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论文

当代世界经济与政治论文

从华尔街金融危机看资本主义的弊病

在现代社会,没有资本不行,放任资本也不行,科学地运用资本,将繁荣社会,造福人民。听任资本的原始性和破坏性,将危害社会,祸及大众。我们既不能搞资本迷信,也不能陷入资本恐惧,既要承认和尊重资本的价值,充分运用资本有利于生产力发展的功能,不断深化对资本运行规律的认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又要深刻认识资本的破坏性和贪婪性。不唯资本是从,不做资本的附庸,防止资本的无序化。实现科学发展,必须端正对资本的本性和资本的两面性的认识,破除对资本的迷信和崇拜,确立科学发展的观念。

一、深刻认识资本的两面性,破除资本迷信

资本逐利和贪婪的本性,贯穿资本主义整个发展史。在资本原始积累和资本主义发展初期,逐利和贪婪,是靠榨取工人的剩余劳动,甚至不惜借助于战争进行殖民掠夺,“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就当今世界而言,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发达国家是靠所谓民主制度发展强盛起来的,而是靠早期的殖民掠夺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用别人的鲜血和汗水筑起少数几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成熟”。一百多年过去了,资本明火执仗的逐利方式难以为继。于是资本积累变换了方式,通过金融诈骗掠夺别国人民的劳动成果维持自己的“繁荣”。在经济市场化、全球化时代,金融运作变成资本运作的最高形式,金融资本成为资本主义的最高存在方式。尽管马克思生前没有看到当今金融资本别出心裁的运作方式,但马克思对资本的本质的揭示并没过时。近些年来,特别是伴随着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全球化加速,借助金融创新,绝大多数美国民众的资产和其它国家的资产被华尔街转移到自己手里,以供其垄断市场,操控全球经济,维持资本的地位。华尔街金融资本的投机逐利性,借助于一系列金融创新产品,加以包装,加以掩盖。上世纪90年代,华尔街炒概念股,比如网络概念股走红,但2002年Nasdaq网络泡沫破灭,正式宣告美国虚拟经济进入了危机动荡期。这本该是一种警告性信号,然而,为了不中断华尔街金融资本“圈钱”的游戏,美联储大幅降息至二战以后最低水平1%,并维持这一利率长达1年之久,造成了超级低廉的信贷成本。在金融杠杆作用下,逃离网络投资的10万亿美元利用廉价信贷,又把地产泡沫吹大。

当前的主要问题在于近些年来,对资本的控制讲得少了。对资本的作用,一些人只讲其利好的一面,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在现代社会,没有资本不行,放任资本也不行,科学地运用资本,将繁荣社会,造福人民;听任资本的原始性和破坏性,将危害社会,祸及大众。具体到现代金融业和金融创新,要充分认识到,现代金融业是现代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健康的、可监管的金融创新是经济发展的需要。只看到资本的逐利性和贪婪性,而“闻资色变”是错误的。因金融资本没有摆脱资本逐利性和贪婪性,就不吸取金融创新的教训,不借鉴金融创新的经验,也是不可取的。

二、把握客观规律,防止资本运行无序化、极端化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始,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西方一些大国特别是美国借助经济全球化,不遗余力地向发展中国家推销自己的经济体制、经济制度,虽在拉美国家和前苏联留下恶果也不认账,更谈不上反思自身体制制度的缺陷。相反,为了本国的利益,为了继续维持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优越感,在国际贸易和国际经济交往中以自己的经济体制、经济制度为标准,凡是不搞自由市场经济就横加指责、干预。在金融领域,以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评价发展中国家所采取的金融监管政策,这样一方面吸引更多国家的资金更自由地流向华尔街,另一方面为本国的金融炒手、金融大鳄在别国金融市场投机逐利开道。索罗斯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中兴风作浪就是典型一例。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一个本质区别就是对资本的占有方式不同,对资本的占有方式决定着资本的运行效率。只强调资本的社会占有,使资本的有益功能受到限制,就不能发挥合理配置资源的作用。而只强调资本的私人占有,会导致资本的原始破坏性不受约束,放大贪婪逐利的本质,导致经济发展失序。因此,绝不能把资本的占有方式绝对化。完全的社会占有导致经济体制的僵化,前苏联的模式是最典型的教训,而美国式自由资本主义导致的金融危机,则是将资本主义私人占有绝对化的恶果。对资本的占有形式,是社会化多一些还是私有化多一些,要根据生产力发展的程度适当把握。资本主义早期阶段经济危机频发甚至导致两次世界大战,一个根本原因是资本私有化的结果。在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的社会中,不是靠公平贸易而是兵戎相向掠夺资源。而在生产社会化水平较高的情况下,

把资本占有完全私有化是违背规律的。当今时代,不认识不承认资本的社会化性质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美国等西方社会自恃战胜了前苏联体制,资本可以肆无忌惮,一味强调私有化,导致资本制度失控失序。现在又用资本社会化方式拯救危机,只能说是资本至上的失败。

三、科学发展的前提是要有科学的观念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当代国际环境中,必须长期与资本主义国家交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可能完全抛弃资本。因此,实现科学发展,必须端正对资本的本性和资本的两面性的认识,破除对资本的迷信和崇拜,确立科学发展的观念。

首先是思想认识的科学性。对于什么是正确的政治经济制度,一段时期以来,在认识上不少人一上来就贴标签,戴帽子。改革开放前,给资本戴上“腐朽的、没落的”帽子,而看不到资本有积极的一面。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前苏联东欧国家剧变后,又出现给社会主义贴上“是僵死的”标签,资本主义则被贴上“是完美无缺的”标签。这些都是不对的。这种认识上的绝对化是违背科学的。应当说,当前资本主义的僵化日益显现,社会主义的活力更为增强。所以在认识一种社会制度上,首先不能给自己设定一个前提,一说这个就是对的,一说那个就是不对的。金融危机的出现,使马克思《资本论》热销。当年资本所有者对马克思恨入骨髓,把社会主义骂得体无完肤。现在自由市场失灵,又求助政府干预,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哲学。所以我们观察问题要坚持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用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方法看待世界上发生的复杂现象,在思想上或理论思维上不能搞实用哲学,更不能搞洋教条。

第二,要有理论创新的自信。中国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这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列主义中国化的伟大成果,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极大发展,反映了时代的要求,具有旺盛的活力。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践中,我们要有理论创新的自信和勇气,通过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的认识来升华对中国发展规律的认识,而不是根据那些现成的东西,或把

洋理论搬来说成是新理论,那些东西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不是自己的东西。中国自己的东西应该建立在自己实践的基础上,不是别人实践的结果。党的十七大提出我们已经形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已经做了深入论述,思想理论界的任务是把这个理论宣传好,使之深入人心,同时应该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进行更深入的理论思考,在各个领域形成自己带有规律性的认识,使之更加系统化。尤其通过这次金融危机,我们更应该意识到绝不能跟在别人后面跑。

第三、坚信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方式去做。中国是后发国家,是人口大国,我们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的发展模式不能按照西方的那一套来做。但是很多人还是要用西方的药方治自己的病,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地走。到底哪个制度更好,那就看哪个制度更加科学,更加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更加符合人民的需要。我们要不断解放思想,发展更有活力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我国从改革开放以来把资本引进了社会主义建设,为我所用,对资本大胆地利用,不断对资本的占有方式进行深刻的改革,合理利用资本的积极一面,不搞绝对化,使我国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和发展,同时又掌握了调控资本的有效手段。这种尝试代表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比一味放任资本的原始性具有更大的优越性。西方国家长期地维持自己陈旧的政治经济发展模式,没有什么大变化,不论任何人当政都不敢说自己的制度有弊病,为什么不敢说,不敢改,无非那就将使任何资产阶级的政党和政府失去存在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历史和现实证明,不思改革进取抱残守缺的社会制度是没有出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