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库

最新最全的文档下载
当前位置:文档库 > 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决定因素及形式比较

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决定因素及形式比较

张纪康

域经济一体化的决定因素及形式比较

多年来,区域一体化协议(regi onal in te 2grati on agreem en t )这个术语常被用来表示国际上所有的有关经济和政治联合形式的跨国一体化协议,例如欧洲联盟、关税联盟、自由贸易协议等等。从直接的含义来理解,一体化就是指同一地区的相邻国家和地区之间所签订的、主要涉及经济和政治合作、联合等内容的正式协议,或者只是将它作为一个动态的概念来使用,表示一个地区的政治和经济,或更直接的仅是指一个地区市场正处在一体化的进程之中的趋势,尽管它还未有正式的协议生成。从动态的角度来理解和解释区域一体化形成中相应的实质基础及其形式正是本文的主题所在。

区域一体化的基础和决定因素的动态变化

11实质基础

在实践中,市场变量和政策变量总存在着相互之间的作用,彼此依存又相互影响,相互推动又相互制约,甚至对立。众所周知,国民经济中的私营部门在市场中所处的地位、实施的战略都依赖于它们所处的环境。从理论和逻辑的角度而言,即使没有各国政府有意识的计划推动,自发的市场力量本身总会在一定时间内、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促成市场主导型的地区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形成。在已经开放或

正处于开放过程中的贸易、投资政策下,这种一体化的过程只会得到加强。

就规范的角度来说,在两国(或地区)以上政府的政策推动下,当正式的协议生成为由官方签署的、具有国际法律约束力的规范一体化协议时,从制度化的角度而言,我们可

以说跨国(或地区)的区域一体化已经形成。但必须强调的是,一体

化在协议形成之后能否成功运行下去,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主要取决于政府的主观愿望和行为,而是依赖于协议所覆盖的地区市场的经济自主发展是否已达到了确实需要这种一体化形式来维持和完善的地步。也就是说,制度化了的地区一体化的有效性、功用化和生命力取决于是否拥有相应的市场经济基础。归根到底,协议只是形式,国家(地区)间经济的高度相互依赖和市场的统一化程度才是实质性基础。从长期看,不管经济一体化进程中政策力量在一段时间内多么有力、多么强大,其基础都必须建立在使厂商实现规模经济效益,企业之间实现经济上的互补,市场实现生产要素的顺畅流动等经济变量之上。

应当承认,地区一体化的确正推动着贸易和投资的全球化进程,虽然政府官员的频繁穿梭给人们造成了似乎行政力量在起关键作用的错觉,但事实上,真正的推动力量,或其本质基础还是来自于经济和市场的因素,这些因素在改变着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同时,也在影响和推动着作为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一部分和基础之一的区域经济一体化。

必须看到,不管程度如何,贸易自由化为几乎现有的所有区域经济一体化提供了经济和市场基础。贸易壁垒和投资壁垒的消除和

?

61?

降低使各个国家和地区间在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和相互联系程度进一步加强。而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程度的提高又使各国政府认识到彼此之间在政策上的差异的确是阻碍一体化进程的主要障碍之一。因此,努力克服一体化进程中的政策性障碍成了各国政府的共识,至少在表面上、口头上,它们都试图要加强协调以达到共同的目标。所以,无论在总体趋势上,还是在理论预测上,都表明了世界经济中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正在推动各国主动或被动地从政策上去消除相关的壁垒,包括关税壁垒、非关税壁垒、产业壁垒、管制壁垒乃至结构性障碍。相应地,经济的全球和地区一体化、各国相互依赖程度的加强又越来越使各国的国内经济、国内市场与国际经济、国际市场的界限日趋模糊,在那些经济较为发达、本国市场规模相对较小的开放经济国家,表现得尤其明显。因此可以说,在目前阶段,经济和市场的力量是真正推动经济一体化内部跨国公共政策形成、实施的关键因素,或至少起到了调节不同国家国内政策协同性的作用。

21决定因素

(1)关键因素:由政治向经济的动态转换

就世界各地的区域一体化来说,到目前为止,尚没有单独的形成动机,地缘政治的、国际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甚至民族的、文化的都有。但不管一体化组织的持续时间有多长,通常而言,市场经济因素是其中的关键性因素。随着世界经济和区域经济相互依赖程度的增加,世界各地对一体化的要求也在增加。但应当看到,仅有市场的因素是不够的,特别是对大多数区域一体化组织形式而言,最初的动机往往来自政治上的考虑,或缘于经济、贸易、政治等因素的混合。例如,为了政治的稳定和安全这一最初动因,在亚洲形成了著名的以政治居主导地位、政治与经济职能相混合的东南亚国家联盟及由土耳其牵头发起的黑海一体化协议。所以,有意思的是,大多数的区域一体化,政治的因素往往在最初是决定性的因素,但随着区域一体化的发展,经济因素常常从被作为一种维持、达到一体化的手段或工具转化为主要并决定其发展、稳定、功效、利益的关键因素,甚至“进化”为一体化所追求的主体目标。

我们可以从欧共体的发展中看到区域一体化决定因素的这种最典型的转换。欧共体、美加自由贸易协定、欧洲经济区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事实上都试图从一体化的发展中获得:A1市场及企业的规模经济;B1产业结构重组等经济收益。对那些市场规模较小的国家而言,这种动机更为强烈。单一欧洲法案的形成就是试图在欧洲范围内完成单一市场的建设,以确保衰退中的欧洲工业凭借一体化带来的规模经济效应来增强其国际竞争力。

(2)导向因素:动机的多样化变动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时期,从不同的角度对同样的一个一体化协议可以也往往有不同的动机。因此从一定意义上而言,我们可以说目前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区域一体化协议在宏观上都是不同利益调和的产物,即使从微观层次分析,一体化协议也反映了所在地区的企业、劳动者群体利益的多维混组。

众所周知,在区域一体化形成中,政策导向因素的推动作用有时起了极大的作用。但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政策导向因素产生的本身常常是由仿效其它一体化协议组织,或在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模式基础上形成的。如80年代和90年代初欧洲在区域一体化方面的利益的再调整则导致了仿效形式的具体一体化协议(如南美共同市场)和概念(如亚洲一体化设想)的提出。

自然,有时一些区域一体化只是为了增强本地区与世界大国、势力集团、其它区域一体化组织谈判中的讨价还价地位而建立的;有时则不考虑经济发展上的不平衡而吸收相同或相邻地区国家参加,其目的往往在于由

?

7

1

?

此实现本地区在某些变量上的平衡,甚至进一步实现世界不同地区政治、经济势力的平衡。但因此我们将会看到,这些一体化从此后将为其利益的不断冲突等不稳定因素所困扰。

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各种实现形式

11市场导向和政策导向相结合的一体化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在目前的各种区域一体化组织中,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市场经济基础相对较好,从以下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出美、加、墨之间的相互依赖程度:加拿大有70%的产品面向美国市场出口,而70%的进口来自美国;墨西哥80%的出口产品面向美国市场,而进口总量的70%则来自美国;而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依赖程度则要相对低得多,美国经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进出口贸易比重只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37%,特别是美国与墨西哥的经济联系程度,由于两国市场差异较大,并不紧密。我以为,一体化的进程对美、墨两国来说似乎太早了一些。所以,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内,既有市场导向的因素,也有政策导向的因素在起作用。对美、墨两国来说,政策因素的作用似乎更强烈一些。

种种迹象表明,因为原来经济交往的起点不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实施以来加、墨的收益增幅要大于美国。所以,严格说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是市场因素和政策因素混合作用、市场因素起关键性作用的结果,它既反映了三国之间经济联合、协调的重要性,也体现了它们走向完全的市场一体化所具有的潜力和前景。

21市场导向型的一体化

A1欧洲联盟

尽管在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中始终有欧洲各国政府之间的政策协调,但从其发展过程来看,欧盟基本上是建立在完全市场导向的基础上的。1980年之前,其基础是商品的自由贸易,但在80年代之后,其市场导向的一体化主要体现在成员国之间的相互投资及由此带来的生产要素的跨国流动上。

必须指出,欧洲经济一体化关键是有良好的市场经济基础。但在这当中,真正的经济推动力量来自于欧洲各国的私营经济部门,特别是那些跨国公司。正是由于私营企业期望结束欧洲市场的分割状态,才在1986年促使政治家们在这种社会经济基础上提出了著名的单一市场概念。实际上将政治家们提出的单一市场概念推向社会实践的是欧洲市场在此之后的进一步发展。在企业以单一市场为目标规划它们的战略、实施它们的经营决策时,市场所实际表现出来的一体化趋势又推动了政府下一轮政策的出台,即欧盟及成员国政府针对单一市场目标所制定和实施的相应管制政策。紧接着在下一螺旋推进过程中,经济单位之间生产要素的流动、交易及始终相伴随的跨国交易结算上的便利需要又引出了单一货币、单一中央银行这些极其重要的一体化政策目标的确立。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欧洲一体化市场始终主要是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逐步发展的。更为重要的是,作为经济已高度发展和经济上的相互依赖程度最高的地区,欧洲的一体化市场进程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全球一体化的方向和模式,同时也是不断加快进程的全球一体化趋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至少现在我们可以说,欧洲的市场一体化在目前代表了世界的最先进步伐,因为在欧洲,相当多企业的经营目的和目标的制定、实施是以欧洲的统一大市场为基本着眼点的。

B1没有正式协议的市场导向型一体化

这种一体化最有代表性的是东亚地区各国。在这一地区,尽管没有正式的或已是制度化的一体化协议,但经济上的相互依赖程度

?

8

1

?

已使这一地区形成了“准”一体化的市场。中国、日本、东盟、韩国、中国的香港和台湾的相互贸易额已占这一地区整个对外贸易额的近50%(1970年为31%,1985年为35%)。而从直接投资看,各国(地区)之间的相互直接投资额也已占整个地区直接投资额的50%。

与欧洲经济共同体一样,市场因素同样是决定这一地区市场一体化的关键因素。称之为飞雁方式的产业转移方式(即有关国家的主要产业按水平的不同而呈领先、随后的大雁飞行格局)使东亚地区的经济相互依赖程度大大增加。

近年来,这一地区的国家(地区)普遍出现一种政策趋同化的趋势,即都采取积极鼓励外商投资、发展自由贸易、注重出口导向的政策。在地区经济的发展上,由于跨国公司在这一地区大规模投资、开发,使得这一地区已形成了完整的纵向跨国分工生产、经营体系,在该地区的相邻国家(地区)之间的诸多产业有了高度相互依赖的产业内、企业内国际分工格局。就这一点而言,东亚地区已经形成了经济发展程度上日趋接近于欧共体、相互依赖程度并不逊色于其它地区一体化组织的经济区域化格局。

但从理论上比较,东亚地区的市场一体化与世界其它地区的种种一体化在内容、行为主体和方式上还是略有不同。例如在欧洲,地区一体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跨国界并由大量企业实施的双向和多向兼并收买活动,这种经济一体化方式表明在欧洲市场相邻国家之间的产业相互渗透率(Indu strial in ter2 p enetrati on rates)是较高的。而在亚洲,东亚的经济一体化却主要表现在国家(地区)间生产要素资源的差异及建立在这种差异基础上的、国(地区)与国(地区)之间形成的产业内纵向生产分工和产业间横向分工。所以,至少在形式或表面上,东亚的“准一体化”主要地不是来源于如欧洲市场那样的多国政策协

调。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东亚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在相当程度上更接近于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未来趋势。

31政策导向型一体化

A1东盟自由贸易协定

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是东南亚地区唯一有正式协议的一体化组织形式。从贸易的相互依赖程度看,在此协议内,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只占这些国家对外贸易额的18~22%。在东盟成员国中,各国与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新加坡间的往来贸易额平均占它们与其它成员国对外贸易总额的80%,这说明,除新加坡之外,成员国之间的生产协作分工并不紧密。但例外的是,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之间的贸易比例却占60%。从经济相互依赖的最基本表现形式看,东盟自由贸易协定国家间、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间的相互贸易依赖程度还不如它们对东亚国家和地区的贸易依赖度,在这些国家的出口总额中,有50%以上是以东亚国家为目的地的,而东盟自由贸易协定中关税互惠条款所涉及的东盟成员国内部往来贸易却只占5%。因此,东盟自由贸易协定是一个典型的、并非主要由市场力量推动的地区一体化组织。换言之,它是典型的、由政府政策因素推动、缺乏经济基础、且形成过早的一种地区一体化形式。

B1亚太经济合作组织

亚太经合组织是环太平洋国家和地区的“超”大规模区域一体化组织,在组织结构上,也许其成员国太多,成分过于复杂,地理位置过于遥远,因此到目前为止仍是一个相当分散的组合体。如果我们按照成员国之间紧密程度或参与程度的差别来加以划分,也许可把它们分成若干个一体化子区域:(1)东盟自由贸易区;(2)澳新紧密经济联盟;(3)北美自由贸易区。

与东盟自由贸易协定相比,亚太经合组织的制度化或官方色彩要更明显。但应当看

?

9

1

?

到,它还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的,这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看:

(1)贸易上一定程度的相互依赖。从总体上看,1992年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往来已占其贸易总额的65%(1980年为53%),这一比例实际上几乎等于欧盟的相应水平,而从这两个地区在世界经济中的现实或未来地位来看,其规模也相当,因为这两个地区内成员国间的相互贸易额在世界贸易总额中的比例也几乎相当。但是,就经济的相互依赖程度而言,欧洲自由贸易联盟要高于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因为前者成员国间首先在相互投资的比例上就明显高于后者。不过,若从一体化子区域来看,成员国间在贸易相互依赖程度上还是相当高的。

(2)美国与东亚相互依赖度较高。美国和东亚地区是世界重要市场,后者近年来则更是如此。东亚出口的30%面向北美,每年进口的8%来自北美。这个8%的需求对美国至关重要,因为北美向东亚地区的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22%以上。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来说,东亚地区市场也许更为关键,因为这两国的出口总额中有50%是来自东亚国家和地区的需求。

C1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经济一体化

这一地区对一体化的呼吁和追求已经很长时间了,但始终没有形成共同市场或自由贸易区。

41双边一体化协议

双边一体化协议,不管它是经济推动型还是政策推动型,都能有效地促进经济和市场的统一进程。以墨西哥和智利为例,自1992年1月1日起,两国间的双边贸易额到1995年底增长170%,其中,智利的葡萄对墨西哥的出口额就占到其全部出口额的30%,而墨西哥汽车对智利市场的出口也高达其汽车出口总额的30%。因此,尽管两国间的这一双边协议的形成主要得益于政府的努力和两国政府所实施的政策,但这项协议还是有牢固的经济基础的:(1)从静态角度而言,两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差别不大;从动态方面来看,近年来两国的经济发展速度相对平衡,是拉丁美洲地区经济上颇有生气的活跃国家;(2)两国的政策颇为相似,近年来政策立足点都从进口替代转向了出口导向。

几点结论

通过对各种一体化组织的比较,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初步结论:

(1)成员国间国民经济结构和文化背景越相似,一体化组织的稳定性就越好,生产要素和商品流动中所遇到的障碍就可能越少。从欧洲经济共同体和亚太经济合作组织、欧洲自由贸易联盟和拉丁美洲自由贸易组织的情况看,前者的稳定性更高,障碍更少。

(2)一体化协议的签字国越多,尽管在量上,它更符合世界经济的未来发展趋势,但在质上,其功效的发挥受成员国现实和潜在利益冲突的限制也便越大。比较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盟,美加自由贸易协定和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东南亚自由贸易联盟自身的发展,我们就能大致看出它们的明显区别。

(3)完全由经济、市场因素推动的区域一体化固然没有,但应当承认的是,具有坚实市场基础的一体化,那怕只是一纸协议,也比主要以跨国行政协调推动下的政策性一体化更有生命力。

(4)几乎所有的区域一体化组织都带有很强的横向构组色彩,即各协议组织内的成员国基本上都是经济发展水平处于同一档次的国家和地区。

(5)成功并有前景的区域一体化唯有依靠市场的基础、市场的支持才能得以实现,并在贸易壁垒、产业壁垒、投资壁垒的降低和消

?

2

?

除中得到发展。

(6)在推动世界和区域一体化的许多因素中,的确存在着一些外在于特定地区之外的国际性因素,例如,最惠国待遇就能为区域一体化的形成和发展创造一定的条件,关税与贸易总协定条款下的多边贸易自由化同样也能促进一体化的进程。

(7)在市场的许多因素中,真正的市场推动因素既能推动区域一体化的发展,也能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就本质而言,区域一体化是全球一体化的一部分,它们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相互推进。

(8)在大多数的地区性贸易协议和一体化协议中,不能因强调市场因素的长期作用和本质决定地位而忽略政治因素的影响,我们可以强调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对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作用,但至少在目前,简单化地认为其主要是这种经济相互依赖的结果则是不明智的,现实世界中如果我们不计其规范性、经济性,则的确存在着一些在促进着一体化形成和发展的独立政治动因,诸如维持自由化、确保民主政治制度等。

(9)政策性推动因素与经济变量并非绝对相互排斥,因为有些政策因素本身也包含有经济动机,例如希望借助区域一体化提高经济效率,扩大市场或接近更大的市场,实现社会福利在总体上的改善和提高。

(10)国际性的突发事件或经济、市场的外生变量会加速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进程。因为经常是突发性的事件等才会使政治家们意识到以有组织的协调、联合行动才能提高一个国家的耐冲击能力,才会产生加强联合的动机,毕竟政治的基础还是在于经济。此次东南亚货币金融危机恐怕会是今明两年推动东南亚自由贸易区发展、增强以一体化为组织载体实施联合干预与政策跨国协调的首要动力。也就是说,突发性事件亦可成为孕育区域经济一体化经济和市场基础的重要因素。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国际环境对国家对外战略的影响

方柏华

国际环境对国家对外战略的影响,早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众多书刊也常常提到它。然而,国际环境到底包括哪些内容,它们是如何影响国家对外战略的,则论述不多。尤其是在冷战结束后,国际环境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导致其对国家对外战略的影响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特点,在这种情况下,进一步分析国际环境及其对国家对外战略的影响,对于认识一些国家的对外战略,不是毫无裨益的。

一、国际环境的基本内容

从国际关系角度而言,国家是由人口、领土、政府和国际承认四个基本要素构成的。在

?

1

2

?