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老兵观后感

老兵观后感

2016年感动中国人物抗战老兵和爱国侨胞的人物事迹观后感

2016年感动中国人物抗战老兵和爱国侨胞的人物事迹观后感2016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事迹晚会评选出今年的感动中国人物,三思教育网小编整理了《2016年感动中国年度人物事迹及颁奖词》,同学们可以参考学习

【特别致敬:抗战老兵和爱国侨胞】

【人物事迹】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9.3”阅兵式上,赢得最多掌声和最高敬意。他们是历史,也是现在。他们中既有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也有抗战老兵的后代,还有海外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当300余名抗战老兵组成的乘车方队经过天安门城楼时,苍苍白发,熠熠勋章,这群耄耋老人用微微颤抖的军礼表达着对祖国强盛的崇高敬意。70多年前,他们是走上抵御外辱、保家卫国之路的勇士,在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后,他们依旧对国家和民族怀抱拳拳之心。和抗战老兵群体一样,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年代,海外华侨华人或是组织抗日救亡团体,或是捐款捐物支持抗战,或是直接回国参军,爱国侨胞们众志成城,筑起一条坚不可摧的血脉长城。

积淀在他们身上的赤子情怀和文化血脉,将助推整个中华民族走向共圆“中国梦”的未来。在这里,我们向抗战老兵、爱国侨胞两个群体特别致敬,不仅是为了重温历史、缅怀先烈,更重要的是,传承他们为民族尽忠义的担当。篇二:观《壮哉,沙海老兵村》有感观《壮哉,沙海老兵村》有感

2015年9月9日,在公司党支部组织的“四强”活动专题学习会上,我与同事一起观看了《壮哉,沙海老兵村》。六十年前,一道紧急命令,一支英雄部队,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进军记录。他们徒步穿越“死亡之海”——塔里木盆地,克服了狂风暴沙、饥饿干渴等困难,昼夜兼程15天、行程近755公里,胜利解放和田,开创了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奇迹。从此,这支部队就留在了这里,成为这个沙漠边缘的小村庄里一个深藏了六十年的英雄群体。他们耄耋者九十有二,古稀者七十有八,平均年龄八十五岁,平均军龄六十六载。无论何时,他们都始终牢记“兵”的身份,爱护着他们的荣誉勋章,珍惜着他们的军衣军帽,珍藏着他们各个时期和战友最珍贵、最纯真的记忆。走过硝烟炮火,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士留了下来,用握枪的双手,构建和经营未来的生活。他们在沙漠的边缘,书写着使命与生命的交响乐章,充满深情,弃舍无悔。“兵”的使命,“兵”的职责,“兵”的情谊,伴随着他们,让他们用一生去守护一片土地,用一生去信守一份承诺,用一生去坚定一个信念,支撑着他们顽强伟大的生存。

六十余载光阴飞逝,老兵们和新疆各族人民一起同甘苦、共欢乐,为边疆建设、边防巩固付出数不尽的艰辛和努力。现在,他们都已是80多岁的高龄,但依然伴着风沙,伴着胡杨,伴着他们用热血浇灌出的绿洲,从容地迎接每一

天升起的太阳。六十多年来,共和国虽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这群老兵没有变,他们始终恪守着军人的信念,守着祖国的阵地,守着战友的记忆。他们把忠骨埋在了大漠,把忠诚献给了祖国。

此时此刻的我,依稀还记得那首诗:“您满头的白发,飘逸着红军饱经硝烟战火的红旗;您粗裂的大手。铭刻着南泥湾大生产艰辛的记忆;您警觉的目光,依然瞄准杀敌钢枪的准星;您颤巍的双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奇迹。”一首饱含热情的诗歌,是对沙漠老兵一生经历的真实写照,是对沙漠老兵奉献精神的深情讴歌。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延续着另一个生命,用自己的青春照亮另一个人的青春。他们用自己朴实无华而又感人至深的一言一行,展现着军人的精神风貌,诠释着弥足珍贵的老兵精神。他们有着沙漠胡杨般“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的英雄气概,有着戈壁红柳般“根出艰苦不放弃、身处恶劣不言苦、自力更生不抱怨”的朴实情怀。岁月虽然磨砺了老兵,生命会流逝,但老兵精神却能够在后辈们代代相传的过程中得以永生!

作为年轻一代的我们,要大力弘扬和传承老兵精神,以信念为方向,化知识为动力,铸理想为刚犁,努力学习、奋斗拼搏,用生命与忠诚、用热血和青春,代替老兵们去继续履行屯垦戍边的伟大使命。篇三:看采访和报导“抗战老兵”有感

看采访和报导“抗战老兵”有感

改开以来,尤其是在每年的抗战纪念日来临之际,都会通过各种媒体看到有关抗战老兵的采访报导。尽管老兵的经历各不同,但是,每一位老兵都会说,因为不愿意打内战,抗战结束了就回乡务农了,或者改行了。这话简直就是放屁,亏他还当过兵,这话也能说出口,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无论当什么兵也不是自己想回家就能回家的。尤其是当国民党的兵,大多数都是被迫来当兵的,不是抓来的,就是被赶来的,哪有自愿的。能回乡的,不是伤兵就是被整编裁员的才能退伍的。哪有一个兵是因为不愿意打内战解甲归田的?

以前也没有听过哪个国民党的兵是因为不愿意打内战而退伍回乡的,除非是被解放军抓了俘虏放回家的。不愿意打内战,是一个国民党小兵说了算的吗?不是因为美国帝国主义出钱出枪,国民党蒋介石反动派是不敢发动内战的。内战的罪魁是蒋介石,后台是美国鬼子。国民党小兵只不过是美国的走狗炮灰而已。他们只有盲目地跟着上战场送死,根本不可能有那么高的阶级觉悟,不愿意打内战!(都是汉奸媒体安排这样说的)

这场内战不是人民发动的,人民也不愿意打内战,但是正义的人民赢得了战争。人民解放军打赢了解放战争,战胜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人民没有错,解放战争的胜利也没有错,错的国民党反动派和美帝国主义。那种企图以抗战老兵的口吻来否定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是徒劳的也是可耻的。抗日战争是外战,参加过抗战当然是光荣的,牺牲了的,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也有他们的英灵寄托,但是,没有因为抗战而牺牲的后来又跟着老蒋打内战的都属于战争罪犯之列,不能因为有过抗战的经历还依然是英雄。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中牺牲的烈士才是人民英雄。这就是历史,历史已经定格了,想否定没门!

所谓抗战老兵的提法也是不准确的,国名党的兵,地方军阀的兵,还有山寨土匪的兵,是什么兵就是什么兵,民兵就是民兵。不能因为参加过抗战过,就没有区别了,都姓一个姓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成员,叫做战士,他们都是革命战士,不叫什么老兵。革命战士和所谓的抗战老兵是有区别的。历史是不能随意混淆的,老红军和国民党老兵也不能混淆,不能把国民党老兵当做老红军一样对待,老红军是革命臣,一定要分清楚。给国民党老兵的政策是优待俘虏,属于革命的人道主义。历史功臣和历史罪人就是要有区别。

不能给下一代人造成历史错觉,内战错了,共产党毛主席错了,这是混蛋逻辑。错的罪的是老蒋这个老朋友,还有美帝那个王八蛋。朋友归朋友,错误归错误,罪行归罪性,王八蛋滚远点。篇四:参观抗战老兵校园摄影展有感

他们,让我懂得

——参观抗战老兵校园摄影展有感

岁月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一道道皱纹,光阴在他们发尖添上一丝丝银发。但这依然无法抹平在那血雨腥风的时代中,他们的英勇,他们的豪情。

今日的抗战老兵,少说也有八九十岁。很难在他们平凡朴实的面孔上找出曾经的豪迈,只有听他们的叙述,才能让我们回到那个年代,去感受当时中国军民的顽强与不屈。

在枪林弹雨之中,背负着国仇家恨战斗。他们经历过无数生死抉择,与死神一次次擦肩而过,最亲密的战友在眼前战死,所在乎的一切被日寇毁灭。在残酷的战斗中,他们幸运地活了下来。只是这段记忆,永久的封存在了记忆深处,以至于在梦中也无法挥去……

那时,每一个战士都有一个梦,一个富国强兵,让国家不再被肆意践踏的梦,每每想到这里,便有了无穷的勇气与力量。

而今,历尽磨难的中国已经立于世界强国之林了。但我们不能忘记,今日美好生活的缔造者正是这些老兵。是他们用血肉之躯阻挡了日寇的铁甲战车,用小米加步枪与武装到牙齿

的日军鏖战,将日寇赶出中国,才有了今日的美丽中国。他们才是真正应该让世人尊敬,让世人仰慕的人!

七十年,对于整个人类历史来说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对于我们人类,却是很长的过程,长到足以完全忘记历史,或是永久铭记历史。

昔日的血雨腥风已经烟消云散,但老兵们的英勇必将为世人所铭记。篇五:五二王悦听抗战老兵讲故事后的感想

听抗战老兵讲故事后的感想

石寺镇中心小学五二班王悦辅导教师刘红霞贾仁敏今天早上,我们到会议室听开展老兵刘月升老爷爷讲抗日战争的故事。我听完故事后感触很深。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那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有一个村子,村里有一个名叫林林的小孩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告诉林林,他的爸爸妈妈都去打小鬼子了,林林对爷爷说:“等我长大了,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当打鬼子的英雄。”林林有一条大狗,名叫阿黄,从小和他玩到大,阿黄既聪明有强壮。

一天,林林带阿黄去钓鱼,他们回家的时候,林林不小心被一个东西给绊倒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满身是血的八路军战士。过了一会儿,八路军叔叔醒来了,他看见林林蹲在身边,就断断续续地对林林说道:“小朋友请你帮我把这个竹.....筒.....交给游.....游击大队,它很重要.....”说完八路军叔叔就闭上了眼睛。林林哭的很伤心。

第二天,林林和阿黄带着竹筒去找游击大队。突然,他看见前方有日本鬼子的巡逻队,他急忙把竹筒交给阿黄,让他去找爷爷,自己却留下来吸引小鬼子的注意力。日军发现了林林,便走过来,用枪指着林林说:“八路军在哪里?”林

林假装要告诉鬼子,趁机打了小鬼子一巴掌。鬼子恼羞成怒,对着林林一脚踢去,直到林林昏死过去。

后来,爷爷在阿黄的指引下找到了林林,并将竹筒送给了游击大队,八路军叔叔找到了林林,夸林林是个勇敢的孩子。

从那以后,村里的人都叫林林是“小英雄。”这位小英雄就是刘月升老人。

听完这个故事,我深深的被震撼了。林林小小年纪,就能如此勇敢,他聪明机智,面对敌人的威胁,毫不畏惧,将情报保护得很好,不愧是一个小英雄。我想我们现在的生活这么幸福,都是许许多多像林林一样的小英雄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我一定要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好好学习。也要像林林那样,不能胆小怕事,做一个爱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