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邻居那些老妪和他们的后代

邻居那些老妪和他们的后代

邻居那些老妪和他们的后代

黄昏,日落,井洲,海风吹着洗澡房顶上的那盆繁盛的红花,有几片叶子掉下来。停电了,坐在门口的矮凳上,仍然觉得很热。人一旦对某种东西形成依赖,突然间少了这种东西,便会觉得不习惯。过去几千年,人类也没有电,但他们生活得好好的。

我起身,穿过渔巷,象穿过历史,上几级乱阶,到对面那列屋子去。小时,常常端着饭碗,在这列屋子门口吃饭,因为这列屋子,有我的很多小伙伴。如今,那些小伙伴都成为渔夫的后代,但他们永远的搬出了这列旧屋。

最里头是一堵墙,墙那头还有两户人家,是钟福和阿雄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堵墙,小时候透过这堵墙中间的小缝,去探看对面人家的生活。是钟。的母亲婵。,她七十岁了吧。弯着腰,在用老式的煤炉煮饭,菜中有肉,就这样一餐。过去,墙两头常吵架。墙那头那两家,也常吵架。后来,墙那头巷边又建了一间平房,住入一对年轻夫妻。但也隔了一半的墙,门口弄得很高。婵。过去被称某姐,属于没文化而有思想的乡下人,能处理很好事情,协调各种关系。不过,早早便守寡。她已经一个人在那里度过了几十个春秋。隔壁那间石屋是她大伯的老婆,她跟我母亲是同乡,海山坂上的。过去是她第三个儿子住的,现在搬走了。她行动不便,摔过脚骨头,瘦得很。儿孙成群了,轮流来护理她,算是不错的。再隔壁是钟。的母亲和父亲,钟。去上海了,在一家上市公司做老总,收入高,还娶了一个中山大学毕业的英语流利的外省妹,已经在上海习了房。再隔壁是祥。的母亲,门口有一支水摇,现在还能摇水,不过先要投入一些水,做引子。我试了一下,还挺淡,但只能用,不能喝。祥。到青岛去做海鲜生意了,现在很少回家,老婆小孩子都在那头。小时,我罾篾蟹的时候祥。就来帮忙,我会给一些蟹他,做为工钱。再过一间就没人住了,小时的伙伴某弟,二十年前上吊死了,可惜。巷边是祥。一家,这代人,就他跟他父母还住在这里了。已经有了第三代,还有好几个。

穿过这列旧屋,就象穿过时空,穿过历史。这些老妪和他们后代,曾经在这里,在我的眼里,生活着成长着,如今,他们的后代已经搬走,只有这些老妪,一天天陪着落日,继续静静的生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