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阿多诺大众的文化产业论

阿多诺大众的文化产业论

SCD

气象万千

多诺是法兰克福学派的重要代表

人物,他不仅和众多哲学家看到:

组织化的资本主义是一种有效的

社会形势,它建立在所有社会生活领域的理性化和强有力的国家机器的支配基础之上。技术的发展同国家控制的手段一起,导致了人们的被动性和从众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不但社会关系,甚至艺术也面临着被物化的危险,艺术家在现代社会中越来越孤立,越来越异化。他更是意识到要在工业社会和有组织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内拯救价值是不可能的。于是他采用“否定的辩证法”通过对资本主义文化产业的批判和对现代艺术的建构这两部分的论述,阐发了他关于审美乌托邦和艺术救赎功能的基本看法。

阿多诺美学理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对资本主义文化产业的批判。他认为,经典马克思主义忽略了两个重要的领域,那就是文化和个体精神,而这两个问题又是当前资本主义社会极其重要的问题.因而必须充分注意和深入分析。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以精英主义的高姿态对大众文化进行了犀利的批判,揭示了大众文化的商品性、标准化及其对受众的操纵和欺骗,揭示了受众所处的消极被动、任其摆布的地位。但是,阿多诺作为始终坚持非同一性的否定辩证法的哲学家,他对文化工业的思考远比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更为复杂,更为辩证。事实上。阿多诺对文化工业的态度有时甚至是模棱两可的,其间有诸多的犹豫、含糊,乃至矛盾。现在对文化产业的建设也是我们国家现代化进程的重要课题,重新阅读阿多诺的文化工业批判思想,理解他对文化工业的那种犹豫、矛盾心态的根源,一定会对我们的文化研究和文化建设有所助益。

根据阿多诺的历史研究,在资本主义以前,艺术曾是一个有着自律本性的自由人类文化的领域。到了资本主义阶段。这样的现象就不复存在了,“艺术……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追求利润的商业。”新兴的文化产业取而代之。所谓文化产业,他在《文化工业再思考》一文中说,在他与霍克海默合著的《启蒙辩证法》的初稿中,他们用的是“大众文化”(massculture)一词,但后来又采用了“文化产业”(cultureindustry)这个术语,其目的在于说明他们所研究的对象不是那种自发地从大众那里生发出来的文化,也不是当代流行文化形式,而是“是把旧的东西和熟悉的东西融合成一种新的特质。在其各个分支中,专为大众消费而产生出来的产品,这种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那种消费性・52・阿多诺大众文化产业论

●艾虹

质的产品,或多或少按照计划而生产出来的”,Q)“文化产业有意自上而下地整合它的消费者。它把几千年来有所区分的高雅艺术和低俗艺术强制性地合在一起”。o这就是说,“文化产业”不同于传统社会自发产生并广泛流传于民间的“大众文化”,它不是以往出自大众的通俗文化在当代的延续,不是这种通俗文化的当代形态。像电影电视、录音录像、Mn,、电子谱戏、畅销读物等文化产业产品也具有大众性,但这绝非传统的通俗文化的大众性,这两种大众性有着迥然不同的内涵,传统的通俗文化是在大众中自发产生的,“文化产业”则是有标准化、模式化的;传统的通俗文化是大众率性而发、自然天成的:“文化产业”则是技术性的、采用现代大工业生产的方式生产出来的。

在阿多诺看来,“文化产业”与以往的通俗文化相比有着很明显的特征:第一,文化产业的运作原则是商品交换逻辑。它乃是资本驱使下所进行的文化生产,从中可以感受到资本这只无形的手在背后的操纵作用。它是资本主义现阶段的产物。与市场、商品和交换密切相关。它放弃了一种个人的精神和灵性,已蜕变成了一种大批量生产的工业。通过各种技术可以大量复制,这就为造就一个市场导向的文化生产提供了前提。其次,这种生产已不再有精神生产的特殊性,它本质上已和一般的物质生产特别是商品生产没有什么区别。阿多诺曾一反康德的命题,称“文化产业”不是“无目的的合目的性”,而是“有目的的无目的性”,亦即商业目的通过娱乐消遣的形式收买了无目的性的文化艺术王国。⑦所谓“有目的性的无目的性”正是对于“文化产业”消解文化“无目的性”使之在市场的力量下庸俗化、平庸化的绝好概括。电影电视、录音录像、光盘影碟等文化产业商品既是艺术品,同时更是商品,它们一开始就是为了上市而被生产出来的,也是被出售、交换和消费的,获取实利目的显得明确而叉坚定,这完全打破了康德以来将审美活动与物质实用判然二分的界限。如果说在康德关于“无目的的合目的性”的著名命题中审美形式的“无目的性”与功利的“合目的性”只能在不可究诘的“先验共通感”中得到统一的话,那么如今这势不两立的两面却在“文化产业”中实实在在地合为一体,而是以一利t极端的形式达成合一:“无目的”的审美活动只是成了纯粹的娱乐消遗形式,而物质实用的“合目的性”则成了不耻言利甚至惟利是图的商业经营。但交换逻辑在文化产业中的作用往往不被人民所察觉,文化似乎仍然是一个自律的领域,然而,它的本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真正保持这种自律性的是先锋派艺术或是现代主义艺术,正是在这样的艺术中,它拒绝交换甚至交流的自恋性质,以及它那种特有的否定社会和站在社会对立面的品质,使得艺术保留了希望和批判的热情。

第二,资本主义文化产业的生产是一种标准化的资本生产。文化生产之所以成为一种“产业”,改变了那种分散的、个体的、手工作坊式的传统制作方式,采用批量生产、自动控制、流水作业、分工合作的工业化生产方式,乃是借助于现代科技的力量而得以实现的。然而现代科技也不过是一利,“面具”,在它背后的仍然是资本在演戏。“技术借以获得支配社会的力量的基础”,乃是“经济上极为强大的支配社会的力量。”④这里资本表面支配作用表现在它既为现代科技所从事的开发、实验、探索、研究提供必要的资金保证,为现代科技的创造发明制定明确的目标。即致力于获取低成本、高产出、周期短、见效快的规模效益和综合效益,从而使科技发展成为可能,也成为必要。更重要的是阿多诺通过生产过程和性质的分析看到了精神千人一面平均一律现象,这种标准化更隐秘也更残酷,以消灭人精神的个性和独特性为代价,以压抑人追求个性的反叛、制造大众的顺从为目的。比如:偶像崇拜就是一种对标准的崇拜。因为崇拜的对象实际一t-是文化产业按照特定的模式生产出来的,而对这样的偶像崇拜实际上又是同样的生产过程对消费的必然规定。当我们为流行歌手演绎的伤情悲情的歌曲感同身受似的流泪时,我们肯定很难相信这些“真挚”的歌声是经过对时代风气、文化氛围、人们的心理需求做了大量的研究后“量身订做”的,而不再是以前具有个性真实的情感流露了。从电影到推理小说,甚至逗乐的技术、效果、幽默的方式,悲剧情节出现的时问,都是按一定的格式考虑设计出来的。它们都是由特殊的专业人员管理的,而它们有限的多样性,也完全是由文艺结构编制的。文化产业只承认效益而破坏了文艺的反叛性,所有的作品被格式代替,“从艺术上看,所有的作品都是一个风格。……普遍的东西可以代替和转变

 万方数据

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 阿多诺大众的文化产业论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