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登水濂山

登水濂山

十月三日的早上,突然接到同事何强的电话,陈哥,去登水濂山去不?我爽快地答应。国庆节公司放了三天假,人多车挤我也懒得出去。一号、二号呆在家里没踏出家门半步,我在QQ上说,国庆三天假安心在家看看书,练练字,修炼一下心情。然而,整日地待在家里也有闷得发慌的时候。于此,何强邀我一起去登山,我也乐于此行,算是呼吸一下户外的新鲜空气吧。

水濂山我曾去过一次,她地处南城郊区,从家里出发坐公交车也就四、五十分钟的路程。山不高,海拔大概就三、四佰米,山上绿绿葱葱,和植物园相邻,是东莞市六大森林公园之一。在本地人看来,水濂山的地位和名气赶不上东城的同时是森林公园的旗峰山。水濂山是最近几年才开发出来的集爬山,休闲,回归自然为一体的综合性公园。主要来到这里的人群,基本上是一些在莞工作的外地人为多。像附近的、周边的一些企业组织员工爬山;周末,节假日公司企业放假,水濂山就成了大家的去处。旗峰山则不同,她的海拔没有水濂山一半高,由于山下建有年代久远的黄旗山观音古庙,深得历朝历代的百姓市民去烧香拜佛。广东这个地方还是比较迷信的,现在也一样,因此旗峰山就成了他们当地人主要去的地方。何强说:先吃早餐,再去登山,不然没有力气爬了。我同意他的提议。吃过早餐,乘车直奔水濂山森林公园。天气真不错,风和日丽,太阳不是那么的毒辣。从山门进入,沿着水泥大道往上走。我对何强说:我们是从古庙广场那条路登呢,还是走濂泉阁旁的那条路爬。何强说:我从来没来过,也不知道,你怎么走我就跟着怎么走吧。那好办。我说,我们先到濂泉阁楼上看看远景,再顺着旁边的山道往上走,一直登到山顶,好不好。既然是来登山的,肯定要登到山顶。何强答道。

今天,我们爬山的兴致很高。我们选择的是从濂泉阁这条路往上爬的。这条路比起广场古庙的那条路平坦一点,但路程要远得多。刚从山脚下爬,就看到路边竖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上山注意安全。从濂泉阁这条路往上爬,首先是一条木板铺的栈道,顺着山势铺的,估计应该有二、三百米长吧。过了栈道,脚下剩下的就是清一色的石板了。其实走这样的山路,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记得上初中的时候,每个星期四的下午就是劳动课,学校组织学生上山砍柴,因为学校的饭堂是靠木柴生火来蒸饭的。那时,我们来回要走一,二十里的山路才能砍到柴。乡下的路,虽是泥巴路,小路,但大家神采奕奕,不感觉累和苦。还有一次,那是杨梅成熟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伴去山里采杨梅,那才有趣。我们从早上一直到下午,从这座山翻到那座山,根本没有路,我们只要看到那个地方好走就走那里。由于我们太盲目的找,结果大家没有采到多少杨梅,而家里的人却急死啦,我们自己却搞到天黑才回来,结果都被家长骂了一顿。当然,这样的爬山都是因为劳动,年纪小又不懂事,根本不会考虑到安全。因此,当局有这样温馨的提示,我觉得是蛮好的。后来,就算有机会去旅游,也都是把安全放在首位。当然哟,我们没有像专业的登山队员那样挑战极限,征服大山大河的气魄和勇气。而现在的爬山,最主要的就是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让久违的心情放松放松,再则也就是锻炼一下身体。

我们沿着指示牌,朝着山顶爬,七拐八拐就到了天池。所谓的天池,简直就是一个水塘,浅浅的一点水,还是浑浑的,真的有辱天池这两个字的美名。比起我在河源看到的那个鸭嘴

湖还要小。不过让人非常惬意的是,这山上的树木长的非常漂亮,个个亭亭玉立,耸立云霄。我们在离天池不远的一座亭子休息了片刻。来到森林,真的有一种不同的感觉。山风习习,吹在身上,一扫身上的热气,一种沁入心脾的舒服。山上的空气就是新鲜,呼吸着山林散发出的负氧离子,人的精神比坐在办公室呼吸的那种空调散出的冷气要强百倍。

离开所谓的天池,再穿过彭公台,往上爬就可到达水濂山的顶峰。以前我爬山中途是很少观赏风景的,只希望尽快的爬到山顶,站在山顶上俯视脚下的一切,那才叫痛快。现在不同了,我很在乎沿途的风景。彭公台是一个亭子,是供大家休息的地方。亭子还是蛮大的,亭子的旁边就是一块较为宽广的广场,大概有十多平米。正中间矗立着一尊彭公石雕,高约一米四、五左右。脚下是一块石碑,上面刻着这样的字:彭公,西汉年间人。传说彭公在此隐居修道多年,后得道而成仙。水濂山原名彭峒山,是因其而得名。这段话说明了水濂山的来历,原来此山是和那些有名的大山一样,都是有道人在此炼丹修道的。其实,对于很多名山名川大都是这样的传说,譬如庐山有匡俗学道求仙,罗浮山是道教名山有道人葛洪在此炼丹修道等等,如果后来有大诗人,大官人或者皇帝之类的人来到游览,留下一些著名的诗词歌赋,以后此山绝对是令人羡慕的名山。只可惜,水濂山太小,也没有著名人士到过这里,那就称不上名山喽。《陋室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相信,只要当地政府有心打造水濂山,这座不足400米高的山,是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的。

累不累,我问何强。不累。那好,我们接着爬吧。离开了彭公台,沿着树荫下的石阶,一会就登到了山顶。我又对何强说:我们应该是十点多一点开始爬山的吧,看看现在几点了。何强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十一点半。用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不错的。我接着对何强说,有一年,我和明文志在广州爬白云山,两个打赌看谁先爬到山顶,我们从山脚下一路往上跑,一直跑到山顶-----摩星岭。一看时间差不多就半个多小时。而今站在水濂山的山顶上,和曾经的好朋友已分别多年,了无音信,心中还是有些怀念的。

山顶上建有一楼,名曰:水濂阁,共三层。我和何强登上此楼,楼上已聚集了很多游人,我们找到一个位置,扶栏远眺。杜甫有诗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真的感觉不到有这样的气势,眼前就是一片绿色:一山一山的树木沐浴着阳光,成千上万的蜻蜓挥舞着曼妙的翅膀;远处的松山湖科技园,同沙水库也是绿水环绕。在这样的秋季中,我真的无法分辨出这是秋天还是春天,于此我赋诗一首:一步一阶上翠峰,远近高低青濛濛。山色难分春秋月,空谷幽香有花翁。太阳已经高照,何强心满意足,我们就沿着另一条山路下山,愉快的结束了这次登山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