传播类型中的修辞现象,其中也包括其他符号比如音乐、绘画等。

实际上,综合视觉修辞也可以看作是日常生活口语修辞的一种变体形式,因为日常言语交际往往是面对面的,其中蕴涵了多种感官行为,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等等。人们在进行日常口语交际时,一方面通过语言文字传播信息,这基本上属于听觉范畴;另一方面,也通过视觉,通过交际双方的表情、手势、动作、体态等辅助传播手段,感知信息。后者往往被作为辅助语言手段,这种看法不无片面性。实际上,日常口语传播,是一种综合的交际行为,属于听觉、视觉等综合修辞范畴。至于聋哑人的日常交际,实际上完全是通过视觉进行的。盲人的日常交际则是通过触觉进行的。当然,日常口语修辞与电视、电影、网络视频的综合修辞行为,还是有区别的:一方面是艺术修辞与实用修辞的差异。日常口语修辞,完全属于实用修辞范畴,重在传播理性信息,没有或者说很少虚构的成分。而电视、电影、戏剧表演、网络视频等,多属于艺术修辞,当然也有的属于实用修辞,比如记录片、电视新闻等等。

?

1

5

?

综合视觉修辞实际上也是可以单独作为修辞学的研究对象的。提综合视觉修辞,是为了突出视觉修辞学的一种研究视角和研究领域。它主要探讨以视觉形象为主的修辞行为规律。这区别于以往以语言为主要传播媒介的修辞研究。

六、视觉修辞与视觉传播

视觉修辞研究还需要廓清其与视觉传播的关系。视觉修辞与视觉传播的异同,来自于修辞与传播的异同。

传播就是人类交流或交际,是人类通过各种手段进行信息交流、交换的行为和过程,是一切人类交际、交往模式的总和[1]。传播,包括使用自然语言的信息交流行为,也包括了使用其他符号包括图像符号的交际行为。修辞始于人类的语言交际行为,后来扩展到使用其他符号的交际行为,包括使用视觉符号的交际行为。因此,在人类交际行为和过程等基本属性方面,修辞和传播是统一的。修辞与传播的差异在于:修辞的概念确立中具有明显的动机指向,而传播则没有。它既可以是有意识、有目的的,也可以是没有明确的动机的。此外,传播的外延比修辞广。如果说修辞中明显含有有意识、有目的和取得理想的修辞效果的指向,是一种积极能动的符号运用行为;那么,传播则包括了所有的人类符号运用行为。修辞者重在把握修辞规律,而传播者则需要掌握传播规律。可以说,修辞规律必然是传播规律,但传播规律并不等同于修辞规律。因为在传播的具体范畴中,不但包括了传播行为、传播实践,还包括了传播事业,比如传播机构、传播组织、传播媒体等;所以,传播规律中还应包括这些研究对象的内部规律,比如媒体的运作、经营管理规律等等。总之,无论是修辞,还是传播,都是人类运用符号进行信息交流的行为和过程。所不同的是,它们的内涵有差异。修辞强调了符号行为的积极主动性和目标的理想性,而传播则更为广泛。可以说,修辞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以取得理想的交际效果为指向的传播行为,而传播则是一切人类符号交际行为。修辞是核心的,传播是宽泛的;修辞是微观的,传播是宏观的。修辞存在于一切人类符号传播行为中。

具体到视觉修辞与视觉传播,它们之于修辞与传播的异同具有统一性。作为客观现象,视觉修辞和视觉传播没有什么先后之分,只要有视觉传播就有视觉修辞。当然,这是指原始形态上的人际交往中的视觉信息传输和绘画、雕塑等。至于依靠现代科学技术手段进行的图像传播,则是在照相技术产生之后。视觉修辞与视觉传播都可以被看作是人类通过视觉形象进行交际、交流的符号行为和现象。所不同的是,视觉传播中没有明显的动机取向,而视觉修辞则蕴涵了明显的动机性目的性。可以说,视觉修辞是一种积极的能动的以取得最佳的交际效果为目的的传播行为。因此,视觉修辞学与视觉传播学在研究对象以及研究目的等方面,同样是交叉的,有时候是融合的甚至是等同的。区分视觉修辞和视觉传播,在于可以采取不同的学理视角进行综合研究,有助于更深入地探讨其中的规律。视觉修辞研究的传播学意义在于把视觉传播作为一种修辞行为,以揭示提高传播效率的规律。

七、视觉修辞学

视觉修辞学(Visual Rhetoric)是一门新兴的以视觉修辞为研究对象的修辞学交叉学科。它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图像修辞学(Rhetoric of Image),目前所见到的较早的论著是罗兰?巴特1961年和1964年发表在法国《交流》上的论文《摄影讯息》和《图像修辞学》等。20世纪末期这方面的研究逐渐展开。2001年9月,在美国印第安那州布鲁明顿的印第安那大学召开了视觉修辞学研讨会。有的大学还开设了视觉修辞课程。以往的视觉修辞学研究,主要以图像传播规律作为研究对象,探讨图像建构艺术,包括摄影、摄像艺术以及相关的图像处理艺术。

我们认为,对图像及其传播规律的研究只是视觉修辞学或图像修辞学的一个重要方面。视觉修辞学,还应把语言文字与视觉形象的转换和语言、文字、图像的匹配作为研究对象,研究视觉形象与话语之间的转化行为和机制,探讨语言文字符号与图像之间的相互转化与匹配规律。此外,修辞的视觉效果研究,也是视觉修辞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因此,我们主张,视觉修辞学的研究对象应该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语言文字传播行为与视觉形象的相互转换规律。二是直接的图像传播规律,主要是单桢的图像建构和动态的连续图像建构以及相关的处理规律。三

?

2

5

?

是由图像、语言文字、音乐等符号共同构成的综合传播文本的传播规律。只研究图像传播规律的,称为图像修辞学,它是视觉修辞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需要指出的是,视觉修辞研究的依然是人类的符号传播行为和过程。因此,视觉修辞学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完整的修辞交际系统,它包括修辞者、交际对象、修辞手段、修辞方法、修辞规律、修辞效果,包括了视觉修辞文本的建构过程,同时也包括了视觉修辞文本的理解和认知过程。它既研究视觉修辞行为与各种语境因素之间的作用机制,也探讨视觉修辞手段、修辞方法的结构和功能,揭示视觉修辞规律,揭示人类的视觉修辞秩序,包括符号的、审美的、伦理的秩序。总之,视觉修辞学是研究视觉传播行为及其规律的修辞学分支学科,它以语言、图像以及音像综合符号传播为研究对象,旨在揭示符号的视觉传播文本的建构及其解构和认知规律。

视觉修辞学是一片亟待开垦的处女地。开展视觉修辞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视觉修辞研究不但有助于修辞学研究领域的开拓,也有助于推动修辞学的理论创新。一方面,可以推动语言修辞研究向心理、感官、感觉的纵深层次发展,建构语言视觉修辞理论;另一方面,可以使修辞研究向图像以及语言、图像等综合符号传播领域拓展,建构系统的图像修辞理论,促使修辞学的理论空间进一步拓展到全方位的符号传播领域。视觉修辞研究还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有助于解决众多修辞领域中的实践问题。一方面,可以更好地阐释语言修辞中的许多现象,比如从视觉修辞角度对语言修辞效果的视觉分析。另一方面,有助于更好地揭示一些视觉传播中的修辞规律,比如摄影、广告、影视艺术中的修辞规律。从社会学角度看,任何视觉传播都是修辞性的,其中都蕴涵了对交际对象情感、态度、观念等的影响和改变。这是视觉修辞理论功能发生的实践基础。视觉修辞理论还处于探索阶段,但相信这方面的进一步研究可以为修辞研究开启一扇门,拓展一些发展空间。

[参 考 文 献]

[1]陈汝东.论修辞研究的传播学视角[J].湖北师范学

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2).

[2]http://www.wendangku.net/doc/67c444ea19e8b8f67c1cb941.htmlndoni&F.G ibb.The role of visual rhetoric in

the design and production of electronic books:the visu2

al book.Electronic Library,Vol.18,No.3(2000),p.

191.

[3]刘叔新.词语的形象色彩及其功能[J].中国语文,

1990,(2).

[4]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1984.239-241.

[5]吴家珍.论汉语书面表达中的形貌修辞[J].国际关

系学院学报,1992,(2).

[6]王中安.略论标点与通感[J].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1987,(5).

[7]林大彭.叹[J/OL].新浪网,2004年5月27日。

[8]钱钟书.通感[J].文学评论,1962,(1).

[9]S onja K.Foss,K aren A.Foss,and Robert Trapp,

Contemporary Perspectives on Rhetoric,Illinois:

Waveland Press,Inc.,1985,pp.11.

[10]陈汝东.当代汉语修辞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

社,2004.6-7.

[11]也有人认为,语言交流是推论式的,图片是陈述式

的。参见[美]保罗M.莱斯特.视觉传播:形象载动

信息(霍文利、史雪云、王海茹译)[M].北京:北京

广播学院出版社,2003.69.

(责任编辑:林植汉)

On the research of visu al rhetoric

CHEN Ru2dong

(School of Journalism&Communication,Peking University,Beijing 100871,China) Abstract:This paper defines language rhetoric act and visual rhetoric act,discusses th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values of vi2 sual rhetoric studies.The author thinks that visual rhetoric includes language visual rhetoric,image rhetoric and multiple vi2 sion http://www.wendangku.net/doc/67c444ea19e8b8f67c1cb941.htmlnguage visual rhetoric is different from image rhetoric in the nature of symbol,characteristics of sense or2 gans,coding and decoding,nature of message sending and receiving,and their functions.Visual rhetoric is an active and in2 tentional communication action for the best effects.The research of visual rhetoric is helpful to create new rhetoric theory, open up new fields of rhetoric,and solve practical problems of public rhetoric.

K ey w ords:visual rhetoric;language rhetoric;image rhetoric;visual communication;

?

3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