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以皇泽寺为例谈史料实证的培养

以皇泽寺为例谈史料实证的培养

以皇泽寺为例谈史料实证的培养

广元市树人中学周义春蒋奉

内容提要:广元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探索皇泽寺的历史沿革,挖掘皇泽寺的内涵价值,呈现皇泽寺的本来面貌,增强学生对家乡、国家的认同感、自豪感,培养学生的史料实证意识。

关键词:皇泽寺史料实证

一、史料和史料实证的含义

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留下的帮助我们认知、解释、重构历史的痕迹就是史料,它是历史学家跟他的事实之间相互作用的连续不断的过程,是现在跟过去之间的永无止境的问答交谈的桥梁[1]。历史进程是不可逆的,从事历史研究必须以求真为目标,以史料为依据,傅斯年主张“史学便是史料学”的论断[2],通过对现存史料进行搜集、整理辨别去伪存真,从而得到正确、客观的认识,就是史料实证,它是历史学科五大核心素养之一,是诸素养得以实现的必要途径。

史料按表现形式分为实物史料、文献史料、口述史料等,按可信度可以分为第一手史料(原始史料)、第二手史料(间接文献史料)、第三手史料(口述史料)。

要研究考查皇泽寺需要充分搜集、整理史料,学生可以通过书籍、网络等手段,也可以通过实地调查直观地把握史料。

二、皇泽寺的由来

皇泽寺的由来据传是武则死而为神,民间遂给她建庙命名“皇泽”

祈求她“在天之灵”泽被乡里,这个祈福的祭祀活动演变为武则天生日农历正月二十三“妇女游河湾”的民俗节日,后进一步演变为广元“女儿节”。据《广元县志》记载:“武后秉政建皇泽寺,至今乡号则天焉;或曰寺已前有,则天复修,更名皇泽”;《元丰九域志》记载:“武士彟为利州都督,生后于其地,皇泽寺有武后真容殿”;明代陈鸿恩所撰《皇泽寺书事碑》:“皇泽寺相传为武后创”;清代张邦伸《云栈记程》云:“武后秉政建皇泽寺于此”;李商隐利州江潭诗:“感孕金轮,则天事也”;蜀中名胜记卷廿四广元县:“今临清门川主庙即唐皇泽寺”。上述史料产生于不同时代,表明皇泽寺的得名或与武则天有关,当然也不排除以讹传讹。1954年在皇泽寺考古调查中出土广政(五代后蜀孟昶年号)二十二年碑,碑面题:“大蜀利州都督府皇泽寺唐则天皇后武氏新庙记”,碑文中有“天后武氏其人也,事具实录,此不备书。贞观时,父士彟为都督......”,碑阴刻复修新庙收支情况并提到“则天埧”。广政碑的出土对考证武则天个人生平提供新资料,同时为皇泽寺的由来提供有力佐证,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在孟蜀时复修,那么旧庙的修建理应在这之前。

史料实证是历史学习和研究的重要方法,也是解释历史和评判历史的重要能力体现,要得出正确、客观的历史认识,必须在掌握充分史料的前提下对史料进行鉴别,去伪存真[3],明确史料的可信度和使用价值。前文中关于皇泽寺由来的史料中,传说的可信度无疑是最差的,古籍资料等文献记载可信度稍高,广政碑的可信度是最高的。因为文献资料作者的立场、意图的原因对史料的记载会带有主观色彩,

传说在口耳相传中往往失真,在文字产生后被文学家们记录下来,成为丰富人们文化生活的题材。对历史研究者来说,传说可以作为史料,但在史料实证中一般不采纳。广政碑的作为第一手史料可以作为考证皇泽寺由来最可靠的史料,对史料的搜集、整理、分析要有一个审慎严肃的态度,胡适说历史学家“全靠用最勤劳的功夫搜集材料,用最精细的功夫去研究史料,用最严谨的方法去批评审查史料”[4]。

三、皇泽寺的内涵和价值

掌握关于皇泽寺的史料前提下,从中提取有效信息作为历史叙述可靠依据,提出关于学生自己的历史认识并以实证精神对待历史和现实,培养“史论结合,论从史出”的证据意识,形成新的问题视野,建构自己的历史叙述。

皇泽寺是广元的文化名片,其中包含的女皇文化、佛教文化、传统文化因素对今天文物考古、历史研究、艺术欣赏及旅游开发极具现实意义。皇泽寺不是单一的、不变的历史文化遗迹,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屡有损毁,早年建筑早已荡然无存。在一次次的重修过程中加入了越来越多的其它文化因素。从佛教文化角度讲,据王家祐、阎文儒等人调查考证,皇泽寺石窟的开凿始于北朝,盛于唐朝,其窟龛形制、造像题材、艺术风格是今天研究佛教文化发展、演变的重要依据;则天殿内陈列有一尊国内唯一的“武后真容”石刻像和广政碑碑文成为研究女皇文化的重要资料;皇泽寺中大佛殿、吕祖阁、则天殿、武氏家庙并立于其间,从一定侧面反映出我国传统文化多元一体格局,也体现了文化交流融合的特征;寺内所藏宋墓石刻浮雕《四宿神兽

图》、《戏剧演出图》、《大典演奏图》、《男女武士图》、《孝行故事图》、《墓主生活图》、《花卉图》是我国宋代石刻艺术的珍品,对考察800年前的宋朝社会生活、文学艺术提供佐证而在清道光七年(公元1827年)广元县令丘逢吉所绘《蚕桑十二图》中《选桑葚》、《种桑》、《树桑》、《条桑》展现我国清代培植桑树的情形,《窝种》、《种蚕》、《喂蚕》、《起眠》、《上簇》、《分茧》、《腌蚕》、《缫丝》八图展现了清代养蚕、缫丝、纺织的全过程,由于其作为实物史料的珍贵性已经被上海丝绸博物馆拓片收藏[5]。

研究历史是一个不断接近真实的过程,历史学的价值就在于告诉人们已经做过了什么,要实现与过去事实的对话,我们就得借助史料实证,通过获取史料并进行辨析,掌握搜集史料的方法和途径,判断其真伪和价值,体会实证精神,运用可信史料重现历史真实,做到“论从史出、史论结合”提出自己的历史认识升华。做到“历史学习不是把焦点集中在历史本身或发生了什么上,而是要集中在我们如何发展对历史的认识”[6]。为提高学生科学认知能力,培养学生缜密的历史思维和历史学科核心素养打下基础。

参考文献

[1].爱德华.霍列特.卡尔. 历史学是什么[M]. 吴柱存, 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28.

[2]傅斯年.傅孟真先生集[M].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52.

[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S].2017(4).

[4]胡适.历史科学的方法.胡适文选[M].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1995.423

[5]搜狗百科.皇泽寺.https://http://www.wendangku.net/doc/826d2ae1326c1eb91a37f111f18583d049640f93.html/v4835075.htm?fromTitle[EB/OL],

2018-4-24/2018-6-20.

[6]A.K.Dicklnson.P.J.Lee and P.T.Roger.learning History,London,1984,p.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