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你不可不知的爱情规律---武志红之情感篇

你不可不知的爱情规律---武志红之情感篇

http://www.wendangku.net/doc/765319751711cc7931b71654.html/famousblog/wuzhihong/13214.html

武志红

北京大学临床心理学专业硕士毕业。曾在《广州日报》社工作,主持《广州日报》每周六见报的"健康心理"专栏。著有《解读“疯狂”》、《为何家会伤人》、《七个心理寓言》《心灵的七种兵器》情感交流信箱:wuzii@http://www.wendangku.net/doc/765319751711cc7931b71654.html。

我的文章上一篇:男人是个什么东西?更多文章>>

女人是个什么东西?

作者:武志红2010-12-02 10:02:33

她们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更不是斯芬克斯,她们只是被社会的愚蠢习惯降低到半奴隶状态的人。

——法国著名学者西蒙娜·德·波伏娃

男人没有女人也能够考虑自身,可女人没有男人就不能考虑她自己。

——法国作家本达

北方有佳人

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

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这首令人浮想联翩的诗歌,是汉朝乐师李延年献给汉武帝的,令汉武帝不仅感叹:“世上果真有这样的美女吗?”

果真有,而她就是李延年的妹妹。借助这首曲子,她成为汉武帝的妃子,并成为汉武帝最宠幸的妃子,先被称为李夫人,后被尊为孝武皇后,除了“倾国倾城”与“绝世佳人”外,成语“姗姗来迟”也是汉武帝所创以表示对李夫人的怀念的,她绝对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美女之一。

李夫人之所以获得汉武帝一而贯之的宠爱,关键不光是绝世的美貌,更重要的是她的智慧。

进宫数年后,李夫人重病,汉武帝来探访,她蒙在被子里不肯出来,并叮嘱汉武帝在她死后照料她的兄弟。汉武帝允诺说,只要你见我一面,我会赏给千金并拜你兄弟为官。李夫人却说,赏赐与拜官都取决于帝王你,而不取决于见我一面,所以还是不见。汉武帝怒,想掀开被子,李夫人哭泣,汉武帝只好作罢,悻悻离去。

汉武帝走后,李夫人的兄弟们感到惊恐,问她为什么惹皇帝生气,李夫人解释说,我是因美貌而得到宠幸,“夫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所以假若皇帝看到我生病而不再如以前美貌的样子,对我的爱必然会减少,甚至会讨厌我,而一旦“恩绝”,你们还会得到皇帝的恩宠吗?

不久后,李夫人病逝,而汉武帝果然对李夫人朝思梦想,甚至几次找道士为李夫人招魂,一次有了恍惚的幻觉以为真见到了她,因而发出了佳人为何“姗姗来迟”的感叹。

除了李夫人外,汉武帝最有名的另一个妃子是钩弋夫人。那是汉武帝61岁时一次出巡,遇到一个美少女,她的双拳紧握,说是出生后一直如此。汉武帝令宫女去掰都掰不开,但汉武帝轻轻一掰就掰开了她的双手,并发现手心中有一个小玉钩,她因而被称为钩弋夫人。

钩弋夫人得到了汉武帝的专宠,并生下了一个儿子弗陵。汉武帝70岁,决议立弗陵为太子,即后来的汉昭帝。但几天后,汉武帝下令杀死钩弋夫人,这时钩弋夫人才24岁。钩弋夫人死后第二年,汉武帝也死了。

杀死钩弋夫人后的一天,汉武帝问身边的人说,世人怎么看待这件事,有人回答说,世人难以理解,为什么一方面立其子为太子,另一方面又杀其母,汉武帝感叹说,蠢人哪里知道他的考虑,历史很多祸乱都源自“主少母壮”,并且年轻的太后还会骄奢淫乱,就像吕后(汉太祖刘邦的原配夫人)一样。

女人是什么?

法国历史学家米什莱说:“女人,是个相对的人。”他的意思是,女人无法定义自身,女人要通过男人来定义自身。

那么,对于男人来说,女人是什么?李夫人和钩弋夫人的故事可以给出两个最具代表性的答案。

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但是,正如李夫人所说,像汉武帝这样的男人爱的并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的“色”,“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

假若一个男人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男人,那么他势必会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化入他的骨髓,而钩弋夫人不仅美得“沉鱼落雁”,还给年逾60的汉武帝生一个儿子,而帮助他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是更完美的女人了。

但是,钩弋夫人和李夫人一样,在汉武帝那里,她自身的价值一样也是不存在的。最具色相的李夫人是汉武帝宠幸的性对象,而钩弋夫人则是汉武帝传宗接代的工具,她们唯独不是她们自己。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说,比弗洛伊德层面的潜意识更深的是集体无意识,每一个文化都有自己的集体无意识,而这集体无意识中藏着很多原型,每一个典型的人,都可以视为这个文化的集体无意识中的原型的映现。

由此,我们可以说,李夫人和钩弋夫人即是我们文化中的女性原型,理解了她们的故事,也就理解了女人的很多心理。或者也可以反过来说,当你觉得很难理解现代女性的心理时,你不妨去想一想李夫人和钩弋夫人这些历史上的名女子的故事,或许你可以从那里找到一些答案。

妻子是托尔斯泰与林肯最大的悲剧

女人是什么?

如果仅仅通过我做咨询的经历则可以说,女人是想抓住男人而不得并由此感到痛苦的人。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成年的女性来访者基本上最初都是因婚姻恋爱的问题而来找我,而她们当中有近80%的人有着类似的痛苦——她们最在乎的男人不在乎她们。

常常有人会说,女人是情感的动物,所以一旦发现爱情似乎不存在时,她们就会陷入巨大的痛苦中。

但我可以很确定地说,男人也是爱情的动物,一旦发现爱情不存在时,男人的整个存在感也会受到动摇,虽然男人会有一些例外,譬如法国哲学家斯宾诺莎就不需要女人,他总是独自一人躲在一个地方思考伦理学。但普遍来讲,绝大多数男人一样是爱情的动物。

问题是,男人和女人对爱情的理解不同,似乎可以概括成,女人对爱情的理解导致了男人的痛苦,而男人想逃离这种痛苦时,就会被女人理解成他们不爱自己,于是会陷入更大的痛苦中。

女人如何理解爱情?我一位来访者的说法虽然极端一些,但非常典型,她对我说:“他(她先生)对我好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天堂,他对我坏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地狱,为什么他就偏偏对我不好而不能对我好一点?!”

她说得绝对得理直气壮,以至于在那一刻我觉得,心理学中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每个人为自己的感受负责”真的不成立了。

作为咨询师,我理解她这种心理的合理性,知道它现在的逻辑也知道它是如何产生。同时,作为男人,我也同情她的丈夫,她对自己这个观点有多肯定,她的丈夫就会有多痛苦。

这种痛苦,俄罗斯文豪列夫?托尔斯泰有体会。1910年10月,在一个飘雪的夜晚,82岁的托尔斯泰再也无法忍受妻子,他逃离家,逃入寒冷黑暗中,11天后,他在一个火车站上死于肺炎,而临终前最后的要求是,不许妻子来到他的跟前。

这种痛苦,美国总统林肯也深有体会。他遭遇暗杀,身负重伤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时,最后一个要求也是不许妻子来看他。

我另一位来访者也看到过男人这种痛苦。他说,他的岳父去世前,看到他岳母走进房间,突然间激动起来,挣扎着向妻子伸出一支手,挥舞着,好像在对相处一生的妻子大喊:“出去!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这几个男人的这种痛苦,在我看来,都源自于他们无法很好地处理妻子的那种人生哲学——“我的感受你负责,你对我好一点我就在天堂,你对我坏一点我就在地狱,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好一点?!”

看起来,这个人生哲学似乎没什么,不就是“好一点”吗?但这其实是要加一个定语的——“时时刻刻”。

女人一旦有了这样的信念,她的注意力就会完全放在伴侣身上,这就成了男人不能承受的沉重。

对此,法国作家蒙特郎非常反感,他因而将女人描绘成男人的噩梦。他欣赏尼采对女人的态度“见女人时,带上一条鞭子”,他认为男人必须高高在上,对女人必须粗暴,否则女人就会吃掉他们的力量。

他说,对女人来说,爱就是吞没,在假装给予的同时攫取之,一如托尔斯泰夫人令人战栗的呐喊——“我以他为命,为他而活,我要求他也像我对他一样来对待我。”

一位女士对我说,她爱她的先生。我问她,你怎样爱他呢。她说,每当他回到家里,她必定已为他准备好了一份水果、一杯茶水和一套睡衣,甚至牙刷上都挤好了牙膏。

这就像是托尔斯泰夫人的心声“我以他为命,为他而活”,但假若这就是全部那也没什么,而这位女士在聊天中也一再向我强调说,这就是全部,她没有什么要求。

但她先生的感受却完全不同,他对她说,你不要为我做这些事,你为我做这些事时总有期待,而我满足不了你的期待,那时你就会生气。

而她听不见先生的这些话,她说,我就是爱你,所以我必须这样做。

结果,她越这样做,他越不耐烦。

我建议她试试按照先生的话去做。她这样做了。这时他说,这就对了,这样我很舒服。并且很快,他对她的不耐烦减轻了。

那份不耐烦,是对“我要求他也像我对他一样来对待我”的抵触。

他者即地狱

存在主义大师萨特的情人、同样是著名哲学家的法国女子西蒙娜?德?波伏娃写了一部世界级的名著《第二性》,专门来探讨女性。

《第二性》书名的意思即,男人是第一性,女人是第二性,男人是“the one”,女人是“the other”,翻译过来即,男人是“主体”,女人是“他者”。

所谓他者,即没有或丧失了自我意识,处于他人或环境的支配下,完全处于客体地位,失去了主观人格的被异化了的人。

我们流传的萨特名言“他人即地狱”,其实意思是“他者即地狱”。对于女性而言,因为种种原因,女性沦为了“他者”,所以女性容易深陷于地狱中。

“他对我好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天堂,他对我坏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地狱。”这种心理,说明这位女子完全处于“他”的支配下,自己将自己置于“他者”的位置上,而结果也当真如身处地狱。

但是,为什么女性容易陷入“他者”的地狱中呢?

李夫人和钩弋夫人的故事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那时,事实的确是,汉武帝这样的男人在掌控着一切,而李夫人和钩弋夫人的价值甚至生死,都系于这个男人如何对待自己。

犹太哲学家马丁?布伯说,一个人沦为了另一个人实现自己欲望的对象或工具,那么这种关系就是“我与它”的关系。由此,可以看到,李夫人就是汉武帝性欲与爱欲的对象,而钩弋夫人则是汉武帝传宗接代的工具,不是她们将自己置于“他者”的位置上,是汉武帝强势地将她们置于这个地狱中。

李夫人对这一点洞若观火,并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将汉武帝玩弄于股掌之中。她只给汉武帝展现自己最好的色相,而不让汉武帝看到自己的“色驰”,由此成了汉武帝梦牵魂绕的性欲与爱欲的完美对象。

钩弋夫人不能明白这一点,当汉武帝下令处死她时,她跪地哀号,而遭到汉武帝的呵斥:“快走快走,你反正是活不了的。”据记载,她死后数天里“暴风扬尘”,就像是她的冤魂在哀号。

钩弋夫人的惨剧并非例外,实际上,“荣其子杀其母”是汉武帝的通例,他的妃子们一旦生了孩子都会被他以各种名义处死。他这样做,源自于他自己的经历,他幼时和刚上任时曾受母亲和祖母很大的牵制,所以“主少母壮”并非是他在替自己的父辈或祖父辈有吕后这样的“超级专制的妈妈”而感叹,他是在为自己感叹。

由此,可以理解,他杀死钩弋夫人,看起来像是为年幼的儿子弗陵执政扫除障碍,但其实是他想杀死母亲和祖母的潜意识心理的投射。他谥号“孝武”,孝自然是针对母亲和祖母,但可以说,他对母亲和祖母表现得有多孝顺,他潜意识隐藏着的对母亲和祖母的攻击性就有多强,而这最终表现成他对妃子们的残酷逻辑——“荣其子杀其母”。

汉武帝的这种做法也并不孤独,在中国历史上,“荣其子杀其母”的做法相当常见,譬如在隋朝前的西魏和北周,有8个主要的大家族,皇帝的妃子都出自于这8个家族,他们为了防止一家独大而有了一个约定,哪个妃子生的儿子被立为太子,那个妃子就要被处死。

在这种极端的故事中,女性的命运就犹如浮萍一样脆弱,作为爱欲与性欲的对象,会有“色衰而爱驰,爱驰而恩绝”的后果,而作为传宗接代的工具,甚至可能会更惨烈。

李夫人对于汉武帝的意义,可以在现代男人对女人的态度上找到很明显的对应,男人对女人美貌的在乎,估计在每一个社会都是很主流态度。

钩弋夫人对汉武帝的意义,在现代社会似乎不是很明显了,但在最传统的地区,譬如潮汕和客家地区,女人还普遍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不过好在主流的做法还是“因其子荣其母”。

但是,在这种地区,假若一个女人不能生儿子,或者很艰难才生了儿子,那么对她自己和对女儿们而言都可能会是一场噩梦。我听到过太多这样的故事,一个女人生一个是女儿,又生一个还是女儿,于是就一直生,直到生了七八个女儿后才生了一个儿子,那时她才可以不再做生育机器。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将女儿送给别人是很常见的事,欧美国家到中国来收养的孩子多数就是这种家庭生出的女儿,而最恐怖的事情则是,生下来的女儿被虐待甚至被残杀。我知道在一个家庭,接连生了几个女儿后,最后一个女儿刚一出生就被父亲活活摔死了。

作为一个女人,假若你是出生于这样的家庭,那么,你很难不陷入到“他者”的地狱中。

小标题:

在我们国家,重男轻女至少有数千年的传承了。所谓重男轻女,也就意味着女人的价值不在于她们自身,而在于她们对男人来说是什么。如果她们在男人的眼里是重要的,那么她们就是有价值的,如果她们在男人的眼里是不重要的,那么她们就是没有价值的。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他对我好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天堂,他对我坏一点,我就觉得自己在地狱”,女人发出这样的感触,是非常有道理的。对于钩弋夫人来说,这直接意味着生与死。

生与死是极端的表现,大多数女性的命运不会在这种极端处游走,但她们难以免除一种痛苦——被抛弃的痛苦。

被杀死是极致的被抛弃,被送人则是相对轻一些但也是极致的痛苦,而女性普遍所接受的痛苦到不了这种地步,她们所遭受的痛苦,主要是忽视、冷落乃至虐待。

更要命的是,她们之所以被忽视、冷落乃至虐待,原因常常仅仅是,她们是女孩。

并且,更更要命的是,最初这样对待她们的,恰恰是自己的妈妈,而且还是生命的最早期。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首先,成年女性的生命价值被否定了,她们必须依附于男人而生存,她们作为女性而被蔑视、被否定甚至被欺辱,这令她们讨厌自己的女性身份。

接着,她们有了女儿,如果不是有很好的觉知,她们会将对自己的女性身份的讨厌和抵触淋漓尽致地投射到女儿身上。

在生命的最早期,这种讨厌和抵触可能会表现为,她们不愿意碰触女儿,不愿意给女儿喂奶,忽视、冷落女儿,乃至虐待她们。媒体经常有报道说,幼小的女孩身上被插进了很多针,而这些报道有时会证实,做如此残酷的事情的,恰恰是女孩的奶奶,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奶奶的智慧没有增长,反而是对自己女性身份的恨意逐渐增长,这份恨意最终会传递到幼小的女孩身上。

生命早期的这些创痛,是非常难以平复的。托尔斯泰与林肯所遭遇的创痛是被吞没的创痛,这种创痛很深,但它比不上被抛弃的创痛。托尔斯泰与林肯是有自我的,他们的痛苦是发现在与妻子的朝夕相处中正在失去自我,他们的自我被妻子吞没了。而他们的妻子是没有自我的,她们所遭遇的被抛弃的痛苦令她们很早就是去了自我。

并且,每当她们试着去寻找自我时,她们总是会碰到被抛弃的创痛,这种创痛看起来是不可修补的,这时,她们就会去抓伴侣,而这看起来是有希望的。

这也是一种恶性循环,而且是一种上瘾,因为看起来,当自己痛苦时,男人对自己好一点真的会有天堂的感觉,所以她们会不断去追逐这种逃避痛苦的方式。

这种做法无异于吸毒,但是,男人早晚有一天会拒绝做毒品。

所以,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要成为一个“主体”,女人就必须学习打破这个恶性循环。

(未完待续)

男人是个什么东西?

作者:武志红2010-12-01 10:25:51

男人为了性而情,女人为了情而性;

男人没有身体,女人没有灵魂;

女人是关系的动物,男人是自由的动物;

女人是情感的动物,男人是事业的动物

……

这些流传很广的说法,到底成立吗?如果成立,它们的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奥秘?

爱情是最重要的,爱情坍塌了,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无数女人如此感慨。

更具体地说,就是,有一个男人是最重要的,他不在乎自己了,自己就活不下去了。

然而,对于女人来说,爱情是什么?

在小说《挪威的森林》中,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描述了女主人公绿子的爱情梦想。

“我追求的是一种单纯的真情,一种完美的真情。比方说,现在我跟你说我想吃草莓蛋糕,你就丢下一切,跑去为我买!然后喘着气回来对我说:…阿绿!你看!草莓蛋糕!?放到我面前。但是我会说:…哼!我现在不想吃啦!?然后就把蛋糕从窗子丢出去。我要的爱情是这样的。”

“但是我觉得这和爱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嘛!”我稍稍愕然地说道。

“有啊!只是你不知道罢了。”阿绿说道。“对女人来说,这其中有很重要的意义!”

“你是说把草莓蛋糕丢出窗外这件事?”

“是啊!我希望对方会说…知道了!阿绿,我知道啦。我应该早晓得你不会想吃草莓蛋糕,我真是笨得像驴子一样不用大脑。对不起!我再去给你买别的。你喜欢什么?巧克力泡芙?还是起士蛋糕??”

“然后呢?”

“如果他这样对我,那我一定死心踏地爱他罗!”

绿子的草莓蛋糕的梦想,让男主人公渡边感到错愕,最初读小说时,我也觉得莫名其妙,觉得女人真是奇怪,难道这就是爱了,并且还觉得有些无聊,认为这样的小事都被赋予了那么大的意义,真是太沉重了,怎么能准确猜透女人的心思呢,再说,猜透了又如何呢?

这是女人的故事,但男人的故事又如何呢?

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被誉为“现代小说之父”,有非凡的感受能力,他与女友菲丽斯订婚,毁约,再订婚,再毁约,第三次想订婚时,死去了。

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卡夫卡认为,女人是通过男人而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旦结婚,他就有法律义务满足菲丽斯的这一需要。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无法投入写小说了,而他又觉得自己是为写小说而生的,所以他对婚姻有恐惧。

真的为写小说而生的话,那就专心写小说吧。但他知道,自己同时又惧怕孤独,离不开女人的陪伴,他不要太深的爱情,陪伴就可以了。

所以,他选择了菲丽斯,和她订婚,因菲丽斯不够吸引他,但这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女人的陪伴就可以了。

但是,真到一起了,他发现,这仍然是一个沉重的义务,他惧怕,所以又毁约。

若卡夫卡碰到绿子,那会如何?绿子活泼可爱,心地单纯,又美貌诱人,但卡夫卡会惧怕她,惧怕她草莓蛋糕的爱情梦想。依照绿子的说法,似乎她只要一次这样的证明,证明这个男人可以无怨无悔地满足她的任性,然后就可以死心塌地地爱这个男人了。

然而,卡夫卡会知道,这种愿望会贯穿在生活中的许许多多的细节中,似乎每一个细节都要么“通过男人证明自己的存在”,要么就会觉得爱情没有了,世界坍塌了,那实在会很沉重。

小标题:

我一个朋友K,他有卡夫卡那样的才情,也是无比敏感,而他的爱情也相当奇特。

他大一时和外校一个同乡的女孩相识,刚一见面时,他觉得如遭雷击,好像一下子被打蒙了,但这不是通常爱情的那种来电,而是非常痛苦的感受,那感受就好像在说,怎么可以有这样的女孩,她生活在一个无比狭小的世界里,好像小到一个玻璃球那么大,但她却全然地满足,完全没有意愿去看外面一个广阔的世界。

相反,那女孩一见到他便来电了,是很美好的那种来电。从此以后,女孩开始对他穷追不舍,非常密集地频频到他的学校找他。

K惧怕那种如遭雷击的感觉,所以总是逃避她。这样过了半年后,那女孩绝望了,她打电话向她哭诉说,我到底哪里不好,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听到她这样说,K心软了,答应了她的爱,但答应的那一刻,却有失魂落魄的感觉。

更特殊的是他们第一次拥抱,女友紧紧地抱住他时,他觉得好像有一个碗口粗的木桩一下子戳到他的心里,那种感觉非常难受。

然而,非常有意思的是,一旦确立了恋爱关系,K对女友极其在乎,总是惧怕她抛

弃自己。

为什么K会有这样的爱情?爱情不是甜蜜的吗,他的爱情似乎一开始就是痛苦。

在我上一篇的文章《依赖与反依赖的双重奏》中,我写到,我们内心的创痛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被抛弃的创痛,一类是被吞没的创痛。小时候,假若一个孩子和父母——尤其是妈妈的关系很疏离甚至经常分离的话,就会产生被抛弃的创痛。相反,假若父母和一个孩子的关系过于亲密且父母有将孩子视为生命中的唯一的话,这个孩子就会有被吞没的创痛。

因为有被抛弃的创痛,一个人就会无比渴望爱情,并在爱情中时时刻刻都渴望亲密,这样的人在爱情中会不明白什么是个人空间。

相反,因为有被吞没的创伤,一个人在爱情中反而会特别留意自己是否有空间,他会随时为自己保留一片天地,有时是独处,有时是保守一些秘密,有时则是将注意力从爱情中转移到别处去,甚至是背叛。

对K而言,这两种创痛他都有,先是幼小的时候妈妈忙于工作,根本没时间陪他,3岁前的记忆总是孤独,他总是一个人在家中,有时有奶奶在,奶奶人很好,但很冷漠,好像根本没有心。因而,他有了严重的被抛弃的创伤。

接着,等他大一些后,妈妈对他非常依赖,他明显感觉到,对妈妈而言,似乎爸爸和其他所有亲人一点都不重要,他才是唯一,他才是妈妈的百分百,但这让K有被淹没的感觉。

因为被抛弃,所以惧怕孤独,因为被吞没,所以惧怕亲密,这双重的需要和这双重恐惧交织在一起,令K无法动弹,他既不能全然投入到关系,也不能保持一份独立而专心做事,就像卡夫卡一样,既不能结婚,又不能没有女人的陪伴。

亚历山大征服世界为了逃避妈妈?

卡夫卡有一个严厉的父亲,和一个非常依恋他的母亲,这导致了他人生的困局。不过,对这一点,他自己似乎了解并不足够,尽管他是弗洛伊德的老乡,又是弗洛伊德的同时代人,但弗洛伊德的理论看来那时还没有影响到他,否则也许他会明白,他与菲丽斯关系的困局,不过是他与妈妈关系的再一次重演而已。

我一个来访者D总结说,他发现感受力和行动力似乎是一对矛盾,当他对别人的感受特别敏感时,他的行动力就变得差了很多,但当他做到对别人的感受完全不在乎时,他做事的效力就高了很多。

卡夫卡和K,都是感受力极高的男子,他们被困在了这个迷局中,但行动力极高的人,一样也会被困住,甚至,他们的行动力都可能源自于这个迷局。

亚历山大大帝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之一,他率领数万马其顿士兵,征服了从希

腊到印度的广袤疆土。

他为什么要去征服,他的动力何在。在电影《亚历山大大帝》中,你可以看到,他去征服的一个巨大动力,是远离他的妈妈奥林匹亚斯王后。

与K一样,亚历山大大帝的妈妈将儿子视为唯一,她讨厌自己的丈夫马其顿老国王,甚至对儿子说,他不是你的父亲,你的父亲是太阳神阿波罗。这种讨厌,在电影中似乎原因是他瞎了一只眼,而在历史中,至少同等重要的另一个原因是丈夫好色成性,那样一来,丈夫就不再是情感上的伴侣,于是女人就容易将自己的儿子变成自己情感上的伴侣。

电影着力描绘了亚历山大与妈妈关系的暧昧之处,很多时候,他们表现得更像是一对恋人,而不是一对母子。

这种暧昧会给儿子造成很多困惑,一方面,这是他想要的,他渴望与妈妈亲近,甚至渴望妈妈在乎自己远胜于在乎父亲。但另一方面,这又会让他对父亲有内疚,甚至还会恐惧父亲会惩罚他。

不仅如此,当妈妈和儿子的关系过于紧密时,儿子就感觉自己被吞噬了,有窒息感,就要和这种窒息感对抗。

K彻底淹没在这种窒息感中,所以他有了那样的爱情,所以他的世界极其狭小,他是绝对的宅男,除了妈妈、妻子之外,他似乎什么都没有。

相反,亚历山大成功地找到了和这种窒息感对抗的办法,那就是去征服遥远的地方,越遥远越好,而他征服得越是遥远,他的母后就越抓狂。在电影中,当奥林匹亚斯王后在王宫里读到儿子写来的信时,她会在空旷的王宫里大声斥责儿子。看起来,她有种种斥责的原因,但她真正想斥责的是,你为什么远离我!但是,她不能理直气壮地这样指责儿子,毕竟,作为一个国王,有谁比亚历山大做得更好吗?!

同时,亚历山大也很心安,他做了一个国王最应该做的事情,但同时,他似乎又可以不必内疚。

内疚,是有严重被吞没创伤的人的共同情感。K说,一次看电影,他觉得似乎自己可以孤身一人去电影描绘的那种金矿去做工人,他可以承受那些苦,可以专心地去采金矿,那种投入做事的感觉很好。但电影看完后,他又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那样一来就太内疚了,自己怎么可以背叛妈妈呢,怎么可以逃离妻子呢!

那该怎么办呢,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灵魂出窍。更准确的说法是拥有身外身,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一起去金矿,而一个灵魂和一个身体留在家里陪妈妈和妻子。

完全的亲密会害怕被吞没

有过被吞没创伤的人总想逃离,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男人与女人的众多不同之处。

譬如在性爱中,很多女人并不享受性爱本身,但绝大多数女人都特别享受性爱前后的那种温存,最好有充足的前戏,而性爱后再好好抱一会儿。

但是,偏偏有很多男人,既不愿意有前戏,也不愿意性爱后的拥抱。尤其是性爱后的拥抱,很多男人感觉上会非常抵触。

性爱后不拥抱,会让女人很受伤,她们会想,这个男人是不是把我当做了性工具,根本没有情感。但在男人看来,他们内心隐秘的一个声音是,如果是完全的亲密,自己就会被吞没,自己就会消失。

我一个来访者即是如此,他每次和妻子做爱后,都不愿意拥抱,要么是坐一会儿,要么是站起来走走,反正就是不愿意继续亲密地抱在一起。对此,他解释说:“我不敢和妻子太亲密,那样一来好像就得背负一个重担。”

但当我让他多谈谈重担时,他第一个想到的重担是妈妈,与K一样,他也觉得妈妈把他当成了唯一,而与亚历山大一样,他的妈妈也是不断在他面前诋毁他的爸爸。

男人为了性而情,女人为了情而性;

男人没有身体,女人没有灵魂;

女人是关系的动物,男人是自由的动物;

女人是情感的动物,男人是事业的动物

像以上这些关于男人与女人的说法,其实原因都可以归结为一点,男人主要遭受的是被吞没的创伤,而女人主要遭受的是被抛弃的创伤。因为怕被吞没,所以男人要逃离亲密,因为怕被抛弃,所以女人要追求亲密。

逃离亲密的男人总有一个安慰他的对象,亚历山大的是征服世界,卡夫卡的是写小说,而多数男人很容易迷上一个事物,很容易有一个爱好,逃离亲密至少是一个重要原因。

最糟糕的是,男人要逃到另外一个女人那里。在我参加的弗苏摩迪(Vasumati hancock)老师的“爱的关系”工作坊中,三角恋成了一个主题,在场的许多学员都陷在三角恋迷局中,其中还有好多学员是夫妻两人一起来上课,想处理好这个迷局的。结果发现,追逐梦想和自由(其实是逃离亲密),是有婚外恋的男人的一个普遍声音。

譬如一个学员说:“我最多愿拿出50%的心给太太,此外我有很多梦想,为了实现我的梦想,我甚至会撒谎骗老婆,就是为了得到自己的梦想和空间。”

他还说:“我小时候妈妈比较孤独,特别是我很小的时候,我几岁时,常常一觉醒来发现被妈妈紧紧抱着哭。”

他婚后有两次婚外情,但他说准确来说叫“婚外性”,他只是在寻找刺激而已,这样做了后,“第一是内疚,第二是委屈,因为结婚后觉得失去了自我,大概半年吧,完全和她在一起,我很痛苦,因为我看不到太阳。”

包二奶——男人美梦后是噩梦?

我自己的发现是,越是重男轻女的地区,包二奶的现象就越是严重,而之所以会如此,核心原因是依赖与反依赖的双重奏。

先是因为重男轻女,所以一个妈妈在还是一个小女孩时就遭受了严重的被抛弃创伤。

接着,这个女人嫁到了一个重男轻女的大家庭,再一次遭受严重的被抛弃的创伤。在这个家庭中,她是地位最轻的一个,而且丈夫根本不是情感伴侣,因丈夫的心首先在父母那里,接着在孩子那里,接着在家人和朋友那里,她是最末一位。

没有伴侣会非常孤独,所以她几乎必然要把孩子当做伴侣,如果是男孩那就会更容易。这样一来,这个男孩就有了被吞没的创伤。妈妈被抛弃的创伤有多么重,他被吞没的创伤就有多重。

最后,他长大了,从法律上要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了,而这几乎相当于要妈妈的命,其痛苦程度,就像一个妻子觉得最爱的丈夫要离开的程度一样。于是,妈妈要和媳妇争夺同一个男人。

在这种局面中,这个男人会非常痛苦,他觉得自己的心被分成了几瓣,甚至自己的人也最好出现几个身外身,就像K那样。

从道德上,他属于妈妈,越是重男轻女的地区,就越是鼓励孝顺,以至于儿子对妈妈的孝顺是绝对不容置疑的头号道德,绝对不可违背。

从法律上,他属于妻子。现在,就算在最重男轻女的地区,也一样受到现代文明的熏陶,明白爱情是第一位的,所以这些地区的妻子会比以前更加理直气壮地要求爱的证明,而她们的确在法律上是有这一资格的。

但他的情感何去何从呢?当然,他对妈妈有情感,对妻子也有情感,并且就我所了解的多数个案中,其实情感还是更偏向妻子一边,但道德压力实在太沉重了,他意识和行为上更偏向妈妈一边。

那种恋爱的感觉呢?那种爱情中迷人的东西呢?尤其是轻松的两性相悦呢?这绝不可能在母子关系中寻找,似乎也很难在夫妻关系中寻找。结果,这种需要就转向了婚外情、婚外性或包二奶这样的行为上。

多个和我深聊过的男性都谈过他们对同时拥有多个女人的渴望,但最终我发现,这种渴望,其实是为了逃避内疚。

有过严重被吞没创伤的男性,他们看起来很想逃离亲密。然而,假若真这样做了,他们又会极其内疚。像K那种程度的,甚至仅仅因为自己有逃离妈妈的想法,就会产生巨大的内疚。所以,逃离妈妈或妻子这样的想法,想一想就可以了,真要做的话,那不可能。尤其是,逃离妻子的想法多少还可以有,而逃离妈妈的想法,那甚至都不能意识到。

所以,绝对不可以离婚。但是,想追求轻松愉悦的两性关系的愿望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是两全其美,一边保持原来这个家,另一边再建一个家,这个这个家代表了道德、法律、责任、义务、忠诚和生活,而那边那个家代表了其他一些梦想。

同时拥有多个女人,似乎是男人的美梦,但假若这种事情真正发生,这又容易成为一个噩梦,因为人生就会陷入到纠缠的泥潭中。

化解吞没的关键——学会拒绝

作为女性,理解男性的被吞没创伤很重要,那样就会明白,他们的很多行为并不是刻意要伤害你,并不是不爱你,而是他们固有的。

作为男性,深入认识你自己的内心,尤其是深入认识你与妈妈的关系,是极为重要的。

一个儿子与妈妈的关系,一定是双重的,既希望亲密并享受亲密,又希望独立并享受独立。当你发现你与妈妈的关系似乎只有亲密而缺乏独立时,那一定是因为独立的动力被压抑了。

如果一个妈妈太渴望与儿子亲密,那么这个儿子先是享受,接着是感觉到被吞没,于是想逃离,但因此这个想逃离的愿望,又会产生内疚,觉得对不住妈妈的爱。

比内疚更深一层的,是恐惧,是害怕被妈妈惩罚,害怕被妈妈抛弃。

认识这些内疚和恐惧是极为关键的,因为只有化解掉内疚和恐惧的障碍,一个男人才可以真正做到允许自己追求独立。

一个非常微妙的现象是,一些男人会允许自己的配偶犯错,甚至是出轨,那样以后,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有些时候拒绝妻子向男人要求证明自己存在的需要了。当然,这又会带给他们更大的痛苦与纠结。

在认识内疚和恐惧的同时,可以试着从行为入手。对于有被吞没创伤的人而言,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他们必须要学习的功课是,对有被抛弃创伤的人表达拒绝,因为每个人都是要通过自己而证明自己的存在。

在“爱的关系”工作坊中,弗苏摩迪老师教大家做了三个行为上的练习:

1.稳稳地站在地上,一只脚向前,伸出一只手,对向自己提要求的人说“不!”

2.稳稳地站在地上,向前伸出双手,对走近自己的人说“停!”

3.稳稳地站在地上,向两边撑开双手,说“我要我的空间!”

这些练习,都是为了让有被吞没创伤的人学会直接拒绝有被抛弃创伤的人的要求。

在我的亲密关系中,我是典型的反依赖者,2007年时,我对自己的内疚与恐惧有了非常深的理解,而最近半年,

我在和女友的关系中,真的学会了直接说不,这对我真是很重要的一步,但也得看到,对我而言如此重要的动力,我一直到36岁才做到了基本尊重,而且我还是学心理学的,也是用于剖析自己的。

但不管怎样,这真的开始做到了,这真的很好。

阅读:617评论:1

上一篇:天使与魔鬼——需要、欲望与负罪感下一篇:女人是个什么东西?

发表评论

相关评论

{date_time}

{content}

2010-12-06 12:41:32

男人也不是个东西,是男人!哈哈。。。。。咱国文真不是个东西,寓意深长啊。。。。。。

你不可不知的爱情规律---武志红之情感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