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娱乐至死书评

娱乐至死书评

《娱乐至死》书感

一针见血原意为一针刺下,便可见血,来形容人医术高明。波茨曼就是一位医术程度达到一针见血的好医生。在《娱乐至死》中,他纵向以“印刷术时代”为对比,横向将电视剖为新闻、宗教和广告三部分,摸住电视娱乐性的命脉,诊出了电视自带的娱乐性对我们个人的价值观及社会整体的文化氛围产生产生的巨大影响。

在波茨曼的论述中,印刷术带给人们的是有逻辑的理性话语模式,而电视给人们的却是无序且无聊的话语模式。后者使我们失去了对信息价值的判断标准,且思考逻辑也趋于散乱。总体而言,电视营造的恰如温水的环境,我们则是故事中的青蛙--环境对我们的影响已经到了及其危险的地步,可我们还是毫无知觉。

娱死出版时间为1985年,至今已经30年,电视业自身的发展也趋于成熟。在这样一个时间段,将中国电视目前的发展态势和书的内容结合起来做对比相信很有意思的。一方面,通过对比我们对一些本质上的东西更加明晰,再者也可以对未来信息的发展态势进行重新预测。

波茨曼担心的信息过于娱乐化。而信息是否过于娱乐化,可以从两个层次辨别,一个是娱乐信息占所有信息的比例,二者信息的娱乐化程度。中国有广电整体调控,而调控的正是上述两个方面。当出现过于娱乐化的态势时,广妈都会及时做规范、调整。如2010年,相亲节目泛滥且出现一些低俗娱乐。不久,广妈的下发《进一步规范婚恋交友类电视节目的管理通知》等多个管理通知。它明文规定了婚恋交友及情感类节目禁止伪造嘉宾身份,禁止讨论低俗涉性内容等,细致且直白的话语让人很容易明白哪儿是禁区。虽然广妈有时会因太过严厉,制定出一些不太合适宜的条理。但整体而言,因广妈的调控,中国电视节目的娱乐化程度得到控制,始终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远不及美国娱乐化强,且很难说达到危险的程度。

波茨曼将电视横向解剖新闻、广告和宗教三方面来讲述。在中国,宗教方面暂且不述,而因体制原因,我们很少有政治广告(我理解的政治广告是官员在电视上宣传他的主张,以获取选民好感和选票);除去政治广告,商业广告的影响有限,再加上了解有限,暂且不论。且说新闻。新闻的快节奏和无序等多个特点确实消解了信息的重要性,使人很难去长时间对一件重要事物进行思考,让人对丧失了一定的对真正有价值信息的判断力。这是新闻节目无法避免的负面效应,但我们也应该去看它的正面效应,从而对整体有全面认识。这点且从优质的新闻节目来说。新闻台(CV12)最近的“走进一带一路”就可做分析,它拍摄及后期都给人带来优质的观看享受,这是电视技术制作方面的福利;更为重要的是,其播放的内容是有大量数据和实例支持的,这些数据和实例是经过长期调研和大数据整合下的产物,我认为它的作用不亚于一个优质的文本,且他呈现方式比枯燥的语言更加生动易懂,不懂得地方大可以反复观看。我们可以看到,在追求信息快且多的时代发展饱和后,下一阶段,我们对电视节目判断为优质的标准是:信息有用、有效且贴合实际,而这正是一个优质印刷文本的特点。

我们再看互联网的信息特点,倘若非特意寻找信息,我们眼前被推送的信息通常是“无用、无效、无意义”的,以“美女、杀害”等猎奇味较重的信息居多。当探寻互联网信息为什么是这样的景象时,我想引用网易新闻的前总编辑陈梁对“网易新闻娱乐性为什么那么强”的回答--“娱乐比较安全。”我相信这也是很多制作人和编辑的想法--娱乐容易吸引眼球,所以做娱乐。而我认为,我们看到的信息趋于娱乐的原因与其说是因电视自带娱乐属性,不如说是人趋于娱乐。再

走深一点探求,人为什么趋于娱乐呢?且为什么是现在这种程度的娱乐呢?我认为,复杂的文本需要耐心和理解力,而这些不是天生自带的,是需要长时间的教育才可以达到。人的本能是趋向简单的东西,而娱乐是在简单的基础上还增加了愉悦的效果,所以人们尤其是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偏向娱乐化程度较高的东西。而我们的信息面对的群体是所有大众而非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群体,占比例比较多人群没有能力或耐心读懂复杂文本,他们更倾向于不用脑子思考的东西,他们读懂的程度是娱乐化到什么程度的决定性因素。

从印刷技术到电视广播再到互联网,科技的进步一方面造成信息的受众人群在不断扩大,另一方面降低了人们接受教育的门槛,推动了精英群体的增长。所以人们的平均受教育虽科技增长在提高,我认为这会使信息整体的娱乐化程度会一点点降低。且精英群体设置的相关机构(如广电)对信息的调控会使娱乐不致出现泛滥成灾的地步。所以我想娱乐至死的情况不会出现,而一个新的媒介呈现娱乐化程度极高是它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报纸曾经出现过“黄色新闻”泛滥黑色时期,电视节目出现过低俗娱乐占主要娱乐方式的时期,而这种态势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娱乐和非娱乐所占比例稳定了,所有节目,包括娱乐和非娱乐都会朝优质发展,会向更精更好的方向走。现在电视节目的整体水平在不断提升,度过了那个时期,而互联网还没发展成熟,正处在那个时期。

麦克卢汉说“容易表达出来的思想自然会成为文化的组成部分”,我的理解是,被简单但充分表达的内容,才有可能成为影响力最大的文化的那部分。无论是电视还是互联网,都有使复杂信息更加容易、简洁的表达出来的功效,且互联网将复杂简单化地功效优于电视。所以,媒介本身不会将人类逼向不会思考的角落,过度娱乐化是媒介发展一个阶段,并非终点。电视节目发展态势告诉我们,未来,我们会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